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黄半仙活神仙by耳雅 神算四部·一黄半仙=活神仙by耳雅(下)

2018年02月09日 来源:黄半仙活神仙by耳雅 大字体小字体

司徒和小黄看到那一行血字,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栽赃的罪魁祸首又出现了。“会不会是刚才躲在暗处的那个人?”小黄问司徒。司徒摇摇头,“不会,杀人之人武功极高,刚才躲在暗处那个人没有那么高的内力。”“那……”小黄四处看了看,“刚才他就在人群里?”司徒点头,“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做到这一切,说明此人就在附近,如果是暗中潜伏,那我自然会发现,但他就精明在躲在进了人堆里。”小黄开始回想,刚才所看到的人里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却听司徒“嘘”了一声,“还有个活着的。”小黄立刻紧张起来,司徒将他轻轻一抱,走进了大殿里,脚踩在地上能听到水声……满地都是血。走到了祭台的附近,司徒将小黄放到了一块干燥的地方,自己则蹲下,扒开一具尸体,下面露出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子。司徒和小黄都一眼认出来——是敖金龙的女儿敖凤玲。就见她颈间也有一道血口子,血还在汩汩地往外流,但气息尚存。司徒点了她几处穴位,扯下一截衣襟帮她把伤口包扎起来,这时,就听殿外有喧哗人声传来,司徒一皱眉。“仙仙,到我背上来。”司徒固定住敖凤玲的脖颈,将人抱起来,背对着小黄,弯下腰。小黄乖乖地伸手攀住司徒的肩头,司徒空出一只手,轻轻拖住小黄的屁股,还不忘捏上一把,惹得小黄脸红,在他肩头捶了一下,嘀咕,“你不要闹……”耳听着人声越来越近,司徒也不再玩笑,纵身而起,轻轻松松地越过了墙头,从后殿离开……两人刚刚离开偏殿,就有人闯了进来。因为这次的江湖群雄人数众多,所以分成了两波,一波在山王庙,一波则在山脚下的客栈里,刚才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不好了,山上的人出事了!”众人就都匆匆赶了上来。一进大殿,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眼前横了起码有上百具的尸体,众人又都注意到了墙上的血字,纷纷激怒,大喊着要找司徒报仇。有几个资格比较大赶紧的稳住了局面,随即指派人着手准备,势要让黑帮血债血偿……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且说司徒带着小黄赶回了黑云堡,敖凤玲就已经差不多没有了气息,司徒喊来了木凌。一看敖凤玲的样子,木凌就撇撇嘴,“救不活了!”司徒瞪他,“你不是阎王敌么?快救!”小黄也说,“司徒被人陷害了,敖姑娘可能是唯一的知**。”木凌耸耸肩,叫人把敖凤玲抬进了自己的房间,吩咐众人谁都不准进,就“呯”地一声关了门。蒋青等都赶了过来,问司徒怎么回事,司徒把经过大致讲了一下。所有人都皱起了眉,这招也用得太狠了,最关键的是,这江湖之中除了司徒之外,没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这样一件事。小黄却独自走到了一边,从一个花盆里找了好几把鹅卵石,蹲到一旁摆了起来。司徒有些好奇,走过去蹲在他旁边问,“干什么呢?这么大了还玩石头?”小黄小声说,“才不是……刚才那些人,大致的样子我都记得。”边说,边摆放了起来,“死之前和死之后的人数……好像差得挺多的。”小黄的话引起了蒋青等的注意,纷纷道:“对啊,要是很多人一起动手,那就解释得通了。司徒不语,看着小黄一颗颗地在地上摆放着石头,感觉就像是个小孩在玩石头似的。不多会儿,小黄摸着下巴看了看两堆石头,道:“差不多了!”蒋青等凑上去一数,“差了十五个!”“那么多人?”司徒皱眉。“可能有被尸体挡住的。”小黄补充,“不过不会超过五个……也就是说,至少有十个人!”“小先生能不能记得那几个人的长相?”卢御风问。小黄有些为难,有好多他都没看清楚……正想好好回忆一下,却听司徒道,“费这脑子干什么,等那丫头醒了自然也就知道了。”说完,拉起小黄对众人道,“留两个守在木凌门口,其他的都散了吧,明日估计会有一场风波!”众人对视了一眼,纷纷散去。司徒拉着小黄,进了卧室。“我也许真能想起来。”小黄对司徒说,“我记性很好的……”司徒对他笑,“知道你记性好。”说着,伸手把他抱起来放到了桌子上,伸手揉他的太阳穴,“我是心疼你太费神……”小黄被司徒一席话说得面红耳赤,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司徒顺着他的视线望下去,伸手轻轻抓住小黄的脚,惊得小黄赶紧抢,但一挣扎,鞋子反而掉了。揉着小孩软乎乎的脚丫子,司徒含笑低头亲他的脖子,“其实除了敖凤玲,还有一个人看见了。”小黄仰起脸,“嗯……那个在对面偷看的……嗯。”话没说完,就被司徒堵了嘴,亲得迷迷糊糊。看着小黄渐渐红起来的脸,感受到四周的温度似乎是升高了一些,司徒凑上前,在小黄耳边低声说:“上次……还记不记得?”小黄的耳朵也红了,揪住袖子不说话。“再来一次怎么样?”司徒亲啊亲。小黄没点头,但也没摇头。“呵……”司徒轻笑。“不拒绝就当同意了。”说完,抱起小黄往床走去。春宵帐暖,小黄虽没有第一次那么别扭了,但还是万分羞赧,偶尔难耐了喘上两声,勾得司徒真相一口将他吞了。但考虑到性急吃不到热豆腐,司徒还是秉持浅尝辄止的原则,一夜尽是柔情温存,自不多提。……次日清晨,木凌才推开了房门出来,喘了一口气接过蒋青递过去的水喝了一口。小黄和司徒来到院子里,就见木凌的脸色有些白。“救活没?”司徒问。木凌白他一眼,“又跟阎王爷抢回来一个人……我这条命啊,算是没救了……”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小黄见木凌像是很累的样子,有些担心:“你没事吧?”木凌嘻嘻笑了两声,摆摆手,“没事,不过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那丫头虽然命保住了,不过什么时候醒过来,还真不一定呢。”“什么意思?”司徒皱眉。“那丫头流的血太多了。”木凌擦擦汗,“我再熬些药给她……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众人都皱起了眉,这时,卢御风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道:“帮主!”司徒见他面有惶急之色,知道必是情况紧急,微微摆手,道:“进屋说!”说完,引着众人进了书房。坐下后,抬头看卢御风,“怎么了?”“看……”卢御风地上一张白色的英雄帖给司徒,道:“据说今早各大门派都收到了这样的一份帖子。”司徒接过来一看,就见上面大致写了司徒杀尽黄河帮以及江湖各路英雄一百三十余人,已到了十恶不赦,人神共愤的地步,希望天下群雄,特别是武林前辈联合起来,将黑云堡铲除。司徒挑挑眉,看小黄,“你记得还真准,果然死后是一百三十余人。”“死前是一百五十来个的。”小黄说。“帮主,怎么办?”卢御风问。司徒微微一摆手,道:“不着急,等人来了再说吧。”说话间,有个小校进来通禀,说是堡外邓森求见。”司徒想了想,看蒋青,“邓森?名字耳熟啊。”蒋青道:“是蜀中一带的名捕。”“哦……”司徒点头,“对了,是记得有这么个捕快。”“我听说他已经调到京中做总捕去了。”蒋青疑惑,“这个时候来干什么?”“京中……”司徒略一沉吟,笑,“大概是正主儿有戏要唱了,让他进来。”司徒遣众人散去,自己和小黄坐在书房里喝茶,片刻之后,蒋青带着邓森进来了。司徒和小黄拿眼打量来人,就见那邓森还相当年轻,面相端正刚直,略微有些黑,很健壮。邓森也在打量司徒,显然司徒有些年轻得出乎他预料,但也没多表现,很有礼地给司徒一抱拳,“司徒帮主,久仰。”司徒点点头,道:“邓捕头有什么事?”邓森从怀中拿出一块明晃晃的金色令牌,对司徒道:“我奉皇上之命,特来查办司徒帮主被冤杀人一案。另外,案情水落石出后,还请黄小先生跟我进一趟宫,皇上有事求助。”司徒和小黄对视了一眼,笑问:“皇上好英明啊,远隔万里,还知道我是被人冤枉的。”邓森一笑:“是瑞王在皇上面前极力为司徒帮主做保,称司徒帮主为人正直,英雄气概,绝对不会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我只是先来报信的,瑞王很快就会亲自赶来,为司徒帮主主持公道。”司徒一挑眉,冷笑:“岂敢……”邓森说完便一拱手,说还有要事在身,让司徒不必担心,便匆匆离去了。等人走了,司徒背着手在房中溜了几圈,“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黄也有些担心,皇帝和瑞王的这一招,让人有些猜不透。晚饭时,蒋青回来禀报,天下英雄已经有很多启程赶往蜀中,其中不乏名震江湖的高手,瑞王带着十几万大军也向蜀中赶来。司徒点了点头,却见蒋青还站在原地。“还有事?”司徒问。蒋青点点头,道:“帮主,齐奕的兵马也南下了!”“什么?”司徒皱眉,“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还有……”蒋青又开口,司徒瞪他一眼,“你有话一次说完成不?”蒋青点头,道:“齐奕扯旗造反了……国号是——殷。”“什么?!”这回小黄和司徒异口同声问了出来。“现在整个北部和辽东都属于齐奕。”蒋青道,“一旦再占据了蜀中,那中原一带就会被齐奕困死,这江山也就等于是他囊中物了。”“怪不得了。”司徒冷笑,“那瑞王估计是着急了,又怕我们和齐奕联手,所以就借口说要给我申冤,趁机发兵南下……顺便也跟我拉好关系,毕竟,谁有我黑云堡的支持,谁就有了蜀中么。”“帮主,内外交困,怎么办?”蒋青问。司徒看看小黄:“你说呢?齐奕可是你舅舅。”“等!”小黄低声道,“一样一样,慢慢来。”“怎么个慢慢来法?”司徒笑。“我觉得,瑞王、齐奕还有江湖群雄会三方对峙。”小黄道,“先解了黑云堡的围困再说。”“然后呢?”司徒问。“然后……”小黄似乎有些犹豫。“当朝皇帝体弱多病,皇室岌岌可危,瑞王虽然掌管内政,但军力和齐奕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司徒缓缓道,“如果齐奕再得了蜀中,你又是他外甥,那他就等于已经得了这整个江山。”“但是瑞王勾结了肖洛羽,又有江湖群雄助阵,若再得了蜀中和黄先生。”蒋青点头,“那两方就实力相当,可以好好地打上一仗。”司徒笑看小黄:“看来,无论怎样,你我都是这次的关键了,只是这一场战事,看来是无法避免了。”小黄皱着眉头,像是在自言自语,“就是这点我弄不明白……很明显我们会帮齐奕的,可为什么还那么放心让我们做主呢……他究竟是怎么打算的。”司徒一笑:“你说谁怎么打算的?”小黄看了看他,摇摇头,有些心焦地道:“总觉的,有什么了不得的阴谋在里面……但就是看不透。”“看不透就别看了。”司徒站起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总归是车到山前自有路,现在跟没头苍蝇似的,转死了也没用。”说着,伸手拉小黄的手,“走,出去逛逛。”小黄被司徒拉着出了门,好奇,“去哪里?”“去喝酒。”司徒拉着小黄进了酒窖,边喝,两人边做了一个决定。当晚,有人来报说,齐奕亲自带着先锋马队已经渡江入蜀了,明晨之前便能赶到黑云堡。另一方面,瑞王的人马也将在明晨入蜀,方向是山江畔肖洛羽的大营。数以千计的江湖群侠也已经陆续到来。黑云堡的周围,乃至整个蜀中,都弥漫着一层山雨欲来的气息。

45一触即发

文案:老郎中请村里的铁嘴直断给自家宝宝看了个相,结论竟是,此子乃半仙之体!于是,干脆就给宝宝取名——黄半仙五岁那年,小黄黄帮村里的王大婶找到了走丢的牛,于是,黄半仙的名号,传遍全村。十岁那年,他不幸言中了三天后会有地震,于是,黄半仙的名号,传遍了全城。十五岁那年,他无意中救了微服出巡遭遇兵变的当朝皇帝~于是,钦赐封号“活神仙”黄半仙的名号,传遍全国一时间,黄半仙等于活神仙这句话,风靡大江南北!十六岁那年,请他算命的人络绎不绝,邀他测字的人纷至沓来;江湖纷争要他出谋,庙堂夺权要他划策危难之际,他遇到了武功高强,但是性格极度恶劣的武林第一奇男——司徒很帅,普通人会取这种脱线的名字么?得知自己捡到的这个瘦巴巴,淡而无味的书篓子,竟是传说中的活神仙——黄半仙!司徒决定跟他来个交易。他可以保护他,并帮他摆脱困境!但是,麻烦还是纷至沓来。再一次呐喊,他叫黄半仙,不是活神仙!

46明枪暗箭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