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小花仙

小花仙塔巴斯x西蒙 小花仙之塔淇恋

2018年02月05日 来源:小花仙塔巴斯x西蒙 大字体小字体

  俩人整理好后,到餐厅吃早餐。(宝宝:不要问我为什么有餐厅,自我瞎编……)一进门,其他五个人都看着他们。

  “哼!就是黑暗魔神我也不怕!”库库鲁

  “安安,你看这个女孩和塔巴斯长的好像啊。”千韩说。

  “什么?他是黑魔神?!!!”少女战队惊讶的说。

  “老师,别跟他废话!”库库鲁说,“塔巴斯,是你杀死了羽!”

  ——萌萌哒的转镜头——

  “御落……”曼达喃喃自语。

  “月痕,我……”曼达

  竺天:“神速进展。”

  “那就来吧!血之刃!”御落先发出招式。

  可儿:“看来你们相处的还不错。”

  “没事,这我能顶住你们快去阻止塔巴斯。”

  “我以黑暗魔神的名义召唤你——月痕!”淇儿

  “好!”

  “你是谁?”安安说。

  “是!”

  “是!”竺天,“黑暗魔神见证,我也黑暗魔法师的名义召唤你——御落!”

  “邪恶不可侵犯的魔神之翼。她是黑暗魔神!”曼达流着冷汗。

  一阳:“进展挺快的嘛!”

  (西蒙)我爱着我的国家,但我更爱我的弟弟。总记得小时候,你拉着我的手,要我牵着走。勇气国的风遮掩不住你那纯真的笑靥。黄色的沙沙漠上,你每次都会抓一把细沙,灌进琉璃做的青沙壶。沙壶上映出你纯真的脸,琥珀色的瞳仁是那么的美。每次我们一起练习剑法时,你那笨拙可爱的动作,给我的心烙下了不能忘却的痕迹。

  “幽盾.破!”淇儿唤出魔法阵把爱德文那一击挡了下来,“啧,不堪一击!”

  我在禁地里修炼着,忽然觉得有人靠近,抬头一看,看见一位勇气国的花仙(塔巴斯)说“你在干什么?过来让我看看。”

  “好了,不说了。吃完我们赶快去搞事情。”塔巴斯说。

  “是又如何?你能把我怎么样。”塔巴斯笑着说。

  “是!”可儿,“黑暗魔神见证,我以黑暗魔女的名义召唤你——曼珠沙华!”

  “古灵召唤之力——曼达拉!”库库鲁念出咒语,一身白色衣服加白发长发,身上发出金色的光芒。金色曼陀罗王子——曼达.加百列。

  “……”曼达的心里是百感交集。

  看着豆丁塔巴斯的能量慢慢被塔巴斯吸走,最后变成玩偶。我感觉我快崩溃了,于他这几天相处的记忆一点一滴地慢慢在浮现在脑海里。刚认识时,不得不说,我就被你吸引了,长得像塔巴斯的小豆丁。可性格却完全不想。“放开在下,在下恐高/////”自称在下,真是十分谦虚的孩子啊。当时我是这么想的。我希望你可以留下几天来陪我,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还要去陪雪露那孩子。可雪露是个善解人意的孩子。“西蒙王子看起来很喜欢豆丁塔巴斯嘛,那么要不豆丁塔巴斯你今晚就在西蒙王子这里蹭吃蹭喝吧!”“诶!可以吗?!”我有些吃惊。“没问题的啦,只要晚上豆丁塔巴斯记得回来找亲娘就可以的啦!”“雪露姑娘你还没出嫁呢,不要说这种话啦!”“迟早的事~那,记得晚上回来哦!”“嗯!”于是,你就留下来陪我共进晚餐。说实话,我还蛮开心的。饭后,你没有急得回去。而是希望我带你在城堡里转一圈。“这样以后在下就可以经常来看西蒙王子陛下了!”你笑着说。“你打算经常来吗?!”我强压住心中的喜悦。“不欢迎在下吗?”“不是不是!随时欢迎!热烈欢迎!”好久都没有这么高兴了!又想起,在一次巡逻中。我遇见了塔巴斯,他对我嘲讽地一笑后,便消失了。假如世界有后悔药的话,我绝对会劝父王杀掉他的任务还是不要交给我了,我实在是担当不起。我当晚因为那一笑失眠了。为了平复心情,我来到雨昙秘境。在这里遇到了你,你向我挥挥手,示意我过去。我坐在你身边,你靠在我身上。“西蒙王子陛下是因为失眠才来这的吗?”“……嗯。”“我今天遇到塔巴斯了,我知道他还在恨我。”“那您可以给在下讲讲塔巴斯陛下还没变成大魔王时的事吗?”“可以啊。”当讲到小时候塔巴斯很贪玩经常飞到云彩上的事时,你已经睡着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你毫无防备安详的睡脸时,我已经对塔巴斯今天对我那一笑的事释然了。“谢谢……”当晚,我梦见了塔巴斯,他跟我讲:“虽然我知道父皇那件事不怪哥哥,可是我还是不能原谅哥哥。所以,对不起……”早上,我发现我的枕头被泪水打湿了。自从那次以后,你每天晚上都会来城堡里听我讲塔巴斯的事。我也会每个夜晚把熟睡的你送回雪露那边。终于有一天,我实在是忍不住对你说:“豆丁塔巴斯,那个……可以叫我一声哥哥吗?”“当然可以啊,哥哥!”你笑得很温柔,小手抓紧我颤抖的双手。让我回想起塔巴斯小时候学习说话的那段日子。我鼻子一酸,抱紧你哭得一塌糊涂。再后来雪露请求我亲吻头饰时,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是在给谁承诺。“即使失去我最珍视的东西,我也会保护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很帅气哦!西蒙王子陛下!”你笑着说。我心头一震,假如你真的是塔巴斯的话,我可能会对刚才的话后悔的。再再后来,雪露病了。你忙前忙后,也没时间找我。终于有时间,我立即来看望雪露,说是看望雪露其实是来看你。你看我一来,也就立即放下手上的活来招待我。“也真是的,照顾雪露那么积极,身子也越来越弱了。”“嘛,因为在下的能量快消耗完了嘛。”你并没有悲伤而是平静。“在下在这里被创造出来,在这里死亡也是一种荣耀。在这里在下感觉真的很快乐,不光是陪雪露姑娘练习也好,还是跟西蒙王子陛下共进晚餐也好,感觉……真的很开心啊!”说到最后你哭了。我不知道是安慰你好,还是怎么样。我也只是抱着你,其实我也十分的伤心……最后,你却因为雪露化为塔巴斯的能量,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意识的玩偶。“你在悲伤吗?哥哥。”我抬起头,看不清塔巴斯的脸。你是嘲笑我呢?还是怜悯我呢?塔巴斯。我平安的回来了,带着玩偶,没有带回雪露,也没有带回豆丁塔巴斯……我回到城堡,倒头就睡。我梦见了,你在云彩上对着我喊:“西蒙王子陛下,在下其实在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在下梦见了塔巴斯陛下对在下说他其实还爱着您的。所以说,西蒙王子陛下,在下深信迟早有一天,塔巴斯陛下绝对会回到你身边的!所以,不要伤心,假如真的睡不着的话,就想想以前美好的事情!一定要照顾好身体啊!”再次醒来,已经是深夜了,回想起于豆丁塔巴斯的事情。

  “嗯⊙?⊙!”众人

  “塔巴斯你们先去,我们帮你顶着。”可儿回过头说。

  “嗯?我亲爱的哥哥,好久不见啊。”御落邪魅的笑着说的。

  “嗯嗯!”

  “御落你,你怎么在这?”曼达

  梅里美:“王子,加油啊!我永远支持你!”

  “曼达你怎么了?”库库鲁担心的问。

  “梅里美,你快去和艾瑞斯挡住他们。”淇儿,“可儿竺天,你们也去帮忙!”

  “反击啊!你以前不是很你打的吗?!”曼珠沙华反驳到。

  小花仙【幸福】少女的祈愿

  “什么!!!?”所有人都惊呆了,爱德文发出的那一击招式,可以说是火力十足的,但是淇儿却轻松接住了。

  “哈?为什么?!”库库鲁

  曼达用剑挡住那道攻击,他明明是可以反击的,但是又怕伤着她们。

  “我已成为守护精灵,你说我该不该在这里。”御落

  “烈焰之诗!”爱德文朝塔巴斯发起攻击。

  “还废那么多话干什么?直接开打,我已经看不下去了!”御落霸道的说。

  “哟,表哥,你怎么在这儿!”曼珠沙华

  “别急,曼达.加百列,还有两位呢!”淇儿邪笑地说道,“可儿。”

  “难怪她轻易就能把我的魔法破解掉。”爱德文

  “是啊,好久不见了。”月痕

  (宝宝:库库鲁,你哪来的勇气……)

  “什么不要说!我不听!你当初做什么你自己清楚。你生来就代表光明,是天生的幸运儿。而我,只能代表黑暗!”月痕愤怒的说。

  “嗯!”众人(正)

  “塔巴斯!你又来!就不怕我们找你复仇吗?!”爱德文生气的朝塔巴斯喊到。

  雪露:“塔巴斯,我让你和淇儿姐姐在一起。昨天我们看到你们互相亲对方了。”

  “我的王子,她,我打不过。”曼达

  “竺天,怎么了?”御落飞到竺天面前。

  “就是啊!”曼珠沙华插手抱胸说到。

  淇儿轻蔑地说:“我懒得和你们打,竺天,召唤御落。”

  “咳咳……而且气场也好大……”伊瞳和淑馨捂着心脏说。

  “曼达!快干了他们!”库库鲁放狠话。

  听完雪露说的话,淇儿结巴的说:“你们…都看到了……!?”

  “呵,我为什么要怕呢?”塔巴斯冷冷的说。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