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凤逆天下吧 月翼洞房 凤逆天下同人文月翼续 我欲乘风·归去

2018年03月09日 来源:凤逆天下吧 月翼洞房 大字体小字体

  这个仇,找个时间一定得报了!不能让风连翼那家伙小人得志!

  凰北月笑着在他健硕的胸膛上画圈:“此言可当真?”

  只见这里种满了合欢花,漫山遍野的,又正逢花期,开的格外好看。

  凰北月点了点头,起身下床,小红立刻上下来,替她披上外衣,洗漱完毕后又引她至妆台前坐下,替她梳发。动作流畅,不似新近的侍女毛手毛脚的,性格温婉,模样又俊俏,很容易博得别人的好感,可凰北月明显不感冒。

  女子扶她下床,套鞋的套鞋,穿衣的穿衣。令凰北月有些欲哭无泪,微微蹙了蹙眉头。

  “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

  “哪里人士?”

  他风华正好,她桃之夭夭。

  外面顿时涌进来几个侍女,穿的都是高等布料,可见风连翼家产之多。

  “徽京本地人。”

  清风拂过,一朵合欢悄然坠落下来,凰北月伸手接住,别在风连翼鬓间。调笑道:“美花配美人,修罗王此举,甚妙!”

  “是。”

  “江山为聘!”

  凰北月皱了皱眉头:“风连翼派来的?”

  “是是是,夫人身子硬朗着呢,长命百岁,芳龄永驻。”风连翼笑着哄她,微微紧了紧手,虽然她是这么说,可是山头风大,久呆着还是要坏身的。

  那女子温婉的笑了:“回夫人,奴婢本家姓林,小名红玉,因为玉字犯了皇上的名,所以唤做小红。”

  “现在是三四月份的季节,正是合欢开的好,我便将宫里一些上好的合欢移植过来。月,你可喜欢?”风连翼富有磁性的声音低低的说着。

  微微一笑道:“夫人醒了?”

  “好了,到了。”风连翼说着,旋即落地,将凰北月小心放下。

  凰北月拿起中衣穿上,一边打理一边问那名女子。

  “就如当日所说,本王娶你为后,一起在修罗城为祸吧!”

  那一日,

  “听说你退位了?”

  一曲琴箫合奏,生死相随。

  -------------------------------------

  风连翼大笑,伸手搂了她,滚倒在草地上,压她在身下,耳鬓厮磨:

  风连翼哈哈大笑,弯腰将她抱起,低头亲吻她柔软的发,

  “那聘礼呢?”

  凰北月笑着打他,嗔笑道:“嘴越发贫了,这多年没见,你到还是老样子。”

  风连翼见她神情恍惚,以为冻着她了,忙问:“怎么了?可是风大吹坏了身子?”

  突然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忙住嘴。果然,风连翼的眸子瞬间暗沉了许多,这段回忆,恐怕会成为他永远的伤疤吧?

  凰北月安慰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其实她也很害怕会他会重新变成断情绝爱的修罗王,忘了一切,包括她。

  一只素白的手掀开珠帘,晃动声打乱了凰北月的思绪,只见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子走来行礼。

  “所以我让雅玉做上皇位,一来是我确实想与你安稳的度过一生,二来也是为了补偿他。”

  “王爷现在正在前厅等着夫人,命奴婢安排好夫人的洗漱。”凰北月点了点头,反正都是风连翼的东西,她不用白不用。

  北曜国徽京齐王府

  “月,我害怕,还会变成那样的我……”伤害你。

  凰北月靠在他的肩头,眼角一片恍惚,仿佛回到了十五年前,她还是行走在夜间的暗夜杀手,他是冷酷无情的修罗之王。

  凰北月满足的笑了笑,很放心的靠在他肩膀上,十年的磨练,让这肩膀更有力量,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依靠他,撑起一片天。

  那女子走到门前掀开珠帘高声道:“夫人醒了!”

  “十年不见,修罗王的功力倒是见涨了。”

  与爱人拔刀相向,残害形同手足的兄弟……

  “当然!”风连翼说着,便对准她的唇深吻下去。合欢摇摇曳曳,在他们周围,落了一地繁花。

  “奴婢是王爷派来服侍夫人的,这不听见动静,猜测是夫人醒了,所以进来看看。”

  凰北月笑着捶他,霸气的说:“你姑奶奶我是那么不中用的人吗!”一副女王的气场。好家伙,这么多年,性格还是一点也没变,到叫他爱的紧。

  她没有告诉过他,别月山庄那十年,她也很想他啊。

  那些小厮平日里连风连翼都很少见,如今居然还见了这未过门的王妃,而且这王妃还是个大美人,一时竟看呆了去。

  风连翼不怀好意的凑近她,邪魅的笑着:“夫人在为夫的面前为何聊别的男人这么起兴?”凰北月别扭的别开脸,不去看他的眼睛,“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再说了当日我也是受雅皇后所托……”

  恐怕到现在还无法抹去,无法愈合,接受不了那样的自己……

  凰北月不高兴了,本来好好的,怎么扯到这个话题上了。

  风连翼被她带的也笑了起来:“为夫美貌,只为夫人留着,岂能容他人窥了去?”

  领头的女子看出了她的不悦,于是朝众侍女挥挥手:“你们都下去吧,我来服侍夫人穿衣。”

  凰北月迷迷瞪瞪的醒来,身上还有些酸痛,这个风连翼,趁她不注意就把她吃干抹净,真是太不厚道了!

  时间这种东西,说来也奇妙,你不在意它时,它会在你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

  将她又往怀里揽了揽,风连翼随即起身下山。他已经失去了风元气,行动自然不可能像往日一般自如。可看如今依旧快速的动作,凰北月便知道这十年除了处理朝政,他肯定也没有闲着。

  “嗯,现在的北曜国皇帝是雅玉。”

  凰北月警戒的看着她,上下打量着。身为杀手,她不能像普通人一样毫无保留的相信别人,所以能得到她的信任,简直难如登天。

  凰北月撑起身子,环顾四周,周围的摆设都十分熟悉,仿佛还是十五年前的样子。屋檐下挂着的风铃,临风窗下的纸墨笔砚……

  风连翼倒是毫不谦虚的笑笑:“不好的话,可怎么保护夫人呢?”

  “这恐怕不好吧,雅玉他阅历有多少,治理国家方面恐怕稍有欠缺。”

  那女子微笑着,一点也不在意她毫不掩饰的不信任的目光,语气温婉的说:

  “你叫什么名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