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国家公园 中国国家公园来了

2018年03月08日 来源:国家公园 大字体小字体

  中国人还有些陌生的“国家公园”,其实在将近一百五十年前便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现代意义的国家公园是成立于1872年的美国黄石国家公园。根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消息,目前已有一百多个国家建立了国家公园。

  世界上各个国家出现国家公园的历史背景并不一致。美国马什-比林斯-洛克菲勒国家历史公园的负责人里克·肯德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即使在美国国内,每个国家公园都有属于它们自己的一套法案或公告,里面会提及建立某一个国家公园的具体原因。一般情况下,美国国家公园必须满足三个条件:它们必须是在全国范围内具有其特殊意义,通常为历史、文化或自然原因;资源必须具有代表性;管理可行,土地区域面积足够大而运营成本控制在可动用资金范围内。

  虽然在刚刚发布的《总体方案》中,中央明确建立国家公园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生物多样,保护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并没有对旅游大书特书,但专门提到要发展“自然环境教育和游憩”,为未来国家公园如何服务公众留下了空间。王蕾分析,“全球的国家公园,但凡要用park这个词的时候,肯定意味着说某种程度上的公益服务,或者户外游憩,不管叫什么,不同之处只在于游憩活动开展的不同类型、强度和时空范围,但是肯定是要开门迎客、请人进入。”

  大熊猫国家公园体系试点旨在进一步加强大熊猫栖息地维护。试点区总面积达2.7万平方公里,触及四川、甘肃、陕西三省,其间四川占74%。

  目前,冰岛一共有3大国家公园,分别是1)辛格维利尔国家公园、2)斯奈菲尔冰川国家公园、3)瓦特纳冰川国家公园。斯奈菲尔冰川国家公园不收费,其他的两大国家公园仅需交停车费。辛格维利尔国家公园收费为500克朗每辆车(每天),瓦特纳冰川国家公园收费600克朗每辆车(每天)。

  中国从1956年开始建立自然保护区,但是国家公园却迟迟没有起步。在清华大学景观系主任杨锐看来,“这与新中国成立之初被西方封闭有关系,整个世界的自然保护运动是一个整体,许多发展中国家国家公园的建立过程中都有西方发达国家的影子。中国的这套系统(自然保护区)基本上和苏联是比较接近的。”

  2014年10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驻华代表朱春全曾组织过一次论坛,邀请了13个相关国家部委的代表,“当时他们之间就有很多争论,也有人一开始误以为国家公园就是搞旅游开发的。”国研中心研究员苏杨也发现,许多人都只是将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视为在原有保护地管理机构基础上再挂一块牌子。

  中国的国家公园会是什么模样?2017年9月26日,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下称《总体方案》)正式发布,第一次描绘出了国家公园的大概轮廓。

  青海,三江源腹地,藏原羚在草场上自由迁徙。2017年9月26日,随着《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公布,中国国家公园建设进入实质性阶段。目前,我国已设立10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三江源国家公园为首个试点。(视觉中国/图)

  朱春全是《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专家组成员之一,他很高兴最终《总体方案》中关于国家公园的定义,与自然保护联盟给出的定义基本吻合——国家公园首要的目的是生态保护。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保护强度分为六类,国家公园属于这六类里面的第二类,保护强度略逊于自然保护区。

  在确定“生态保护”的大前提下,过去对是否使用“公园”这个词,国内的意见也有分歧。

  “国家公园是指由国家批准设立并主导管理,边界清晰,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大面积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实现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陆地或海洋区域。”据《总体方案》透露,“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重点改革任务,是我国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重要内容。”

  人口众多是中国区别于其他国家的第一个特殊性,这意味着中国在建立国家公园过程中,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据王蕾了解,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自然保护区内拥有像中国这么多人口,“这是别的国家完全无法想象的”。

  即便到了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那时中国国内对国家公园的概念还是很模糊。

  (本文首发于2017年10月5日《南方周末》)

  答:国家公园的全民公益性,主要体现在共有共建共享。

  在北京林业大学教授张玉钧看来,游憩和生态旅游在概念上已经融合,“避免旅游开发,但是要开展自然教育活动”。

  2017年6月26日,中央深改组第36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祁连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图为祁连山风光。(视觉中国/图)

  从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以来,2015年6月启动了为期三年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当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又对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提出了具体要求。国家公园正一步步从概念变为现实。

  六、新西兰峡湾国家公园

  另外,也与中国的行政管理体制有一定关联。中国的很多自然保护地类型实际上都是成对出现,杨锐说,“比如风景名胜区跟国家森林公园是一年出现,国家地质公园和国家水利风景区同一年出现,国家湿地公园和国家城市湿地公园是同一年出现,但都是由不同部门成立的。”各个部门都对自然保护地感兴趣,但由于没有一个总体的顶层设计,所以造成了现在自然保护地中的矛盾。

  这种讨论并没有持续很久。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被中央指定为牵头单位,而另外两个参与单位是环保部和林业局,分管风景名胜区的住建部以及国家旅游局并不在名单之列。中央深改组进一步明确了原则,国家公园就是要以保护生态系统和保护生物多样性为目的。

  清华大学景观系主任杨锐是国家公园体制建设专家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之一,据他了解,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国内部分专家学者对公园这个词有所顾忌,“一提公园,就联想到城市公园。城市公园主要是为人服务的”。在他看来,这种顾虑是合理的,也是在中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过程中需要澄清的问题。

  杨锐认为,“国家公园”中有三个关键词,即“国家”“公”和“园”。“国家”指代全民所有、中央直管,“公”指代“公平公正公益”,“园”指代拥有法定边界的保护地。

  “国家公园”中有三个关键词,“国家”指代全民所有、中央直管,“公”指代“公平公正公益”,“园”指代拥有法定边界的保护地。

  【福建武夷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国家公园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迅速扩张有其必然性,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驻华代表朱春全觉得有几个原因:首先,国家公园是一个科学研究的对象,它可以帮助人去更好地理解在没有人类干扰下的自然演变;再者,大范围的自然生态系统被保护下来以后,会提供巨大的生态系统服务,吸收二氧化碳,放出氧气,涵养水源等;另外,国家公园为人接受自然教育提供了不可替代的机会。

  国家公园体制的建立过程中,改革被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它完全是一次脱胎换骨的体制转变”。“如果不是中央最高层的直接关注,改革的难度很大,因为部门利益和地方既得利益都特别大。”

  国家公园是指由国家批准设立并主导管理,边界清晰,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大面积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实现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陆地或海洋区域。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重点改革任务,是我国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重要内容,对于推进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推进美丽中国建设,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为加快构建国家公园体制,在总结试点经验基础上,借鉴国际有益做法,立足我国国情,制定本方案。

  约书亚树国家公园共有三个入口,西入口、北入口和西南入口。西入口的的游客中心叫JoshuaTree,北入口在29棕榈村(TwentyninePalms)附近,北入口的游客中心叫Oasis,而西南入口的游客中心则叫Cottonwood。如果你是从洛杉矶出发前往约书亚树国家公园,参观完要继续前往大峡谷国家公园的话,一定要事先选择好入口,以免走冤枉路。

  国情的特殊性也阻碍了中国国家公园的建立脚步。早在1999年,杨锐就关注到了国家公园,当时有国外的环保组织想在滇西地区建立一个大河流域国家公园。但现实情况是,那个地区分布有大大小小几十个城镇和数百万居民。

  《总体方案》公布后,接下来要确定国家公园的空间布局和规模。参考国际上的划分标准,以及中国自然生态系统物种的分布情况,“我国的国家公园的规模可能从60个到200个之间,国家公园的数量不应该很多,因为它本身面积很大”。

  如今,《总体方案》的出台不仅清晰勾勒出中国国家公园的轮廓,也设定了建成具体时间表——最迟到2020年,中国的国家公园就要来了。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