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文学艺术的特点 关于文学语言的艺术特性,你了解多少呢,看看这里吧!

2018年08月28日 来源:文学艺术的特点 大字体小字体

  首先来谈苏轼“赤壁怀古”的《念奴娇》。这个调子为什么适宜于表达豪放激壮一类的感情呢?我们先来探讨一下这个曲调的由来。据元稹《连昌宫词》自注:“念奴,天宝中名倡,善歌。每岁楼下酺宴,累日之后,万众喧隘,严安之、韦黄裳辈辟易不能禁,众乐为之罢奏。玄宗遣高力士大呼于楼上曰:‘欲遣念奴唱歌,邠二十五郎吹小管逐,看人能听否?’未尝不悄然奉诏。”(《元氏长庆集》卷二十四)又王灼引《开元天宝遗事》:“念奴有色,善歌,宫伎中第一。”“每执板当席,声出朝霞之上。今大石调《念奴娇》,世以为天宝间所制曲。”(《碧鸡漫志》卷五)根据这些记载,这《念奴娇》的曲调,虽然很难确定是出于天宝间,但看这个曲调的命名,它的音节高亢,是可以断言的。现在就把苏词的文学语言来加以探索,这调子之所以适合于表达激越豪壮一类的情感,是和它的句法和韵位上的适当安排分割不开的。一般五、七言近体诗的调声法式,在每个句子中是两平两仄相互调换,而把逢双的字作为标准,所谓“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在每首诗的整体中是隔句押韵,每一联(两个对句叫作一联)的末一字是平仄互换的;例如杜甫《登高》七律“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上句末一字是仄声,下句末一字是平声。像这样的安排,是只有“和谐”而不会发生“拗怒”,这对表达激越豪壮一类的情感,是很难做到“各适物宜”的。再掉过头来,检查《念奴娇》这个曲调,在文字上的句法和韵位的安排,是怎样来和高亢的声情相结合的。根据这个曲调的其他作品,除掉上阌的“乱石穿空”一句,下阕的“遥想公瑾当年”和“故国神游”二句,句末是用的平声字,在全词的整体上发生一些“和谐”作用外,其余如“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二句,依律应读作“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二句,依别本应改作“羽扇纶巾谈笑处,樯橹灰飞烟灭”。像这许多句子组成的整体,句末一字用仄声的占了大多数;这在整个的音节上,是“拗怒”的成分远远超过了“和谐”的成分的。在每个句子中间的平仄安排,虽然像律诗的形式占大多数,而上、下阕的结句,如“一时多少豪杰”,“一尊还酹江月”,末了四个字都是用的“平仄平仄”,“遥想公瑾当年”句用的“平仄平仄平平”,却又违反了律诗两平两仄相间的惯例,同样表现出“拗怒”的声情。加上全部的韵脚,如“物”“壁”“雪”“杰”“发”“灭”“发”“月”都是短促的入声,这样,在句法和韵位的安排上,显然构成了一个矛盾的统一体,而“拗怒”多于“和谐”。因了硬碰硬的地方特别多,迫使它的音响向上激射,再和许多短促的韵脚组成一个统一的整体;这样,恰好和本曲的高亢声情紧密结合,最适宜于表达激越豪壮一类的情感。苏轼这一首“赤壁怀古”词,很纯熟地掌握了这一曲调的基本法则,再把眼前的壮阔风景和过去的炽烈战斗情况紧密结合起来,把“小乔初嫁”的“儿女柔情”和“羽扇纶巾谈笑处,樯橹灰飞烟灭”的英雄气概紧密结合起来,把“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的追怀往事和“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的悼惜自身紧密结合起来,这许多矛盾现象都得到了统一。所以把它当作“声情并茂”的激昂慷慨的杰作,是由多种因素构成;而主要的关键,则仍在善于掌握这个曲调的基本法则。因了高亢的音响,而使读者发生“天风海雨逼人”(陆游评苏词语)的感觉,这是值得深入体会的。

  [3]高玉.论古代汉语的“诗性”与中国古代文学的“文学性”——以《关雎》“今译”为例[J].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01):85-92.endprint

  金代的文化艺术的特点是什么?

  文学与其他艺术种类有许多不同之处,其中最显著的一个特征,语言是文学的主要工具。只有语言的存在,才能淋漓尽致地表达人类丰富多彩、浩渺无限的内心世界,才能在文学和其他艺术领域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才能使读者更清晰的理解作者想要表达的喜怒哀乐愁怨思,由此产生共鸣。所以高尔基说:“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我们在进行文学创作的时就是把文字语言转化为行动,同时又把行动转化为文字语言。”文学的创作实践也说明,作家创作文学作品所用的基本材料是语言。

  一、文学话语和文学语言

  搞清文学语言和文学的关系是弄懂文学语言概念的重要条件。我国的“文学”一词最初来源于日本,其基本含义是指用文学写出来的东西。章炳麟在《文学论》中说:“文学者,一有文字著于竹帛,故谓之文,论其法式,谓之文学。”因此,文学语言的就是指书面加工的语言以及与书面加工语言相类似的民间口头创作语言,专指文学家用来塑造艺术形象的语言,因而它具有自己的特点。文学语言不同于书面语言。原因在于:一文学语言与科学理论著作的语言还是存在一定的区别。第二,文学语言还包括口头文学的语言。

       文化艺术作品及其涉及的题材、主题、风格、技艺、语言、色彩、工具、方法、审美与信仰等都是传承的对象,同时,文化艺术的传承离不开时间与空间等要素所构成的传承条件与背景。直接或间接的传承人作为文化艺术传承与发展最核心的要素,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任何一种文化艺术形态的传承,都有其基本样式及其延续方式:基本样式表现为在特定的社会结构中,在长期历史进程中留下的印迹,即以其可听或可见、可感的文化艺术特性表现出来的实践形态;延续方式包括传承人、传承时间、传承空间、传承审美、传承模式等主体要素。事实上,任何一种文化,都是在流动的历史长河中以及适应各时期社会文化过程中不断创造的结晶,既包含继承历史传统的内容,也包含适应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文化环境而再创造的内容。社会大众的积极参与和支持,是文化遗产事业得以继续的决定性力量,应充分发挥直接或间接传承人的能动性,调动普通群众的积极性,凸显文化艺术传承中人的决定性作用。

  所谓意境是指作者的主观情意(意)和客观生活的物景(境)互相交融而成的艺术境界。诗歌的意境美是作者巧妙地把意与境结合起来,而且是结合得天衣无缝,自然和谐,情景交融。一首诗只有境没有意,犹如一个死寂的世界,只有意没有境,只是一个空洞的口号。马致远《天净沙》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中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构成一幅秋风萧瑟,树叶飘落的寂寞凄凉的画面,再加上“断肠人”在他乡的思念之情,达成了一种意境相合的艺术境界。诗的意境之美,或因果略情浓,或因情略景浓,景物引起了诗人的心动,诗人用心去感受景物,于是产生了诗意。

  苏轼: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眉山(今属四川)人。北宋的大文学家、书画家。他的父亲苏洵、弟弟苏辙,都是北宋有名的文学家。苏轼本人在1057年(嘉祐二年)中进士。宋神宗任用王安石变法,他反对新法的一些措施,受到贬谪。哲宗时,他任翰林学士等,官至礼部尚书,后来又被贬谪。在政治上他倾向于保守。对王安石变法中的募役法,他却是赞成的。在文学方面,他是革新的主将。他的词开豪放的一派,对后世影响很大。他以诗为词,扩展了词的内容,包括怀古、咏史、说理、谈玄、感时伤事以及对山水田园的描绘和对身世、友情的抒发,达到了“无意不可可入,无事不可言”的境地。他用词来充分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音律的束缚。他的散文明白畅达,同韩、柳、欧及其父弟并称。他还擅长书法,独创一格,与蔡襄、黄庭坚、米芾并称“宋四家”。善画竹,主张神似。

  文学话语是人与人之间进行交流活动的工具。就是两者通过文字语言在某一具体的环境中展开的沟通活这样,文学作为话语,至少包含如下五个要素:说话人、受话人、本文、沟通、语境。

  电视剧作为生存在电视媒体上的一种视听作品,有着电视作品共有的、特定的视听表现体系,有着不同于其他艺术要素的语言系统。这一语言系统由各种视觉元素和听觉元素构成,这些元素依据人的现实视听认知规律进行组合,完成叙事任务。

  文学语言要这一概念要怎样定论,至今为止学术界都无法给出准确的结论。国内学者对于文学语言存在着种种不同的理解。在语言学中文学语言指的不仅是文艺作品的语言,还包括科学研究的语言,政治论文的语言和报章、杂志的语言。按照契科巴瓦的理解,文学语言就是书面语言,然而这种解释无疑是过于宽泛。法国学者房德利耶斯认为文学语言是专指文学家使用的一种特别语言。我国学者对文学语言也存在不同的理解。以群主编的《文学的基本原理》一书中认为“文学语言有着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文学语言泛指一切的书面语言,狭义的文学语言专指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等文学作品的语言,以及人民口头创作中经过加工的语言。文学理论中所讲的文学语言通常指的是狭义的文学语言。”从以上对文学语言的理解,我们不难发现,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文学语言是专指文学家使用的语言。

  二、文学语言的艺术特性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