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律师要考什么大学 男子大学拾荒18年自学通过司法考试转行当律师

2018年02月07日 来源:当律师要考什么大学 大字体小字体

  1995年,我高中毕业南下广州,住的地方离广中医很近,于是我和姐夫、老乡三人来到教工宿舍区收废品。由于学校管理严格,而我们面孔生,保安很尽责,每次都把我们赶走。

  由于找不到工作,我们只能“赖”在广中医教职工宿舍大院里收废品。于是保安赶,我们走,保安一走,我们就又偷偷回来。就这样你赶我跑的日子过了三四年,保安和住户都认得我们,也信得过我们了,我们在广中医收废品的“工作”才开始稳定。

  一个炎热的夏天,我遵守交通规章过马路,却被一辆小车撞倒在地。交警协调我们“私了”,从没遇到这种情况的我浑浑噩噩地在同意书上签了名,对方赔了我400元医药费。

  游满勤(白衣者)和姐夫正在整理刚收来的废品

  教工宿舍区的“收买佬”

  第二天起床后,我发现自己的一条手臂完全使不上劲,去了医院才知道手臂伤得挺严重。当时的我既愤怒又无奈,无奈的是我看了那么多法律书籍却不懂运用法律,更不知道用哪条法律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突然还想到了我的家乡农村,那里很多人欠缺法律观念,遇到矛盾不懂得用法律途径解决。

  新西兰怀卡托大学法学院

  高中毕业后,我一直都保持着阅读的习惯。2000年,我读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本法律书,是一本法理学的教科书,我非常喜欢。从此,凡是关于法律的书籍,我都特别爱看,我开始和法律谈恋爱了。

  小明的理想是当律师:在学习生活中,他处处严格要求自己,终于如愿考上政法大学为当律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小明发掘自己潜能的途径是

  一次交通意外激发“律师梦”

  其实,我真正的工作是在珠江新城的一栋高档写字楼里当一名实习律师。去年11月,我通过了司法考试,今年4月9日,我拿到了法律执业资格证。

  “母亲节”那天,上午10点,我顶着大大的太阳、骑着自己的“私家车”来到我拾荒18年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的教职工宿舍大院里。把单车放在一旁后,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到熟识的教职工家里收取废品,在楼下的空地分类整理好后,再放上我的三轮车把这些废品运到附近的回收站。

  当时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强烈的念头:我要成为一名律师,要用法律保护自己,也要做些基层法律工作。

  2008年,我报名了法律专业的自学考试。没想到这个决定不仅得到了家人的大力支持,还得到了广中医教职工宿舍大院里街坊的鼓励。和那些全职读书的本科生不一样,我首先要赚钱养家,其次才复习考试。如果工作和复习相抵触,那我只能放弃复习的时间。

  我就是喜欢在广中医教职工宿舍大院里收废品。校园里都是知识分子,文化氛围很好。每次收到书籍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不是因为卖的钱多,而是我会像宝贝一样把它们都留下看,一本一本细细看完。一个收废品的哪有闲钱买书,但是我“收”回来的书不仅不要钱,而且学校里的老师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选择看的书肯定是好书。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