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纳斯卡线条 骗局 纳斯卡线条 世界十大无解谜团之一

2018年02月28日 来源:纳斯卡线条 骗局 大字体小字体

  纳斯卡线条位于秘鲁境内南部的纳斯卡荒原上,关于纳斯卡线条的一切疑问至今也没能解决,让它成为了世界十大无解谜团之一。

  纳斯卡线条不仅仅是线条,这些简单的线条组成了数以百计的图形,组成了鱼类、螺旋形、藻类、兀鹫、蜘蛛、花、鬣蜥、鹭、手、树木、蜂鸟、猴子和蜥蜴的样子。

  它看起来像是涂画在他们被纳斯卡沙漠这些像机场跑道一样的线条深深地吸引住了,“对于这些奇异的遗迹,我们心里涌起千百个疑问,突然我们发现夕阳的降落位置几乎正好位于其中一条长线的尾端!过了一会,我们才想起那一天是6月22日,正是南半球的冬至,一年中白昼最短的一天。”

  德国女数学家玛利亚•赖歇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纳斯卡线条。作为一个数学家,她特别想知道那些纳斯卡人在设计和刻画线条时是否依据了几何学原理,她发现许多线条爬坡穿谷,绵延很长距离却能保持笔直,很可能是在木桩间拉线作为画线的标准,只要三根木桩在目测范围内保持一条直线,那么,整条线路就能保持笔直。

  考古学家们最新的估计是出现在公元1世纪前后,这估计比原先的推算更早些。然而,不管是行家还是非专业的分析家都无可置疑地对其魅力感到难以抗据。为了让它们能一直保存下去,当今已采取了一些保护措施。例如,参观者不准步行或驱车前往。在纳斯卡北部20公里处,建了一座瞭望塔,专为不宜乘飞机的游客们,提供斜向观望其中三个图案的机会。倘若站在平地上去观看,那么这些奇妙的图案将即刻失去其所有的魅力,因为它们规模之大,式样之繁多,是难以被觉察的。

  这是一座有石阶的塔状寺庙,建造在一个斜坡上,随坡度逐渐增高到20米。庙前及最高处,都有长方形土砖砌成的墙。寺庙底基周围有用土夸砌的房间,还有一些广场,其中最大的有45×75米。在纳斯卡文化早期(从公元100—800年间),教士占有一席之地。但是那里的宗教活动却鲜为人知。不过,后人能从那里的陶器以及纺织品上的动物图案推断出几种当时被视为神圣的动物,如:猫科动物。另外,那里还埋着不同时期的一些墓穴,从有些墓穴中,人们还挖掘出一些当时的纳斯上学人所使用过的陶器和吃过的食物。

  这些镶刻在大地之上的图案数以百计,以复杂的手法刻画出鱼类、螺旋形、藻类、兀鹫、蜘蛛、花、鬣蜥、鹭、手、树木、蜂鸟、猴子和蜥蜴。还有众多的几何直线交错,有如机场跑道。这些图案分布在纳斯卡河北部的一块完整的高原台地上,面积达500平方公里。由于图案十分巨大,只能在三百米以上的高空才能看到图案的全貌。这些图案是将地面褐色岩层的表面刮去十余公分,从而露出下面的浅色岩层,这些坑道线条的平均宽度约为几十公分,最宽的有10米。这就是从飞机上看到褐色荒原上浅黄色线条组成的图案。

  这三个问题直到目前都没有定论,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纳斯卡线条远比古埃及金字塔之类的更加神秘。

  赖歇穷尽自己的生命来解答纳斯卡的秘密,在她生命的末期终于找到了她所认为最合适的答案。那些弧线是通过把线的一头固定住,另一端像用圆规画图一样在地上旋转,就能画出每一条弧线。赖歇的研究还表明,古代纳斯卡人会事先在约1.8米的小块地皮上设计图案。她在几片较大图案的旁边发现了这些泥土草稿,设计者们在小型草稿上确定弧线、中心点和辐射线的适当比例后,再作适当的放大。

  1939年保罗博士乘坐飞机沿着纳斯卡平原上的古代引水系统飞行,偶尔的一次低头就有了震惊世界的发现。它看起来像是涂画在他们被纳斯卡沙漠这些像机场跑道一样的线条深深地吸引住了,“对于这些奇异的遗迹,我们心里涌起千百个疑问,突然我们发现夕阳的降落位置几乎正好位于其中一条长线的尾端!过了一会,我们才想起那一天是6月22日,正是南半球的冬至,一年中白昼最短的一天。”

  上世纪80年代,纳斯卡镇的学生们在赖歇的带领下,向人们演示了古人是如何制造一条纳斯卡线条的:首先用标杆和绳索标出一条笔直的线,然后,再把表面的黑石拿走,漏出下面闪光的白沙,反衬着周围富含铁矿的岩石,于是,一条线就出现了。也许,这就是纳斯卡线条的本来面目吧。

  然而,纳斯卡线条太巨大了,人们在地面上根本无法识别,以至于直到上世纪40年代才被人们从飞机上全部发现。但是,这些线条是在2000年前创造的,那时的人们不可能掌握现代飞行技术,那么,在根本看不到全貌的情况下,古代的纳斯卡人又是怎样设计、制造出这些巨大的直线、弧线以及那些动物图案来的呢?

  近年来,日本山形大学科学家对100多个纳斯卡线条图案进行了深入分析,发现一些陶器碎片分布在纳斯卡线条的交叉点。为了精确理解这些奇特图案如何拼凑在一起,日本山形大学科学家MasatoSakai和同事分析了一些新发现图案的位置、类型和建造方法,他发现4种不同类型地质印痕结合在一起形成不同路线,通向秘鲁卡瓦其古城印加文化之前的一个寺庙群。考古证据表明,卡瓦其古城保存着一些寺庙和金字塔遗址,还有一些献祭的斩首头颅,这暗示着卡瓦其古城曾是一个宗教中心,大量的朝圣者带着献祭品前来祭拜。

  因为从现在该地区出现的陶器或者是织物上来说,可以看到一些关于崇拜的图腾,而纳斯卡线条上也出现过这些图案,所以才说在2000多年前,这里一直在引用从安第斯山上流淌下来的天然水,或许当年为了争夺这些水,还发生了很多激烈的战争,所以才会留下这些复杂而神秘的线条。

  自1926年人们发现了这些图案后,众说纷纭,然而对这些图案想表示的意图,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艾尔弗雷德•克鲁伯和米吉亚•艾克斯比,这两个最早注意到这些图案的人以为,这些是灌溉用的水渠。后来,艾克斯比认为这些小径与印加帝国的“神圣之路”相似,那些圆椎形石堆是“聚焦”(即这些线条的聚合相交点),也可能是举行礼仪活动的场所。保尔•考苏克在1941年到达该地时,在夏至那一天,他碰巧观察到太阳恰好就是从这些红条中某一条的末端的上空落下去的。这一奇妙的现象他认为,这里是世界最大的天文书。

  这种说法,自然会比那些说纳斯卡线遗址是用来代表星球的运动,而那些动物图形则是代表星座的星球运动理论,或者说是外星人造访地球的说法更加可行。但是,这依然无法解释纳斯卡线条上那些几乎没有丝毫偏差的直线、弧线和不规则图案到底是怎么建造出来的。

  连绵不绝的线条,小心翼翼描绘出一个个动物的轮廓。最清晰的图案之一是一只50米的大蜘蛛,据说这是一种学名为“节腹目”的蜘蛛的形状。这种蜘蛛十分罕见,只有亚马逊河雨林中最偏远隐秘的地区才能找到。创作者如何翻越高耸险峻的安第斯山脉,进入亚马逊河流域,抓来一只节腹目蜘蛛作为蓝本?还有一种假设,这是画在地面上的猎户星座的图像,连接这个图形的笔直的线条指引着猎户座带纹的三颗恒星不断变化的方位角。

  1983年,一支意大利的考古队在纳斯卡地区发现了大量的陶器,这些陶器上都装饰有一些动物图案。而这些图案在荒漠上又以更大的规模重复出现。这些图案的相同使人们相信神秘的线条是古纳斯卡人所为。根据纳斯卡制陶风格的不同,考古学家们把纳斯卡文明分为5个时期。考古学家在线条所处的地层里,找到了那些陶器,由于处于同一地层,因此纳斯卡线条的年代与陶器的年代是非常接近的。而通过对陶器的碳14测定,人们得出了陶器的年代,从而也就间接得出纳斯卡线条的制作年代为公元前200年到公元后300年。

  尽管赖歇的实验形象地验证了她的假说,但是,有一点,她的实验无法解释,那就是,在纳斯卡地区不仅有大量的直线条,还有众多的弧线所组成的图案,比如,那只长达100多米的猴子。

  科学家对100多个纳斯卡线条图案进行分析,发现陶器碎片的分布有点规律,位于纳斯卡线条的交叉点附近。为了进一步研究这些奇特图案是如何拼凑在一起的,科学家分析了一些新发现图案的位置、类型和建造方法,发现4种不同类型遗迹汇集在一起形成不同路线,通向秘鲁卡瓦其古城印加文化之前的一个寺庙群。考古证据表明,卡瓦其古城保存着一些寺庙和金字塔遗址,还有一些献祭的斩首头颅,这暗示着卡瓦其古城曾是一个宗教中心,大量的朝圣者带着献祭品前来祭拜。

  1939年,一位称为保罗的科学家乘坐飞机沿着纳斯卡平原上的古代引水地势飞翔,偶然的一次垂头就有了震惊国际的发现,他发现纳斯卡沙漠存在像机场跑道相同的线条,夕阳的方位简直正好坐落其中一条长线的尾端。因为这一天正好是南半球的冬至,白昼中最短的一天,因此纳斯卡线条显然是人为现象。从那时起,纳斯卡平原不在孤寂,国际各地的专家前往这儿寻觅线条的奥秘。因为图画非常无穷,需求飞机才干看到图画的全貌,处于地面上的人们无法得知这些不规则的线条出现的竟是一幅幅无穷的图画。

  赖歇一生的核心就是那片静止不动的沙漠和它的居民。逐渐地,这个身着简朴的棉质衣服、脚穿橡胶拖鞋,瘦削而结实的女性成了秘鲁的英雄,纳斯卡全镇庆祝她的生日,并以她的名字命名了一所学校和一条街道。直到20世纪80年代,这位老太太在临终前,依然念念不忘纳斯卡的秘密……

  在上一篇鸟岛的片尾,我曾贴出来一幅巨形地画,叫钦查烛台。我还说因它引出本篇的纳斯卡线条。事实上,从广义说,虽然钦查烛台不在纳斯卡地区,但这幅地画的描刻方式、手法,特别是描刻年代与纳斯卡线条完全一致,所以它实际上是纳斯卡线条的一部分。

  纳斯卡山谷这块辽阔的考古沃土,还孕育了一座座卡瓦奇锥形塔。那里众多的土砖建筑和昆切(用木条,藤,竹等捆绑在一起,外面涂盖泥土的建筑)虽然平淡无奇,但是有几幢建筑物运河不一般,它们也许是公众聚会进行祭奠活动的场所。

  然而,它们的构造形式也使其很容易被干扰和破坏。这些线条较浅(约10-30厘米),它们一般是通过去掉那些红色鹅卵石,同时展示出下层的灰色土壤而呈现出来的。

  纳斯卡线条由于长度非常长,所以无法直接看到整个形状,人们也是在飞机上才发现了这个神奇的景象。传言,纳斯卡线条存在了将近2000年,一片绵延几公里的线条,构成各种生动的图案,镶刻在大地之上,至今仍无人能破解。

  在发现纳斯卡线条隐藏巨型图案的消息公布后,即引起了世界各地的专家前往展开研究工作。专家们发现大部分的线条和图形,都分布在秘鲁南部一块完整地域上,北由英吉尼奥河(RioIngenio)开始,南至纳斯卡河(RioNazca),面积达二百平方英里。由于图案十分巨大,只能在三百米以上的高空,才能看到图案的全貌,所以一般人在处于地面的水平角度上,只能见到一条条不规则的坑纹,根本无法得知这些不规则的线条,所呈现的竟是一幅幅巨大的图案。根据研究人员的发现,这些图案是将地面褐色岩层的表面刮去数公分,从而露出下面的浅色岩层,而所形成的坑道线条,每条的平均宽度约为十至二十公分,而当中最长的则达约十公尺。所以由这些长度不一的线条所组成的图案,其面积也有所不同,例如其中的一幅动物图案就长达二百公尺。

  他们说,我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天书!考索克夫妇的发现,震惊了全世界的考古学界,考古学家们陆续来到纳斯卡高原,他们不仅发现了更多的直线条和弧线图案,在沙漠地面上和相邻的山坡上,人们还惊奇地发现了巨大的动物形体,这使得那些图案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一只46米长的细腰蜘蛛,一只大约300米的蜂鸟,一只108米的卷尾猴,一只188米的蜥蜴,一只122米的兀鹫,一个巨大的蜡烛台在俯视着大地。到今天,考古学家们共发现了成千上万这样的线条,它们有些绵延8公里,还有数十幅图形,包括18只鸟。这些动物图案中,只有兀鹫这种动物是当地的土产,其他动物如亚马逊河蜘蛛、猴子、鲸鱼等,似乎与寸草不生的荒漠格格不入。有些图案描绘得十分精致,如蜘蛛图案中位于右脚末端的生殖器官。

  德国学者玛丽亚•莱因切在经过30余年潜心研究之后,提出相同的理论。她解释道,这些直线与螺线代表星球的运动,而那些动物图形则代表星座。在所有的理论中,最出名却又最牵强附会的要数埃里克•冯丹尼肯在他那本《上帝的战车》一书中所作的解释:这些是为外星人来参观而留下的入口处标记。另一种同样异想天开的妙说是,古代时,这里的人乘坐在热气球上留下这样的残迹。这一猜度的依据是,这些图案在空中才看得清楚,还称图案中有许多看上去很可能是当时为使气球飞离地面时那些燃烧物留下的痕迹。不过,乔奇艾•冯布鲁宁又声称这是赛跑比赛时留下的轨迹。

  考古学家乔斯依•兰其奥则更直接而简单地把这一切解释为地图,标出的是一些进入重要场所的通道,比如地下水渠等等。古人因为没有纸张来作为记录信息,只好通过大地来纪录水源标记,并且,比例是一比一。对于地上画的各种各样的动物图案,那就更好解释了,就像我们现代人给周围地区起的名字对于这些图案形成的时间的争论则少多了。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