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冬春航季

冬春航季 从时刻表深挖冬春航季变化 你的出行会受到哪些影响呢

2018年03月08日 来源:冬春航季 大字体小字体

  2017年9月民航局发布《关于把控运行总量调整航班结构,提升航班正点率的若干政策措施》,提出调控航班总量、优化航班结构等措施,主要内容如下:

  高增速下的民航供需错配,准点率低下催生民航新政

  计划总量仍保持良好增速,细分市场出现分化。自2017年10月29日至2018年3月24日,中国民航将执行2017/2018年冬春航季航班计划。2017年冬春航季我国民航周计划飞行班次为102771班次(如涉及中转,则根据中转次数计算班次,而并非只计算一次),日均班次14682班次,同比增长7.7%,环比增长0.3%。可能由于我们的数据统计口径包括航季内计划开通但航路走向暂未批复以及航季中段方才开通的航线,因此我们梳理的时刻表数据与民航资源网新闻的数据略有不同。

  什么是航班换季?

    据了解,本航季航班安排主要特点表现在,进一步扩大了登记航线许可的范围,促进少数民族地区航空运输发展,提升航空公司经营自主性。将北京首都、上海、广州机场连接沈阳、长春、哈尔滨、呼和浩特、南宁的直飞航线以及北京至太原、上海至南昌、广州至郑州航线列入登记航线管理。引导和鼓励航空公司通过现有干线安排串飞支线机场的航线航班,或环飞省(自治区)内机场的航线航班,增强支线机场的通达性。鼓励航空公司间加强干支衔接和进行代码共享,实施差异化经营,提供真情服务。

  新航季将于2017年3月25日结束,三亚凤凰国际机场预计完成客流量约800万人次,新增三亚至阿拉木图、莫斯科、曼谷、台州等国内外城市的直飞航线,执行航线112条,通航城市达73个,并新引入长安航空、福州航空进驻。

  新航季伊始,从时刻表看航空公司及机场时刻变化

  中新网9月21日电据中国民航局网站消息,民航局近日发布《关于把控运行总量调整航班结构提升航班正点率的若干政策措施》(以下简称《措施》),计划从今年冬春航季开始,对航班时刻安排进行运行总量控制和航班结构调整。《措施》明确,机场航班放行正常率在最近一年内、有9个月低于70%,或因机场不停航施工、机场净空环境受到破坏等原因导致机场保障能力明显下降的,应调减机场容量标准。

  这一方面是考虑到旅游业的淡旺季、人们出行的周期性。根据航季的不同,各航空公司将参照上一年同期执行的航班情况,在新航季里对现有航班进行调整,例如夏秋季航班计划中全国飞往三亚的航班会减少,因为夏季通常是海南旅游淡季,游客少,所以航空公司相应减少航班;而冬季北方寒冷,三亚则气候温暖在冬季更受欢迎,航班数量会随之增加。

  首先,首都机场的国际航线覆盖面和国际航班频次将会增加。2016至2017年冬春季国际航班日均环比增加17架次,增幅为4.61%;日均同比增加31架次,增幅为8.73%。

  民航的航季划分:全球不同地区因地理区位差异导致年内气象环境变化显著,民航需求也呈现周期性波动,呈现明显的季节性,我国夏秋季气候舒适,出行需求要明显高于冬春季,航空公司会安排更多航班满足旅客出行。按照国际惯例,民航每年均存在两个航季,分别为夏秋航季和冬春航季,我国夏秋航季时间跨度为当年三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至当年十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的前一天,冬春航季时间跨度则为当年十月最后一个星期日至次年三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的前一天。航班换季之时,航空公司会根据市场情况调整航班计划,使供给更好的匹配需求,提升经济效益。

  第三,明确机场始发航班小时容量标准:始发航班时刻安排超过机场容量标准80%的单跑道机场,如果航季始发航班机场放行正常率低于80%的,从下一航季起调减到80%;始发航班时刻安排未达到机场容量标准80%的单跑道机场,如果航季始发航班机场放行正常率高于85%的,从下一航季起可以逐步增加到80%;始发航班时刻安排超过机场容量标准75%的双跑道及多跑道机场,如果航季始发航班机场放行正常率低于80%的,从下一航季起调减到75%;始发航班时刻安排未达到机场容量标准75%的双跑道及多跑道机场,如果航季始发航班机场放行正常率高于85%的,从下一航季可以逐步增加到75%。

  21世纪以来我国民航保持高速增长,业务量持续攀升,但行业高景气度下实则存在供需错配问题。一线城市繁忙机场时刻紧张,增量运力投放受限,需求无法得到充分满足,但由于价格管制,票价坚挺但向上弹性难以释放;增量运力向二三线城市倾斜,纵使消费升级促使运量攀升迅速,但价格水平相对低迷,压低总体收益品质。

  低准点率挤出部分需求,民航价格管制导致价格弹性受阻,2017年三季度市场前期预期的行业旺季超高盈利并没有兑现,即便是当季业绩增速30%以上的国航和南航,大部分的业绩增量亦是由汇兑收益贡献,我们测算扣汇业绩仅增长10个百分点左右。在一线城市及部分强二线城市机场的时刻空间瓶颈已成既有现实,且短期暂时无法预见到显著改善的背景下,民航局2017年115号文应运而生。

  2000年至2016年,民航客运量从6726万人增至4.88亿人,增速在600%以上,年均增速亦达13.2%,旅客周转量从996亿人公里增至8360亿人公里,年均增速更是达到14.2%,其中2016年民航需求热度不减,客运量增速为11.8%,增速同比上升0.7%,周转量增速为14.8%,增速同比持平。2017年民航增速继续保持在高位,1-8月全民航客运量3.63亿人,同比提高13.2%,旅客周转量6255.1亿,同比增长13.2%,客座率83.5%,同比增长0.6个百分点。

  第二,确定机场时刻容量增减标准:最近一年内未发生机场、空管等原因导致的严重不安全事件,且机场航班放行正常率至少有9个月不低于80%的机场将可以调增机场容量。但凡出现机场航班放行正常率在最近一年内、有9个月低于70%,或因机场不停航施工、机场净空环境受到破坏等原因导致机场保障能力明显下降的,应调减机场容量标准。

  2016年我国千万级以上机场已经达到28个,但吞吐量集中度持续下滑,2016年我国旅客吞吐量前10、11-20、21-30名的机场旅客吞吐总量分别为5.00亿、2.04亿、1.28亿,相比2006年分别增长152.1%、233.9%、271.4%,年均增长9.7%、12.8%、14.0%,占我国当年机场旅客吞吐量的49.2%、20.1%、12.7%,相比2006年分别下降10.6、1.7、2.2个百分点。

  本文节选自“雪球网”的雪球号“天风证券研究所”,作者为天风证券研究所交运姜明。

  中国民用航空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今年排定的冬春航季航班计划,国内航空公司共安排国内航班每周63765班。其中,新增419条国内独家航线,主要涉及遵义、果洛、乌兰察布、博鳌等机场与北京、广州、上海、昆明、西安、天津、郑州、武汉等机场间的航线。

  我国民航以安全为底线,乘机飞行安全性在全球范围内处于领先地位,但力保安全在一定程度上需要牺牲部分运行效率,严苛的安全考核使得我国航班起降涉及的安全参数更加严格,因此同样硬件保障能力条件下,我国机场的小时容量要明显低于海外核心枢纽机场。

  细分市场方面,2017冬春航季国内航空公司国内航线周计划班次80556班,同比增长8.2%,环比增长0.1%;国内航空公司国际航线计划周班次10303班,同比增长4.2%,环比下降0.8%;国内航空公司港澳台航线计划周班次1614班,同比增长3.6%,环比增长1.3%,海外航空公司航班10298班次,同比增长8.7%,环比增长3.1%,由此可见,鉴于目前行业国际线总体仍存在的供给圧力,2017年冬春航季新增运力计划投放至国内线的比重同比提升较高,而国际线增速有所放缓,地区线及外航运力投放则稳定增长。

  第四:一线机场严控运力,不增加新承运人及支线航班:首都、浦东、虹桥、广州等4个机场的航班时刻池优先用于国际和港澳台地区飞行。3个城市间对飞航线不增加新的承运人,4个机场不新增至年旅客吞吐量200万人次以下支线机场的航线航班,核准航段实施总量控制。

  究竟什么是航班换季呢?据悉,我国的民航系统每年要进行两次航班计划调整,一般3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至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执行夏秋季航班计划,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开始到第二年3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执行冬春季航班计划,两个航季交替就称为“航班换季”。

  首先,严控机场时刻容量:2017冬春航季21个航班时刻主协调机场维持容量标准不变,航班时刻协调分配严格执行机场容量标准,主协调机场取消非协调时段,辅协调机场“早6-10”点以及其他必要时段为协调时段,协调时段实施航班时刻协调分配管理。主辅协调机场严格执行容量标准,以上一个同航季时刻总量为基准,增量控制在3%以内。

  根据今年排定的冬春航季航班计划,国内航空公司共安排国内航班每周63765班。其中,新增419条国内独家航线,主要涉及遵义、果洛、乌兰察布、博鳌等机场与北京、广州、上海、昆明、西安、天津、郑州、武汉等机场间的航线。

  上述数据表明,对于一线城市枢纽机场,由于需求旺盛,民航的季节性影响相对较弱,冬春换季并不会对航班总量造成明显影响,环比增速依然为正,但由于时刻紧张,供给增长受限,同比增速缓慢;对于排名中游的机场而言,需求相对一线机场存在一定差距,季节性相对明显,冬春换季后航班总量环比出现下滑,但时刻增量空间尚存,同比增速相对较高。对于吞吐量排名靠后的旅客吞吐量千万级以下的机场而言,季节性相对较强,换季航班总量环比下降相对明显,而时刻富余导致同比增速仍保持高位。

  2016至2017年冬春季,各大机场在运行方面将迎来这些变化——

  一线城市聚集着大量的高净值人群,公商务出行更加频繁,且拥有更高的因私出行频率,同样能够承担更高的机票价格,因此对于航空公司而言,假定各大机场时刻无限,且无行政指导,则应提升一线机场供给直到新增航线、班次带来的边际收益与投放至二三线城市相同,但实际情况却是一线城市繁忙机场时刻紧张,增量运力投放受限,需求无法得到充分满足,但由于价格管制,票价坚挺但向上弹性难以释放;增量运力向二三线城市倾斜,纵使消费升级促使运量攀升迅速,但价格水平相对低迷,压低总体收益品质。

  我国经济整体保持较高增速,商贸活动日趋频繁,商旅客数量水涨船高;步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经济增速换挡,GDP增速虽有所下降,但整体保持在合理区间,而人均收入的提升强化居民消费能力,乘机出行成为大众化的选择,因私出行旅客数量快速增长,促进民航行业持续繁荣。

  对于枢纽机场而言,旺盛的需求及潜在的高收益品质导致航空公司有着非常强烈的意愿增投运力,但由于机场小时容量有限,目前除早晚高峰期外,非传统高峰时刻航班密度亦趋于饱和。观察北京首都机场、上海浦东机场2017年夏秋航季某日的航班分布,可以发现除夜间几个小时外,全天的航班起降均处于上限位置,时刻极其紧张。

  2017年10月29日,全国民航进入冬春新航季,该航季将从2017年10月29日直至2018年3月24日止。记者从南航上海分公司了解到,换季后,南航上海将新增浦东-大连-佳木斯/牡丹江/齐齐哈尔航班,加密浦东至成都、虹桥至广州/深圳等地的航班,为旅客出行提供便利。

  民航新政对枢纽机场的时刻增量做出明确的规划和严格的限制,也激起了行业内外的广泛讨论,“供给侧改革”的逻辑能否成立,我们下面将通过新航季的时刻表深入分析新航季各个航空公司及机场的计划航班总量及结构变化。

  我国空域目前仍未放开,民航可以使用的空域资源十分有限,而飞机进出港只能沿着固定航路飞行,若出现天气、军事活动等偶发因素,航班按时起降便存在压力,此外,我国航空公司与机场之间的协同效应尚不显著,信息传递效率亟待提高,在如此密集的起降排班下,相对较低的保障能力面对旺盛的需求势必捉襟见肘,一旦出现某些航班出现延误,后续航班原则上势必出现排队等待的现象,造成延误时间不断延长的不良后果,进而造成准点率持续走低,晚班航班大批量取消的不利影响。由天气原因造成的延误在暑运旺季频率更高,甚至导致公商务旅客排斥乘机出行,客源被高铁大量分流,严重的影响了航空公司的盈利水平。

  一线机场时刻资源增速趋缓,二三线机场则保持快速增长。新航季航班数量增速达到7.7%,环比增速0.3%,新增运力投向值得关注,我们继续深挖时刻表,发现2017年冬春航季我国前十大机场每周计划离港航班共38298架次,环比夏秋航季微升0.2%,同比2016年冬春航季仅增长2.9%;排名十一至三十名的机场每周计划离港航班共30676架次,环比夏秋航季微降0.5%,同比2016年冬春航季增长7.5%;排名三十一至五十名机场每周计划离港航班12276班次,环比夏秋航季下降2.2%,同比2016年冬春航季增长16.1%。

  其次,首都机场的早出港保障高峰将提前到来。2016至2017年冬春季早出港6:00-10:00各时段计划航班数量相对均衡,早出港阶段运行压力有所减弱。但是,第一个小时(6:00-7:00)出港航班日均69架次,同比增加14架次,增幅明显,早出港保障高峰会提前到来。如遇有冰雪、大雾等特殊天气,航班运行压力将会进一步增大。

  首先,要认真核对出行航班、时刻等信息。这是航班换季后航空公司普遍要变更的内容。

  针对下一航季运行特点,为切实做好航空运输保障工作,为旅客提供方便、快捷的出行体验,首都机场组织各航空公司和运行保障单位召开了航班换季工作准备会,分析换季后航班每日整体走势、小时航班架次分布情况、各航站楼进、出港高峰小时航班量变化情况、过夜航班量变化情况、新增辟航线等情况。

  我们认为,民航新政出台后,行业供需结构错配或加剧,存量收益品质的上升和增量收益品质的下降将同时出现,但在行业需求旺盛增长,总体仍将处于高景气度的预判下,一二线城市票价提升空间巨大,且市场集中度趋于稳定,综合影响偏正面。长期标的选择上,我们认为存量收益品质较高的国航,二线城市市场份额大,业绩弹性最大的南航或是最受益的标的,而短期收益大概率改善的品种则是国航、春秋。我们继续看好民航高景气运行,推荐中国国航、南方航空、关注春秋航空。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