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乌拉圭河 最低温度 乌拉圭河纸浆厂案的评论与启示

2018年02月09日 来源:乌拉圭河 最低温度 大字体小字体

  然而,两国关于乌拉圭河利用与环境保护的争端不断升级,并无法通过谈判达成共识。2006年5月,阿根廷将争端提交国际法院寻求司法解决。

  乌拉圭马尔多纳多拉巴大桥

  事先通知义务的裁判及其评论

  乌拉圭和阿根廷围绕界河沿岸建立大型纸浆厂引发的争议,因涉及到世界银行、南方共同市场等国际机构,以及关系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等问题而备受关注。争议围绕乌拉圭单方面修建和运行纸浆厂是否违反了边界水利用条约而展开。国际法院分析了界水利用与环境保护、跨界环境污染、国家责任、可持续发展等问题,确认了利用共享自然资源时,必须遵守事先通知的义务,事先进行环境影响评价义务,同时法院还完善了可持续发展以及公平合理利用界水的观点。国际法院2010年对此做出的裁判是对环境问题和共享水道事项进行管辖的一个重要进展。

  概况

  在确定管辖权及其范围后,国际法院2010年裁决认定,乌拉圭违反了《规约》的通知与协商等程序合作义务,但没有违反诸如预防损害和保护环境等实质义务;作为违反程序义务的救济,宣告乌拉圭违反条约即可,无需追究赔偿等国际责任。法院还指出双方有义务就持续监测水质和保护乌拉圭河进行合作。判决作出之后,两国都表示将持续合作保护乌拉圭河。

  乌拉圭河左岸支流主要有:佩希(Peixe)河、多拉杜(Dourado)河、雅库廷加(Jacutinga)河、乌瓦(Uva)河、阿里拉尼亚(Ariranha)河、帕苏丰杜(PassoFundo)河、瓦尔泽亚(Varzea)河、佩皮里瓜苏(PepiriGuacu)河、伊茹伊(Ijui)河、皮拉蒂尼(Piratini)河、伊卡马夸(Icamaqua)河、伊比库伊(Ibicui)河[该河还有伊图(Itu)河、圣玛丽亚(SantaMaria)河和伊比拉普伊塔(Ibirapuita)河等支流汇入]、夸拉伊(Quaral)河、科拉莱斯河(Cor-rales,年平均流量23.5m3/s,最大流量882m3/s,最小流量为0)、亚奎里河(Yacuiri,年均流量41m3/s,最大日均流量1760m3/s,最小流量为0.1m3/s)、圣何塞河(SanJose,年均流量为35m3/s,最大流量为4000m3/s,最小流量为0.1m3/s)、阿拉佩(Arapey)河[该河还有奇科(Chico)河和格兰德(Grand)河等小支流汇入]、代曼(Dayman)河、奎圭(Queguay)河、圣萨尔瓦多(SanSalvador)河以及内格罗(Negro)河等。右岸主要支流有:沙佩科(Chapeco)河、阿瓜佩(Aguapey)河和米里尼亚伊(Mirinay)河等。内格罗河是乌拉圭河最大的一条支流,发源于巴西高原南里奥格兰德州的巴热附近,河流大致向西南方向流经乌拉圭中部,在索里亚诺(Soriano)附近注入乌拉圭河。河流全长800km,流域面积7.0万km2,多年平均流量536m3/s,年均径流量169亿m3,最大流量1.73万m3/s,最小流量1.Om3/s。其主要支流有库尼亚皮鲁河(Cunapiru,年平均流量33.7m3/s,最大流量359m3/s)、塔夸伦博河(Tacuarembo,年平均流量130m3/s,最大日平均流量4840m3/s,最小日平均流量0.3m3/s)、伊(Yi)河和格兰德(Grande)河等。[2]

  诉讼围绕两国在《规约》下的界河合作义务展开。核心问题是“乌拉圭单方面授权建设和运营纸浆厂”是否违反了界水利用的程序义务和实质义务,即乌拉圭是否违反了《规约》的“事先通知与协商合作”义务以及环境保护和损害预防的规定。两国对此各持己见。

  2003年和2004年,乌拉圭先后授权两家外资企业在乌拉圭河边建造纸浆厂。这引发了对岸阿根廷人关于乌拉圭河环境污染的担忧。担心利益受损的阿根廷人和相关环境保护团体采取了抗议措施,封锁了乌拉圭河上连接两国的圣马丁将军大桥。阿根廷政府也明确反对在界河边建造纸浆厂,要求停止建设并另选厂址。但因为纸浆厂的项目属于乌拉圭历史上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也是2005年世界上最大的纸浆厂项目之一,获得了国际金融公司和多边投资担保机构的融资,对于乌拉圭经济发展和提供就业具有重要意义。双方虽进行了多次外交协调,在无法达成共识的情况下,乌拉圭继续建设纸浆厂并在2007年授权一个纸浆厂投入生产运营。

  鉴于纸浆厂可能对乌拉圭河和公众健康造成重大环境污染,2006年,阿根廷提请国际法院作出临时保全措施,责令乌拉圭在法院作出最终裁决前中止纸浆厂的建设与运作,因为其损害后果不能通过经济赔偿得到救济。乌拉圭指出,授权建设纸浆厂没有直接威胁阿根廷的权利,且纸浆厂项目遵守了严格的污染预防和控制标准(欧盟的标准)。法院以14比1的投票拒绝了阿根廷的请求,理由是违反程序义务和持续建造纸浆厂并不会导致不可逆转的损害,除非阿根廷证明存在此类损害之虞。不过,这一初步裁决不妨碍阿根廷今后根据新的证据再次提出请求。

   1975年,乌拉圭和阿根廷签署了《乌拉圭河规约》(简称《规约》),核心制度是建立由双方组成的乌拉圭河联合管理委员会(CARU)以规范和协调涉及乌拉圭河利用和保护的所有工程与活动,实现对乌拉圭河的最佳合理利用。

  鉴于阿根廷的抗议者封锁了圣马丁大桥,导致双方贸易和流通的不便,“南方共同市场”没有为封锁提供有效的救济,2006年乌拉圭提请采取临时保全措施,确保连接两国的大桥运输通畅。国际法院拒绝了这一请求。虽然桥梁封锁是为了抗议和干扰纸浆厂的建造,确实与本案有直接关系,但是封锁大桥的行为并没有明显妨碍到纸浆厂的建设,而且不存在明显证据表明存在迫在眉睫的风险使乌拉圭的权利受到不可弥补的损害。

  乌拉圭北部同样受乌拉圭河上涨影响灾情严重,已有数千名居民从灾区紧急撤离。此外,在玻利维亚邻近巴西的亚马逊地区也发生洪灾,造成至少2人死亡。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