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翻唱歌曲需要版权吗 音乐节目翻唱歌曲都有版权吗?

2018年02月07日 来源:翻唱歌曲需要版权吗 大字体小字体

  在谈到音乐节目版权签订最应该注意的是哪个方面时,陆伟表示,平衡权利人与使用方双方的利益。“做到既要保护智力创造,也要鼓励知识传播;既要反对市场垄断行为,也要防止权利滥用,要在保护作者权益这个基本前提下实现权利人、使用者和社会公众三者之间的利益平衡,促进作品的广泛应用,促进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繁荣,最终满足最广大消费者的精神文化需求。”

  音乐人 对于版权的应用越来越健全

  李代沫因在《中国好声音》中翻唱了曲婉婷创作并演唱的歌曲《我的歌声里》,而被广大观众记住,并迅速虏获了一批歌迷,以至于有些歌迷将这首歌打上了李代沫的标签,这也引起了原唱者曲婉婷的不满。于是,曲婉婷本人通过环球唱片向李代沫及节目组发出了维权公告,但这也引得李代沫歌迷的不满。有歌迷认为,“人家唱红了你的歌,你就拿这件事情来炒作,如果人家不翻唱,谁知道这首歌和你这个人?”

  后来汪峰觉得自己没有得到两人的尊重,按汪峰的说法“感觉被利用了”,就下令封杀旭日阳刚翻唱《春天里》的版权,报道一出,闹得热火朝天。

  ■ 版权纠纷案例

  十三月CEO卢中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也谈到,灿星在使用马条的歌曲《寂寞有多长》时主动支付了版权费,节目中关于翻唱的相关条款也是比较合理。“我觉得现在对于版权的应用还是越来越健全了,大多数节目也都会通过合法的途径来翻唱歌曲,毕竟一个节目的广告就是上亿元起,一般也不会故意来省版权费。”

        我国《著作权法》第3条规定,本法所称的作品,包括文字作品、音乐、戏剧、曲艺、舞蹈、杂技艺术等作品。第10条规定,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展览权、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摄制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以及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简而言之,著作权就是作者对作品享有的17种利用方式。具体说来,包括4种著作人身权和13项著作财产权。这13项著作财产权,包括(1)复制权,即再现作品的权利;(2)发行权和展览权,即以转移作品载体的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的权利;(3)公开传播权,即以不转移作品载体的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的权利,具体包括广播权、表演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放映权、展览权;(4)演绎权,即在保持原作品基本形式的前提下对原作品进行再创造的权利,具体为翻译权、汇编权、摄制权和改编权。可见,歌曲属于著作权法所称的作品,依法享有著作权。

  节目方 平衡权利人与使用方双方利益

  音乐节目使用歌曲版权分三种情况

  既然是翻唱曲目,就涉及版权问题。曾经任职于麦田音乐、华纳唱片,现任阿里音乐CEO、《跨界歌王》的评委宋柯认为,现在音乐节目的版权意识增强了很多,一是音乐人知道有维权的权利,二是电视台也早就注意到这个问题,宋柯说,他参与的几档音乐节目都很注意保护版权,节目方会找到版权人或者音著协来主动沟通版权事宜。此外,宋柯认为,在合法的情况下,作品被翻唱本身也是作品被传播很好的手段,“比如白百何在《跨界歌王》中演唱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很有她自己的个性,让一首老歌焕发青春。”

  汪峰的理由是二人用他的歌参与了各种各样的商业演出,事先并未与他取得联系和授权,这种行为是一种严重的侵权行为。汪峰当时接受采访时提及“版权保护的漏洞太大,自己的善意也变成了被利用。”在接到汪峰的通知后,旭日阳刚道歉的态度也是很诚恳的,汪峰事后也称接到了二人道歉的电话,并表示,“我只是希望他们越来越好,他们的道歉我也接受,但他们未来怎么发展才是最重要的”。感觉2010年的汪峰就把“情”和“法”分的很清楚了嘛,不愧是眼镜如此深邃的男人,赞一个。

  “使用前未沟通”引侵权诉讼

  根据著作权法规定,作为歌曲词曲作者的著作权人享有发表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发行权、表演权等,这些权利在经著作权人许可后,可以转让或由他人行使,著作权人有权按照约定或法律规定获取报酬。而是否向公众收取费用和向表演者支付报酬,是翻唱行为是否需要取得著作权人同意并支付报酬的主要判断标准。

  随着版权意识的增强,音乐节目的版权也越来越规范。在采访中,李志经纪人、十三月CEO卢中强都提到,作为节目制作方,灿星在使用歌曲之前,都会主动来接洽版权并支付版权费。在卢中强看来,尊重版权也是对词曲作者的尊重,这一点对于音乐创作也是极为重要的。就音乐节目是如何处理版权问题的,本报记者采访了音乐人、节目制作方以及音著协、版权律师、乐评人等,还原音乐节目的版权现状。

  目前市场上现存的大多数音乐节目都已经会提前把版权问题处理完善,越来越成熟。李志经纪人告诉记者:“大概在节目播出之前的一个月,节目制作方(灿星)就开始与我们沟通授权和授权费用,但是当时他们可能没有决定要不要用这个歌,或者用成什么样、哪一期用,所以我们一直保持着沟通的状态,一直到最后定下来。在节目播出的那一周我们就把节目的授权流程走完了。”

  因为小鲜肉蒋敦豪在《中国新歌声》节目上翻唱《天空之城》,也再次带起一轮民谣热点,本报作为第一家媒体采访到了李志的经纪人,他的观点十分具有代表性:“我们对选秀节目持开放的心态,因为像我们做独立音乐的,平时展示的平台并不是这么多。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当然希望有更多的机会让更多的人听到(李志的歌)。”

  张杰曾在《歌手》第一季演唱《默》,因为节目组没有在演唱前取得版权拥有者高晓松的授权,导致高晓松的不满。好在节目播出后节目组即时和高晓松取得了联系,并补办了手续,此事件才平息!该事件也足以说明,版权的重要性。

  实务当中容易混淆的两个概念是表演者的权利和表演权,表演权归作品的作者享有,是一种著作权,表演者的权利归作品的表演者享有,是一种邻接权;所谓邻接权通常是指表演者、录音制作者(或称唱片制作者)和广播电视组织对其表演活动、录音制品和广播电视节目享有的一种类似著作权的权利。例如,在《我是歌手》节目中羽泉组合未经著作权人许可而翻唱《烛光里的妈妈》,侵犯的是著作权其中一种表演权,受侵犯的主体是作曲者谷建芬和词作者李春利,与该首歌的原唱没有干系。另外,邻接权的行使不能代替有关的著作权的行使,例如,电视台对歌手演唱进行现场直播,应当同时取得歌手和歌曲著作权人的许可。

  至于一档音乐节目中的歌曲版权是如何沟通的,灿星副总裁、《中国新歌声》宣传总监陆伟告诉本报记者,歌曲(节目中翻唱只涉及词曲著作权)的授权需要向歌曲的词曲权利人或版权代理方来解决,可能是个人、版权公司,或者版权机构。根据权利人性质或者使用方式不同,一般需要提前一周至一个月来洽谈。“在合约中也会标明使用方式和版权费用(我们提出使用申请的时候就会表明使用方式、使用次数、使用区域等信息)。”对于在谈版权中遇到的困难,陆伟表示,要价过高、不允许改编等都是时常遇到的阻碍。“另外,某些版权方对我们的使用申请从确权到审批反馈周期过长,这对于电视节目制作对时间的严格要求是很大的挑战。”

  而对于节目中用到的外文歌曲或者很老的歌曲,据陆伟介绍,这些歌曲也都有版权方来代理,“如果歌曲的版权方实在找不到,我们会依照市场价格预留出这首歌曲的版权费用,如果老歌过了著作权保护期,会变成公共版权,不需要再去申请。”

      我国著作权法第3条规定,本法所称的作品,包括文字作品、音乐、戏剧、曲艺、舞蹈、杂技艺术等作品。第10条规定,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展览权、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摄制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以及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可见,歌曲属于著作权法所称的作品,依法享有著作权。依据著作权法第37条规定,使用他人作品演出,表演者(演员、演出单位)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实践中一般掌握为公益表演翻唱节目,如果未向公众收取费用,也未向表演者支付报酬的,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 

  沈庆:有序机制是尊重创作人

  今年《中国新歌声》第一期中,选手蒋敦豪演唱了李志的《天空之城》。这首歌不仅高居人气榜榜首,也让民谣再一次走到大众面前。同时,让人对音乐节目中,歌曲的引用情况、版权情况有所好奇。目前电视荧屏上的音乐类节目中,一类是歌手演唱自己的歌曲,比如即将于八月在重庆卫视开播的《王者归来》,节目中周传雄、陈晓东、秦勇、安又琪、阿兰、迪克牛仔、徐怀钰等十位歌手将自己的歌曲进行二次改编,因为演唱的是自己的经典老歌,也减少了版权纠纷。另一类节目则是演唱者要唱别人的歌曲,近年来大热的一系列选秀节目以及《我是歌手》《跨界歌王》这一类明星参与的音乐节目中,大部分都是此类翻唱。比如王子文在《跨界歌王》中演唱的王菲的经典歌曲《闷》、胡杏儿演唱的粤语版《小幸运》都是反响很好的翻唱歌曲。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