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徐翔被判多少年 别再讨论私募一哥的西装了 从3万炒到数百亿

2018年02月09日 来源:徐翔被判多少年 大字体小字体

  据凤凰网报道,7月9日、10日,A股大幅反弹,徐翔又在反弹启动前精准抄底,跌停板扫货,不负“敢死队”之名。

  徐翔直视镜头,似乎有点漠然……

  仅有的几份报道显示,1993年,时年17岁的徐翔高中毕业后,用父母给的3万元现金,做起了“职业股民”。激战多年,其身家高达20亿元-40亿元不等(不同媒体说法不一),而管理的资产高达数百亿元。业内认为其对股市热点敏感,操盘风格彪悍,经常“大进大出”。

  分析人士称,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酵

  眼下,我也成为了一名资产管理人,在齐鲁资管开始自己的职业历程,我希望学以致用,帮助客户实现财富增值,同时也成就自己。路途遥远,望有缘者同行。

  经历过年中“股灾”的小伙伴,对这两项罪名应该都不陌生。且听长安君解析它们有何危害——

  要执行这种策略,徐翔必须依赖可靠的代理人网络。两个最重要的代理人就是他的双亲。他父母是泽熙的高管,还是若干关联公司的控股股东,他们帮忙以徐翔的名义操控了金额高达数十亿的投资。他们还经营着一些公司,那些公司是徐翔的秘密王国的组成部分。徐父通过泽熙的一家附属基金,拥有徐翔家乡的一家百货商场公司——宁波中百(600857,股吧)——的很大一部分股权。其他公司,比如不赚什么钱的服饰连锁企业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则由徐翔的朋友和盟友经营。

  中国“私募一哥”徐翔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一案,于今日(1月23日)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距离2015年11月1日,徐翔从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带走至今,已过去超过一年时间。

  相比起很多投资者,除了股票以外,还要关心足球,明星,旅游,高尔夫....。。徐翔可以算是股市里的苦行僧。

  泽熙是我投资生涯的重要一环,有很多东西,不是上面7堂课所能概括完的。写下此文,不是为了揭秘,也不是为了鼓吹,仅仅是从投资的角度,与大家探讨砥砺。关于泽熙,请不要问我更多。

  至此,被视作一代“股神”的徐翔案,终于尘埃落定。但其案情的官方详细版,仍有待公布。关于徐翔,仍然是传说多过事实。

  在宁波一家环境优雅的滨水咖啡馆内,我约见了一名年轻的股票交易员。此人猜测,与腐败官员的关联成就了徐翔,也最终毁灭了他。“徐翔是被人推着走上那个舞台的,”这名交易员告诉我,不时有拎Gucci包、带Cartier手表、衣着时尚的年轻女子从我们身边经过。“他们把大笔资金放在徐翔的私募基金里,把它们当自己的个人银行账户使。”

  随着徐翔的名气日增,他的人际网络也在扩大。到了1990年末期,他成为了“宁波敢死队”的非正式队长。这个团队以操纵不太出名的低价股票出名。中国股市不允许股价在单个交易日的涨幅或跌幅超过10%。为了利用这个涨跌停系统,该团队制定了一个战略:会突然向选中的股票投入巨大买盘。其他交易者看到这支股票的价格突然上涨,就会纷纷跟风买入。把股价拉升到10%涨停板。一旦股价在第一天达到涨停板,这支股票的涨势就具有了自我持续性。急于买入股票的交易者会在第二天一开盘匆忙买入,再次把这支股票拉升到涨停板。这样的走势自己也会带来宣传效应和唾手可得的利润。几天之后,这个团队就会抛售股票,其他交易者也会跟风抛售。股价会跌到一个较低的价格。这种战术令人想起美国股市现在的“垃圾股”操作,但是它的赌注更高,是在类似于美国股市早期那种监管环境中运作的。跟我交谈过的一个交易员曾用崇拜的语气谈到杰西·利弗莫尔(JesseLivermore),他是世纪之交的一个美国股票操盘手,赚了几百万美元,而后又失去了这些财富,1940年在他63岁时自杀。

  据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2017年1月23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有期徒刑三年、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同时并处罚金。

  2009年底,徐翔在上海成立泽熙投资公司,从事私募基金,以高收益率和对市场精准的把控能力闻名于私募界。从那时开始被江湖称为“私募一哥”。

  当泽熙不断得到发展和壮大,公司开始通过扑朔迷离的市场渠道操作。买入和卖出股票已不再能保持帝国快速成长。徐翔需要一个新的商业模式。

  90年代后期,徐翔和几个朋友开始短线操作,选中股票后,集中资金将股价迅速拉到涨停,之后再拉升一到两个涨停板就大举出货,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被市场称为“涨停板敢死队”。

  酒鬼酒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大约在40元的时候,泽熙重仓酒鬼酒,但黑天鹅不期而至,塑化剂事件爆发了。

  ✿刑罚:(1)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2)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从昨晚到今天上午,估计不少小伙伴都像长安君一样,朋友圈被“徐翔的白西装”刷屏了。观察者网报道,徐翔赫然挂镣铐而立,穿白色休闲西装,灰色休闲衬衣,头发略显稀疏,架一副无框眼镜。那套乍一看酷似医院白大褂的阿玛尼,也因这位昔日“一哥”,而成为“史上最不上相”大牌。同时还有传言,徐翔犯罪成员拒捕被击毙,尽管此消息已被辟谣,但徐翔的名字还是迅速普及到了每一个不炒股的网民脑海里。到了下午,朋友圈里的问题已经变成了,“徐翔到底要判几年?”

  ✿解析:通俗地讲,在股市上,你故意利用老百姓不知道的内幕信息非法获利了,别说股民不答应,法律首先就要出手~这个罪最高刑期是10年!

  我自己也曾经用过杠杆,有过暴利的经历,更有过惨痛的教训。现在,我想我是不会再愿意尝试这把锋利的双刃剑了。牢记巴菲特的话:稳健的投资者夜夜安眠。

  九天后,徐翔逃离祖母的生日聚会,试图到达上海。几乎在同时。一个特殊的群体,中央纪律检查委员即将对证监会展开巡视。公开拿下徐翔并让照片证据流传,政府在度过一个焦头烂额的夏天后显示力量和能力。

  ,徐翔事件在资本市场的连锁反应,可能还无法预计。

  据原泽熙总经理助理叶展回忆,徐每天研究股市超过12小时,几乎没有娱乐和其他爱好,这种习惯已经持续了20多年。

  更重要的原因是,杠杆会使投资行为发生扭曲。在成本、期限和平仓的压力下,投资者要么变得更加激进,希望尽快赚取更多的利润,导致冒了更大的风险;要么变得更加保守,害怕因为下跌而导致平仓,从而失去一些投资机会。

  作为老板,徐翔痴迷于工作,不知疲倦。友人表示,除了股市,他没有其他爱好或兴趣。每天早上8点45,他就来到泽熙在上海那间光鲜亮丽的办公室,经常待到凌晨2点。他的座位在公司交易大厅后部,他在那里亲自指挥泽熙的投资,就算公司的资产接近300亿的时候也没有松懈。他始终高度神秘。泽熙的研究人员不知道老板是否听从了他们推荐的股票买卖建议,直到年底看到自己的绩效评估。“徐翔总是在交易,”一位老朋友评价。“如果他不是在做交易,那就是在思考怎么交易。”

  财新网记者之前曾报道,王巍通过朋友介绍与徐翔相识,多名涉案上市公司高管,都是由王巍牵线搭桥。

  现在,我也养成了盯盘的习惯,交易时间尽量不离开盘面,日复一日,市场的呼吸和节奏慢慢会在脑海中留下印记,直到形成交易直觉。

  据不完全统计,多家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上述公司身影,除此之外,郑素贞也是流通股东中常客,而徐翔、郑素贞和应莹曾联袂出现在ST长油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以此构成泽熙系。不仅如此,上海泽熙投资管理公司内部员工透露,华润深国投信托公司的多个产品也属泽熙系,如福麟1号、龙信基金通1号集合资金等。

  “股市里只有不断进化,才能不被淘汰。”徐翔的这句话,或许是其投资生涯最贴切的写照。

  与宣判日不同的是,徐翔案开庭当日(2016年12月5日),徐翔概念股弱势。大恒科技(600288.SH)当日低开,跌9.05%;明牌珠宝(002574.SZ)跌5.41%;金科股份(000656.SZ)跌4.86%;文峰股份(601010.SH)跌4.39%;华丽家族(600503.SH)跌1.79%;康强电子(002119.SZ)跌1.73%;赛象科技(002337.SZ)跌1.71%;中弘股份(000979.SZ)跌1.42%;美邦服饰(002269.SZ)跌0.87%;万邦达(300055.SZ)跌0.56%;向日葵(300111.SZ)跌0.54%。此外,乐通股份(002319.SZ)小幅上涨0.22%;东方金钰(600086.SH)涨跌0%。

  去年11月1日,周日,上午10点33分,东部沿海工业城市宁波的高速交警在其官方微博上发了一条看似无关痛痒的消息:“因临时交通管制,G15沈海南接线、杭州湾跨海大桥所有进口都已关闭。”

  徐翔最多恐面临20年徒刑

  到了2005年,徐翔走出了家乡。他需要更加接近权力和金钱,而宁波的池子已经太小了。他选择的这个时机一如既往地恰到好处。在中国的对冲基金行业正要起飞之际,他怀揣着数亿资金搬到了上海。早在1990年代初,这一行业就具备了雏形,但那时候交易量很小——中国的经济还在发展——既不存在本土人才,也不存在法律框架。这类基金在私底下操作,没有受到任何政府监管。“谁能管理对冲基金?”曾在中国监管部门供职的一名官员表示。“那时候是个未知数。”

  ✿《刑法》第182条【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操纵证券、期货市场,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徐翔超乎人们想象的成功持续引发各种谣言和猜测:说他有内幕消息,琢磨他为何能准确地把握交易时机,还说他那些富有(且完全不曾暴露身份)的客户可能有政治人脉。流传最广的一个谣言是,徐翔是在帮富有的腐败官员的子女做投资。传闻说,这些人给徐翔提供内幕消息,保障他的安全,使他免于被起诉;作为交换,徐翔通过私募基金的形式替他们运作资金,这类基金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既能掩盖投资的金额,又不会暴露投资者的身份。这些谣言的高明之处在于,它们让人感觉极有可能是真的,但又完全无法证实。

  延伸阅读:私募一哥泽熙徐翔教我们的七堂课

  我曾经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泽熙能猜中这轮反弹?徐翔事后的一番话解开了谜底。

  徐翔早年是在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的营业部炒股的。当时,股价是用粉笔写在黑板上,会影响股票的发行和企业信息披露的人为规则变动,持续干扰着本就难以预测的股市。1992年,上证指数上涨了167%,然后在1993年4月和1994年7月之间,又暴跌了大约75%。尽管中国银河证券是一家国有企业,但并不能为这里的交易带来什么保护;在徐翔刚入行的时期,他周围的交易者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能赚到或损失掉大笔财富。

  (1)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或者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的;

  齐鲁财富网还了解到,除了徐翔外,最近几年获罪的股市大佬还有很多人。其中,以管金生、张海、周正毅、刘汉、吕梁、朱耀民、唐万新、顾雏军、黄光裕、成清波等等。

  2014年押宝了东方锆业、吴通通讯、中青宝、鹏欣资源等股票。此外,徐翔对新兴行业也有独特思路,对于有政策扶持的行业尤为看重。A股市场中泽熙概念股有工大首创、隆基股份、赤天化、赛象科技等。

  去年以来,随着市场的转暖,许多投资者眼见暴利在前,纷纷加杠杆,两融余额飞速飙升,分级基金抢手无比,还有很多杠杆极高的结构化产品诞生。

  但徐翔毕竟不是神,有时难免失手。2012年,徐翔及其团队,就曾折戟酒鬼酒,踏上“地雷”。当年11月23日,酒鬼酒被曝塑化剂超标,此后酒鬼酒连拉5个跌停板。根据酒鬼酒当年三季报,泽熙一号持有300多万股酒鬼酒,成本应该在50元左右。5个跌停后,股价在30元左右,泽熙亏损6000万元左右。对此,徐翔说:“看错的时候、割肉的时候更多,是偷偷摸摸剁掉,及时止损。”

  当时,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都在开设股票账户,那种热情后来被证明不仅非常持久,而且改变了一个时代。在上海交易所和深圳后来成立的中国第二个证券交易所,股市成交规模不断扩大,从1993年的610亿美元,达到2015年夏的10万亿美元。与美国机构投资者主导股市的情况不同,在中国,2亿散户投资者的交易量构成了整个股市的约85%。美国道富银行应用研究中心(StateStreetCenterforAppliedResearch)的一项调研显示,其中81%的人至少每个月会进行一次交易。但经验较少的个人投资者容易被谣言左右,会在对市场基本面缺乏了解的情况下进行交易,因此很容易沦为更老道和更有计划的交易员的牺牲品。“这些散户投资者在市场上被称为‘韭菜’。”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ShanghaiAdvancedInstituteofFinance)金融学教授严弘说道,“他们被割了一茬又一茬,还是不断长出来,就像野草一样。”

  我认为是后者。

  好了,“西装哥”的八卦听完了,现在讲点严肃的:徐翔究竟为何被警方控制?

  11月的第一个交易日,中国股市就被撞了一下腰:沪深两市开盘走低,沪指跌1.33%,深成指跌2.08%。而引发“两市齐跌”的一个重要原因,业界大多指向被称为“私募一哥”的上海泽熙投资公司董事长徐翔,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警方控制。

  人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的徐翔,从营业部成名,到公开发行阳光私募,创造了资本市场数个奇迹。但其基本不接受媒体采访,颇具神秘色彩。

  到底绝对收益重要还是相对收益重要?见仁见智。但两者不可兼得是市场公认的真理:要想获得绝对收益,应当尽量回避风险;而要想战胜指数,又必须勇于承担风险。这本身就是悖论。

  对中国那些想要成为富豪的人而言,对证券市场的打击行动所牵涉的利害远远超出市场的范畴。我和北京那位基金经理在某大学的校园咖啡厅里聊天。

  但在股市崩塌过程中,徐翔的王国依旧欣欣向荣。从2015年初开始,泽熙旗下一只基金的净值增长了357%,在中国的1649只基金里排名第一;另一只基金的净值增长了187%。在6月份为期三周的股灾行情中,泽熙的五只上市基金全部增长了至少20%。

  泽熙投资公司在发展壮大之际,开始通过更为不透明的市场渠道进行运作。买卖股票已经不足以让这个王国继续快速成长。徐翔需要一个新的商业模式。

  徐翔作风彪悍,数次传出“被查”

  对于在市场中拼杀已久的徐翔来说,杠杆并不陌生,但随着投资时间越长,他对杠杆的态度越发谨慎。

  (一)涉嫌罪名之一:内幕交易罪

  鉴于泽熙的惊人业绩,关于其内幕交易、“老鼠仓”的说法也是不绝于耳。网上还时不时流传其“出事”的消息,从2011年至今,至少有7次。而这次,他真的摊上事了。

  在此期间,市场对于事件的报道、传闻铺天盖地,结论基本一致:重庆啤酒将回归啤酒类公司的估值,按照同类公司比较,股价最多值15元,或者10元。

  先来看看徐翔的前世今生。

  近段时间,徐翔家族和泽熙可谓风头正劲。

  截至2015年10月5日,泽熙3期和泽熙1期今年以来分别以302.57%和302.57%的收益率名列中国私募基金收益率排行榜冠亚军。最被人津津乐道的是,徐翔在今夏的股市大跌前,高位清仓。

  重庆啤酒一役,堪称泽熙的经典案例。在乙肝疫苗彻底失败,股价崩盘的时刻,泽熙却成功抄底,获取巨额利润,其中的一波三折,惊心动魄之处,比小说还精彩,而泽熙的投资逻辑,更叫人拍案惊奇。

  唯有无与伦比的专注,才有超乎寻常的回报,这是我学到的第一课。

  第一课专注

  第四课: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这已经变成股市中的众所周知的俗话,但知易行难,克服人性的弱点,需要长时间的磨练。

  叶展还透露了泽熙对研究员的三条考核办法:推荐的股票要能涨,最好马上涨;涨幅要高过沪深300指数;买入后不能下跌超过10%,否则无条件止损,不允许补仓。

  这个案例足足让我思考了三个月,因为它完全颠覆了教科书上的逻辑:股价是基本面的反映。它让我知道,有时,股价可以和基本面完全无关,而只跟群众的心理相关。

  (AlexPalmer是驻北京的作者。这是他为《纽约时报杂志》撰写的第一篇文章。YajieWang对本文有翻译和报道贡献。文章有删节)

  (2)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期货交易,影响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的;

  通常情况下,他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每天一早,泽熙开始晨会,每位研究员汇报市场信息和公司情况,开盘后进入交易室,交易时间绝不离开盘面,中午一般与卖方研究员共进午餐,下午继续交易,收盘后又是一到两场路演,晚上复盘和研究股票。

  说起来,徐翔的成长道路还真不同于常人。1993年,17岁的小徐高中毕业,他没有像同龄人那样参加高考走进大学,而是怀揣父母给的3万元现金入市,做起了职业股民。“我学习股票,看书,听券商培训,也看国外投资方法。三人行必有我师,对宏观经济也懂一点。”徐翔表示。

  (3)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或者以自己为交易对象,自买自卖期货合约,影响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的;

  有必要稍微披露一下泽熙对研究员的考核办法,主要有三条:推荐的股票要能涨,最好马上涨;涨幅要高过沪深300指数;买入后不能下跌超过10%,否则无条件止损,不允许补仓。

  根据新华社报道,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如果据此而言,徐翔可能涉嫌的罪名主要有:1、内幕交易罪;2、操纵证券市场罪。

  进入新世纪,随着沪深股市走熊,徐翔开始琢磨短线套利技术。这批人以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为核心,成员20人左右,核心是徐翔、徐晓、张建斌等。徐翔对股市热点非常敏感,操盘风格彪悍,经常大进大出。选中股票后,他们集中资金将股价突然而迅速地拉到涨停,之后往往再拉升一到两个涨停板就大举出货。因为其操盘手法极为凶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决不恋战,因此,这些人被市场称为“涨停板敢死队”,徐翔在成名后更被媒体封为“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

  徐翔被带走后,泽熙系名下和其父母持有的包括宁波中百、大恒科技、文峰股份等价值数十亿的上市公司股份全部遭到冻结。此外,跟随他的朋友和泽熙系的高官们也悉数失联。但是数月之后,很多人陆续回归。

  徐翔马上退出了生日宴会,驱车沿G15高速公路向上海驶去。车子开过一片片由低矮灰色公寓楼组成的小区,那里墙面灰浊,院落凌乱,窗户上装着栅栏。他穿过将宁波一分为二的奉化江,绕过杭州湾,匆忙驶向跨海大桥。但他不知道警方已经封锁了前方的道路。当他抵达大桥时,警方把他从车里带出来,带到了高速路边,进入高速路巡查人员的办公室。

  徐翔还与被告人竺勇等人约定,由上述人员自筹资金,以本人及其亲友名义开设证券账户,根据徐翔指令买卖股票,获利与徐翔按比例分成。

  私募大佬徐翔起底:17岁开始炒股,从3万到数百亿……

  但是,这确实让大家深感意外,竟然在徐翔身上没有判出内幕交易,那么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有什么区别呢?从法律条文看,操纵证券市场罪的是“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仓优势、信息等优势或者滥用职权等。”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证券市场价格是其中的一种,称之为“信息型市场操纵”重点在合谋、资金优势以及信息优势,而内幕交易重点就是主观意图了,主观上要利用未公开的内幕消息获利,重点是主观、非公开的重大消息,以及提前买入。而在判罚上,咱们就只说特别严重的情形,操纵市场五年以上,十年以下并处罚金,而内幕交易也是五年以上十年以下,违法所得罚金1倍以上5倍以下。

  还有很多次,泽熙重仓持有的股票,在市场报告一片看好,股价凌厉上涨的时候,泽熙却在悄悄出局,而卖出的价格屡屡是市场的阶段顶部。

  查理芒格反复强调,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想。就是告诫投资人,要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当市场的观点高度一致时,拐点也就即将来临了。

  转型阳光私募踩点定增概念

  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9年至2015年,被告人徐翔成立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统称“泽熙公司”),由徐翔实际控制,发行多个产品(统称“泽熙产品”),进行证券投资。

  魔法消失,王国崩盘

  在即时通讯工具如此发达的今天,徐翔、王巍、竺勇却如此偏爱当面沟通,足见其谨慎的性格。

  ✿《刑法》第180条【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规定:证券、期货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或者非法获取证券、期货交易内幕信息的人员,在涉及证券的发行,证券、期货交易或者其他对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尚未公开前,买入或者卖出该证券,或者从事与该内幕信息有关的期货交易,或者泄露该信息。

  “宁波敢死队”声名日盛之际,其他交易者开始密切关注银河交易厅——无论他们买哪只股票,必定都会引起注意,导致相应的买盘激增。不想获利都难。

  徐翔为人低调——团队其他成员的新款跑车显眼地停在交易大厅前,他却会避开这些光鲜的东西——但这个团队还是拥有了神话一般的地位。两个自称是“宁波大佬”的人写了一系列书籍,还举办了一些旅游研讨会,承诺要让大批新手投资者学会宁波敢死队赚钱的秘密。中国其他城市也纷纷冒出了跟风的“敢死队”。

  (二)涉嫌罪名之二:操纵证券市场罪

  徐翔目前仍被拘押。他被捕数月后,经警方确认的唯一细节是,他因涉嫌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价格而被捕。没有他坐镇,泽熙崩盘了。徐翔就是泽熙,没有他,魔法就消失了。

  2012年初,重庆啤酒发布乙肝疫苗临床揭盲结果,整个市场都傻了眼:被寄予厚望的疫苗居然基本无效,公告一出,股价从82元连续跌停。在股价跌至28元的那天,奇迹发生了,巨量买盘一开盘就横扫千军,股价扶摇直上,盘中一度涨停。没有人想到,在市场一片看空的时候,泽熙出手了。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