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中青实业发展总公司 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与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有限公司、中青实业发展中心借款合同纠纷案

2018年02月22日 来源:中青实业发展总公司 大字体小字体

  实业中心没有做出答辩,没有提交证据,也没有参加本案庭审。

  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傅振邦和机关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光大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高云龙和党委副书记、监事长朱洪波等全体集团领导同志,青旅集团公司、中青实业公司全体领导同志出席仪式。

  原告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光大总公司)与被告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市研究院)、被告中青实业发展中心(以下简称实业中心)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9年2月2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刘建勋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华志芳、郑沛华参加的合议庭审理本案,并于2009年7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光大总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曹芳、何宇、被告城市研究院的委托代理人佟进、金辉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实业中心经本院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转让协议第六条约定:“对于平和公司欠光大总公司、光大房地产公司11711933.04元人民币的债务,其d2e4ukkt6?%停息挂帐5年后偿还,6e35uoty31T%停息挂帐10年后偿还。”该条约定的11711933.04元债权由两部分构成,一是三份《协议》中的借款本金折合人民币为11111933.04元。一是光大总公司受让的光大房地产公司对平和公司所有的60万元债权。

  故光大总公司提起本案诉讼,要求城市研究院、实业中心向其支付已到期的欠款本金5855966.52元及逾期付款利息。

  第六条:对于平和公司欠光大总公司、光大房地产公司11711933.04元人民币的债务,其d2e4ubul48x%停息挂帐5年后偿还,6e35uxsw74E%停息挂帐10年后偿还。

  另外,转让协议第六条涉及的欠款金额包括平和公司曾欠光大房地产公司的60万元。对于该60万元欠款,光大房地产公司在2005年6月10日出具证明,证明其已将该笔债权转让给光大总公司。城市研究院对此意见是,光大房地产公司转让债权没有通知城市研究院,故债权转让对其不发生效力。

  八、本案审理截止至法庭辩论终结,没有证据表明城市研究院、实业中心有还款行为。

  四、1996年6月20日,平和公司与光大总公司签订《协议》,约定光大总公司向平和公司提供有偿使用资金812800美元,使用期限自1996年6月20日至1996年12月20日,资金使用费为12.06‰(月)。平和公司委托光大总公司将上述资金汇入永梁有限公司账户。同日,光大总公司将812800美元汇入永梁有限公司账户。

  顺应医药流通体制改革,中国青年实业发展总公司审时度势,于1997年发起成立了嘉事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并将主营方向转向医药流通。后来随着经营业务快速发展,中国青年实业发展总公司吸引社会资本,通过股份制改造将公司改为嘉事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并于2010年8月在深圳交易所成功上市,使嘉事堂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从一个地方性企业向全国性企业迈进。上市后,嘉事堂更加注重承担社会责任,针对医改的难点不断创新经营模式,公司主营业务形成了以医药商业为主导、医疗批发为核心、以现代医药物流和信息管理为依托,通过深入布局高值耗材板块将公司业务推向全国的布局,逐步建立健全完整的医药商业体系,使主营业务进入快速发展轨道。连续多年营收与利润保持20%以上高速增长,渠道资源丰富,终端优势明显,上升势头强劲。2016年在商务部发布的全国医药流通行业百强企业排名中,嘉事堂排名第18位。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应当确定于,光大总公司与平和公司签订的三份《协议》效力如何认定;光大总公司与实业中心签订的转让协议效力如何认定;光大总公司向城市研究院主张债权是否已过诉讼时效;光大总公司要求的逾期付款利息是否应予支持。

  此外,2005年10月20日,一中院判决书已经确认,光大总公司与平和公司签订的借款协议为无效协议。根据无效协议取得的财产,贷款人应在合同被确认无效之日起两年内要求借款人返还,因此光大总公司应在2007年10月20日之前要求还款义务人返还借款。光大总公司于2009年2月才提起本案诉讼,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1998年10月26日,光大总公司与实业中心签订《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将中国平和进出口总公司转让给中青实业发展中心的协议书》(以下简称转让协议),约定光大总公司将平和公司有偿转让给实业中心,作为实业中心的全资子公司。协议还约定,对于平和公司欠光大总公司、光大房地产公司的11711933.04元债务,其d2e4ussi34a%停息挂帐五年后偿还,6e35uvoc38C%停息挂帐十年后偿还。协议签订后,1998年11月,平和公司完成股东变更登记,成为实业中心的全资子公司。之后,平和公司多次变更名称,至2007年6月变更名称为城市研究院。城市研究院、实业中心未按照转让协议的约定履行还款义务。

  一、本案诉讼请求的构成。

  法定代表人徐书君,职务不详。

  2005年6月15日,光大总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城市研究院及实业中心,要求其偿还转让协议所确定的2003年10月26日到期的借款本金及利息,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支持了光大总公司的诉讼请求。但是,对于转让协议所确定的应于2008年10月26日给付光大总公司的借款本金,城市研究院及实业中心一直没有返还。

  原告光大总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1、平和公司致光大总公司的函;2、1994年12月30日《协议》;3、转款手续;4、《证明书》;5、《证明》;6、1996年1月30日《协议》;7、1996年3月14日转款手续;8、1996年6月20日《协议》;9、支取凭证、发票;10、转让协议;11、《关于债权债务转让的说明》;12、平和公司变更主管部门的请示及产权登记表;13、平和公司变更名称并变更主管部门的复函、产权登记表、营业执照、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14、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一中院判决书);15、强制执行申请书、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案件通知书及裁定书。

  被告中青实业发展中心,住所地北京市广渠路九龙山家园2号楼1门2005。

  法定代表人杨旭,院长。

  法定代表人唐双宁,董事长。

  对此,本院意见为,截止至法庭辩论终结,虽然没有证据表明光大房地产公司转让该笔债权履行了直接通知城市研究院的义务。但是,光大总公司曾于2005年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城市研究院(当时名称为华宇公司)及实业中心。光大总公司直接起诉城市研究院,即可视为“通知”。因此,在通知到达城市研究院之后,城市研究院应当向光大总公司偿还该笔60万元的欠款。

  七、光大总公司认为,按照转让协议约定,平和公司与实业中心应于2003年10月26日前偿还全部欠e3b6uyvz15ry07A%即5855966.52元。因此,光大总公司将华宇公司(平和公司当时已经变更名称为华宇公司)与实业中心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二被告偿还借款本金5855966.52元及利息。该法院在审理过程中,以公告送达方式向华宇公司、实业中心送达开庭传票,华宇公司、实业中心无正当理由没有到庭参加审理,该法院依法缺席审理,并于2005年10月20日做出判决:一、光大总公司与平和公司于1994年12月30日、1996年1月30日、1996年6月20日签订的三份协议皆无效。二、华宇公司、实业中心共同给付光大总公司5855966.52元并赔偿利息损失(利息损失自2003年10月27日,即停息挂帐五年期满开始计算)。

  五、平和公司曾欠光大房地产公司60万元人民币,光大房地产公司已将该笔债权转让给光大总公司。

  委托代理人佟进,女,1974年9月5日出生,蒙古族,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有限公司职员,住该单位宿舍。

  第一条约定,平和公司是光大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平和公司净资产为8781917.89元。光大总公司同意将上述资产及债务随平和公司一并转让给实业中心。转让后,平和公司成为实业中心的全资子公司。

  在转让协议的附件二中,记载了平和公司的债务明细。其中载明:平和公司对“光大总部”(指光大总公司)的债务为11111933.047元、对“光大房地产”(指光大房地产公司)的债务为600000元。

  经本院庭审质证,城市研究院认可光大总公司所提交证据的真实性,但不认可证明目的。本院对光大总公司提交的证据的客观真实性予以确认。

  原告光大总公司诉称:城市研究院的前身中国平和进出口总公司(以下简称平和公司)与光大总公司分别于1994年12月30日、1996年1月30日、1996年6月20日签订《协议》,约定平和公司向光大总公司借款,三份协议项下平和公司共计欠光大总公司借款折合人民币11111933.04元。此外,城市研究院还欠中国光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房地产公司)60万元人民币,光大房地产公司将该笔债权转让给了光大总公司。

  1994年12月30日,平和公司与光大总公司签订《协议》,约定光大总公司向平和公司有偿提供资金30万美元。使用期限为一年,自1994年12月31日至1995年12月31日。光大总公司以30万美元按当日牌价,折合人民币2539290元及银行利率10.98‰向平和公司收取资金使用费计334576元。平和公司在资金使用期满后,将资金使用费连同本金一并归还。

      遵照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中央部委所属企业深化改革有关要求和党中央关于推进群团改革的要求,团中央对青旅集团公司、中青实业公司的改革进行了认真论证。这次划转工作立足保持企业体制完整、业务稳定,按照国家划转、整体移交、平稳过渡、共同发展的原则,将两家企业均列入光大集团一级直属企业序列,其原有的全部债权、债务继续由该两家企业承继;两家企业原有全部正式员工组织人事管理关系一次性整体划转至光大集团。

  二、1994年12月13日,平和公司致函光大总公司,要求向光大总公司借款50.8175万美元,用于偿还平和公司所欠海南汇通信托投资公司(以下简称信托公司)的借款。

  城市研究院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通过对上述证据的审查,结合当事人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的陈述,本院对本案确认以下事实:

  光大总公司与平和公司所签订的三份协议均为无效,已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生效民事判决书的判决结果所确定。对此问题,本院在本案中持相同观点,切无须在本案中再次就此作出判决。

  因此,城市研究院不同意光大总公司要求其偿还欠款及支付逾期付款利息的诉讼请求。

  本案中,光大总公司的诉讼请求中欠款本金5855966.52元,即是转让协议第六条中的“停息挂帐10年的6e35udfl87q%”。本院对此c102utos26r%”的构成确定为:此部分债权同样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为三份《协议》项下欠款本金(11111933.04元90ffuabz21t78b%即5555966.52元,另一部分为光大房地产公司转让给光大总公司60万元债权本1d19uzwt34vn56(%即30万元。

  原告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6号。

  三、1996年1月30日,平和公司与光大总公司签订《协议》,约定光大总公司向平和公司提供有偿使用资金20万美元,使用期限为1996年1月30日至1997年1月30日,使用费为12.06‰(月)。平和公司委托光大总公司将上述资金汇入信托公司账户。1996年3月14日,光大总公司将20万美元汇入信托公司账户。

  被告城市研究院答辩称:转让协议是光大总公司和实业中心签订的,城市研究院不是转让协议的法律关系主体,不应当承担转让协议约定的义务。根据转让协议,平和公司的还款责任已经转由实业中心承担,城市研究院不应再承担还款责任,实业中心应独自偿还本案所涉及的债务。

  委托代理人何宇,北京市普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六、1998年10月26日,光大总公司与实业中心签订转让协议,主要内容如下:

  嘉事堂药业药品批发分销业务面向社会医疗机构和零售药店,主要经销公司总代理和自有专利产品。公司是同仁堂、三九医药等医药企业的总代理商。2002年在政府药品招标采购中中标,中标额列北京市医药商业企业前十名。

  被告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鼓楼西大街150号。

  委托代理人曹芳,北京市普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光大总公司与平和公司签订的三份《协议》效力应如何认定。

  委托代理人金辉,男,1980年6月30日出生,汉族,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有限公司职员,住该单位宿舍。

  李晓鹏在讲话中对团中央决定将两家企业移交至光大集团表示感谢,对两家企业发展壮大历程中展现出的创业精神、经营活力表示肯定。他指出,光大集团将坚持有利于更好支持共青团和青少年工作、有利于光大集团进一步完善产融结合战略、有利于两家企业做强做优做大的原则做好接收后续工作。光大集团将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以新成员、新战略、新投入、新收益、新跨越为蓝图,依托陆港两地优势,发挥产融结合特色,整合资源要素,优化战略布局,全力支持大旅游、大健康板块发展,力争用五年时间努力将两家企业分别建设成为国际一流的旅游综合服务商和国内领先的医药产业运营商。他表示,以此为契机,光大集团将深化与共青团中央的战略合作,支持我国青少年事业发展。

  鉴于上述协议均为无效,故平和公司向光大总公司借用的资金应当予以返还。

  同日,中国光大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代光大总公司将30万美元汇入信托公司账户,光大总公司履行了《协议》约定的提供借款的义务。

  一、平和公司原出资人为光大总公司。1998年11月9日,平和公司变更名称为中国平和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和有限公司),主管部门变更为团中央中青实业发展中心。2002年6月3日,平和有限公司变更名称为中国华宇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宇公司)。2007年6月8日,华宇公司变更名称为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有限公司。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