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武术打不过搏击   子英虎 发表于:12-05-0115:38  [第3版05-0115:46↓][只看该作者]

2018年03月07日 来源:武术打不过搏击 大字体小字体

  从三十年代初至南京解放之前的十多年里,马杏田先生先后夺得过两次全国重量级摔跤冠军。

  而在南京金陵饭店未建之前的南京新街口广场西北角这块“弹丸之地”,曾经由三个居民区组成。一个是紧靠管家桥东面的“六六巷”居民区;一个是大门朝着汉中路街边开的“义民商场”;一个是在“义民商场”东面的“汉中新村”。

  一九四九年前,在南京居住的十多年里,冯玉祥将军接见过他;宋希濂将军给他送过金匾;共产党的罗炳辉军长委派要员与他秘密联络过;中国“四大阿匐”之一的达浦生也曾亲自登门造访------------

  三个居民区在三十多年前,却有着三个鲜明的“阶级特色”:

  6、学难与学易。要学散打、拳击很容易,这样的武馆最多,只要交了钱老师也不保守,主要靠自己多练。甚至自学也能出点成绩,有个朋友就是在家搞个沙袋,看书每天做训练,也比普通人强很多。可传统武术,要没明师指点,基本就是白练。自学的可能性为零。明师在那里?这也不是付了钱就能找到的。初学者,若没有圈内人指点,简直是迷茫,要碰到明师的几率好像在买彩票。而有些名师惟利是图,钱花了不少,没学到啥的也很多。练传统武术好多年都不能实用的比比皆是。

  综上所述,打架狂人徐晓冬的出发点和战略思想是正确的,他一直宣传:我打的是传统武术中的假,不是真。另外我也打不过李景亮、邱建良这样的散打高手,我承认我打不过他们。

  见书想事,

  想事忆人。

  第三位是位八卦掌的传人,去挑战自由搏击!他不愿意带手套怕影响发挥,但是他并没有真正伤害到这名自由搏击选手,他的游走步伐看起来很特别!

  真的叫“来的全不费功夫。”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马老板”的旧事了解的就越来越多,兴趣也越来越浓。

  NO.2一位武当派弟子上门挑战搏击选手,作为年轻选手,他明显比太极大师更具活力,也知道适当的保护自己的头部。但正真交起手的时候,他难以抵挡搏击选手连续的出拳,被一记重拳瞬间击倒。

  “义民商场”是以中国国民党滞留在大陆的“各级残渣余孽”为基本人群的居民区,在这个区域内,绝大部分居民都是来自中国的山东、河南、河北、东北等北方地区原国民党西北军或29路军的伤残军人及后代。最大官阶为原中国国民党军队中的将校级官员。

  真是喜出忘外。

  上小学后,“马老板”的女儿马忠荣正好和我在同一所小学“汉中路小学”读书,并且和我在同一个班。因此,我们对她父亲的事情了解的就更多一些。

  “六六巷”是以中国共产党的基层干部为基本人群的居民区,在这个区域内,最大官阶为六十年代的厅级领导。

  欲要远跳,必须后退。暂且示弱承认武术不能打,给武术卸下不可承受之重,才能消解外界对武术的质疑,才能真正弘扬中华武文化。

  马杏田先生,本名马啸亮,号思奇,回族,山东历城党家庄(今济南)人。幼时习拜王兆林习查拳、弹腿等拳术。后拜王振山习摔跤、擒拿、散手、对练等。二十年代末因躲避山东老家恶霸的迫害,一路爬火车逃难到南京。

     怀念“金陵摔跤王”马杏田先生------------往事记忆

  由于双方一个代表中国传统武术,一个代表现代搏击,因此这一战引发热议,也有网友认为双方在“炒作””。

  南京金陵饭店从八十年代初耸立在南京新街口广场西北角迄今已近三十年。

  古玩爱好者 [角落][飞语]发表于:11-10-2921:12 [只看该作者]

  梅惠志先生自幼练习武术,后来改行练习搏击,他在这两方面都有丰富的经验。下面是他的一些经验之谈。

  近日,我在整理人物传记类藏书时,十分意外地看到了我到处翻都没翻到的马杏田先生最小的儿子马兆龙(小名八毛)数年前送给我的一本由传记作家陈识金先生撰写的《摔跤王传奇》一书。

  早在我们懂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在新街口“汉中新村”有一个会武术、会摔跤的“马老板”。

  而“汉中新村”则是以江苏周边地区“流浪逃荒”为基本人群的居民区,在这个区域内,以做小生意的占大多数。只有几家是以开药房、办餐馆为谋生手段的住户。马杏田先生家就是其中之一。

  徐晓冬对中国武术的挑战,挑起各路英雄,对中国武术不同的看法,今天我们来看一下这位怎么说,感觉他的评价似乎还很客观,一个日本人都可以做到这么客观,我们中国人却如此武断,这相差,让人汗颜。

  像武警部队和特种兵练的那些所谓功夫,一类是双方编排好动作,跟演电影一个性质的擒敌配套,挨打的要配合打人的。一类是完全等同于武术套路的擒敌拳、军体拳、捕俘拳。一类是用手劈砖头之类的硬气功。这些所谓功夫,在天天与队友或对手拼拳脚的专业运动员面前,实在是花拳绣腿。对付普通老百姓或许还可以,在专业运动员面前,必倒无疑。

  由于他富有正义感,富有爱国心,在黑暗的旧中国首都南京,马杏田先生多次被动的接受过来自日本、英国、美国、俄罗斯等外国大力士的肆意挑战,但马杏田先生都以自己精湛的武艺而一一胜之,先后捧回“强国强种”的金匾等,从而威震当时的中国跤坛。

  徐晓东与“太极高手”雷公太极过招,是中国大陆武坛少有的一场实战格斗与传统武术的公开正面碰撞。纵观中外,近现代至少有四次类似事件:

  比武结束后,上面的两个视频在拳迷圈子里迅速流传,甚至有网友曝出了雷雷曾在央视接受采访的视频截图。不过,青春注意到,大家几乎都是对雷雷以及中国传统武术的调侃挖苦,几乎没有人真正的去反思:知名太极拳师怎么就这么弱?我们的武术真的就这么不堪?是什么让传统武术落得今天的下场?

  近日,综合格斗教练徐晓东20秒击倒雷公太极创始人一事在武术界引起轩然大波,也引发了公众的热议:有人质疑是作秀炒作,有人说当事人是骗子,有人探讨传统武术的实战性,更有人说太极拳乃至中国武术不行了。

  原标题:马云谈中国武术为何打不赢自由搏击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