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许霆案的

许霆案判决书 许霆案

2018年03月07日 来源:许霆案判决书 大字体小字体

  【反方】前广州市人大代表、广州市大

  本案判决书一改列举证据后直接援引法条然后得出结论的传统做法,在罪与非罪之间,此罪与彼罪之间,以及量刑幅度问题上进行了大量论证,既有法条逻辑问题回应学理争议,又有事理分析,更兼情感因素,可谓情理法兼顾。虽然在我看来部分内容影响了整体文风,尚不能达到成熟法律文化中判决书恪守理性、隐忍不发的风范,论证当中也缺乏引用,尤其缺乏对先前判例的引用,但仍不失为近年来少见的优秀判决书。

  何鹏,男,汉族,1979年7月13日出生于云南省陆良县,大专文化,学生,案发时系云南省公安专科学校学生。2001年3月2日,何鹏持账面金额10元的金穗储蓄卡到

  图表2:样本判决书的基本情况分析

  【反方】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社会公众对许霆案的强烈关注,各界对于法院判决的质疑,还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被认定贪污、受贿10万元的官员,是断然不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的。事实上,中国法院对于涉嫌经济犯罪的权贵阶层,在量刑上已经出现了超轻刑化发展的趋势。面对这一现实,一个即使没有太多想象力的人也会提出疑问:权贵阶层与社会底层真的受到同等对待了吗?

  无论如何,根据我国的法律和法治原则,法院都应当遵照法律进行判决,不能根据所以的司法实践,灵活理解,扩大解释,类推定罪。无罪判决会触动一些利益关系,却标志着中国法治的进步,同时也是我们几千年专制国家的历史性进步。

  许霆案:

  针对在判决书中法官明确提出许霆至今仍未退还赃款的问题,许彩亮在重审开庭时曾向记者表示,“还款的承诺肯定会兑现,钱嘛当然会退还回来!但一定要等到判决结果出来才能谈还钱问题,如果结果不公平的话,我能还他钱吗?要还是判处十几年的话,我肯定不会还,那百分之百不会还了。”面对法院有期徒刑五年结果,许彩亮却肯定地说,“我儿子他犯了什么罪,哪点违反银行的取款程序,现在说他是非法占有,他非什么法了?要是这样的判决结果我肯定是不会赔的。因为这个判决结果早就知道肯定会轻判的,但现在我的意见是肯定不会退钱,因为许霆现在判了刑,他在家里投资网吧花了那么多钱,现在一直被查封,这些钱投到里面去了,现在根本没剩什么。所以如果是判有罪的话,我就是肯定不会退钱的。”

  黄旭辉回忆,宣判时,审判长兼院长万翔手持亲自撰写的万字判决书,站立宣读了45分钟。洋洋洒洒的判决书刚读完,在场的人无不惊讶:判决书竟然可以这样写!

  许彩亮坚持认为,儿子许霆是无罪的,只是存在过错,所以不应该受到这么重的量刑,而是应该无罪释放。同时,另一位与许霆有着同样遭遇的云南青年何鹏父母也来到旁边,许彩亮热情招呼何鹏父亲何建贵走到身边,两人一同举起手中横幅,希望他们的儿子都能得到一个公正的对待。“因为他不知道现在法律是怎么回事。”对于儿子在法官宣判后,当庭表示对判决结果满意且不上诉的情况,许彩亮表示自己不赞同儿子的意见。许彩亮说,“如果我现在能见到小孩的话,肯定会跟他说一下事情经过和讲讲道理,教他怎么做人,看他怎么说。现在,他怎么说要是反悔的话,他是这么大的人啦,好象不太好,肯定不好说,这我知道。但现在该怎么做,我会怎么做。”许彩亮认为,儿子当庭表示不上诉是因为他不懂法,看到现在从无期徒刑减少到有期徒刑五5年很快答应,但作为父亲的他坚持认为儿子本应无罪,更谈不上5年牢狱之灾,之后他会等待代理律师与儿子会面协商的结果。

  【正方】公安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黄娜从主观方面来看,许霆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银行漏洞多次进行盗取。如果他第一次取款是偶然错取的话,那的确仅构成不当得利。但在本案中,得知出错后,许霆反而告知朋友,二人更多次返回取现,其非法占有的想法毋庸置疑。对有关专家提出ATM机为金融机构的延伸,黄娜表示赞同。她说,从现实上来看,盗窃金融机构并非把机构盗走,而是盗窃其拥有的财产。ATM机虽然不是银行的营业场所,但其财产属于金融机构,因此说其为延伸并不为过。在本案中,许霆不仅一再盗取,还将其告知他人犯罪,随后更在潜逃中将巨款挥霍一空,被抓获无一追回,整个过程并无任何可获从轻或减轻的量刑情节。因此,其不仅仅是盗窃数额巨大符合法定范围,其犯罪和悔罪等方面也存在情节恶劣,法院在法定范围内从重判决并无不妥。

  在庭上,控辩双方争执的焦点在于该案

  最后,广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许霆以非法侵占为目的,伙同同案人采用秘密手段,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行为已构成盗窃罪,遂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此,许霆的辩护律师表示异议,他表示ATM机出错就是银行的错,另外,银行有足够时间追回款项,只是因为周末而错过,因此可以将这17.5万元视之为“遗忘物”,许霆的离开行为仅构成侵占罪。

  ATM机出故障,取1000元卡里才扣1元!一见有此好事,小许觉得发财的机会来了,立即找来朋友小郭

  【正方】广州市律师协会刑事委员会主任钟闻东在该案中虽然看似法院量刑过重,但其实仍在法定范围内。许霆以非法侵占为目的,采取秘密手段盗窃,明知其银行卡内只有170多元,但在发现银行系统出错时即产生恶意占有的故意,并分171次恶意取款17.5万元而非法占有,得手后潜逃并将赃款挥霍花光,其行为符合盗窃罪的法定构成要件。同时,虽然郭安山是与他一同盗窃,但二人并不存在共同犯罪故意,只是采取相同犯罪手法各自实施,最后得款也是根据各自卡内各自提取所得,因此二人并不构成共同犯罪,仅以各自取款数来计算盗窃金额。而根据刑法关于盗窃罪的相关规定,同案人郭安山个人盗窃金额数额不大且全部退赃,同时主动自首并向公安机关交代与许犯案经过等,因此获得从轻处理并无不妥。

  【反方】网友在某网专设的投票区上,有27166名网友参与投票,认为“不该获重刑”的有24524票,占总投票人数的90%;仅有2642票认为“应该获重刑”。苏州的“jindengxu”认为:“作

  【正方】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银行系统出错绝对不能成为某个人盗窃犯罪的理由,希望银行业协会能在这样的事件中为银行说话。银行其实是弱者,并非公众想象中的垄断机构。

  二审宣判后,广州市中院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由刑事审判二庭甘正培庭长结合判决书里内容,对公众关注的几大焦点问题详细答疑。甘正培首先表明,许霆虽未采取有预谋或者破坏手段盗窃金融机构,但自动柜员机是银行对外提供客户自助金融服务的设备,机内储存的资金是金融机构的经营资金。故许霆盗窃柜员机内资金的行为依法当然属于“盗窃金融机构”。《刑法》规定,盗窃金融机构且数额特别巨大,最低法定刑是无期徒刑,而重审判决却对许霆在法定刑以下量刑,这很容易让人疑惑。对此,甘正培表示,根据本案具体的犯罪事实、犯罪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如果依据法定量刑幅度就低判处其无期徒刑仍不符合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因此,根据案件的特殊情况,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对其在法定刑以下量刑,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是什么案件的判决书长达万字?原来,在广东惠州打工的于德水,晚上去邮储银行ATM机上存款,奇怪的是,他存多少钱ATM机就吐出多少钱。莫非钱没存进去?不是,账户上的余额明明增加了,现金却一分不少退了出来。面对这个“天降横财”的机会,于德水一时动了贪念,他不断存钱,不断从其他银行ATM机上取款,然后再存,一共从邮储银行窃取92800元。事后,于德水被抓获,退回全部钱款。经多次开庭,惠州市惠阳区法院最终认定于德水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1万元。这起案件因与许霆案类似,被称为“广东许霆案”。 

  2008年3月31日,广州中院二审宣判

  一审法庭上,许霆对他意外获得巨款后的行为做了如下辩解:“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想第二天就把钱退给公司的部长,让部长拿去还给银行,但后来,我的侥幸心理开始作祟了,4月24日我逃回了山西老家。”对于这笔钱的流向,许霆解释说,他坐汽车回山西的时候,在车上丢了5万元,然后自己买彩票花了几千元,在还剩余10万多元的时候,他曾打电话给这家银行的某经理说“钱是我取走的,但现在只剩下10万余元,等我凑齐了再退回去。”但对方告之这么做是没用的,这名经理叫许霆凑齐了钱回广州投案自首。“于是,我为了把钱凑回去,就拿这10万余元去太原跟一个朋友合伙开了家网吧,但结果赔光了。”与之形成对比的是,2006年11月7日,他的同伙郭安山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退还了全部赃款1.8万元,被法院以盗窃罪从轻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2007年5月22日,携款潜逃一年后,许霆在陕西宝鸡落网。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