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穷是原罪 《欢乐颂》|“虚荣”哪有什么错 贫穷才是原罪

2018年09月12日 来源:穷是原罪 大字体小字体

  不同的家庭出身,不同的哥哥,导致了完全不同的性格和命运。但是,对于樊胜美,我从来都没有厌恶过。

  蒋欣在《甄嬛传》里从哥哥那里拿来的钱,在《欢乐颂》里全部都还给了哥哥。

  但之于社会,贫富更具有人性的价值和非凡的意义。个体的改变总是有限度的,也受着时代的影响。只有社会总体的改变,才会给自身改变带来机会和条件。贫富极端化会造成社会的极端不稳定。而导致社会贫富的根源也存在两个主要因素社会财富的总量和创造能力以及社会分配方式。前者我们叫生产力,后者我们叫社会制度。生产力为改变贫穷提供可能,社会制度为改变贫穷提供方式。在可能存在的前提下,方式就决定着贫穷的多寡与程度。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只要来到这个世界,就要继承许多无法选择的关系和枷锁。这样,人就是社会的人,而社会也同样有责任为社会人提供改变命运的舞台。这样的社会是健康的,也是向上。人的成长是个诡异的过程,也许一个石子都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但是总起来看人类命运的总和,那么就存在着可以客观评价的标准。人的贫穷存在两种可能,一是先天不足,即在宿命里拥有沉枷,纵使一生努力,也是徒然;二是后天不足,本性里存在着无法克服的因素,阻止自身命运向良性发展。对于前者,社会具有完全的责任提供改变命运的机会,而对于后者,社会也应该给予应有的关怀,哪怕是无可救药。

  剧中最打动我的人,无疑是蒋欣饰演的樊胜美。

  一个能给流浪猫买猫粮取名字的衣食无忧的富家女,为什么对一个初次见面的邻居有那么强烈的敌意呢?也许是樊胜美打扮得确实光彩照人,让她觉得受到了冒犯吧?为什么呢?她潜意识里觉得,你们这帮穷鬼,根本就没资格打扮得花枝招展吧?

  虚荣和贪婪是人类进步的动力。

  富家女曲筱绡和精英女安迪,居高临下地给她贴标签,“虚荣”、“捞女”、“职场油子”。因为有钱,她们便有了社会价值排序的王牌,拥有了绝对的心理优势,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可以对比她们更弱小的群体指点江山。

  和曲筱绡的第一次见面,她正精心打扮,准备盛装出席一个酒吧开业,眉飞色舞地跟邱莹莹说要去掐尖儿。富家女曲筱绡一眼看出她的A货包包,颇为不屑,背地里也趾高气扬地嚷嚷,最瞧不上这种人,一身的冒牌货,还自以为很美。

  虚荣是什么?就是满足了自己超出实际消费能力的欲望,并且损害到了他人嘛。樊胜美穿一身冒牌货,恰恰说明她不虚荣啊,因为买冒牌货是符合她的消费层次的嘛。她踏踏实实工作,按时交房租物业费,她每月给家里生活费,哥哥买房子她出一半的钱,是家里的顶梁柱,买一买价格可以接受的漂亮衣服,自己美一美,何罪之有啊?

  至于她对自己的追求者王柏川撒谎,不想让他知道自己与人合租的窘迫,我觉得也完全可以理解。穷姑娘有穷姑娘的骄傲,灰姑娘不是也要靠漂亮裙子和水晶鞋,坐上魔法变出的南瓜马车,才敢赴约王子的舞会吗?重点是,她并没有损害到任何其他人的利益啊。她尴尬而诚恳地请求邻居姑娘们帮她圆谎,邻居们也心甘情愿为她解围,其中没有任何勉强啊。

  蒋欣在甄嬛传里,是飞扬跋扈明艳无双的华妃,哪怕心狠手辣,最终撞墙而死的惨烈,也无不让人动容,那一句“皇上,你害得世兰好苦”,让人泪崩,所有的厌恶都变成了理解和怜惜。

  整部电影大概有三分之一是奔跑的画面,充满着粗重喘息声的奔跑的画面。有Ali奔跑的画面,有Zahra奔跑的画面,还有Roya追着Zahra的画面。在街道上,在赛道中,在小巷里,他们究竟是在和谁较劲?那股隐隐的向上的力量会不会被可怕的现实压倒?不会的。贫穷是幼小的孩子所无法选择的,这可能是一种不幸。但影片同样告诉我们:并非有了金钱就有了一切。那个住在别墅里的老人和小孩快乐吗?

  越是贫穷的人,看电视的时间越长——哪怕是在摩洛哥偏远山村里。他们一年只有70天的农活儿,30天的建筑活儿。那么,剩下的很多时间,他们的生活就是看电视——他们的家里连温饱都还没解决,家里没有水,但是他们却整天在那里看电视,家里甚至还有专门的天线和DVD播放机。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富人在成为富人之前,不也是因为有那么一种向上看的决心,才爬得更高的吗?

  换个角度看,一个女孩子,凭一己之力,养活父母哥嫂侄子一大家子,操心房租物业生活杂费之余,还能如此精心地保持年轻美貌,以有限的预算把自己打扮得让富家女都起敌意,我觉得已经值得点赞了啊。

  所以,穷,是原罪吗?

  说到她的另一个标签“捞女”,她凭美貌去吊金龟婿,我从一开始就没觉得有多么罪大恶极。像安迪说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存方式。都是成年人,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就够了。你可以不认同她的方式,但没必要对她扔石头。

  高富帅人人爱,为什么穷姑娘参加社交想结交优质男,就那么不堪?出身贫寒的女孩子,就应该在自己的阶层里待着,哪怕想羡慕一下更高层次的生活,都要被富人阶层集体唾弃?

  穿冒牌货就不能自以为很美?难道只有金钱堆砌起来的浑身名牌才是美?到底是谁在用身外之物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是谁的价值观出了问题?

  爱美是基本人权,为什么穷姑娘爱美就成了虚荣呢?你有钱,你穿正品,我没钱,我穿冒牌。你有你任性的资本,我有我的美貌通行证。我穿得美,我乐意,你管得着吗,花你的钱了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