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学马术需要多少钱 青少年马术悄然流行记者 学习马术不是想象的那么贵

2018年02月09日 来源:学马术需要多少钱 大字体小字体

  和朱晨蕊同龄的邓豪的座骑名叫杰奥,这匹马已经连续夺下多个低杆冠军,被同学们戏称为“低杆小王子”。下午1点多,操场上正举行一场马术表演。才学马术只有不到一年的邓豪骑着杰奥跑动起来,杰奥跨出一蹄,轻松越过障碍杆,博得阵阵掌声。在跨障碍表演后,场上数匹马围着一圈,仿佛跳起了“盛装舞步”。

  华天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

  现场情况校园里走进真马操场变身赛马场

  在欧美尤其是欧洲,小朋友学骑马非常普遍。但在吴强看来,青少年马术在国内还远未普及,部分家长和老师觉得马术有点危险。所以,现在青少年学马术还是属于个人行为。“我们曾和一些学校沟通过,但校长、教导主任问我们的第一句话就是有危险吗?万一出事了如何承担责任?很多学校开不出马术第二课堂。一般家长到我们这来,都会担心孩子会不会摔伤。我认为,摔马是有可能的,不可能严重受伤。到目前为止,摔伤的都是会骑的选手。你有听说过刚开始学游泳就淹死的案例吗?学生绝对会比老师说的抓得更紧。马场地上铺的是沙地,不太可能造成很严重的事故。其实,从马上摔下来就和游泳喝两口水一样。”

  初学者千万不要独立学习,最好选择正规马场和有资格的教练,如果无法判断,可以筛选一些目标马场和教练进行预约试训。

  马术,是沟通的艺术,生活的学问。是每天进步一点点,天天都会有收获。一个月或半年的集中训练会有很大的帮助,但确实不可能完全学懂、学会。

  距离张家欣不远处是瘦瘦高高的14岁女孩朱晨蕊,从7岁开始接触马,到斩获多项荣誉,这位说话有些腼腆的女孩与马已经打了7年交道。牵着马绳,她将头靠在马脖子上,“这样很舒服。”

  另一家全进马术俱乐部的市场经理何伟介绍说,他们马场有1000多个会员,其中小学三年级以上的青少年会员就有几百人。“这是一项比较阳光的运动,2012年开始倡导马术走进校园。2014年上海市世运会中第一次出现了青少年马术。现在上海每个月都有俱乐部的比赛,每年还有国家级的比赛,一年还有一次世界级比赛。现在相关部门提出了一个概念,让马术平民化,归类于全民健身。”

  华天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

  看着孩子和马依偎在一起的模样,崔女士笑称,自己家里买的最多的就是苹果、胡萝卜。“她的战马叫C306,自从和马合作参加过比赛,女儿和马的感情就升华为战友情。我们家的苹果都是为马准备的,女儿把新鲜的捡出来,我们只能吃马儿吃剩下的。”

  中联骑士联盟马术俱乐部是近年北京马术发展中,马术普及和推广营销工作做得最好的马术俱乐部,不仅吸纳了大量马术运动初学者,也培养出了很多青少年骑手的好苗子。”——这是北京马协对中联骑士联盟马术俱乐部的评价。

  “对于中国想成为骑手的孩子来说,我的经历不是一个容易复制的模板;但我希望能通过我所参与的一些工作,再造我成长于其间的骑手训练体系。”——说这番话时,华天的目光穿过北京金秋的午后暖阳,投向窗外刚刚举行过国际马联三星级障碍赛——天星调良国际马术公开赛的马场。

  什么是骑士精神?对我来说,马术不仅仅是骑行、训练、参赛,它的核心价值在于骑士精神,代表着骑手和马匹之间的合作关系,马术的每一个项目,盛装舞步、障碍赛、三项赛,都是对这一合作关系的考察。

  现在光北京就有超过200家马术俱乐部,全国不下几千所。问题是这些马术机构靠得住吗?这其实是比花多少钱更重要的一个问题。

  看着女儿上台领奖,另一位12岁骑马女孩李雅诗的爸爸李虎略感欣慰:小雅以前很怕小动物,后来到国外游学,发现有骑马项目,十分好奇,小学四年级时转学到上海,开始学习马术,经过两年的学习,如今却爱上了马这种“大动物”。“我试过一次,在马上真心累。以前他们上一节课就得休息一下,现在能上两节课。有次她直接摔闷了,被拎起来后没多久又上马了,小时候摔倒了能哭半天。”

  女儿爱马,朱孟震也是一位马痴。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是31年前在香港,从马背上摔出很远,生性不服气的他从此和马耗上了。朱孟震透露说,2013年他买了自己生平的第一匹马,2015年他在国外市场上买了第二匹,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今年年初接连买了十几匹。

  而在学费方面,目前大连各马术俱乐部的收费大致相同,基本都是300元/鞍时(45分钟),这一价位在全国范围内来说属于中等水平。为了吸引更多人参与这项运动,大连市各俱乐部还推出了一些次数卡,方便会员随时来学习。

  朱晨蕊的爱骑叫Coyota,她老练地向记者普及常识:骑马并不像外人看来十分简单,需要有一整套流程。到马场后需把马刷干净,牵出来备马,上装备,骑完后为马洗澡、将它吹干、遛马……

  [摘要]几年前,在同洲模范学校就读的李雅诗到国外游学时看到有孩子骑马感到很好奇,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12月30日,有近10匹马“闯”进了她就读的校园。

  朱孟震透露说,原本朱晨蕊考进的是西南模范。后来考虑到同洲模范有马术第二课堂,于是就考到了该校。

  青少年马术资料图

  记者了解到,青少年马术热这几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上海马术协会常务副会长、松声马术俱乐部的负责人吴强透露说,这四五年来,他们开设了青少年马术夏令营,今年的夏令营因为报名人数太多,需要排队,开班数量也从原来的4期增加到后来的7期。“每期满打满算招收15名学生,我们开班后,不断有学生插班进来,他们绝大部分是零基础。我们几乎没有花钱推广,基本上靠口口相传。”

  青年报首席记者范彦萍

  报名人数太多,开班数量激增

  “马术在中国常常被误解,有钱人家的小孩可能周一学琴周二学画,周末学学骑马,有马夫帮他准备好一切……对我来说这很糟糕,这不是马术,”话题勾起了华天孩童时代的记忆:

  利用新奥运周期第一年重量级赛事相对较少的机会,华天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创立了一个公益组织——“骑士精神”,第一期就在上海组织了一批农民工子弟,带他们认识马、了解马术、学习骑乘。

  站在一旁看着女儿的妈妈崔女士透露说,这两年来,女儿的变化很大,以前家欣胆子很小,现在则变得勇敢了许多。骑马难免会从马背上跌下来,有一次女儿摔了下来,当天就克服了心理障碍,重新上马。有的马的高度有一米六几,个子矮小的女儿已经学会了从马背上滑下来。

  我很小的时候住在北京,第一次骑马就是4岁时在石景山马术俱乐部;我至今还记得我的启蒙教练哈达铁和刘燕,我对他们一直心存感激。6岁时我随父母去香港,就像新书发布会上(英国马会主席)大卫提到的,那里有6家马房获得了英国马会认证,我得以继续在正规的体系内接受更加系统的马术训练;2000年我们举家搬到伦敦,再之后的故事大家就都耳熟能详了。这番辗转确实不具有普遍性。

  杭城某小学校长建议家长们一定要放好心态,毕竟“每个孩子的家庭条件是不一样的,让孩子学什么,应该根据孩子的兴趣爱好和家庭条件来应对”。

  据了解,2014年举行的上海市第15届运动会,马术作为新增的8个分项之一,首次被列为了青少年组的比赛项目。这是国内省市中第一个设立的青少年马术赛比赛。吴强回忆说,这正是从那次比赛开始,激发了部分家长让孩子接触马术的热情。这几年,上海的场地也完全按照国际比赛的标准建设,举行了一些国际赛事,间接推动了马术运动。

     钱包态度:用在学习马术上的花费基本分为上述三个档次,体验课如蜻蜓点水,让你尝点甜头;培训课让你走入马术圈子,有点驾驭马的成就感;长期会员则是坚定地以骑马为长期爱好,小奢侈投入,但收益远远大于投资,所以就慷慨解囊吧!有车一族定期前往学习比较方便。俱乐部旁边有公车站都可以从市内乘公车前往。

  5.超越6度空间的全新视野全世界有80%以上的人一生当中绝大部分都是以150-200公分的视角在看这个世界,这样的习性演化出了一些索然无味的生活元素,包括差不多高度的桌子椅子,差不多大小的钞票,差不多空间的车子,还有每天在差不多陈设的办公室上班,并非试图想要告诉你骑马有多神奇能够增长你多少宏观的视野,但至少给了我个人许多超角度的启发,想像一下骑在马上癫波时地平线上是什麽样的景象,你一定无法想像当马匹超越150公分障碍时的瞬间高度与速度所造成眼前所有景物全部呈现残影的画面,当人与马匹滞留在空中的一秒,地球彷彿静止运转的一秒,这样的感觉绝对前所未有,这种身体与灵魂的瞬间脱离,绝对超脱生活的惯性。

  →华天奥运归来专访:我代表不了中国马术水平,但奥运是我的梦想【视频】

      马术运动高雅刺激,西方称其为第一贵族运动,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骑马正悄悄的成为现代人的一种生活时尚。马术是奥运会比赛唯一的一项由人与动物共同合作完成的项目。它作为一种时尚高雅的体育娱乐活动在世界各国已风行一个多世纪了。时至今日,虽然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不断丰富着人类的精神生活,但马术仍以其独特的魅力长盛不衰。在欧美日等东西方发达国家,在印尼、南美等发展中国家,在东欧国家,甚至在伊朗、新加坡等国,马术运动都十分的流行。

  马靴一般分为长靴和短靴两种,长靴则是一步到位,而且比较漂亮,专业比赛中,也只允许骑手穿长靴参加比赛;短靴则比较轻便,但骑乘中要配护腿一起使用,否则会磨腿,导致擦伤皮肤。翻毛皮护腿较为轻便,且贴身。

  但凡是运动就有风险,马术在锤炼孩子品质,让孩子亲近自然的同时,也有人摔断了肋骨被马踢伤了腿骨。而上海的教练市场也没有形成统一的规范。业内人士表示,这一行业还在初步阶段,标准需要尽快制订。

  →15进5!华天获《体坛风云人物》最后五人提名奖,创历史仅一步之遥

  9岁女娃练马术四年多

  马是一年年、一步步练出来的,忌急功近利。如德国的划分是四岁、五岁、六岁马统称年轻马,按岁分组比赛,为了保护马,采取评比制。这种年轻马比赛,都是职业骑手,这种比赛,主要目的是练马。

  记者调查青少年马术近况如何?

  不时从何时开始,一直不温不火的上海马术运动突然兴起了蓬头。连业内人士都惊诧于这种爆发式的增长。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家长将孩子送去学马术。成为一种新的时髦运动。

  “朱晨蕊现在的主力马有三匹。有的马受伤了,需要休养一年,复出的时候会很闹,女儿会给它喂吃的,耐心地溜马。”在朱孟震印象中,这几年学马术的青少年越来越多。记得2013年上海的一场比赛只有四五十名选手,那时还很少看到温血马(进口马),仅仅一年后就出现了10来匹温血马。这几年更以几何数增长。”

  “朱晨蕊7岁时尝试野骑,这几年为了学马术吃了很多苦头。她骨折过三次,有一次肋骨摔断了自己还不自知,洗澡时突然发现多出来一块骨头,直到骨头增生了才知道。还有一次,她的腿骨被马踢出这么长的一道口子,缝了整整19针。”爸爸朱孟震用手比画了那道口子,面色中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骑马后,她的身体状况很好,很少生病,意志力比普通的孩子要坚强。本来她的个性非常内向,和陌生人交流得很少,现在会和别人主动交流。”

  几年前,在同洲模范学校就读的李雅诗到国外游学时看到有孩子骑马感到很好奇,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12月30日,有近10匹马“闯”进了她就读的校园。当她戴着头盔骑着高头大马,英姿飒爽地在操场上驰骋的时候,感觉这一切略有些梦幻。

  “我觉得学马术能培养孩子吃苦的精神。只要周末有时间,她就会抓紧训练。她现在学习马术但也不影响学习,学习成绩排名班级前十。”李虎说。

  去年12月30日中午时分,同洲模范学校的操场上,就读小学五年级的张家欣和另一名同学使劲地拽着在草地上贪吃的马儿往前走。个子小小的张家欣骑马已经两年多了,是众多骑手中年龄最小的,她看上去有些呆萌,很难将她与骑马这一略有些酷的运动联系起来。

  当你决定要学习一种极限运动(比如骑马,滑雪),那么要做好准备的首先是心态,之后是技术。

  马术可以是安全的运动,但也可能非常危险,人毕竟是凭血肉之躯与马匹这样的大型生物密切接触,我们可不想在启蒙阶段就吓跑未来的奥运冠军或者他的父母。

  从他身后的走廊拐出去,便是22日中国马业协会联合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发布英国马会中文版系列教材的会场,在那里,华天以英国马会亲善大使的身份参与了新书发表,也同时见证了中国四所院校与英国马会签署合作协议,将他终身受益的英国马术教育体系正式引进中国。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