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the»索科特拉岛

索科特拉岛 也门索科特拉岛印度洋上的奇幻之岛 也门和萨那

2018年02月06日 来源:索科特拉岛 大字体小字体

  牧羊女家徒四壁的贫困程度令我惊讶。在这里,连稻米都需要进口,多数地区既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当地人饮水基本靠雨水和井水。由于燃料供应困难,岛上也没有发电厂,只有政府的个别部门自备小型汽油发电机。一部分村民靠采摘植物为生,也有一部分人进行放牧。在沿海一些村庄,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简陋渔船,下海捕鱼依然是最主要的谋生之道,大部分所获被出口到亚洲大陆。但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因为在公海上,庞大的外国船只几乎掠夺了所有渔业资源。

  狂风持续扫荡这里的沙质海滩、石灰岩溶洞和巍峨高山,让岛上的恶劣环境更加雪上加霜。这里气候炎热干燥,几乎没有任何降雨,这还得拜岛屿沿岸的索马里寒流所赐,它为这里繁衍全球最奇特的动植物埋下了伏笔,使得这座岛看起来仿佛来自另一个星球。不过,对于生活在这里的近5万名居民来说,这座栖身之岛却完全可以安身立命,连同他们独特的遗传谱系,也成为人类学家研究的样本。

  也许是上帝在塑造地球时为了弥补某些遗憾,故意在这里制造了迥异于其他地区的自然景观和独特物种,索科特拉岛因此还曾被评选为“全球最佳世外桃源岛屿”。

  在很多人眼里,干燥、沉寂、空旷的索科特拉岛是一个翻拍《侏罗纪公园》的理想之地。很多植物都是生长在岩石上,比如形似纺锤布满玫瑰花瓣的沙漠玫瑰、张开巨型伞盖树冠的龙血树,它们共同为这个地区定下了基调。不过,从古至今,这里更像是人类淘金的冒险乐园。

  从中部的哈迪卜到最东部的Araher沙山只需一个小时车程,而且都是很好的柏油路。但我们磨磨蹭蹭地拍照、采购、玩耍,抵达的时候已经是近日落时分。沙丘连绵起伏,光线正好。

  Dicksam是位于索科特拉岛中部的一片山谷地区,也是观赏龙血树,露营和欣赏山谷景色的绝佳地点。看看这周围的景色,感觉好像《神雕侠侣》中最后小龙女养病等待杨过的地方,人间仙境。

  沿途,可以看到一些捕捞龙虾的渔船。基本每艘船都有一两只龙虾的收获。原来每个渔民都有自己的地盘,他们会在自己占据的海底礁石上布下一张大网,大概30米长,5米深。这张网贴着礁石,只要龙虾爬到网上面就会被困在那里。至于龙虾的价格,低得很夸张,就跟我居住的那个二线城市的牛肉一样价格。因为这里不属于保护区,捕捞和购买龙虾是合法的,于是我们扫了一堆龙虾,大概3斤左右一只。

  街头看到的检查站与装甲车

  其次,在西海岸Qalansiya跟渔民出海捕鱼和抓龙虾也是特别的体验,虽然不是浮潜区但那边的海底山崖另有一番景色。要是你运气好并且足够强悍,可以跟上千条海豚一起游泳。

  令人惊讶的是,一项调查显示,岛内不少居民的遗传谱系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属于特有的人类Y染色体DNA单倍型类群(人类Y染色体DNA单倍型类群,是利用Y染色体遗传变异特性进行人类学研究的一门科学,主要用于研究人类的“非洲起源论”及以后的种群分布的遗传学证据)。岛上居民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土著居民——贝都因人,他们构成岛上居民的主体;第二部分为其他阿拉伯国家和地区移民;第三部分为来自非洲特别是非洲之角的移民。经过长期的潜移默化,这三部分居民基本上融合在一起,共同守望着这座荒凉而奇特的梦幻之岛。

  我顶着高原上腥热的强风,努力睁开眼睛,打量这座被誉为“印度洋上的加拉帕戈斯”、隶属于也门的奇特岛屿—索科特拉岛。荒野中,一棵棵龙血树稀稀落落地矗立在岩石上,周围夹杂着一些低矮的灌木丛。一条幽深的峡谷如一条长龙,蜿蜒伸向远方沙漠与海洋的相交之处。

  最后更新一下,进入2016年,伊朗支持的也门胡赛武装和前总统卫队的盟军控制了首都萨那等西北部的也门,沙特等阿拉伯联军控制了索科特拉及东部也门,ISIS控制亚丁市附近少数地区,三方混战,目前还是暂缓前往也门吧。

  鉴于当地的安全情况,行前准备的时候就把保险购买作为重点事项。不过,很多保险例如平安之类的都不承保也门及相关地区,后来问到美亚保险是承保的,而且都比较信任美亚。东南亚地区我一般都会买乐悠悠,但风险稍高的地方就选万国游踪,毕竟除了医疗救护外,航班延误,财物损失,紧急救援也都有保障。更重要的是,这款保险有意外恐怖保障,感觉好像有点牛B。购买挺方便,在网上就可以完成2分钟搞定:http://t.cn/R5ZoQsR

  几个世纪以来,那些深谙驱魔之道的巫师占据了山地里的洞穴,在洞里进行献祭仪式。后来也门政府禁止了这种有悖于伊斯兰教义的活动。不过,这似乎很难一下改变岛民的传统,求神问卜、祈祷祭祀之类的活动依然盛行。一旦碰上干旱,当地人也会通过祭祀来求雨。

  导游问我们,要不要今晚在这里露营?这也是我计划内的事情,欣然答应。于是导游跟司机开始搭建帐篷,铺设床铺,埋锅烧火。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游手好闲。刚好看到来自斯洛文尼亚的一家四口也在这里露营,于是跟上两个小鬼一起去爬沙山。索科特拉有时候会刮很强的季风,长年累月把海沙堆积成一百多米高的沙山,看着不高,但走起来非常困难。

  一早,最后一次跳下海里畅泳,收拾好行李准备去机场。沙力问我们:准备好了么?去机场了。斯洛文尼亚的那个女士很哀愁地说:没有,我一直都没有准备好。的确,我们完全还没有准备好离开这个美丽的海岛。索科特拉多类型的风景,特殊的生物品种,清澈的海水和完美的沙滩,5天时间实在太短了,我们完全没有心里准备离开这里。但索科特拉的旅程结束得如此突然,我们恍如一下就穿越回到萨那一般。虽然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回来,但我绝不会忘记这个美丽海岛。

  第四天:

  冒着酷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终于到了山顶,可以看到很多龙血树。这个品种的龙血树只生长在索科特拉岛,而且喜欢在海拔较高的地方生长,而homhil是龙血树重要的保护区之一,长满了形态各异的龙血树。

  在布满干燥砾石的迪克萨姆高原上,一轮满月冉冉升起,将如银的月光洒向树干高耸挺拔、树冠宛如伞盖般的龙血树,也将树下扎根的石灰岩映照得熠熠生辉。这些石灰岩早在远古时期,曾被海水长期浸泡,在海水退去后又开始经历岁月的无情剥蚀,变成了如今斑驳陆离的沧桑模样。

  第七天:

  第八天:

  国际交通:去也门航班很多,可以自己选择,如果在迪拜转机flydubai航空也很便宜。要注意一点就是flydubai在2号航站楼,与南航的1号航站楼或者阿联酋航空的3号航站楼都要转巴士过去,所以要多预留时间。

  过去,索科特拉曾是冈瓦纳古陆的一部分,约1800万年前挣脱了大陆的束缚,后从“非洲之角”脱离开来,并被视作一艘珍贵的“诺亚方舟”、一件“生物演化的杰作”,于2008年被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超过1000个特有物种(包括约800种动物和约300种植物)生活在这里。如今,生物学家还在努力研究这个岛的野生动植物与非洲、欧洲和亚洲的相似性,但事实上,他们对这里的物种所知甚少。尽管岛上在1999年建起了简易机场,但每年只有不超过1000名外地人光顾这里。

  索科特拉岛游玩路线:岛上只有3条主要公路,以首府哈迪卜为中心,分为东线、西线和南线。Detwah泻湖、Dixam保护区、Araher沙山分别是索科特拉岛的三大精华,但分别位于西线、南线和东线,所以想要看遍索科特拉岛的精华需要5天(扣掉航班回程那天实际只有4天)。好好地玩遍岛上的景点就需要7天。的确推荐要有7天时间好好玩这个岛,因为内容很丰富。

  吃早餐的时候,周边来了一群鸟等着吃我们剩下的食物。最常见的就是埃及秃鹰。这种从埃及迁移到索科特拉的鸟虽然属于鹰类,但在索科特拉就像乌鸦一样卑微。它们整天围着垃圾堆、餐桌等转,等着吃垃圾,赶都赶不走。

  由于龙血树没有年轮,所以不能判断这种树的年龄。但据估计每棵树都有上百年历史。虽然龙血树每年五月都会开花结种子,但只有极少数能发芽。加上现在岛上的居民大量放养山羊,吃掉了大量细小的龙血树,据说岛上已经找不到自然生长的龙血树幼苗。很不幸,这种植物濒临灭绝了。

  继续是海岸线的照片虽然我们65美金租船的费用在当地来说是一笔不少的消费,但这笔钱的确是值得花。

  接着,又一条海豚跃出海面,然后是三条、四条、然后数不过来了

  在游记中,马可·波罗曾不无担心地提到过“能够呼风唤雨的魔法师,他们可以令海面波澜不兴,也可以引发大暴雨……”。事实上,他所提到的这种魔法师在索科特拉被称为“巫医”。“他们的名字并不为人所知。”眼神锐利的穆罕默德·阿尔·卡巴尼解释道。他是岛上一个村子的村长,整天穿着一件“服托”—一种传统的花色围裙。穆罕默德说,人们一旦生了病,就会被放在一个看起来神圣无比的圆圈内,由巫医作法治病。

  早上再出去浮潜了一圈,回来吃完早餐后就继续新一天的行程。D离开ihamri保护区,先去附近的Delisha海滩逛逛,这里也有一座很不错的沙山,但比起之前去的Araher沙山还是差一截。Delisha在当地语言里面是美味的意思,因为这里产的鱼特别美味,所以这个海滩也叫Delisha海滩。

  由于受到沿岸索马里寒流的影响,索科特拉岛的气候非常恶劣。岛上炎热干燥,与其他水气丰富的海岛截然不同。正因如此,岛上植物才长出了很多千奇百怪的形状,以增加水分吸收和存储,并且减少蒸发。

  索科特拉岛曾经与大陆相连,在大约600万年前,印度洋与阿拉伯海连接处曾发生过强烈的地壳运动,随着海底火山岩的隆起,索科特拉岛与大陆分离,亚丁湾也逐渐形成。

  一位美丽的贝都因牧羊女,邀请我们到她的茅屋中喝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看起来她还在延续着原始的放牧生活。不过这几天,她只能待在家旁的柏油路边,看护着自己的羊群,不让它们跑得太远。因为几天后,她的第4个孩子就要降生了。就像很多闭塞的原始部落一样,岛上居民也流行早婚习俗。女孩一般十三四岁结婚,然后生育5—10个孩子,多的有十几个。

  坐上飞机回到首都萨那已经是中午了,当然不会放过逛萨那老城的机会。这是一个纯粹的阿拉伯集市。

  这是一座干旱少雨、乱石丛生的岛屿。陡峭阴暗的山脊直插云霄,埃及秃鹫哭丧着脸,顶着蓬乱的羽毛在干枯的树枝上展翅翱翔。在这片由4座岛屿构成的群岛中,主岛索科特拉尤其显得另类,与我的过往经历格格不入。我得承认,单单是光怪陆离还不足以形容我此刻踏足索科特拉岛的心情。也许是上帝在塑造地球时,为了弥补某些遗憾,故意在这里制造了迥异于其他地区的自然景观和独特物种。

  卡兰斯亚赫和阿布德尔考瑞区(TheDistrictofQulansiyahwa'Abd-al-Kūrī),包括索科特拉岛主岛西部和周边岛屿,人口10557人(2004年数据),首府古兰西耶(Qulansiyah)。

  晚上打上手电筒去小溪边的树林探险,结果发现很大的螃蟹,而且数量很多。但要记住,这个海岛大部分地区都是保护区,不能伤害野生动植物。

  其他注意事项:关于拍照:也门是保守的穆斯林国家,对妇女拍照是不礼貌的。特别在索科特拉岛,禁止对女性拍照。同时军用设施也尽量少拍。奇怪的是,在村庄里面也不能拍照,会被认为是不礼貌的。手机信号:也门大陆基本可以收到移动信号。联通不清楚。索科特拉岛只有也门国内制式的CDMA手机再配上索科特拉岛的电话卡才能有信号。把电话卡换在苹果手机上也不行。网络:岛上的wifi信号也几乎没有。据我了解只有旅行社的前台和夏日湾酒店(summerlandhotel,http://www.summerlandsocotra.com)有网络。所以,做好与世隔绝的准备吧。

  爬上高处,整个海滩更加一览无余了。那晶莹的蓝色几乎闪瞎我的狗眼。

  面对我们的疑虑,穆罕默德信誓旦旦地说:“只要病人家属把巫师指定的山羊拿来献祭,病人就会突然出现痊愈的奇迹。”求助巫医治病,是因为岛上的医疗条件极差,迄今没有一所像样的医院,只有国际组织捐助修建的简易诊所。正因如此,一些传染病横行肆虐,导致岛上人均寿命很低,婴儿死亡率高达13%,成为世界死亡率最高的地区。

  首先,需要简单介绍一下这个奇特的海岛。

  国内交通:而萨那飞索科特拉的哈迪卜机场则只有每周1/3/6有航班,当天往返,中途经停南部城市穆卡拉。其中每周一由也门航空(http://yemenia.com)执飞,每个航班可以坐两百人左右。周三周六由Felix航空(http://www.felixairways.com)执飞,只能坐八九十人。由于航班很少,所以最少要提前一个月以上预订机位!!!临时买票就只能看运气了,目测基本都是满员的。萨那本土往返索科特拉机票价格大概是400美金左右。

  对外来者来说,当地每年6至9月掀起的狂暴季风,几乎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当时速几十公里的狂风从非洲席卷而来,海浪和水流就把这座岛屿与外界隔绝开来。强风甚至会摧毁一切,但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创造。比如一些海岸边的沙石在强风吹拂下,堆成几百米高的沙丘,远看就像是爬上了附近的黑色花岗岩峭壁,成了当地一道超现实主义的风景。

  索科特拉岛位于印度洋上距索马里250公里、也门340公里的交会处,面积3600多平方公里,相当于香港面积的3.5倍。它的名字来历是一个谜。据说“索科特拉”(Suqutra)一词派生于梵文词组“dvipasukhadhara”,是“受祝福的岛屿”或“幸福之岛”的意思。然而也有人认为,这个名字可能来自阿拉伯语“SUG”,意为“乳香”。

  虽然巫术盛行,但改变已经开始了。一条宽阔的柏油路突兀地出现在岛上,在政府所在地哈迪布镇附近的森林边缘戛然而止。哈迪布是该岛主要的城镇,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尚未完工的小镇。在高低起伏的地形间,错落有致地排列着一些用黏土建成的小屋,周围尘土飞扬。

  索科特拉岛气候非常恶劣,气候干燥的原因和沿岸索马里寒流有关,炎热干燥的气候也致使这里生长着全球最奇特的植物。索科特拉岛颠覆了人们脑海中所有对“正常”景色的印象,岛屿景象仿佛来自另一个星球或者来自地球远古及未来的某个时期。

  住宿:岛上只有哈迪卜镇上有4家酒店,最好的就是夏日湾(summerlandhotel,http://www.summerlandsocotra.com),价格也很贵,酒店有空调、热水、网络。特地去看过这家酒店其实放在国内就相当于快捷酒店水平,但在索科特拉已经算很不错了。其他3家条件一般,跟低档次的招待所差不多。岛上有很多露营区,提供煮食、淋浴、凉棚,有些甚至有木屋和床铺和电源。所以强烈建议是在岛上选择露营.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