茉莉网

为什么要保护野生动物? 你可能还会喜欢 |100个有想法的人

2018年09月12日 来源:为什么要保护野生动物? 大字体小字体

  第三,保护野生老虎、它们的猎物以及森林,就是保护能够给我们人类提供食物、燃料、纤维和药物的生态家园;各种野生动植物,以我们人类尚未全部了解的方式相互关联着。它们之间的和谐共存和相互作用构成了一个稳固和健康的生态环境。野生老虎的栖息地像一座奇妙的、充满未知的自然宝库,从中我们得以学习和受益。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破坏野生虎的栖息地,恰如烧毁一座珍藏有众多稀世财富的宝库。破坏性的利用只能短期获利。保护性的开发,追求人与野生动物和谐共处才是长久之策,即保护人与野生虎共存的生态家园,发展生态旅游,从而长期并是可持续性地为当地居民提供大量工作机会和良好生活保障。

  解焱:野生动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其实它是我们的环境健康的最好的标志。

  这点和生态学家安东尼·辛克莱与野生动物保护学家乔治·夏勒的概念不谋而合,“理想的情况是社区主动参与保护和管理他们的资源:保护最终依靠他们的意愿和参与。”

  但实际上这两个命题都很可疑。物种虽然寿命长,但早晚也要消逝,新生代哺乳动物每个物种的平均寿命也不过几百万年而已。地球历史上至少99.9%的物种都已经绝灭了,绝大部分都和人类没有关系。

  我们之所以要拒绝猎杀、虐待动物等行为,实质上也是为了让自己更好地生存。我们对待动物的方式不过是对待人类同胞方式的投影而已,在捕杀、残虐动物时表现出的那种对生命不屑一顾的傲慢心态,同样可能被引入社会生活之中。近年来,随着网络直播技术的普及,一些人将自己折磨、虐待动物的视频放到网络上。这些人究竟出于何种心态才能做出如此非人道的事情呢?答案无非有二,或者为“名”,或者为“利”。特别是一些不惜以“秀下限”为荣的网络直播人,为成为话题,不惜挑战人类道德底线,如喷火折磨小牛犊、高跟鞋刺戳猫眼等,这些事情虽然没有直接触犯哪一条法律,但在精神层面上,与大规模捕杀天鹅并无太大差别。

  2000年初,国际支持是非政府组织运作资金的主要来源。10年前,山水刚建成,其知名度以及政府对环保的重视都不比今天,但它还是拿到一笔国际基金会的资金,包括CEPF(关键生态系统合作基金)等。

  为了提供技术支持和销售渠道,在保护协议签订的头几年,冯杰开着一辆新买的小车奔走成都和关坝的山路间,一来一回就要颠掉10个小时的车程。

  诸如“山水”这样的NGO,试图找出另一种补救方式。按照吕植的说法,就是“我们所有的工作,都是围绕着怎么样让老百姓成为保护的主要力量”。

  人们总将这些手段看做是“经济发展”的背面——城市化势必带来森林消亡,水坝和公路修建造成动物栖息地锐减。乍看上去,建设、砍伐、盗猎,背后都有一整套利益链条,最常见的方法,就是呼吁“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以及倡导保护自然环境,把当地居民和野生动物的利益分割开来考虑。

  文内图来自: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题图来自:BBC《地球脉动》

  那么我们天天强调要维护生态系统图的又是什么呢?就像是一个人成长期间摔过了无穷多跤,未来也要摔无穷多跤,为什么偏要执着于阻止眼下的这一跤呢?

  类似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多次。这有点像一个不倒翁,一推就晃,但怎么晃都不倒;换成生态学术语,就是“在地质时间尺度上,地球整体生态系统的抵抗力稳定性很弱、但恢复力稳定性很强。”坦率地说,只要太阳系的结构维持不变,我想象不出任何方法能把地球生命打成万劫不复;就连核弹也不能保证消灭所有无脊椎动物。

  国家的保护区无疑是最强大的保护力量,政府也投入了大量资金和人力,但它们覆盖的范围极其有限,1085个物种中只有66个物种栖息地被保护区覆盖超过5%。其余物种则散落在破碎的林间,遗漏在保护区之外。

  2016年,山水逐渐将支持资金减到最低水平,“村里的机制已经能脱离山水独立运作,他们的经济来源已经能够进行环保活动了,就连所有的监测都是村民自己完成的”。

  “熊猫蜂蜜”启动的第3年,村民们就实现了“在保护中获益”的良性循环。除了养蜂户以外,参股的村民累计分红4万多元——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一笔持续的经济来源。

  至于“保护地球”,则问题更大。其实,没有哪个物种是“不可或缺”的。有些物种消失后其地位立刻被取代了,有些会波及到其他物种,只有很少数的物种一旦绝灭可能会引发生态系统大范围的崩盘。但是,崩盘了也不是世界末日,几千万年过后,一切又都会重头再来。地球是很脆弱,很容易被打得鼻青脸肿,比如发生在大约2.5亿年前的 P/T绝灭事件 杀死了海洋中大约96%的物种;但是地球又很顽强,不管多惨都能恢复回来,P/T之后过了1000万年,物种多样性就超过了绝灭之前的水平。

  “夏勒博士以前对我说,‘保护最终要靠人心的改变’,当时我年轻还不理解,总觉得应该用科学的办法,或者靠政策法律。现在可能保护成功的地方,都是人们想保护了,而为什么想保护,不是功利的原因,或者说不是现实的功利或者物质的功利。”吕植曾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说。

  有些时候,环保组织与企业之间达成的协议类似“资源置换”。企业为环保组织提供资金,反过来,这些环保组织也成了企业增加社会影响力、实现社会责任的一个出口。

  山水和关坝村一起制定了5年目标和工作计划,每年还会出新的详细计划——此时,冯杰们作为一个协调者的职责也就完成了。现在,村民只有在出大问题、或组织大型活动的时候才会联系他们。

  从植树造林到放归野生动物,都是早期盛行于环保组织以维系生态平衡的手段,前者最主流——一组来自“美丽中国环境论坛”的数据显示,2013年,自然保护领域基金会8成资金流向了植树造林和草地管护。而后者,则需要放归者有一定的常识,对放生的动物是来自本土,还是物种侵略做出判断。

  如果保护个体是手段,那么保护物种、保护地球生态是不是就应该成为终极目的呢?

  现在,地球上平均不到两年就有一种野生动物灭绝,不少动物也处于灭种的边缘。为保持地球生物的多样性,保护野生动物资源,各个国家对野生动物的保护都非常重视。我国在1959年做出了保护大熊猫、金丝猴的规定,1962年又明确规定要保护83种珍惜野生动物,1988年颁布了野生动物保护法。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