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小农户与现代农业 全国2.6亿小农户,该如何与现代农业有机衔接?

2018年02月10日 来源:小农户与现代农业 大字体小字体

     人多地少是我国的基本国情,推进农业现代化必须始终立足于这一基本国情。

     实现小农现代化是我国在相当长时期的重大任务

     据初步测算,近10年来我国农村土地流转面积的年均增速约为3%。未来30年,综合考虑土地流转加快的趋势和新型城镇化对农村劳动力的吸纳作用,我国农村土地流转面积的年均增速有望达到3%—4%。据此估算,到2020年,经营规模在50亩以下的小农户仍将有2.2亿户左右,经营的耕地面积约占全国耕地总面积的80%;到2030年为1.7亿户,经营的耕地面积比重约为70%;到2050年仍将有1亿户左右,经营的耕地面积比重约为50%。因此,在相当长一个时期,小农仍将是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的主要组织形式,小农现代化是我国农业现代化的重点领域和重大课题。

     一是“消灭小农”。最著名的是英国“圈地运动”。这场运动迫使大批农民放弃土地进入工厂,农业生产由此直接进入大规模农场化经营阶段。

  一、提升小农户规模水平。加快形成推进小农户融入现代农业的发展机制,使小农户达到农村中等收入水平,形成“中农”群体。一是促进传统小农户向现代小农户转型。要把培育适度规模经营的家庭农场作为发展方向,重点是发展10亩以上的小型家庭农场。同时,激活小农户合作组建各类合作社,并通过联合兴办农产品加工、物流企业和农产品电子商务等产业化经营形态。二是要大力发展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把构建生产、供销、信用合作“三位一体”作为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的重要抓手和载体。在充实镇农合联机构人员,提升管理服务能力同时,将小农户吸纳为镇级农合联会员,使之全方位享受合作经济组织的服务功能。三是改造提升传统小农户,把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作为改造小农户提升的战略目标。加大职业农民培训力度,健全培训体系,借鉴“温岭师傅”等实用人才的培养方式,提升小农户创业就业的能力。

  如何在小农户点多量广的现实困难下达到现代农业的规模化经营要求?答案就是坚持向适度规模经营要效益,通过现代农业促进产业兴旺、生活富裕的方向要坚定不移。但是,对适度规模经营形式不能拘泥于、局限在土地流转等几种方式上,而是要更加重视培育生产性服务业“新农人”,通过农业社会化服务,比如土地托管、代耕代种、统防统治等不拘一格的农业社会化服务,把大生产与小农户连接起来,既有现代农业经营品质,把小农户解放出来,也分散“新农人”经营风险。而要做到这一点,就要求在今后的农业支持政策中,把对“新农人”的扶持力度与其带动小农户的数量挂钩,通过硬的支持手段鼓励“新农人”联合小农户闯市场。

     四是小农综合援助。印度在这方面进行了一些探索。印度80%左右的人口居住在农村,是典型的小农社会。为帮助小农实现农业现代化,印度从2004年开始推动第二次“绿色革命”,充分发挥其计算机软件大国的优势,在农村大力推广应用计算机网络技术,为农民提供技术和市场信息服务。同时,印度政府还积极支持农业信用合作社、农产品加工合作社、农产品销售合作社等发展,并通过小农场援助、特色产业信贷、投资补贴等政策,提升小农发展能力。

  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必须要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同时我们还要看到,相当长的时期内,在我国农业经营中小规模的兼业农户仍然会占大多数,仍将是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的主要组织形式,可以说,没有小农的现代化就不可能有中国农业农村现代化。尤其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悠久农耕文明史的农业大国,小农不仅是农业经济的基本单元,也是传统农耕文明的重要载体,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更发挥着“稳定器”的作用。因此,在我国现代化发展进程中,绝不能抛弃小农、遗忘小农,更不能剥夺小农。

     小规模农户(以下简称小农)是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的基本单位和重要主体。以小农现代化带动我国农业整体现代化,既符合历史逻辑,也是重要现实路径。从国际经验看,小农现代化进程大致可分为“原始小农—自然小农—商品小农—现代小农”四个阶段,我国目前正处于从“商品小农”向“现代小农”过渡的关键期。

     二是组建合作社。荷兰的做法比较典型。荷兰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推行农业合作社,推动“商品小农”向“现代小农”转变。农业合作社相当于小农“联合体”,完全由社员所有、社员控制、社员受益。目前,荷兰50%左右的精饲料、60%左右的化肥、70%左右的蔬菜、80%左右的牛奶以及95%以上的花卉和马铃薯由农业合作社提供或生产。

      引进加工企业,产生了蝴蝶效应,埋头苦干的农民认识到了改变传统种养思维模式的重要性,并在践行中增加收入。尤炎辉认为,农产品的卖难、价低问题,是因为没有充分挖掘出其内在的附加值。农产品经过深加工,既可以提高附加值,还可提供就业岗位,为农民增加收入,促进农业现代化。

  保护小农,就是要保护其承包地、宅基地、集体资产收益等财产权益,保护其平等享受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等方面的权益,保护其参与农业现代化和新型城镇化的发展权益。

     坚持走有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发展道路,在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发展适度规模经营的同时,在发展理念、制度创新和政策举措上要重视小农,以促进小农与经济社会同步发展。在发展理念上,既要通盘考虑,明确引导小农发展的方向,又要分类施策,明确不同类型、不同区域小农发展的不同路径。既要着眼于农业发展,考虑提升农业质量效益的紧迫性,使小农更好地纳入现代农业经营体系,又要关注农民发展,立足于小农经济存在的长期性,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公有制优越性,进一步巩固和完善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促进共同富裕、消除贫困。在土地制度上,要妥善处理好农民和土地的关系,在切实维护亿万农户承包权益的基础上,鼓励专业农户通过互换并地、土地整理等方式解决地块细碎化,通过土地流转、股份合作等多种形式提升土地经营规模。   

  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要以共享为核心,加强小农户与新型经营主体的利益联结。农业农村现代化的一个基础性标志,就是农民生活富裕。因此,应以带动小农致富为着眼点,其关键在于建立小农户与新型经营主体共同致富的利益联结机制。一方面,健全扶持机制,要在重视培育新型经营主体,扶大扶强的同时,将新型经营主体对小农户的带动作为政府扶持政策的重要衡量标准,推动更多惠农政策和资金资源向小农倾斜。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有关中国农村发展道路的争论可以暂时告一段落,现在需要在具体实践的层面上,讨论如何发挥小农户生产的优势,弥补小农户生产弱点,实现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

  张红宇表示,可以通过合作社,通过产业化经营组织,通过延长农业的产业链条,在生产环节,特别是加工环节、营销环节,让普通农户也参与进去,可以通过股份合作的方式,通过公司+农户的方式。这两年通过这些方式对农民参与现代农业的过程效果非常好,主要就表现在增加了就业机会。

     不能照搬国外推进小农现代化的经验和模式

  四是有利于降低农业规模经营发展的成本和风险。以安徽为例,2016年全省耕地流转面积达到3100万亩,估计流转费总规模达到250亿-300亿元,这形成了农业发展成本。通过托管发展服务集中式规模经营则不用支付流转费。同时,规模经营主体将耕地流转过来也集中了风险,比如湖北当阳县2016年发生洪水灾害造成减产,通过流转集中土地的主体必须按规定支付土地流转费,损失较大,而开展托管的主体则基本没有损失。小农模式的重要优势之一是风险分散,托管方式保持了这一优势。

  正如中共中央党校三农问题研究中心副主任徐祥临教授研究指出,这种能够为小农户提供生产、供销、信用等全方位综合性服务的合作社体系,是我国农民合作社发展的正确方向,是“统分结合”双层经营体制中“统”的归宿。

     乡村振兴战略指出,要“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目前,小规模的兼业农户占大多数,2.6亿小农户仍将是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的主要组织形式,可以说,没有小农的现代化就不可能有中国农业农村现代化。然而,耕地细碎化、老龄化、兼业化严重、信息手段的能力不强的小农户,该如何与现代农业有机衔接呢?

     在这一过程中,信息技术革命为促进小农联合联营,实现小农生产标准化、产品特色化、营销品牌化提供了重要机遇。以信息化加快推进小农现代化、实现跨越式发展,是我国做大做强优势特色产业、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选择。

     这些国家的做法具有一定的启发和借鉴意义,但显然不完全适合中国国情,不能照搬。当前,我国正处于从“商品小农”向“现代小农”转型的关键期,当然不能走英国“消灭小农”的道路,建立日本和韩国那样的农协组织也不可取。荷兰的经验有可借鉴之处,但其与我国农业发展程度不同。印度的做法有可取之处,但其小农发展模式本质上是“原始小农”和“商品小农”的混合体,与我国基本国情有较大差距。因此,我国的小农现代化必须立足世情、国情、农情,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

     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农业现代化是从小农开始的。但由于各国资源禀赋、历史文化、政治体制、发展水平各异,发展模式不尽相同,比较典型的主要有四种: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组织主要有三种:一是分散的小规模农户。据农业部统计,截至2016年底,我国经营规模在50亩以下的农户有近2.6亿户,占农户总数的97%左右,经营的耕地面积占全国耕地总面积的82%左右,户均耕地面积5亩左右。二是适度规模经营户。截至2016年底,经营规模在50亩以上的新型农业主体约有350万个,经营耕地总面积约3.5亿亩,平均经营规模达到100亩。但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等平均规模达到100—200公顷的农场相比,我国的新型农业主体经营规模偏小。三是农垦和兵团企业。目前,我国农垦企业经营耕地面积9300多万亩,占全国耕地总面积的4.6%。可以看出,目前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组织的规模总体还不大,仍然以小农为主。

  目前,河南省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农业企业等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通过“合作社+农户”“公司+合作社+农户”“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等多种形式,探索并建立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实现双方或多方共赢。

  铢积锱累,玉汝于成。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是今后一个时期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的深层次攻坚任务。我们要科学谋划、压茬推进,既遵循现代农业发展规律,又充分考虑小农户发展生产的现实需要,大力推进体制机制创新,实现农业综合效益和竞争力提升,使亿万小农共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成果。

  当前,小农户对社会化服务需求有着较为明确的指向,产中各环节的服务意愿已基本满足,而产前和产后环节服务的需求与实际购买情况差距较大。其中,差距最大的为价格信息、介绍贷款和信贷担保服务。产后服务中差额前三的分别为晾晒烘干、市场信息和粮食仓储。由此可见,在完善产中服务环节的同时,发展产前、产中、产后全产业链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十分必要。

    二、组织衔接,联合抱团闯市场。小农生产土地经营规模普遍较小,耕地细碎化问题突出,劳动生产率不高,老龄化、兼业化严重,务农收益低,小农户科技文化素质整体水平不高,运用现代生产技术、信息手段的能力不强、、、、、、无法适应农业现代化的需要。市供销社以带动小农户致富为着眼点,着力培育新型经营主体,领办、创办、联办、引办各类农民专业合作社,引导、支持“乡村能人”、“土专家”、“田秀才”组建家庭农场,集中有限的资金、土地、机械、技术和劳动力,共同应对市场风险。加强规范管理,示范引领。推进农民合作社示范社建设,引导农民合作社不断壮大发展规模,组建农民合作社联合社,推进农民合作社间资源要素横向、纵向整合,实现农业生产数字化、信息化、科技化,助推农业结构调整、产业升级。咸安区利进种植专业合作社等9家合作社联合组建咸宁市香城百果种养殖专业合作社联合社,促进了资源要素整合,成为小农户联合抱团发展的典型。发挥庄稼医院技术培训、农机合作社科技支撑作用,大力发展农业机械和病虫害统防统治等社会化服务组织,强化对小农户的技术、经营培训,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激发小农户内生动力。以产业为指引,推进产业链的纵向延伸和横向整合,实现农业现代化,以供销系统中药材和茶产业龙头企业为依托,引导小农户参与产业化经营。

  日前,农业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人民银行、税务总局联合印发《关于促进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发展的指导意见》,鼓励培育发展一批带农作用突出、综合竞争力强、稳定可持续发展的农业产业化联合体。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客观要求。当前,农业依然是“四化同步”的短腿,农村依然是全面小康的短板,而小农户又是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不充分的集中体现。一方面,小规模的兼业农户占大多数且长期存在,仍将是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的主要组织形式。小农生产在传承农耕文明、解决就业增收、促进社会和谐有序等方面都有不可替代作用。另一方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深度贫困地区。农村贫困群众大多是小农户,大多生产方式落后。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就是要增强他们的内生发展动力,变“输血”式扶贫为“造血”式扶贫,为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作出积极贡献。

  当然,如何支持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的有机衔接,确实是需要深入研究的大课题。从长远来看,还是要发挥新型经营主体的带动作用,提升小农户的生产经营组织化程度,拓展小农户的生产经营空间,这就要推进体制机制创新,逐步做出制度性的安排。关键要以共享为核心,建立小农户和新型经营主体的利益联结机制,具体的路径来讲是两条:一个是将新型经营主体对小农户的带动能力作为政府扶持政策的重要衡量指标。比如这段时间很多地方做了探索,把政府扶持的资金折股量化到小农户和贫困农户,让资金变股金,这就是很好的探索。另一个是要引导和组织小农户参与和发展专业合作,包括土地入股、股份合作、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等等,实现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现在有很多地方正在探索,农业部也安排了试点,取得了一些经验。通过这两条路子来带动小农户实现现代化生产。

     三是建立农会或农协组织。典型代表是日本和韩国。它们分别于上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实现了工业化,但经营规模在2公顷左右的小农仍占较大比重。为帮助小农发展,日本在1900年就成立了官民合作、政治经济紧密结合的农协组织,建立了一套从市町村、都道府县到中央的完整体系,为农民提供生产、技术等服务。韩国农协成立于1961年,性质和功能与日本相似。

  实现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的衔接,其意义并不低于发展新型经营主体。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我国农业经营中小规模的兼业农户仍然会占大多数,他们仍将是我国农业生产经营的主要组织形式。据统计,我国40%的耕地是由280万家的各类型新型农业主体负责经营,而剩下的两亿多农户经营着另外60%的耕地,农业生产仍是以普通农户为主的家庭经营。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战略,要将小农户纳入现代农业发展,走共同富裕、共同振兴之路,这也是新时代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矛盾的必然选择和必由之路。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