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凛冬的寒风 《冰与火之歌》第六卷·凛冬的寒风 史坦尼斯将如何大败佛雷军

2018年09月10日 来源:凛冬的寒风 大字体小字体

  “鸦食”捻着他的胡子。“我想他已经死了。你家的铁匠也是,他是个技艺精湛的铁匠。他叫什么?”

  “如果要打仗,我的职责是留下来。”

  “陛下,”第二个声音轻柔地说。“抱歉打断你,你的墨水冻住了。”是那个布拉佛斯人,席恩听出来,他叫什么来着?泰楚…泰楚什么的…“或许再把它加热一下…?”

  “只挖一只,陛下,”快要秃顶的骑士急切地说,他的纹章上绣着长翅膀的猪。“我会为他留一只。”

  这也恰好就是史坦尼斯击溃他所采取的方法。

  指挥官霍斯丁·佛雷和威曼·曼德勒

  “你同意吗?”

  有意思的是这也透露了史坦尼斯策略的中心理念:利用敌方对于地图的依赖性,并结合其对当地地理地形的认识不足,最终将他们引入陷阱。

  乔治·R·R·马丁参与开发的一部《权力的游戏》前传剧集在HBO同时在开发的5个《权游》衍生剧项目中脱颖而出,率先获得预订。近日,马丁发博客透露了这部剧的一些信息——当然他也强调:这不影响他写《凛冬的寒风》,写这本书依然是他的第一任务——表示该剧时间设定在《权游》的一万年前(比之前说的几千年还久,不过马丁也表示:这个时间是来自先民的口述历史,而有学城的学士认为不到一万年,也就5000年左右)。

  图by原作者;汉化:baozhenyuawabi

  夜灯台是三姐妹群岛周围的一座灯塔,本是帮助导航,但事实上有时却故意让船只触礁失事。

  “还有他儿子?”

  “回答我。如果我们放了这两只鸟,它们会返回恐怖堡?”国王向前探出身子。“还是会飞去临冬城?”

  临冬城内波顿的支持者们都认为史坦尼斯“被风雪困住且正在忍饥挨饿”,他的大部分军队应该已经被日益凶猛的暴风雪深埋地下了。

  史坦尼斯笑了。很明显在整个系列里,史坦尼斯笑了多少次,用席恩缺了几根手指的手都能数得过来。

  周三(25日),他向粉丝证实了即将出版《火与血》的消息,《凛冬的寒风》至少在今年是不会和大家见面了。《冰与火之歌》系列第五卷《魔龙的狂舞》(ADanceWithDragons)在2011年出版,在依据本书拍摄的HBO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人物角色的命运已经远远超前于原著的情节。

  “我知道他想要什么。”国王指着席恩说。“他。渥尔想要他死。菲林特,诺瑞…他们全都想要他死。给他们被残杀的孩子偿命,为他们尊贵的奈德复仇。

  席恩一边扭动着他的铁镣铐,一边看向国王。“没错,是’鸦食’发现了我们,然后把我们送到你这儿,但是救她的人是我。去问问她。”她会告诉他的,“你救了我,”当他背着她在雪地里逃命的时候,珍妮小声说。她痛的脸色惨白,但她仍用一只手轻轻拂过他的脸笑着说道。“我救了艾莉亚夫人,”席恩轻声回应她。然后突然之间,莫尔斯·安柏的长矛便将他们团团围住。“这就是你的感谢?”他问史坦尼斯,脚无力地踢着墙壁。他的肩膀疼痛难忍,吊着的身体简直快要把它们扯下来。他被吊在这儿多久了?外面还是晚上?塔里没有窗户,席恩无法知道。

  “我知道有种方式更快。”史坦尼斯抽出匕首,一瞬间席恩以为他要刺向那位银行家。我的大人,你可绝不能让这位流一滴血,他差点就告诉他。国王用刀刃在他的拇指根划了一下。“我将用我的血来签这份合同。想必这会令你主人高兴。”

  奇怪的是,史坦尼斯笑了。“我不关心他生不生气,愤怒世人愚蠢,霍斯丁·佛雷已经开始变蠢了,如果我听到的关于他的一半消息属实的话。就让他来吧。”

  霍斯丁一行人丧失了除烽火外的所有导航辅助,使他们变的脆弱无比:他们唯一的指引在敌军掌控之中。

  我们再回头来看看湖面上打的洞。其中一个北方人特别指出南方人在湖面上打了太多的洞,尤其是在岛的附近:

  他的分析结论是,史坦尼斯将于佃农的村落迎战佛雷。他的见解令人印象深刻,完全说服了我。

  “陛…陛下。”圆肩膀的泰巴德骄傲地挺起腰板。

  “我兄弟欠下的债。”国王喃喃自语道。“也是乔佛里的债,尽管那个可憎的野种并非我血亲。”席恩想挣脱铁链,他认得这个声音。是史坦尼斯。

  “遵命。铁金库永远乐意效劳。”银行家欠身离开。

  “他的伤势?还是他的渡鸦?”

  “外加他孙子。另外渥尔大人请求觐见。他想——”

  “有话快说。”

  “鸦食”。席恩陷入回忆。一个老人,高大强壮,有一张泛红的脸和蓬乱的白胡子。他骑着一匹矮种马,披着一块巨大的生熊皮。熊头像兜帽一样盖在头上,白色的皮革眼罩令席恩想起他的叔叔攸伦。他真想撕下他的眼罩,看看下面是空洞的眼窝还是一只闪着憎恨的眼睛。然而他只是啜泣道,声音穿过他破碎的牙齿:“我是——”

  又一个骑士,当马赛进来时,席恩想。这一位容貌英俊,金色的胡子修剪地整整齐齐,浅金色的浓密直发近乎白色。他的长衫上绣着三个螺纹,古老家族的古老徽记。“听说陛下找我,”他说着单膝跪地。

  “你是说拉姆斯·雪诺。那个私生子。”

  史坦尼斯瞪着席恩。“看来你不是这儿唯一的变色龙。但愿七国上下的领主大人们只有一颗脑袋…”他转头看向骑士。“里查德爵士,等我和阿尔夫大人用餐时,把他的人都拘禁起来。大部分应该都还在睡觉。除非他们反抗,否则别动粗。他们可能什么都不知道。问他们话…别太凶。如果他们对阿尔夫的通敌行为毫不知情,那么他们就有机会证明自己的忠诚。”他挥手示意骑士离开。“带朱斯丁·马赛进来。”

  具有冲击性的楔形阵

  “他尽管来试试,管他叫什么。”

  “二者皆是。”史坦尼斯恶狠狠地说。“学士的渡鸦只朝一个地方飞,也只能飞往一个地方。是这样吗?”

  史坦尼斯还没表露出要如何防御即将到来的佛雷军队。但他又明确表示过,相关的防御计划正在进行中。

  他走后,一个骑士走进来。席恩隐约想起来,整个晚上国王的骑士们都在进进出出。这位看起来似乎是国王的亲信。黑发瘦削,眼神坚毅,他的脸凹凸不平,还有旧疤痕,退色的长衫上绣着三只飞蛾。“陛下,”他说,“学士在外面。阿诺夫大人带话说他非常愿意和你共进早餐。”

  门打开了,狂风卷着雪花刮进来。飞蛾骑士带来了国王要找的学士,他的灰袍子外罩着一件熊皮外衣,身后跟着另外两名骑士,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个笼子,里面装着一只渡鸦。其中壮汉的纹章上绣着一只长翅膀的猪,当铁金库的人把席恩带给阿莎时,他也在场。另外一个更高,肩膀宽阔,身材壮实。他的镀银胸甲上嵌着黑金;尽管上面满是刮伤和凹痕,但它仍在烛光下闪闪发亮。他的斗篷用烈焰红心搭扣在肩上。

  “那么告诉我,它们受训飞往哪里?”

  “只要陛下乐意,铁金库自然乐意。”

  “我也这么想。”布拉佛斯人把羊皮纸卷起放进木筒里。“我期望能在您登上铁王座之后再次称呼您为陛下。”

  空气里有烧炭的气味。地板上布满污垢,木头楼梯蜿蜒向上直通屋顶。他没看到窗户。塔内阴暗潮湿,让人浑身难受,这里只有一把高背椅和一张破烂的三角桌。席恩看到角落里放着尿壶,很明显这里也没有厕所,屋子里唯一的光源是桌子上的一只蜡烛。他被悬吊着,脚离地面足足有六英尺。

  “那天我们输了,陛下。”

  3.史坦尼斯联合军队

  并且史坦尼斯遇到此类事情也不止一次。他当时还在君临,在劳勃的御前会议里担任海政大臣。既然都惊动了海政大臣,那么这类船只失事一定发生频繁。

  能见度不足也明显威胁到了佛雷们:霍斯丁迷失在暴风雪中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指望烽火来引路。

  学士屈膝跪下,他有一头红发和一对圆肩膀,双眼挤在一起,他不停的瞄向挂在墙上的席恩。“陛下,有什么我能为你效劳的?”

  史坦尼斯指着笼子里的黑鸟儿。“我猜,这两只没那么聪明。”

  更糟糕的是,尽管他仍可以试着绕过湖泊,用侧翼袭击史坦尼斯,但这只会分散他的兵力。而且暴风雪中在湖泊边摸索行军,这一行为本身就危险重重且没有必要。

  即使是最优秀的方案,在面临糟糕天气时也可能完全行不通。在《魔龙的狂舞》卷末,暴风雪已经以极其迅猛的形势横扫整个北方。毫无疑问,不论是佛雷、曼德勒,还是史坦尼斯,都会深受其影响。

  “我父亲常说,地图不等于实实在在的土地。”

  “我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做的一切。”

  “不,陛下,我倒希望如此。”

  国王靠回椅子。“把他带出去,”他命令道。“渡鸦留下。”他脖子上的青筋抽动着。“在我想好怎么处置他之前,先把这个灰袍子的可怜虫关进地牢。”

  “就像你是卢斯·波顿和罗柏·史塔克的人?”史坦尼斯哼了一声。“我不这么认为。我们为了你想了一个不那么冰冷的结局,变色龙。但在此之前,我要和你算算账。”

  “席恩。我的名字叫席恩。”他必须记住他的名字。

  “你们的誓言我知道。我只想知道你在送去临冬城的信上写了什么。也许是告诉卢斯·波顿在哪儿能找到我们?”

  “——变色龙和弑亲者,”“鸦食”接过他的话。“管住你那说谎的舌头,否则我拔了它。”

  “是的,临冬城的艾莉亚。上次我还在城里的时候,你家的厨子给我们做了牛排和腰子馅饼。那是我尝过的最美味的馅饼,我猜它是用麦酒做的。他叫什么来着,那个厨子?”

  “泰巴德学士丢了他的舌头,”史坦尼斯看向他的骑士们。“高迪,你找到了几个笼子?”

  马丁已于2010年6月完成了《凛冬的寒风》中的至少四个章节,分别是珊莎·史塔克、艾莉亚·史塔克,以及亚莲恩·马泰尔。[2]2010年7月,他将一章伊伦·葛雷乔伊的章节从《魔龙的狂舞》移动到了《凛冬的寒风》中,并据报道,本书已经完成了100多页。[3]至少在2013年4月,他完成了四分一的卷六,大约375页。[1]在2014年初,有小道消息指马丁透露他已经完成了上千页卷六手稿,但是马丁很快便表示他从未说过这番话。[1]

  史坦尼斯哼了一声。“你们摔下来。安柏救了她。要不是“鸦食”莫尔斯和他的人在城堡外,波顿立刻会把你俩抓回去。”

  依赖性

  让我们回忆一下地图,到达村落的唯一方法是直接推进,否则就将涉险冰湖。没有其他导航方法,烽火是唯一能够指引霍斯丁军队前行的地标。

  不论采取侧翼进攻还是直接推进,霍斯丁的军队为了从陆桥抵达村落,都不得不将阵型收缩得很窄。

  “你的意思是,你期望得到你的金子。省省你的奉承。我要的是布拉佛斯的钱,不是你们的虚情假意。告诉外面的守卫,把朱斯丁·马赛叫来。”

  泰巴德学士吓的尿了裤子。从吊着的地方席恩看不到那一滩黑色的污迹,但他闻得到那股刺鼻的气味。

  现在再来看原文,对于陷阱可以有效针对佛雷们,史坦尼斯露出了笑意。如果在心树岛附近湖面上打了那么多洞也是他计谋的一部分,那么关于佛雷们的情绪极易受陷阱影响这一情报一定十分有利。

  国王没有被逗笑。“我要你正午出发,爵士。波顿大人随时都会找上我们,铁金库的人必须回到布拉佛斯。你要和他一起渡海。”

  有了上述数据,关于史坦尼斯的军队我们可以确定下面几个重要方面:

  BryndenBFish在他的博客“冰与火的战争与政治”中进行了独到且出色的分析工作,为本文奠定了基础。他用两篇文章分析了《凛冬的寒风》里即将到来的临冬城之战,并给出了十分有趣的推测。

  他们的英姿直逼霍斯丁·佛雷爵士——霍斯丁·佛雷自吹是钢筋铁骨,却很快因冻疮失去了一只耳朵。

  莫尔斯·安柏咕哝道:“没错。”席恩再也无法知道他接下来的问话和行动,当一个手拿长矛的男孩跑过来,大声嚷着临冬城的主门打开了。“鸦食”正朝着缓慢升起的城门露齿而笑。

  学士颤抖地答道,“一张地…地图,陛下。”

  “三个,陛下,”穿镀银胸甲的大个子骑士说。“有一个是空的。”

  我们也可以假定,恐怖堡学士泰巴德(Tybald)秘密寄给卢斯·波顿的地图中就包含了村落的基本信息。这意味着卢斯·波顿以及盟友们也很清楚此地的地理结构和其中蕴含的风险。

  “是吗?”国王耸耸肩。“那你说了算。毕竟,你也是饱学之士。在龙石岛,我也有一位学士,他就像我的父亲。我非常敬重你们的职责和誓言。然而克拉顿爵士没法与我感同身受,他所有的知识都是从跳蚤窝的胡同里学来的。如果我把你交给他,他很可能会用你脖子上的链子把你勒死,或者用汤勺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你的家族会消失

  霍斯丁受限于直接推进,这一点对史坦尼斯的防御工事也有很重要的价值,因为这可以让他集中火力来进行防御。

  “放我下来,我就是你的人了。”

  “二者皆是,陛下。”

  From《权力的游戏》S06E09《私生子之战》

  “看来你的誓言比你的膀胱坚定。”

  泰巴德学士没有回答。席恩·葛雷乔伊一边无力地踢着身后的墙壁,一边窃笑。逮到你了!

  而其中只有瞭望塔的烽火勉强可见。在一定距离开外,这是唯一能被看到的东西。

  史坦尼斯抬起头。“变色龙醒了。”

  “你的职责是按我说的办。我有五百名和你一样出色的骑士,可能比你更出色,但是你有一副好皮囊并且伶牙俐齿,这在布拉佛斯更能派上用场。铁金库向我敞开了大门,你要用他们的金币雇点船队和佣兵回来。尽可能找个有声望的佣兵团。黄金团是我的首选,如果他们没有合约在身。有必要的话去争议之地找他们。不过,首要任务是在布拉佛斯招募到尽可能多的人手,带他们走东海望过来。射手也要,我们需要更多的弓箭。”

  席恩·葛雷乔伊咯咯笑出声。肩膀和手腕的传来刺痛。“尔贝”和他的洗衣妇们,“鸦食”莫尔斯和他的安柏们,从卡琳湾到荒冢屯,再到临冬城,还有雪地里的艰难跋涉,所有这些他所做的一切和遭受的折磨,不过是为了换一个虐主。

  2.地理形势

  如何合理地利用这两个部分将是理解本文中军事策略的关键。

  “盖奇,”珍妮立刻回答。“他是个好厨子,只要一有柠檬他就会给珊莎做柠檬蛋糕。”

  “谁来了?波顿?”

  “拉姆斯大人,”席恩嘶声道。“不是老子,是那个儿子。你绝不能让他逮住。卢斯…卢斯正和他那痴肥的新老婆安全地呆在临冬城的城墙内。拉姆斯来了。”

  霍斯丁和伊尼斯。他在知道自己的名字之前就认得他们了。霍斯丁是头公牛,不轻易发火,但一旦被激怒就会不依不挠。他是瓦德侯爵的子孙里最凶猛的战士;伊尼斯年长,行事更残酷、也更狡猾——他更像个指挥官,而非单纯的剑客。

  “陛下,能恕我直言吗?”

  “双手奉上金龙币,”国王尖刻地说。“这会很有说服力。两万人应该足够。别少于这个数。”

  我们记得霍斯丁确实有计划将部分或全部的军力沿着陆桥向村落推进。这意味着他的人马为了避开湖泊,会选择列队直接向村落前进:他不可能尝试去包围村落本身。

  他的想要我死。这个想法反而令他感到宽慰。死亡吓不到席恩·葛雷乔伊。死亡是痛苦的终结。“那就快点吧,”他催促国王。“砍下我的头,把它插在长枪上。我杀了艾德大人的孩子,我罪有应得。但是你得快点,他来了。”

  学士用袖子擦了擦眉间的冷汗。“不…不完全是,陛下,大部分如此。一小部分经过训练后能在两个城堡间往返。这类鸟儿非常珍贵。曾经有一次,我们发现一只渡鸦能记住三到五座城堡的名字,而且能根据指令飞到其中任意一座。它们非常聪明,百年一遇。”

  “密肯,”珍妮说。

  席恩·葛雷乔伊睁开眼睛,他的肩膀像是在火烧,手也不能动。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又回到了恐怖堡的地牢,他的记忆一片模糊,因发烧而意识混沌。我睡着了,他想。或者痛昏了。当他试着移动身体,却只能擦着墙壁荡来荡去。他被吊在塔内的一面墙上,手腕上被拴着一副生锈的铁镣铐。

  一旦使用了假灯塔,而霍斯丁又依赖烽火导航,这将对史坦尼斯十分有利。

  朱斯丁爵士把滑下来的头发捋回去,说:“比起卑微的骑士,自由兵团的首领们更乐意追随领主大人。陛下。我既没封地也没头衔,他们凭什么为我卖命?”

  “您应该同铁金库的人一同去布拉佛斯。”

  史坦尼斯用鹅毛笔蘸了血,在一张羊皮纸上签上名字。“你今天就得离开。波顿大人很快就会找上我们。我不会让你的行程因战斗被耽搁。”

  “泰巴德学士到,”飞蛾骑士宣布道。

  “陛下,你必须理解——”

  史坦尼斯没有立刻回答。他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起来吧。”学士站起来。“你是恐怖堡的学士。你怎么会到这儿来?”

  因此,如果他错误地把湖泊中央当作瞭望塔,疏忽大意,在自认为接近村落的过程中,把他的主力置于湖泊之上。

  “学士需要几只眼睛来读信?”史坦尼斯问。“我觉得一只足够了。毕竟我希望你仍能为你主人效忠。卢斯·波顿的人可能正朝我们攻来,所以如果我有什么失礼的地方,你也必须理解。我再问你一次,你在送去临冬城的信上写了什么?”

  7.海贼王的诡计

  指挥官史坦尼斯

  国王气的咬牙切齿。“你是个比萨拉多·桑恩还可恶的海盗。”

  “按照规定,我的职责禁止我泄露阿尔夫大人的信件内容。”

  “遵命,”骑士说道。

  一方面知道了天气情况,另一方面又清楚霍斯丁虽为领袖却容易被煽动的脾气,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将很容易被假信号欺骗。由此得出本文的中心策略:

  史坦尼斯将熄灭瞭望塔的烽火,并在心树岛上点燃一座“假灯塔”。

  机智地将佛雷误导进一个巨大的圈套;为佛雷预备一个破坏性极强的“惊喜”,并在进攻中最大水平发挥“威慑力”。

  “我可能会战败,”国王的语气冰冷。“你也许会在布拉佛斯听闻我的死讯,那可能是真的。即使如此你也要把佣兵带回来。”

  他的理想计划可能是在距离史坦尼斯扎营地点一些距离的地方列队,然后分出一部分人员绕过两个湖泊进入村落。这至少是一个聪明且深思熟虑的选择。

  “这就是你的建言?我应该临阵脱逃?”国王脸色阴沉。“我想起来了,黑水河上你也是这么说的。那次开战后,我被你和霍普骗回了龙石岛,就像一只丧家犬。”

  我们从中简要地摘录几个数据:

  “马上照办,”大个子骑士说。又一阵狂风卷着雪花刮进来,学士被带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三只飞蛾的骑士。

  “用来骑还是用来吃?”

  “我救了她。”临冬城的外墙有八十英尺高,但他跳下来的地方,积雪超过了四十英尺。一个冰冷的白色枕头。女孩的情况很糟。珍妮,她名叫珍妮,但是她永远不会告诉他们。席恩摔在她身上,砸断了她的几根肋骨。“我救了那女孩,”他说。“我们逃出来了。”

  “陛…陛下,我的职责是宣誓效忠,我们…”

  “千万别那样叫他!”席恩激动地唾沫横飞。“拉姆斯·波顿,不是拉姆斯·雪诺,绝不能叫他雪诺,绝不,你得记住他的名字,不然他会来伤害你。”

  这段文字更加确信了,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完全清楚“假灯塔”是普遍的手段,以及如何最大化其效果。

  冰封的命运

  假设这些人已在战场上历练过,其决心与凝聚力十分可靠:他们已经证明自己能够在战场上服从命令并执行军事战术。

  史坦尼斯点点头。“你去把铁金库的银行家护送回长城。选六个好手和十二匹马。”

  珍妮犹豫了。密肯,席恩想。他叫密肯。城堡的黑铁匠从来没有为珊莎做过柠檬蛋糕,因此在珊莎和珍妮·普尔那个共同的甜蜜的小世界里,铁匠远没厨子重要。快想啊,操。你父亲可是临冬城总管,他对整个家族了如指掌。铁匠的名字叫密肯,密肯,密肯。我让他死在了我面前!

  “是啊,你就是这么说的。‘我们输了,大人。撤退吧,你可以择日再战。’现在你要我逃去狭海对岸。”

  “阿诺夫大人带我来照料他的伤势。”

  “鸦食”走到女孩跟前,用他仅有的那只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是那个小女儿?”

  图by tumblr网友

  “我正在写的这部书中有很多黑暗的章节,”马丁说道,“你们知道这部书名叫《凛冬的寒风》,我从20年前就开始告诉你们凛冬将至。冬天是万物凋零的季节,正如你们所知,寒冷、冰雪和黑暗充斥着世界。”

  ——祭品,《魔龙的狂舞》

  高山氏族在战况不利时展示出的士气也备受质疑。尽管他们在顺风顺水的情况下可能战斗英勇,但面对自己的朋友和亲属死亡,或者己方胜率不占优势的情况时呢?倘若将军对他们说“我需要你们严守不利阵地。但请相信,凭借我的军事才能,一定会让你们脱险”时,他们又会如何行动呢?

  6.风暴之眼

  “…到狭海对岸去重振旗鼓。就像戴蒙·黑火在红草原一役战败后,“寒铁”所做的那样。”

  “目前变色龙活着对我比较有用。他也许有我们需要的情报。让学士进来。”国王从桌子里抽出一张羊皮纸,眯着眼凝视它。一封信,席恩知道。信上破裂的蜡印是黑色,硬而发亮。我知道这代表什么,席恩边想边吃吃地笑出声。

  珍妮点点头。“艾莉亚。我叫艾莉亚。”

  “别拿历史糊弄我,爵士。戴蒙·黑火是一个叛徒和篡位者。‘寒铁’是个野种。当他逃走之后,他誓要杀回铁王座拥立戴蒙的儿子。但他没有。语言就像风,风把流亡者带去狭海对面,却极少带他们回来。那个韦赛里斯·坦格利安也曾发誓回来。在龙石岛,他从我指间溜走,然后下半辈子跟在佣兵身后摇尾乞怜。在自由城邦,人们叫他‘乞丐国王’。我不会乞讨,也不会逃走。我是劳勃的继位者,是维斯特洛的合法国王。我的人在这儿,你的人在布拉佛斯,和铁金库的人一起走,照我说的做。”

  尽管我认为本文逻辑严密,并符合我们目前获得的线索,但我仍然想重申ByrndenBFish在他博文中的话,所有的结论仅为推测。毕竟,我不是乔治·马丁本人。《凛冬的寒风》一书的出版也有可能证明本文推论全部错误。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