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迈凯伦车队 迈凯伦车队不只是赛车

2018年02月09日 来源:迈凯伦车队 大字体小字体

  现在,迈凯伦有两台模拟器。一台位于沃金总部的地下室,在风洞附近;另一台位于楼上看起来像实验室的区域,那里是迈凯伦生产赛车的地方,也是它设计最近开始销售的超高端消费者汽车的地方。模拟器的程序收录了各种赛道和状况,使它不仅仅是一个训练工具。只要提供规格,模拟器就可以计算出各种不同的零部件对一辆车的操控性将产生怎样的影响。迈凯伦开始使用模拟器之前,它做的零部件中仅10%最后安装在了赛车上;现在,这个比例达到了90%。

  一直以来,迈凯伦就有重视数据的声誉,它给其在一级方程式的所有参赛者都建立了遥感系统,另外还给一级方程式、印地赛车(IndyCar)和纳斯卡赛车(Nascar)建立了电脑化发动机控制单元。一辆迈凯伦车队的车出现在赛道上的时候,有超过120个的传感器将胎压、扭矩、温度和下压力的数据接连不断地传送出去。

  在距离这场比赛开始之前的数周时间里,迈凯伦的工程师们进行了数以千计的模拟运行,对零部件、结构、各种设定和策略进行测试。在比赛开始之后,模拟运行仍在继续,随着来自赛道上一圈又一圈的信息输入,它们的预测能力也越来越准确。这也就是说,系统应该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切——汉密尔顿在跑到第6圈、毛毛细雨应该很快就要停止的时候,需要使用维修站。汉密尔顿发出呼叫刚6秒——从他的声音中能听到一丝慌张,赛事工程师就出现在电台上,冷静地通知维修地点的员工准备一组轮胎,不要那种纹路很深的“全雨胎”,而是在干一些的路面上也有很好抓地能力的中性胎。几乎与此同时,车队经理告诉手下要给车多加一些油。

  阿隆索是在2015年迈凯伦重新开始与本田合作时,再次加盟车队的。不过,这三者之间的合作关系并未收到预期效果。本赛季,西班牙人对赛车和引擎的不满早已表露无遗,他甚至还给车队下过最后通牒。

  负责该项目的是卡洛琳·哈格罗夫(CarolineHargrove),她是一名在赛车领域有十多年经验的机械工程师。哈格罗夫原本是剑桥大学的讲师,就在她开始质疑自己是否适合学术界的时候,正好在一本工程学期刊上看到了迈凯伦赛车公司的招聘广告。这位蒙特利尔人对于汽车没什么兴趣,但她喜欢各种有意思的疑难问题,于是跑去求职。

  这家公司认为,自己在数据分析、模拟和所谓“决策支持”方面所做的高度专业化的研发,也可以令赛车界之外的行业受益,并且愿意为之付费。5年前,迈凯伦成立了一家名叫迈凯伦应用技术(McLarenAppliedTechnologies,简称MAT)的咨询公司,该公司的负责人是工程师出身的杰夫·麦格拉斯(GeoffMcGrath),他的职业生涯始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后来转行到了无线电通信行业。MAT做了很多项目,其中包括为生病的儿童设计了更好的健康监控系统,为伦敦希思罗机场设计了一个可以减少飞机延误的调度系统。它与世界上一些大型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企业进行合作,以减少其在失败勘探项目上浪费的时间;还与数据中心的运营商合作,以更好地应对需求的陡然上升。它正在帮助制药企业提高药物试验的速度,并减少生产设备的闲置时间。

  “它是基于概率的,”迈凯伦车队车辆工程的负责人马克·威廉姆斯(MarkWilliams)表示,“因为系统是在后方时时管理赛事,所以你可以问他‘我要打败前面那个家伙该怎么做’。它开始具体检视那个对手和你面临的所有选择,然后在概率分析的基础上提出最佳解决方案。或许你可以打败他,或许你不能,但依据这个策略去做,你跟他的差距会最小。”

  迈凯伦最早一批咨询项目中,包括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的英国奥林匹克运动队提供服务。MTA与夏季奥运会四个项目和冬季奥运会两个项目的运动员进行合作,它们分别是:赛艇、自行车、帆船、皮划艇、雪橇和俯式冰橇。

  对于在自行车比赛馆里骑着单速自行车你追我赶的运动员,哈格罗夫的团队在自行车座椅下安装了一个数据记录设备,它能将扭矩、速度、力量、自行车转弯时的倾斜角度等信息传送给教练。迈凯伦的程序员还写了一个软件,把这些数据绘制成图表,与团队的目标、过去的读数以及竞争对手的成绩进行对比。“以前的时候,一个周末的比赛数据需要用3周的时间才能分析完,”哈格罗夫说道,“现在,运动员往前骑的同时,数据分析就自动生成了。”

  进入到公元2000年,F1完全成为了法拉利的天下,虽然迈凯伦队有“冰人”莱科宁助阵,但赛车的故障和比赛当中不断出现的机械问题最终拖累了车队,连续多个赛季屈居积分榜次席。

  黄色的迈凯伦属于活力的搭配,侧身线条流通,切合氛围动力学计划,梅花形的轮毂更给车子增进了优雅感!阁来世人都在争相照相!

  这两个决定都是经过了一番计算的赌注:额外加上的汽油会给汽车增重,而且中性胎在下雨的时候性能也不是那么理想,但汉密尔顿在竞争对手需要给赛车加油或者换上适合雨后天气的轮胎时,可以继续往前跑,并赶上他们。10圈不到,汉密尔顿就回到第3名的位置,当排在他前面的两名车手进维修站时,他冲到了前面。他保持这一成绩,直到比赛结束。这是印象中摩纳哥大奖赛最富戏剧性的一场比赛,汉密尔顿后来还赢得了那个赛季的车手冠军。

  曾经做过滑雪教练,参加过网球、壁球、冰球、羽毛球比赛的哈格罗夫,投身到了奥运合作项目中。该合作项目开始的时候,MAT还处在初创阶段,所以哈格罗夫得到了一级方程式方面同事提供的帮助。汽车设计师根据每位运动员的身体尺寸量身打造,造出了新的俯式冰橇。数据工程师在做风洞实验的时候,在运动员脸部的正前方安放了一个读出器。这个装置可以告诉他们身体阻力大小,以及要如何移动头部和肩膀的位置,来改变阻力。以前,运动员只有在风洞测试做完之后,才会得到这些信息,所以他们无法立即做出改变,并跟进效果。

  它的工程师们,似乎真的喜欢思考除了下压力和轮胎磨损之外的事情

  2008年的世界一级方程式摩纳哥大奖赛上,因为下雨路面湿滑,刘易斯·汉密尔顿(LewisHamilton)的赛车在跑第6圈的时候打滑,撞上了一块挡板,而且右侧后胎也爆掉了。汉密尔顿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车手,是赛车界的巨星之一,当时他在成绩表上处于第二名位置。在任何一场一级方程式的比赛中,爆胎都是非常大的事故。摩纳哥大奖赛作为分量最重的赛事之一,出这种事简直就是灾难:它的赛道不在专门的赛车场,而是由这个摩纳哥公国弯弯曲曲、高低起伏的马路组成,所以超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落后了就很难追上。一级方程式的三次冠军得主尼尔森·皮奎特(NelsonPiquet)曾经把这项赛事比作“在客厅骑自行车”。碰到下雨天,更是雪上加霜。

  在大数据铺天盖地的关头——便宜的传感器和数据处理能力使得一切都可以加以测量的时候,知道哪些数据重要哪些不过是干扰,就成了挑战。在这个方面,迈凯伦有着数十年的经验,而且同样重要的是,他们擅长打造对数据加以时时拣选的系统——这就像是提供了类似脚手架一样的结构,在极端压力下代替应接不暇的人类大脑做出高风险决策。该公司的一众工程师,对于大量资源、最新技术以及紧迫的时间,也是见怪不怪。在本质上,许多商业问题的解决之道都跟赛车差不多,需要抢得先机。

  2015赛季的F1结束了,梅赛德斯尽管早早收获了车队及车手的总冠军,但在最后几站,他们并没有放松,最终,这支车队得到了703分,领先第二位的法拉利近300分,威廉姆斯以257分排名第三,在10支F1参赛车队中,有9支获得了积分,仅有独立车队马诺未能在全年比赛中杀进正赛前十,他们未能获得积分,这意味着他们在奖金分成上将很是吃亏,同时,在明年的比赛中,他们也不会享受到免费物流的权利。

  在数据分析方面所做的高度专业化的研发,可以令赛车界之外的行业受益

  车队简介   车队结构   大麻叶墨西哥国旗事件

  欢迎访问迈凯伦F1车队官方网站。1963年,布鲁斯·迈凯伦创立迈凯伦车队。1966年,我们首次征战F1比赛,1968年在比利时夺得车队首个F1大奖赛冠军。如今,在车队成立51年后,我们共赢得了182场大奖赛的胜利和20座冠军,冠军车手包括艾默生·费迪帕尔蒂、詹姆斯·亨特、尼基·劳达、阿兰·普罗斯特、埃尔顿·塞纳、米卡·哈基宁和刘易斯·汉密尔顿。

  简单来说,如果车队在一个比赛周末终于用掉两台引擎的话,车队即将在赛季但第三站巴林站就开始接受处罚。如果可靠性随着赛季的进行没有转机的话,发车位置的判罚可能是车队的命门,阿隆索在车队的未来肯定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文章概述:在距离方程式比赛开始之前的数周时间里,迈凯伦的工程师们进行了数以千计的模拟运行,对零部件、结构、各种设定和策略进行测试。在比赛开始之后,模拟运行仍在继续,随着来自赛道上一圈又一圈的信息输入,它们的预测能力也越来越准确。后来,迈凯伦不再只关注赛车领域,它为奥林匹克运动队服务,参与赛艇、自行车等运动项目;后来,迈凯伦走到体育之外,研究起医疗、石油勘探、航空等各领域的事情。

  “费尔南多,毫无疑问,我们有一名可以帮助我们再一次夺得冠军的车手,相信我,我们都非常乐意这样做。”迈凯轮车队执行总监扎克-布朗说道。

  她在1997年加入到迈凯伦一个研发赛车模拟器的小团队中。那会儿跟现在一样,在一级方程式的工程师当中,罕有女性身影。而模拟器,则比女工程师还要稀罕——当时没有一支车队有此配备。甚至在迈凯伦内部,对于该项目的兴趣也不大。车手对于上面显示的低劣图像抱怨连连,车队当时的总设计师阿德里安·纽伊(AdrianNewey)公开表示他认为该技术没有价值。哈格罗夫和其他工程师一步步地对软件和技术细节进行改进。后来因为一级方程式对汽车在赛道上试跑的时间长短做出了规定,于是一时间每支车队都需要一台模拟器。

  迈凯伦欲终止与本田的合作

  迈凯伦不卖赛车了

  汉密尔顿撞上挡板的时候,迈凯伦车队(McLaren)的13名成员正坐在1500公里外的英国城市沃金的控制室里,那是一个没有窗子的房间。屋外,几只苍鹭站在人造湖里,湖水拍打着迈凯伦技术中心(McLarenTechnologyCentre)弧线形的玻璃外立面。坐在监视器前的这些男女,与赛道上的队友——策略师、系统工程师、性能工程师、机师和IT专家一样,都身穿黑白制服;在这座中心里,还有几十人也在为此忙碌着。汉密尔顿那辆车在比赛过程中的许多安排和操纵决定,正是在这里做出的,而非赛道上。车队现在只有30秒不到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汉密尔顿得缓缓地把车开到维修区,然后进行一次非常重要的通话。

  基于概率得出解决方案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