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民事财产纠纷 民事财产纠纷案件民事纠纷不是强占他人财物的理由——两起公安未依法履职案件

2018年07月24日 来源:民事财产纠纷 大字体小字体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原标题:民事纠纷不是强占他人财物的理由——两起公安未依法履职案件

  本院经审理,除对一审判决第3页第7行认定的“两人称车辆确系他们开走”的事实不予认定外,其他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上诉人(原审被告)启东市公安局,住所地启东市。

  行政判决书

  附: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本案中,首先,案涉车辆为王平的合法财产,王平对案涉车辆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当案涉车辆被高某等人前后围堵,无法正常使用时,袁晨祝向启东市公安局报警求助,出警民警仅口头告知双方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即出警结束,未能依法采取有效措施,当场制止不法侵害行为,未能有效保护公民的财产安全。其次,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盗窃、诈骗、哄抢、抢夺、敲诈勒索或者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七条、第七十八条、第九十五条规定,公安机关对于公民报案的案件,应当及时受理并进行登记。受理报案后,应当进行调查,并视不同的案件情况作出相应的处理决定。当案涉车辆被高某等人强行抢走后,金亚斌再次报案。出警民警对金亚斌制作了报案笔录,处警结果为双方之间可能存在经济纠纷,需进一步调查核实相关情况才能对案件定性。但此后,启东市公安局未依法立案查处,并对照上述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作出相应的处理决定。在王平控告要求刑事立案、启东市公安局不予刑事立案的情况下,王平再次向启东市公安局提出申请,启东市公安局仅电话告知依法提起民事诉讼,对于案涉车辆被扣一事仍然没有作出相应的处理决定。以上事实表明,启东市公安局在案涉纠纷的处置过程中未能履行保护公民财产权的法定职责。

  当事人之间存在民事纷争与公民要求公安机关履行保护财产权的法定职责,分属不同的法律关系。存在民事纷争,并不影响公安机关依法对侵犯财产权的行为进行查处。由于社会经济生活的迅速民事化,公安机关对民间纠纷案件有义务从防范公共安全风险和维护民事生活社会秩序的角度进行及时和必要的干预,以压抑频繁出现的不正当的私力救济。只要存在社会安全和社会秩序受到破坏的可能性,公安机关就有义务履行职责,而不得以经济纠纷为名拒绝履行职责。本案中,启东市公安局未依法履行职责的主要理由是认为双方之间存在债务纠纷,高某一方是为追讨债务而采取的私力救济,对案涉车辆行使的是留置权,启东市公安局不能介入处理,王平应当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他人返还财产或以他人涉嫌侵占罪为由提起刑事自诉。本院认为,王平在合法财产被他人强行扣押的情况下,可以向公安机关寻求保护,也可以要求他人返还财产。当王平选择向公安机关寻求保护的情形下,公安机关不得以存在民事纷争为由,对非法侵犯财产的行为不履行治安管理的职责。从王平先后报案、刑事控告、申请财产保护等一系列的主张可看出,对于自己的车辆被他人扣押绝非王平所愿。启东市公安局的询问笔录显示,车辆是否被强行开走、钥匙在何处保管等事实王平方与高某方各执一词,启东市公安局采信高某方的陈述,置王平方的陈述于不顾,直接认定双方经协商同意,车辆被合法留置依据不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三十条、二百三十一条规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留置已经合法占有的债务人的动产,并有权就该动产优先受偿。债权人留置的动产,应当与债权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启东市公安局将高某等人强行扣押车辆的行为定性为行使留置权,从而不履行自己的职责显然不符合上述规定。

  经审理查明:原告邓立民系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x小区丙x号楼x单元x室业主xx的母亲,在此居住多年,屋内物品均为邓立民所有。原告房屋被淹前,邓立民因预将房屋出租(根据链家地产销售管理系统,原告居住房屋在2014年3月11日至2014年12月20日期间的信息显示为招租状态),把室内物品打包后搬至女儿家居住。2015年1月2日,有其他住户反映原告楼上的201室房屋漏水,因201室租户回老家过年,物业公司关闭了进水阀门,并对室外公共下水管道进行了疏通。2015年1月3日,原告回家取东西时发现房屋漏水,及时通知物业公司及二楼业主、租户,物业公司进入201室内对下水管道进行了清理。事故发生后,延龙物业公司于2014年3月11日至2015年3月23日对邓立民居住房屋墙面进行了修理。原被告双方在2015年1月3日对邓立民被淹物品进行了清点,并签字确认,被淹物品有如下:1、双人床垫(2米×1.8米)1个;2、双人床褥子(2米×1.8米)1个;3、天坛单人床垫、床褥各1个;4、大衣柜(1.8mx0.6mx2.4m)1组;5、清代笔筒1个;6、古董瓷瓶1个;7、worldstar进口治疗仪1个;8、ITNESSMA-1003进口按摩仪1个;9、利德治疗仪1个;10、天宝按摩器1个;11、美的NPS-09A取暖器1个;12、亚都加湿器YZD1931个;13、吸尘器1个;14、书籍2箱(家谱,词典等);15、其他小物件若干。2015年4月22日,原告将所居住房屋租于他人,租金为一月2800元。2015年9月22日,原告诉至法院,请求被告赔偿被淹物品损失8700元、三个月房租10500元,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庭审中,延龙物业公司认为己方无责任,修复房屋出于道义,认可被淹物品清单但不认可其价值,认为原告房屋被淹应该由二楼业主承担责任,但并未提供二楼厨房反水的有效证据。原告主张一楼下水管道被堵,延龙物业公司进行梳理,但亦未提供有效证据。针对以上问题,本院依法进行调解,但双方当事人各执己见,未能协商解决纠纷。

  本院认为,因民事侵权行为导致他人财产损害的,应该根据双方责任大小和损害物品价值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的关键问题在于原告房屋和物品被淹是否系延龙物业公司责任。本案中,原告事发时不在家居住,其楼上住户及租户亦不在家居住,被告主张二楼房屋漏水系人为原因导致不符合常理,本院不予采纳。事发后,被告关闭了进水阀门,还对室内和室外下水管道进行了清理,而下水管道属于公共设施,延龙物业公司有责任保证其正常使用,故对其主张应该由二楼业主承担责任的意见,本院不予认可。除此之外,201室在2015年1月2日即被其他业主发现漏水,物业公司并未主动发现,也未主动将漏水事实告知本案原告,在物业设施维护上存在一定的失职。综上,延龙物业公司和原告房屋及物品损害之间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应该承担损害赔偿责任。鉴于被告已经对原告房屋墙面进行了修理,原告予以认可,本院不持异议。针对原告的经济损失,本院认为,原告物品损失已经被告当场签字确认,对于其价值,本院考虑鉴于部分物品已经灭失,原告物品亦非全新,应该考虑折旧,其要求8700元明显过高,本院结合实际情况酌定调整为4600元。关于原告的租金损失,本院认为原告房屋未能出租系被告行为直接导致,原告房屋被淹至被告维修完毕近三个月,考虑新装修房屋墙面需要晾干和租户难找等因素,原告要求三个月房租合理,本院结合其现有房租情况,认定被告应赔偿原告三个月房租损失5400元。综上,被告应赔偿原告物品和房租经济损失共计10000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启东市公安局负担。

  启东市公安局不服提起上诉称,王平与高某等人之间存在债务纠纷,高某、龚某的询问笔录中均称案涉车辆系双方协商同意后开走,现有证据不能证明系高某、龚某强行开走扣押的事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高某等人采取的是私力救济行为,只能评价为民事侵权,启东市公安局不能介入处理,不能对高某、龚某刑事立案或行政受案,不能扣押案涉车辆。启东市公安局的处警行为符合规定,王平的财产被他人扣押,王平应当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他人返还财产或以他人涉嫌侵占罪为由提起刑事自诉,王平要求启东市公安局履行职责缺乏依据。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

  人们在社会生活中,难免会发生各种民事纠纷,如离婚纠纷、损害赔偿纠纷、房屋产权纠纷、合同纠纷、著作权纠纷等。民事纠纷若不能得到妥善解决,不仅会损害当事人合法的民事权益,而且可能波及第三者甚至影响社会的安定。因此,各国都很重视民事纠纷的解决并建立了相应的处理民事纠纷的制度。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应当认定启东市公安局未依法履行职责,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

  审判员郭德萍

  至于启东市公安局提到的私力救济问题。私力救济是指权利主体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依靠自身的实力,通过实施自卫行为或自助行为来救济自己被侵害的权利。自助行为应具备四个条件:为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情势紧迫来不及请求公力救济;采取的手段适当;事后及时请求有关部门处理。本案中,高某等人的债权人身份未得到确认,即使高某等人是债权人,亦应当经过法定程序,通过诉讼、申请诉讼保全等合法途径解决,不存在情势紧迫来不及请求公力救济的情形。高某等人以私力强占方式实施的自我救济行为,侵犯了王平的财产权,且扣押至今未请求有关部门处理,该行为不具有合法性,不属正当的私力救济。存在民事纷争,并不成为当事人可以实施违法行为的正当理由,亦不构成公安机关履行治安管理职责的障碍。启东市公安局认为高某等人采取的是私力救济行为,王平要求其履行职责缺乏依据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第一,公安机关具有保护公民财产权的法定职责。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平,男,1967年11月3日生,汉族,住南通市崇川区。

  一审另查明,1、黄裕忠于2013年10月29日以彭德兴、王平为被告向启东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给付历年合伙经营利润人民币46.52万元,撤销对王平的授权委托,另行设定租金收入账户,后黄裕忠于2014年4月29日撤回起诉,启东市人民法院作出(2013)启吕民初字第0638号民事裁定书准许黄裕忠撤回起诉;2、2015年1月22日,黄裕忠以彭德兴、王平为被告,向启东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归还租金收入人民币1385248.28元并支付相应的利息,启东市人民法院于2015年7月22日作出(2015)启吕民初字第00109号民事判决书,判令王平向黄裕忠支付人民币1065208.84元及相应的利息;3、2016年1月20日,王平以黄裕忠、陈林凤、陈玉英为被告向启东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返还57.5万元,后王平于2016年4月15日提出撤诉申请,启东市人民法院作出(2016)苏0681民初682号民事裁定书准许王平撤回起诉;4、2016年1月20日,王平、林丽以黄裕忠为被告,要求归还欠款人民币40万元,启东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21日作出(2016)苏0681民初685号民事判决书,判令黄裕忠支付王平、林丽人民币40万元。

  三十、侵权责任纠纷341、监护人责任纠纷;342、用人单位责任纠纷;343、劳务派遣工作人员侵权责任纠纷;344、提供劳务者致害责任纠纷;345、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346、网络侵权责任纠纷;347、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1)公共场所管理人责任纠纷;(2)群众性活动组织者责任纠纷;348、教育机构责任纠纷;349、产品责任纠纷:(1)产品生产者责任纠纷;(2)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3)产品运输者责任纠纷;(4)产品仓储者责任纠纷;350、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351、医疗损害责任纠纷:(1)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2)医疗产品责任纠纷;352、环境污染责任纠纷:(1)大气污染责任纠纷;(2)水污染责任纠纷;(3)噪声污染责任纠纷;(4)放射性污染责任纠纷;(5)土壤污染责任纠纷;(6)电子废物污染责任纠纷;(7)固体废物污染责任纠纷;353、高度危险责任纠纷:(1)民用核设施损害责任纠纷;(2)民用航空器损害责任纠纷;(3)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4)高度危险活动损害责任纠纷;(5)遗失、抛弃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6)非法占有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354、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355、物件损害责任纠纷:(1)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纠纷;(2)建筑物、构筑物倒塌损害责任纠纷;(3)不明抛掷物、坠落物损害责任纠纷;(4)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纠纷;(5)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纠纷;(6)林木折断损害责任纠纷;(7)地面施工、地下设施损害责任纠纷;356、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357、义务帮工人受害责任纠纷;358、见义勇为人受害责任纠纷;359、公证损害责任纠纷;360、防卫过当损害责任纠纷;361、紧急避险损害责任纠纷;362、驻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军人执行职务侵权责任纠纷;363、铁路运输损害责任纠纷:(1)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责任纠纷;(2)铁路运输财产损害责任纠纷;364、水上运输损害责任纠纷:(1)水上运输人身损害责任纠纷;(2)水上运输财产损害责任纠纷;365、航空运输损害责任纠纷:(1)航空运输人身损害责任纠纷;(2)航空运输财产损害责任纠纷;366、因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367、因申请诉前证据保全损害责任纠纷;368、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369、因申请诉中证据保全损害责任纠纷;370、因申请先予执行损害责任纠纷;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启东市公安局因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不服海门市人民法院(2016)苏0684行初24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启东市公安局的纪委书记姚友华及委托代理人陆咏辉、黄卓,被上诉人王平及委托代理人姜新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在案件执行过程中,自贡市大安区法院要求申请人提供财产线索,责令被执行人申报财产,申请人未提供财产线索,被执行人也未申报财产。该院依职权,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于2016年8月29日查询被执行人的房屋、于2016年8月29日查询被执行人的车辆,先后于2016年8月22日、2016年10月27日两次查询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均未查找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该院执行法官于2016年11月8日前往被执行人游某洪户籍地村委会,调查了解到被执行人无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因被执行人游某洪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自贡市大安区法院按规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并将被执行人游某洪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第一,2016年2月16日晚启东市公安局出警处置行为,未能依法正确履行职责。袁晨祝在其合法使用的车辆处于被前后围堵,无法正常使用的不安全的状态下向启东市公安局报警求助时,启东市公安局具有依法采取有效措施,当场制止不法侵害行为,从而切实保护公民财产安全的法定职责。启东市公安局在袁晨祝报警后虽派员出警,但出警人员仅进行了口头劝告后即离开,放任高某等人非法围堵王平车辆。启东市公安局的现场出警行为,未能有效保护公民的财产安全,未能实现预防和制止违法行为发生的出警目的,不能视为已依法履行职责。

  在佘明华案中,类似纠纷的执法规则已经司法确认和引导,理应作为公安机关执法的参照。二审审理中,启东市公安局坚持认为本案与佘明华案案情不同,佘明华案案涉车辆在现场,而本案的案涉车辆并不在现场,故不应参照适用。本院认为,虽然两案的基本事实略有不同,但并无实质区别。佘明华案中,出警人员仅进行了口头劝告后即离开,放任案外人张某、李某等人仍非法滞留在车上,并在当日下午公然委托拖车公司将车辆拖走。本案中,在袁晨祝为案涉车辆报警、民警到达现场时,案涉车辆就在现场,被高某等人用车前后围堵,无法正常使用。出警人员口头告知后即出警结束,放任案涉车辆被非法围堵,并导致案涉车辆于次日被转移到他处,轮胎被卸掉,从而被高某等人完全控制。综观启东市公安局就案涉纠纷的整个处置过程,虽然表面上启东市公安局派员出警,但在没有证据证明的情况下,即认定案涉车辆被扣押系经协商一致,高某一方是为追讨债务而留置案涉车辆,从而对王平保护财产的申请不予理涉。启东市公安局名为履行,实则偏听高某方的一面之词,任由王平的合法财产在无合法理由和依据的情况下被高某方强行控制,性质更为恶劣。启东市公安局坚持上诉的理由足以表明其对此类纠纷如何处理认知不足,缺乏依法保护公民财产权的法律意识。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