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保护古村落,古民居 观点:古村落保护与旅游开发的五种模式

2018年09月10日 来源:保护古村落,古民居 大字体小字体

  劣势:每年需要花费巨额的维修保护资金,很多体量较小的古建筑,由于被列入“国宝”或“省宝”,受特殊保护,难得得到有效开发,比如散落在各地的书院、乡村里的零星古建筑,不成规模,难以形成聚合效应,陷入维修—空置—衰败—维修的“怪圈”。

  梳理当前古村落与古民居保护的模式,常见的有以下五种,各有利弊,也就各有适应的空间条件。

  红网长沙1月14日讯(潇湘晨报记者龙源)湘西的凤凰、花垣的苗寨,传承了湖南的古韵古风,“但由于没有专门的立法保护,古村落、古民居遭破坏的现象严重,盗窃行为更是屡见不鲜”。昨日,省人大代表王国海提出保护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建议,并草拟了《湖南省古村落古民居保护条例》。

  第一,古村落是“建筑的集合体”。从外在感官上,古村落是以建筑为载体的物质文化遗产,包括民居、桥梁、庙宇、祠堂、戏台、碑廊等建筑形式。

  古村落之所谓称之为“古”,是因为它们的很多特性不符合时代要求,落后于社会发展,甚至可能被时代所淘汰。古村落的商业价值直接体现在旅游价值上,旅游开发被认为是当前保护古村落兼具经济效应、社会效应与文化效应的有效方式。本文梳理了当前古村落与古民居保护的五种常见模式。

  因此,古村落既是以建筑为载体的物质文化遗产,也是以文化为灵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物质与文化融合的生产生活空间,具有丰富的文化价值及其衍生的社会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古村落之所谓称之为“古”,是因为它们的很多特性不符合时代要求,落后于社会发展,甚至可能被时代所淘汰。

  针对这些问题,省文物局专家建议,将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利用纳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城乡建设规划、财政预算和实行领导责任制。结合新农村建设、基层文化建设和旅游发展,制定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规划,尽快出台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管理措施。此外,还要建立古村落古民居记录档案,划定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树立保护标志,成立保护管理机构,明确保护职责。建立政府为主、社会参与的多元投入机制,探索古村落古民居保护与文化旅游产业合作双赢的新模式,让保护利用成果惠及于民。

  1、法律法规不完善。虽然国家有《文物保护法》,但其管理对象重点在单体文物和列为保护单位的建筑物,对古镇、古村、古民居的保护缺乏现实指导性,全省急需出台古村落、古民居保护条例之类的法规。

  同时,古民居在保护的过程中,也可以与现代媒体合作。当地政府可以拍摄与古民居相关的微电影或者公益短片,让更多的市民了解古民居背后的那些故事,让人们知道更多的人文故事,从而对古民居有更深的了解,这也有助于更多的年轻人对古民居的保护。 

  古村落被誉为中华民族几千年农耕文明的“文化之根”。素有徽文化“活化石”之称的皖南古村落,是我国最具特色的古民居建筑群之一——古村落如何焕发新生机

  其二,村落文明也是与时俱进地演进,居民对现代文明的向往而人为破坏导致古村落日趋破败,古村落必将在历史长河里丧失存在的权利和合理性,为新生事物所代替。

  因此,那些陈旧而破败并且没有深厚历史文化沉淀的村落应该让他们适应历史发展趋势去旧迎新,成为更适宜村民生活的新农村。只有一部分具有悠久的历史并被村落记忆着,有较完整的村庄规划体系,保存完好的古建筑群,存续了较深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才具有保护价值。

  为落实“将龙岗打造为岭南客家之都”的总体目标,项目切实研究了国内外古民居古村落活化利用案例中的主要思路、功能模式、空间营造、产权政策、运营主体等内容,指导龙岗古民居古村落活化利用工作开展。按照“政府主导、多方参与、分级保护、分类利用”的原则,分步骤、分阶段推进全区古民居古村落保护与活化利用工作,在确保不可移动文物保护的前提下,发挥其更深层次的社会、经济功能。将龙岗的古村落保护与利用工作建设成为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典范、深圳文化都市建设的抓手、龙岗文化旅游发展的载体、社区民生工程建设的契机。

  这不仅弥补了相关法律法规中的不足或者缺位,也为依法规范开展古民居保护管理工作,提供了依据。

  古村落的商业价值直接体现在旅游价值上,旅游开发被认为是当前保护古村落兼具经济效应、社会效应与文化效应的有效方式。但旅游作为一种开发手段,必然对古村落进行旧有建筑、村落文化、农村经济组织与社会结构的重塑过程,古村落从村民世世代代居住的场所,到接纳外来游客的商业经营体,这种功能的变化催生了新的矛盾纠纷、新的利益冲突、新的农村结构。旅游开发对古村落来说是把双刃剑,“古村落+乡村旅游”对古建筑保护不是一劳永逸的。

  第一种:“画地为牢”——文物建筑就地保护

  我省有大量的古村落、古民居,涵盖了中国南方民居“越海、闽海、广府、湘赣、客家”这5大类型,体现了福建和谐、多元的文化,具有强烈的地域特色,但目前全省73个国家评定的“中国传统村落”中,仅少数编制较为完整的有保护规划,其余地方规划滞后,无序开发严重;被列入保护对象的古村落和古民居多历经百年、甚至数百年,砖雕、石雕、木雕、飞檐斗拱造型精美、工艺精湛,修复要求高、费用高,资金缺口大;此外,更为严重的是,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导致“空壳村”越来越多,农耕文明的习俗、节庆礼仪、风俗民情、民间文艺等众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随着载体的萎缩而日渐消亡。

     古村落民居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著名作家冯骥才近日向媒体透露,为了保护好这些传统村落,让人们更好地记住“乡愁”,准备请一批摄影家将这些古村落拍下来,然后进行录音、录像、文字整理,做成古村落保护数据库。

  优势:能最全面地保护建筑本身具有的历史、社会、艺术价值,保护乡土建筑遗产的原真性。体量较大的文物建筑可以成为旅游景点,使文化资源通过旅游走向市场,获得收益。比如江南三大名楼(黄鹤楼、滕王阁、岳阳楼)、福建永定土楼等。

  采取系列措施,使一些破旧的古建筑得到了有效的修缮和保护。那么对于婺源县火爆的旅游市场来说,在对外开放中会不会对古建筑和古村落造成影响,以后又如何保护好这些古民居和古村落呢?

  优势:可以“完整”保存乡土建筑遗产本体;作为文化符号得以展现;整合资源优势,降低管理成本;继承传统工艺。如安徽徽州潜口村明代建筑较多、价值高、分布不均,于上个世纪80年代,择取十来栋典型的明代建筑遗产拆解重组成露天博物馆,形成明代山庄,它是我国首个文物建筑易地保护、整体搬迁的成功案例。

  一般认为,它至少有三个相互关联,结构递进的维度。

  此次在黟县举行的论坛,安徽省文化厅党组成员、省文物局局长何长风,黄山市文化委总工程师胡荣孙,黟县人民政府副县长余祖本等出席。论坛由省文物局副局长张媛媛主持,黄山市及各县区文物部门、古民居保护爱好者等近百人参加了论坛。

     1.居民保护意识不高,部分古建筑破坏严重。一方面,众多古建筑属土木结构,年代久远,缺乏维修,受自然因素的影响,破坏严重,比如丰城白马寨和宜丰天宝古村都存在部分古建筑因长年无人居住而破败的现象;另一方面,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改善和对居住环境要求的提高,普遍存在村民拆旧建新的现象,诸多古建筑越来越多地受到现代化的冲击与破坏,命运堪忧。

  第三,古村落是“文明的传承者”。从衍生意义上,古村落蕴含了大量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民俗风情、婚丧嫁娶、信仰崇拜、民间神话故事、谚语歌谣、民间戏剧舞蹈、民间工艺制作等,其所承担的传播和存续传统文化的功能远远超越了其作为居民集聚的功能。

  黎川县加大投入对古村落、古民居进行保护。今年,该县利用中央、省级专项资金1463万元,对洲湖船屋、潘家大屋、畅园等4处古民居进行修缮。

  其一,古建筑的居住功能逐渐式微,承载传统文化的古建筑出现了物质性老化和功能性衰退,古村落在社会急剧转型中的生存状况趋于濒危。

  易地保护是指将具有突出价值的乡土建筑遗产因客观的、非迁建无以就地的种种原因,通过拆解重装的方式,严格按原样另选他处建造。易地保护通过科学地、有限制地、有规划地将独特的、典型的单体古建筑整体搬迁、异地重建,既可实现集中保护,集中管理,集中利用,又可以传播文化,是保护与利用结合的可行方式。

  第二种:“异地再生”——濒危建筑易地保护

  对一些具备了极高历史文化价值和艺术审美价值的文物古建筑,列入区、县、省、国家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少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由于这类建筑遗产的独特性,受到文物保护法的保护,一般是作为静态的陈列馆就地保护。就地保护一般要求保留建筑本体完整性。

  第二,古村落是“村民的生活区”。从本质功能上,村落是居民以农业为经济活动基本内容的一类聚落的总称,这类生产生活空间追求村落与自然环境的和谐。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