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万里长城在哪个城市 中国的万里长城是从哪里开始被连接起来的 至今还很多人弄不清

2018年03月09日 来源:万里长城在哪个城市 大字体小字体

  蒙恬将军在修筑万里长城的壮举中起了主要的作用,这延绵万余里的长城是人类巨大的文化瑰宝,以至于现在很多外国人说到中国首先想到的是长城。长城就这样变成了中国的象征,甚至代名词。但司马迁在《史记》中对蒙恬修筑长城的评价却是片面的,这个书生气很重的人,在他悲天悯人的情怀中,只看到了修长城对人民的劳役,却没有看到修长城对中原地区长久安定的重要意义。

  虎山长城真正的遗址原本该是什么样呢?辽东边墙是分四段修建的,越往后工程质量其实是越差的。一方面是因为明朝后期国力日下修不出那么精致的工程了,另一方面尤其是从开原到虎山的那一段,是在交战区修的。明军占领了这一片就开始修,修一半女真人打来了就给拆掉了。过一阵子女真人撤了,明军就再修起来,女真人来了就再拆掉。所以这一段长城很多地方就是个挡马墙,根本算不上城墙,墙体也断断续续,有些地方是夯土墙,有些地方甚至是木作墙。后来满清入主中原,就干脆把辽东边墙给拆掉了,所以很多地方就只是剩下了墙基而已。

  这三大部族大家最熟悉的可能就是瓦剌部,曾经打到北京边上把明英宗都给俘虏了。鞑靼部也比较有名,今天俄罗斯人还把蒙古人统称为鞑靼人。这个兀良哈部名气相对小一些,大致分布在辽河、老哈河流域,也就是原来契丹的发源地那个位置,他们的覆盖面积很大,包括今天内蒙古东部,还有今辽宁、吉林、黑龙江的部分地方也有他们的活动。

  由于兀良哈部在三部中比较弱小,一直受到瓦剌部的侵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明朝初年这个部族是依附于明朝的。朱重八册封了自己的十七子朱权为宁王,麾下八万铁骑,管辖兀良哈三卫,挟制蒙古兀良哈部。在这种情况下东北边疆就相对安全,所以当时长城防线并没有修到这里。

  蒙恬将军被誉为“中华第一勇士”,他是个儒将,据说他发明了毛笔,还制造了一种叫筝的乐器。更重要的是,他调动几十万军队和百姓筑长城,把战国时秦、赵、燕三国北边的防护城墙连接起来,并重新加以整修和加固,建起了西起临洮、东到辽东的长达五千多公里的万里长城,用来保卫北方农业区域免遭游牧匈奴骑兵的侵袭。

  原标题:中国的万里长城是从哪里开始被连接起来的?

  赵高担心秦始皇死后扶苏继位,蒙恬再次得到重用,对自己不利,便封锁死讯,扣住秦始皇遗诏不发,与胡亥密谋篡夺帝位。

  公元前210年冬,秦始皇在出游途中患病,派身边的蒙毅,也就是蒙恬的弟弟,去祭祀山川祈福,但这福并没有祈来让秦始皇得以长命百岁。不久,秦始皇便病死在了沙丘。英武一世的他,也许根本没有想到他的身后之事会让人倍感心寒。

  今天,当我在巴彦淖尔的阴山秦长城之上,想起秦朝的那段往事,岁月仿佛是一轮明月,高高地悬在距我们很远也很近的天空,除了皎洁之外,一切都变得静悄悄。历史的烟云就这样在秦时明月的那片冷光里深深地隐藏了起来,让我这个追梦之人心里多出了几分忧伤与凄凉。这时,那曾经在历史书上见到的蒙恬将军的画像也在心中格外清晰了起来,最终变成了一个淡远的怀想。

  扶苏流泪了,之后,喊了句“父皇我来了”便从长城之上一跃而下。

  清人顾炎武曾尖刻地批评过秦二世,这给我们透露了一些有关秦始皇与巴彦淖尔的“实情”:“始皇崩于沙丘,乃又从井陉抵九原,然后从直道以至咸阳,回绕三、四千里而归者,盖始皇先使蒙恬通道,自九原抵甘泉,堑山堙谷,千八百里。若径归咸阳,不果行游,恐人疑揣,故载辒辌而北行,但欲以欺天下,虽君父之尸臭腐车中而不顾,亦残忍无人心之极矣。”(顾炎武《日知录?史记注》)

  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序》里说:“陕西据天下之上游,制天下之命者也,陕西之在天下也,犹人之者头项然,患在头项其势,必至于死。河套南望关中,控天下之头项,得河套者行天下,失河套者失天下,河套安,天下安,河套乱,天下乱。”秦汉时期的中原王朝都看到了架在他们脖子上的河套这把剑,将长城与世界最早的高速公路修到了这里,进而在河套定了中国北疆的格局。

  扶苏自杀了。

  同样的道理,长城并不能保证游牧民族一次都打不进来,但是没有这东西游牧民族想来就能来。关于长城到底有没有用,以及这些长城无用论者思想来源的问题,我还真的专门研究过,这事儿特别好玩,咱们以后专门来聊。

  阴山明月是多情的,阴山明月也是阴冷的。人的一生不可能只干一件事,但让今人很难想到的是,中国历史上的千古一帝秦始皇一辈子干的两大国防工程,即筑长城与修直道,均与巴彦淖尔有关。秦始皇,统一了中国的伟大皇帝,活着时没能到达九原城,死后的尸体在秘不发丧的情况下到达九原城,并由直道运回咸阳,走完了他人生最后的一段旅途。狼山上的那一轮秦时明月,送走了他分明已经有些腐臭味的遗体。

  说到这里忍不住插一句,雪松之前看过多篇网文,大意是说万里长城根本就没用,理由很简单,因为长城没挡住游牧民族。这文章读完了吧,第一感觉就是这小编肯定不是学历史的,书肯定也没看几本,而且智商让人堪忧。

  ▲长城雪景

  万里长城的起点和终点分别在哪?这是个很简单的常识,“东起山海关,西到嘉峪关”很多人都能脱口而出,但是在《明史·兵制》中却有“东起鸭绿,西抵嘉峪”的不同记载。尽管存在着这样的争议,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书上也都是这么写,人们也都是这么记。

  ▲长城旧照

  北地、上郡、云中、九原四郡中,最后一个是九原,北地是秦灭义渠后(公元前650年左右)设置的,最早,大致在今天的陕西、甘肃和宁夏一带;上郡是公元前328年,魏国献给秦国的一个地方,是秦初三十六郡之一,在陕西榆林一带;云中由赵武灵王置,九原最早也是云中下辖的地方,秦代云中治在今内蒙古托克托东北,辖地包括今巴彦淖尔部分地区,公元前236年云中城被秦军占领。显然,九原的设置是在收复河南地(前214年)之后,是一个被赋予了新的地盘的郡。这个新郡在最初管理的只有两个县,一是九原(县治在乌拉特前旗三顶帐房村附近),二是临河(县治在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新华镇,另有一说此古城为汉代古城,存在争议)。而蒙恬将军率兵阻止匈奴是公元前215年的事情。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蒙恬将军最初的“重点工作”就在今巴彦淖尔的阴山一线,他在收复了南河地之后,自榆中(今内蒙伊金霍洛旗以北)至阴山,设三十四县,又渡河,占据了阳山。

  ▲明成祖朱棣(1360年5月2日-1424年8月12日)

  阳周是个地名,有人说在今天陕西的子长县,也有人说在今甘肃正宁县。这个在两汉之间神秘消失的地名,成了历史上的一大谜团,从而引发了中国历史与地理的一系列错误,直到今天,仍然有学者各执一词,各抒自见。这个地方当然不在今天的巴彦淖尔,但可以肯定的是秦始皇令蒙恬将军北击匈奴,收复河南地,设北地、上郡、云中、九原四郡,镇守控制匈奴南下的通道,在阴山再修长城,把农耕与游牧的分界线推到了北纬41度线左右。

  ▲罗马竞技场

  20世纪80年代,考古学家们在辽宁省丹东市中朝边境鸭绿江畔的一座孤山“虎山”的前后发现了绵延不断的古城墙墙体及墙基遗迹,人们重新想起了史籍中“东起鸭绿”的记载。经过长期的考古调查,考古学家、长城学者们最终证实这段长城在辽东绵延一千多公里,一直向西延伸到山海关,属于明代万里长城的一部分。考古证据与史料记载完美地相互印证,由此万里长城又向东延长了一千多公里,丹东的虎山长城才是万里长城真正的东端起点也成为了学术界的共识,教材里也做了相应修改。

  蒙恬将军在阴山一线将原有的长城做了“焊接”,今天的阴山依旧讲述着那个“明月照老墙”的故事,作为老墙的长城因此而成为中华民族的骄傲。但是,这些都随着蒙恬吞下的那枚自杀的药丸,化作历史上的一个谜团,被后人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

  也许,正是因为用了那份情,司马迁并没有看到蒙恬只是连接了秦、赵、燕三国的长城,工程量远没有他所想的那么大。甚至,蒙恬和公子扶苏曾经多次上书秦始皇请求减免徭役,同时,和扶苏商议如何合理安排人力,来减轻徭役,他都未提及。

  电视剧虽说有虚构的成分,在演戏,但扶苏手握的那柄宝剑的寒光似乎还在,告诉我们长城之上,不但有苦力、有战争,还有谋杀。

  关于这一点,《巴彦淖尔盟志》中也有明确记载:“秦统一中国后,分天下为三十六郡,边郡仍袭用赵之旧称,置代、雁门、云中、九原等郡。其时,巴彦淖尔现辖阴山以南地区属秦九原郡辖境;阴山以北属匈奴游牧地。秦始皇为使边陲之地得以安定,派将军蒙恬镇守边疆,并采取修直道、筑长城、垦北假等措施巩固北疆。”

  大秦帝国,自巴彦淖尔连起万里长城

  赵高和胡亥的第一个目标是李斯,他们威逼利诱,迫使李斯与其合谋,伪造秦始皇遗诏,假传圣旨,指责扶苏在外不能立功,反而怨恨父皇,以捏造的罪名赐公子扶苏与蒙恬将军死。

  辽东边墙第一阶段的修建是从永乐年间到正统年间,从北镇(今辽宁省锦州市辖区)修到辽河流域的开原(今辽宁省开原市)。第二阶段是从明正统七年开始,修建了从北镇到山海关,这样就与长城主墙体相连接了,成为了明万里长城的一部分。当时还没有“长城”这个叫法,人们把长城就叫做“边墙”。

  朱重八撒手人寰以后,孙子建文帝朱允文继位,重八的四子燕王朱棣不服,发起了争夺皇位的靖难之役。燕王的封地在今天北京附近,而宁王的势力范围在今天的内蒙东部和东三省的西部,正好在燕王的后路上,而且宁王麾下还有骁勇的蒙古骑兵。当时明朝的首都是南京,燕王要往南打最不放心的就是背后的宁王,北平空虚如果宁王站在建文帝一边,趁机从背后捅自己一刀怎么办?

  长城位于中国北部,东起山海关,西到嘉峪关,全长约6,700公里,通称万里长城。

  李斯等人接替了蒙恬将军的兵权,将蒙恬将军囚禁在阳周。

  李斯随后在长城之上为公子扶苏磕了一个长长的头。蒙恬将军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他认为秦始皇派他率领三十万大军驻守边疆(据说,当时有这样一种传说“亡秦者胡”,而秦始皇认为胡即是匈奴),还派公子扶苏前来监督,是天下最大的事情,怎么好端端地又让他们自杀呢?于是,他选择了“上诉”。

  文化是一种广度,也是一种深度。在巴彦淖尔今天的大地上,我们追寻着这种深度与广度。而当二千多年前,秦皇汉武的足迹从这方热土走过,我们看到在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激烈冲突与漫长融合里,农耕文明的首次胜利。两千多年前的轰轰烈烈变为今日的恬淡安详,而这,注定成为巴彦淖尔乃至中国的一种气质与高度。

  在电视剧《秦始皇》里,有这样的一个镜头,即手握宝剑的扶苏问李斯,他死后秦还能存在多久。李斯给他的回答是:秦无二世。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