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赵雷如何评价大冰 大冰评价赵雷:倔脾气终归输给了这个浮躁的时代

2018年03月07日 来源:赵雷如何评价大冰 大字体小字体

  虽然这样的猜想很快就被否认了,但是这位叫“妮可”的姑娘确实和赵雷情同姐弟。大冰在书里说:

  只是关于那段成名前的日子,网上的记录甚少,他们的生活也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后来我从大冰的书里找到了关于赵雷的只言片语,在这里和大家分享,聊以慰藉。

  前段时间,莉莉安偶然看了一段视频,赵雷弹琴大冰唱歌,唱的是《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

  赵雷拿起吉他自弹自唱,展示了一把,当时就把在座的客人给镇住了。大冰惊喜地拍着他的肩膀说说:“你不用走了,现在这个酒吧有你一半了。”

  “浮游吧倒闭以后,赵雷一路流浪去了丽江,他下定决心排除万难,要在丽江重新支起“浮游吧”这块招牌…后来,他所有的钱被人骗走了,一路流浪回到了北京。再后来,他迫于生计“堕落”了,他去参加了快乐男生的选拔,进了总决赛二十强。

  “妮可最喜欢听赵雷唱歌。

  赵雷曾是个无忧无虑的小青年,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飘飘荡荡,不着边际。那个时候的大冰是一个资深背包客,在拉萨开了一家简陋的小酒吧,地砖是自己泥的,墙板是自己画的,取名“浮游”。

  我不喜欢他的书和笔墨。笔墨很差,也过于矫情。大冰的书中故事切中了许多年青人的憧憬,但这外面有一个本质的差别便是,他的生活被他编成为了故事来花费年青人,年青人却把它认真了。

  妮可例外。点什么他唱什么,妮可怕他太费嗓子,每天只肯点一首,点一首他唱三首,谁拦都不好使。

  当年我对赵雷说赵雷,你这么好的嗓子,这么好的创作能力,这辈子如果被埋没太可惜了…

  某天,四海为家的赵雷背着琴走进了这间小酒吧,他问大冰:“我想在你这酒吧住两个月,当驻唱行么?”大冰看着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心里觉得新鲜。

  雷子那时候是拉萨的街头明星。每天他一开唱,成堆的阿佳(拉萨藏语,姐姐)和普木(拉萨藏语,姑娘)脸蛋红扑扑地冲上来围着他听。他脾气倔,刺猬一只,只肯唱自己想唱的歌,谁点歌都不好使。

  大冰曾在他的文章《不许哭》里描写了赵雷在西藏“拮据的时光”:

  大冰以前是一名在街头卖唱的民谣歌手,自己深知民谣在中国的音乐领域无法成为主体,便一心想要通过自己的力量,集结更多的民谣歌手,促使民谣音乐能够更好更快的发展。

  赵雷:大冰写的这个故事吧,有一部分其实是“捏造”的。当时我们到了拉萨,就和大冰一起住在妮可家,这个广东女孩儿确实对大家都很好,但看到我衣服破了就哭了,这怎么可能?我记得文章里还写到什么拿走我一块肉,我说‘杀死你’,我怎么可能说那种话!

  雷子喊她姐,在妮可面前他乖得很。

  赵雷的一首《成都》让他火了,也让民谣更加壮大,提起民谣就不得不提大冰,大冰为民谣做出过很多贡献,和赵雷也有很好的感情。大冰的书里曾经提到过赵雷,赵雷如何评价大冰书里的他呢?

  “12点是我固定的起床时间,二彬子是12点半,雷子是一点。

  其实在赵雷走进门之前,他只想着唱最后两个月的歌,然后把琴砸了,回北京老家当兵。这不得不说是一次机缘。

  这么多年过去,从当下看来,他果真被埋没了。”

  没有《成都》,你可能就不知道赵雷。

  赵雷那时候在后海银锭桥唱歌,他背着一把吉他跑到拉萨做我们的合伙人,然后跟我们一起在街头卖唱,那是我听他唱歌,惊为天人。

  导语:赵雷现在有没有火起来?

  “那个时期,有很多人专门来投奔我们,浮游吧,这个拉萨的人小酒吧,也迎来了流浪歌手大本营根据地的第三位主人,赵雷。

  这让我对发生在曾经发生在这两个人身上的故事产生了好奇,此前我只知道两个人在拉萨待过,物质条件不是特别好,还一起光着屁股晒太阳。

  1、坚持。17岁到地下通道里唱歌,18岁去酒吧驻唱,20多岁揣着700多块钱踏上了外出的路,从此西藏、云南,四处流浪。做音乐很苦,赵雷知道。但即便是向朋友几经周折借了60万,他也咬着牙挺了过去。

  雷子叫赵雷,歌手,北京后海银锭桥畔来的,他年纪小,妮可疼他,发给他的被子比我和二彬子的要厚板寸。每天赵雷不起床她不开饭。”

  只是那个舞台确实与他格格不入,在比赛现场评委陈建宁公开质疑赵雷的歌词:“你讲得还算很清楚,可我还是听的很模糊。”当然同样的歌词到了《好歌曲》刘欢老师那里,却得到了极高的评价。

  大冰称和赵雷在一起的日子是公社式的生活,他们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朋友叫妮可,是个广东姑娘。妮可对这群穷小子很仗义,在生活上很照顾他们,很多歌迷一度怀疑“妮可”就是歌里唱得“南方姑娘”。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