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纳斯卡线条 骗局 纳斯卡线条是大骗局神秘神奇说南美 世界十大无解谜团之一

2018年06月08日 来源:纳斯卡线条 骗局 大字体小字体

  纳斯卡线条,国内亦称纳斯卡地画,它位于南美洲西部的秘鲁南部的纳斯卡荒原上,是存在了2000年的谜局:一片绵延数百平方公里的线条,构成各种生动的图案,镶刻在大地之上,至今仍无人能破解——究竟是谁创造了纳斯卡线条、它们又是怎样创造出来的、神秘线条背后意味着什么,因此纳斯卡线条被列入十大迷团。

  通过碳14测定,人们得出纳斯卡线条的制作年代为公元前200年到公元后300年。也就是说,它们已经静静的躺在那儿两千年了,直到1926年一位德国科学家发现了它们。从那以后,全世界无数的人前去观看,考察,人们苦苦的思索着:是什么人制作了它们?两千年前的科技条件下,他们是如何精确的在这么广袤的荒原上刻画出这些惟妙惟肖的动物?它们表达了什么,人们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画它们,有什么作用或含义?还有,为什么两千年来这些地表浅浅的图案能一直保留至今?

  广袤的纳斯卡沙漠面积为450平方千米,其上点缀着的直线条,几何线型,植物和动物的图案多达一千多幅。巨型线条图得以保存下来可能与纳斯卡沙漠干旱少雨的气候有关。最长的线条延伸了12千米,最大的动物图案是一只鹈鹕,长约285米。

  现代民族学的观点认为,对于一个原始民族来说,对生存最重要的,往往就是他们所要祭祀和祈求的。对于纳斯卡地区的人们来说,什么又是他们最为缺乏的呢?是水!

  这些镶刻在大地之上的图案数以百计,以复杂的手法刻画出鱼类、螺旋形、藻类、兀鹫、蜘蛛、花、鬣蜥、鹭、手、树木、蜂鸟、猴子和蜥蜴。还有众多的几何直线交错,有如机场跑道。这些图案分布在纳斯卡河北部的一块完整的高原台地上,面积达500平方公里。由于图案十分巨大,只能在三百米以上的高空才能看到图案的全貌。这些图案是将地面褐色岩层的表面刮去十余公分,从而露出下面的浅色岩层,这些坑道线条的平均宽度约为几十公分,最宽的有10米。这就是从飞机上看到褐色荒原上浅黄色线条组成的图案。

  ,(兀鹫)

  纳斯卡线条离我们刚刚游览的鸟岛有数十公里,从鸟岛所在的皮斯科沿泛美州际公路向南,中间要穿越一座大山,从山间峡谷出来,就是寸草不生的纳斯卡高原了。导游告诉我们,这就是纳斯卡线条所在的荒原了。从车窗望出去,荒凉,贫瘠,满目戈壁。没有看到什么图案。导游说,在地面上是看不到的,除非走进去看,能看到沟壑,但看不到图案全貌,况且现在已经划为保护区了,游客是不可以进入踩踏的。

  供奉维拉科查雕像的“庙宇”是露天的,坐落在一个长方形的大坑洞中,形状像一座游泳池,深达6英尺。庙堂的地板用坚硬平滑的碎石铺成,约莫40英尺长、30英尺宽。墙十分坚固挺直,由许多块大小不同、搭配得天衣无缝的方石组成,接合处完全不使用灰泥。沿着墙,每隔一段距离矗立着一根高大粗糙的石柱。

  公路边有一个十二米高的观景台,花20美金可以登上去看。导游说其实这是蒙人的,你想,站在12米的台子上去看500平方公里的图案,这和站在地面上有多大区别。只有一个方式,坐飞机从空中看才能看到全貌。而我们正是在赶往机场。

  纳斯卡本地也是有较新石器文化的存在的,即Nazcaculture该文化的活跃时期也与纳斯卡巨画的年代相当,这或许是纳斯卡巨画为真的有力佐证。

  在上一篇鸟岛的片尾,我曾贴出来一幅巨形地画,叫钦查烛台。我还说因它引出本篇的纳斯卡线条。事实上,从广义说,虽然钦查烛台不在纳斯卡地区,但这幅地画的描刻方式、手法,特别是描刻年代与纳斯卡线条完全一致,所以它实际上是纳斯卡线条的一部分。

  西澳大利亚大学古典文学与古代史教授大卫-肯尼迪在接受某杂志采访时表示:“仅在约旦,我们发现的这些石结构数量就超过纳斯卡线,覆盖的面积更为广阔,年代也更为久远。几个世纪甚至几千年时间里,可能有数以千计的人曾在这些图案前面走过,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图案是什么。”当地贝都因人将这些图案称之为“古人的杰作”。贝都因是沙特阿拉伯、约旦、利比亚、埃及和以色列的一个游牧民族。

  但有关“维拉科查”这个神话般的人物,人们的争论分歧却不大。为了解开蒂华纳科和太阳门的修建时间为何时及修建者为谁?考古学家进行了充分的论证。

  尽管赖歇论证详细,但是,她那些关于巨型线条是如何刻制出来的解释并未得到普遍接受。赖歇理论中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无法解释那些不规则图案是如何制作的?比如那只巨大的蜘蛛和那个神奇的牧羊人。很显然,蜘蛛和牧羊人的图案不是古纳斯卡人随意或者是无意中在广阔的地面上绘制出来的,而肯定是先有了设计蓝图,然后再制作出来。但是,我们的疑问又一次回到了前面,古纳斯卡人是怎样将图纸上的样子放大到10000平方米甚至更大的土地上的呢?他们又是怎样在施工过程中保证图案不至于变形或走样呢?要知道,人们在地面上是根本无法辨认出这些线条的形状的!

  这是一座有石阶的塔状寺庙,建造在一个斜坡上,随坡度逐渐增高到20米。庙前及最高处,都有长方形土砖砌成的墙。寺庙底基周围有用土夸砌的房间,还有一些广场,其中最大的有45×75米。在纳斯卡文化早期(从公元100—800年间),教士占有一席之地。但是那里的宗教活动却鲜为人知。不过,后人能从那里的陶器以及纺织品上的动物图案推断出几种当时被视为神圣的动物,如:猫科动物。另外,那里还埋着不同时期的一些墓穴,从有些墓穴中,人们还挖掘出一些当时的纳斯上学人所使用过的陶器和吃过的食物。

  当然让最多人信服的是美国麻省大学研究员戴维·约翰逊的研究成果。纳斯卡线条跟水的分配有关。动物的图案代表着各家族的族徽,而那些线条,就是供水系统的模拟图。

  赖歇一生的核心就是那片静止不动的沙漠和它的居民。逐渐地,这个身着简朴的棉质衣服、脚穿橡胶拖鞋,瘦削而结实的女性成了秘鲁的英雄,纳斯卡全镇庆祝她的生日,并以她的名字命名了一所学校和一条街道。直到20世纪80年代,这位老太太在临终前,依然念念不忘纳斯卡的秘密……

  这些长度不一的线条所组成的图案十分巨大:细腰蜘蛛有50米长,秃鹰130米,蜥蜴190米,卷尾猴110米,前面提到的钦查烛台有180米,而一只蜂鸟,竟然有300米长。

  日本科学家最新一项研究揭开了秘鲁沙漠“纳斯卡线条”之谜,这些不同类型图案构成的地质印痕是由前往一座远古寺庙的两支不同朝圣人群建造。

  考古学家们在秘鲁南部的古老沙漠附近发现了几十幅复杂的大型画作,这些画作都与举世闻名的纳斯卡线很接近。

  考古学家乔斯依•兰其奥则更直接而简单地把这一切解释为地图,标出的是一些进入重要场所的通道,比如地下水渠等等。古人因为没有纸张来作为记录信息,只好通过大地来纪录水源标记,并且,比例是一比一。对于地上画的各种各样的动物图案,那就更好解释了,就像我们现代人给周围地区起的名字对于这些图案形成的时间的争论则少多了。

  由此可以推测,在2000年前的纳斯卡地区,安第斯山上珍贵无比的水正缓缓地顺着纳斯卡地区下面的天然断层流淌,不同家族之间为了争夺水源,发生了很多惨烈的战争。

  毋庸置疑,这些神秘的线条和祭祀活动有着紧密的关联。那么,古代纳斯卡人又是在祭祀什么呢?

  自1926年人们发现了这些图案后,众说纷纭,然而对这些图案想表示的意图,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艾尔弗雷德•克鲁伯和米吉亚•艾克斯比,这两个最早注意到这些图案的人以为,这些是灌溉用的水渠。后来,艾克斯比认为这些小径与印加帝国的“神圣之路”相似,那些圆椎形石堆是“聚焦”(即这些线条的聚合相交点),也可能是举行礼仪活动的场所。保尔•考苏克在1941年到达该地时,在夏至那一天,他碰巧观察到太阳恰好就是从这些红条中某一条的末端的上空落下去的。这一奇妙的现象他认为,这里是世界最大的天文书。

    另一位研究人员埃里克·冯丹尼肯认为是外星人进入地球的指示标记。长期以来,考古学家置疑纳斯卡线条的用途,一些研究人员猜测纳斯卡线条与天空中的星座对应,古老的文明建造了纳斯卡线条后用于朝圣,它们建造的方法是让线条指向天空中的星座,由此来赋予朝圣的意义。

  纳斯卡线条就是位于这样一个重要的位置!

  尽管纳斯卡线条与水有关的理论被越来越多的学者所接受,但是,人们依旧不能回答纳斯卡线条是如何制造的这个问题,正像那位将一辈子都花在研究纳斯卡地线的德国女科学家赖歇在临终前所说,“我们将无法知道所有的答案”。

  然而,纳斯卡线条太巨大了,人们在地面上根本无法识别,以至于直到上世纪40年代才被人们从飞机上全部发现。但是,这些线条是在2000年前创造的,那时的人们不可能掌握现代飞行技术,那么,在根本看不到全貌的情况下,古代的纳斯卡人又是怎样设计、制造出这些巨大的直线、弧线以及那些动物图案来的呢?

  1553年,西班牙人侵占了这块地方。占领者曾留下这样的记载:“这里的人无视神(西班牙人的神)的旨意,而遵照奇特的法律生活。”也有这样的传说:这些人以为西班牙侵略者是印加创世神——维拉科查重返地球,所以根本就没有抵抗。

  赖歇穷尽自己的生命来解答纳斯卡的秘密,在她生命的末期终于找到了她所认为最合适的答案。那些弧线是通过把线的一头固定住,另一端像用圆规画图一样在地上旋转,就能画出每一条弧线。赖歇的研究还表明,古代纳斯卡人会事先在约1.8米的小块地皮上设计图案。她在几片较大图案的旁边发现了这些泥土草稿,设计者们在小型草稿上确定弧线、中心点和辐射线的适当比例后,再作适当的放大。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