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电影《功夫》 电影《功夫》台词(全本)

2018年02月04日 来源:电影《功夫》 大字体小字体

  小流氓头头:哇,如来神掌啊,还卖两分钱一本啊,真有钱呀,想打死人啊?

  星:武功?我也会?

  骨:为什么……

  【中年女子紧紧搂着孩子,缩成一团】

  斧头帮大哥:别傻了,大嫂,我不杀女人,你走吧!

  龅牙珍:我现在就做出头鸟,行不行,肥婆!

  包租公:我看看有没有色鬼偷看人洗澡啊!六婶,有没有色鬼偷看你洗澡啊?

  大隐隐于市,涅槃重生,悟道,勿忘初心,人生如梦幻泡影,仔细想想这些词,在功夫中都有体现。功夫不是一部世俗电影,是一部超越性的电影。

  【骨站在里边张望,突然看见自己背后星好端端的站着,他吓了一跳】

  周星驰04年作品《功夫》台词对白剧情剧本——国语完整版

  酱爆:我不怕,就算杀了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

  【斧头帮大哥已经无影无踪】

  【包租婆啪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

  骨:我扔?

  星:哦,那就是没得商量,好啊,江湖规矩,单条啊,就是一个对一个,谁也别想犯规啊。

  【星拉了拉快滑落的外套,气势汹汹的走出理发店】

  ……

  【裁缝哭得更加大力,跑过去投进许文牙的怀里】

  斧头帮二当家:别动,断了……叫人,叫人!

  【琛哥发呆了一下,竟然有人这么不怕死出来承认,他对手下使了个眼色】

  星:大哥~

  星:那个小鬼!小鬼,我忍你很久了,出来。

  【喊完之后,鳄鱼帮老大起脚开溜,他几个手下才刚刚拔出手枪就被斧头帮众用机枪扫射而死】

  【从浴室走出来的六婶表情无奈的伸手指了指包租公】

  斧头帮师爷:预备,三!

  【说完,琛哥要拿着烟枪去打星跟骨】斧头帮师爷:琛哥,这还用您操心吗?您现在迷迷糊糊的,小心摔着,那个谁,搞定他。

  【酱爆看了看那把斧头,犹豫了一下】

  【镜头转向城寨广场,一个中年女子挣扎着被拉了出来,她身边一个老年妇女跟一个孩子哭喊着,后边一个斧头帮的人敲开了一桶东西,将里边略显红色的液体汽油淋在中年女子跟扑在她怀里的孩子的身上】

  星:多谢琛哥。

  龅牙珍:穿红底裤也有罪嘛?你有事就躲起来,没事就赶人走,要不是他们三个,我们可就惨了,你做人讲不讲道理。

  汗水下,也没有褪色,很明显是纹身,脸色慢慢阴沉下来】

  【星扭过头去观察了四周有没有人,发现只有一个小孩在旁边看书,知道自己的计划可以实施了。】

  包租婆:好,我就跟你们讲道理,你们三个欠我三个月房租,三三得九,九十块拿来,有钱就拿来,没钱就收拾包袱滚!

  (注:此时背景音乐是编者最喜欢听的中国民乐《四川将军令》,音乐和画面结合恰到好处)

  包租婆:龅牙珍,你做出头鸟是吗?

  酱爆:哪位剪头?

  【说着打着了手里的打火机】

  【斧头帮手下B掏出一把斧头,向星扔过去,星瞪大了眼睛,突然画面一转,斧头劈了个空】

  斧头帮二当家:“谁扔的炮仗?”

  【星已经疼得不知道痛了】

  星:再信一次。

  【画面转到一个空地,一个女孩被一群小流氓捉住,她死死握着一根棒棒糖】

  包租公:呐,六婶,无凭无据的你别乱指啊你!

  酱爆:不好~

  星:那肥婆像杀猪一样鬼叫,死有余辜。

  【这是龅牙珍从二楼走下来】

  酱爆:他勒索我。

  星:等死啊你,别走啊你,买棺材吧你。

  包租婆:又是你这个王八蛋。

  【两人冲向冰淇淋车】

  【星在一个笼子后钻出来】

  骨:不好意思,你觉得怎么样?

  【说着掏出一把飞刀,深呼吸了一口,狠狠的飞了出去,结果撞在门楣上反弹插在自己的肩膀上】

  【星又把酱爆拉到柱子边,小声的说】

  【镜头一转,天上白云飘飘,7个孩子在“猪笼城寨”门口踢球,突然皮球滚到远处,两个人走进画面,镜头照着这个人的双腿,他踩定了滚动的足球,随后十分熟练的踮球,停球,技术了得】

  老年妇女:不要~

  【骨扭头发现星的铁链上的锁头已经开了,星从台子底下钻出来,师爷走到他身边,抢过他手里的一个钢丝】

  【小流氓头头捡起星的那本《如来神掌》秘笈,翻到最后一页,上边赫然印着“顶好石印公司印制发行,每本零售2分钱”】

  鳄鱼帮老大:还有谁?【面对鳄鱼帮一干人,所有警察露出恐惧的表情】

  包租公:这不买回来了吗?我刚才扶个老婆婆过马路啊!

  星:你看,他就要醒了马上。

  星:那我现在就去杀人了,好不好。

  【画面一黑,背景传来碰撞的声音,几秒钟后出现了酱爆好端端的站着,而斧头帮二当家已经不见了,背景一个垃圾桶不断晃动,一双脚从里面伸了出来】

  骨:你也会?

  【镜头转向广场,斧头帮众把“猪笼城寨”的住户一个个打倒在地上,这时画面转到裁缝,在地上爬进自己的店子,找了个角落缩了起来,偷偷看了看外边一下】

  【星这次更加后悔,知道这样搞下去没有结果】

  骨:哦

  【一辆推车从星跟骨的身前推过】

    中国电影发展至今,虽然说渣片不断,但也有不少值得你多次回味的经典之作。日前,电影票房吧的网友“拔刀为你姐”为我们盘点了中国电影十大神片排行,周星驰就有三部电影上榜!还没看过的朋友一定要趁着国庆假期好好补补。

  【小孩推开人群,竟然也有一身健硕的肌肉,他活动活动了筋骨,好像准备跟星对打一样】

  【画面上一个储钱罐被砸碎了】

  裁缝:会功夫也不是罪啊!

  星:我说过多少遍了跟你,要狠点嘛~

  包租公:嗯

  大婶:有毛病……

  包租婆:腰里揣着死耗子,就硬充打猎的!我看你叫谁?

  星:赔汤药费呀你~

  骨:你是不是有话想说?

  星:累,糊口啊大哥。

  酱爆:很漂亮吧!

  中年妇女:师傅,我家没有东西送给你,这是一点心意。

  【骨扭头看了看星的身上】

  苦力强:是我做的。

  【星很痛苦的靠在墙上】

  【说完带着小流氓走了,画面转向现实】

  包租婆:“肥婆啊哪?”

  包租婆:你一天是兔子,就一辈子是兔子~你看你里边穿条红底裤,白里透红,兜紧了没有,当心露出来啊!

  小孩:谢谢你救我们。

  酱爆:请坐。

  【骨已经开始打呼噜】

  【慢镜头打火机缓缓飞向中年女子跟小孩,突然画面伸出一只手,捉住了打火机】

  酱爆:你还好吗?

  【他还没说完就被人一拳打倒在地上】

  星:什么为什么?你来扔!

  【慢镜头画面转到一个衣着光鲜的男人,正走进夜总会掏出钱给帮他拿帽子的,然后搂着两个小姐走进去】

  某人:哎,小弟,小弟,别走啊【小孩扭头过来】

  【镜头这边苦力强还在苦苦支撑,突然人群外围几个人被裁缝打倒,原来裁缝也是高手,他凭借手上的铁环,挡住了斧头帮众锐利的斧头,杀进人群,跟苦力强对视一眼,分开对付斧头帮众】

  骨:哼……

  【星把酱爆拉到一边】

  【骨大模大样的坐下,酱爆转身去准备理发器具,他一转身,星低头一看发现他裤子还是只穿了一半,抬头看了看他,酱爆扭头笑了笑】

  【斧头帮众你看我我看你,纷纷摇头,伸手要把斧头帮二当家扶出来】

  琛哥:你先杀个人让我看看。

  【斧头帮二当家冷笑着从背后抽出一把锐利的斧头,装做听不清楚,伸过耳朵】

  【说完,拉着骨跑掉了,跳上电车后还哈哈大笑,但是声音中透露着一丝痛苦,无奈】

  油炸鬼: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其实我们也不想连累大家。

  星:千~万别像这些臭要饭的,你看。没个上进,混吃等死。

  包租婆:那你在这里干嘛?

  大婶:俺是耕田的。

  【星死不服输,又看了看人群,人群背后一个“矮个子”正在东张西望】

  乞丐:警恶惩奸,维护世界和平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好嘛?

  星:哦,你死定了,我大哥一睡醒就要砍人了。

  【画面转到一个木箱子,星跟骨被用铁链绑在木箱子外边】

  星:再狠一点样子。

  星:是,我办点重要事情走,再联系。

  【镜头转向酱爆的店子,原来是一间理发店,酱爆正在大口从碗里扒饭,依稀他的头上还有一小撮没洗干净的头发,残留着一点泡沫。星跟骨前后走进了店子】

  小孩:呜~哇

  许文牙医:别看了,别看了,别看了,大家都散了,回去吧回去吧,这个人都是乱讲的……

  【斧头帮众围向垃圾桶,斧头帮二当家赫然被塞在桶里】

  【酱爆这时已经被人用脚踩住,不过他还是一脸发呆的样子,啊珍扭头发现包租公一直还躺在地上,头上的花还在,包租公无奈的把脸朝下埋在地上,把地上的泥土堆在自己脸的旁边】

  【星疑惑的看着他,低头看了看他的胸口,抬头小心的说】

  【两人在公路上像高速赛车一样你追我赶,星从插在背上的刀子里看见包租婆逼近的影子,加快了脚步】

  【说着举起面前的一个笼子,里面竟然是一大堆蛇,举过头顶的笼子因为没有盖,蛇都散落了出来,掉在骨的背后】

  包租婆:你们这么多事干什么,下雨啦,赶快回家收衣服啦……

  骨:不用怕,蛇最喜欢听音乐,我一吹口哨,它就不会咬人了。

  许文牙医:包租婆,别这么说,他们应该有苦衷的。

  【镜头移动,牌子上印着“陈探长”,还有一群警察呆呆的看着一个方向,背景传来碰撞的声音,镜头转向牌匾“罪恶克星”,突然,一个警察被扔到半空,撞得牌匾七零八落,警察重重摔在地上】

  包租婆:等上坟的时候再哭吧,在这演戏啊?

  【说完往身后一扔,碰的一声,背景传来鸡飞狗跳的声音,星的声音非常没底气的说】

  斧头帮师爷:好,有两下子,把那个也开了笨。来!

  星:戴眼镜的那个老伯那么拽啊,出来。

  【星吓了一跳,但是还是故作镇定】

  【骨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两把飞刀】

  【画面转回过去,小时候的星把所有钱交给乞丐,随后他每天都苦练如来神掌,有一天他自以为有所成就,挥掌向一颗小树,小树刚刚好随风摇动,小时候的星还以为他已经学会如来神掌】

  【镜头转向斧头帮二当家,他在垃圾桶里口流白沫,离断气不远了,斧头帮大哥琛哥看着他冷笑了一下】

  乞丐:这本《如来神掌》秘笈是无价之宝,我看与你有缘,收你十块钱,传授给你吧。

  星:哇!

  骨:糟,被发现了,不要过来!

  斧头帮二当家:哈?

  【星跟骨不相信这么容易就能走脱,担心的转身要离开】

  斧头帮老大:不用发了,乡巴佬,你打警察的时候,你的小弟已经全都被我搞定了。

  琛哥:扔出去!

  星:拿葱的那个大婶,出来!

  【小孩哭泣中】【镜头一转,这两人就是星跟骨,他们站在“猪笼城寨”门口,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戴着顶破帽子,十分有架势的站在城寨门口,慢慢一步一步走进城寨。】

  【镜头一转,一个小孩走在小路上】

  【斧头帮手下A瑟瑟的转过去,琛哥一烟枪朝他的头砸过去,他立刻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包租婆啪给了酱爆一巴掌】

  【包租婆恶狠狠的瞪着口红印!】

  【鳄鱼帮众正想躲回警察局,警察们手忙脚乱的把门啊窗啊什么的都关掉了】

  琛哥:是谁干的,我数三下!

  【镜头转向警察局内部,警察局长正在点着一叠一叠的厚厚的钞票。】

  【小流氓放开了女孩,小时候的星伸出手掌,一掌拍在为首的小流氓身上,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反而被小流氓打倒在地上】

  【镜头转向油炸鬼的店子,斧头帮正在砸东西】

  【回到现实】

  包租婆:走?

  【说完轻轻的吹了声口哨,结果蛇对准他的嘴唇咬了下去,星站起来拔开了蛇】

  骨:装狠很累的。

  【这边一个斧头帮众看见这种情况,掏出一把手枪要射杀油炸鬼,油炸鬼一棍子将手枪枪管打弯,又一棍子将此人打倒】

  酱爆:剪完,谢谢5毛钱。

  星:不要……

  星:所以说,你真是。呐,跟你聊得这么投缘,你赔点医药费,我帮你摆平,好不好?

  【斧头帮大哥接过手下递来的一把斧头,跳着舞走向冯小刚】

  星:我大哥。

  【说着递上一碗鸡蛋,苦力强接过鸡蛋,三人非常感动,裁缝哭了出来】

  【包租公扭头,露出右边脸上龅牙珍留下的口红印】

  【“矮子”站了起来,竟然有两三米那么高,他刚刚是坐在一张椅子上。】

  星:呐,这辈子我最看不起那些不老实的人,坐下。

  某人:还踢球?

  星:哦,肥婆,负责人就是你是吧?

  【骨扭头看了看背后,发现星的身上都被蛇围住】

  包租婆:跟我比嗓门,找死啊?

  琛哥:你杀过人没有?

  【星滚到地上,准备离开】

  斧头帮小弟:老实点~

  【包租婆追了出来】

  【说完指了指骨的锁头】

  【他扭过头想找骨开溜,酱爆已经把包租婆带来理发店门口】

  星:从此以后,我明白好人没好报,我要做坏人,我~要~杀~人。

  冯小刚:斧头帮,我跟你拼了!

  【星跟骨从台子下一起钻出来】

  【一个只有10多岁的孩子正张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

  【“矮子”坐下去了,周星驰继续看了看人群,人群背后一个戴着老花镜的、一脸正气的老人进入了他的视线】

  鳄鱼帮老大冯小刚: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就因为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镜头转向鳄鱼帮帮主夫人又重新转向冯小刚】就被你们给抓到这儿?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星扭头开始回忆那段影响他一生的孩提往事】

  鳄鱼帮老大:慢~慢着,你还记得吗?我还请你吃过饭~!

  【慢镜头:冯小刚跑向路边,斧头帮二当家卧地飞出一把斧头,砍断了冯小刚的左腿,冯小刚倒在地上

  【鳄鱼帮手下拉了一枚眼花,飞上半空】

  【“猪笼城寨”的住户已经注意到了理发店发生的事情,纷纷围了过来】

  【这时那对被斧头帮淋火油的母女一家三人走了过来,跪在门口】

  【此人一脚把足球踩扁,一脚踢到旁边,走开了。】

  包租婆:谁扔的刀柄?

  小流氓头头:一个傻子,一个哑巴,死一边去吧~

  骨:我要巧克力。

  酱爆:你也想勒索我,我不怕。

  【镜头转向“猪笼城寨”大门口,一群人走了过来,为首一个帽子破了一个大洞,头发还有烧焦的痕迹,转过头来,竟然是斧头帮二当家】

  【随后便是三大高手联合起来,斧头帮众全部被打倒在地上,三个高手在烟尘滚滚中站立着,双眼充满气势。】

  【星没想到师爷这么阴险,手上加快了速度,画面转了一下,两把斧头又落空了,劈在箱子上】

  星:斧头帮大哥,两把斧头你也亲眼看到了,坏人来啦,你把头发剪这么漂亮,要死人的知道吗?

  【说着看着肥婆,随手扔了一把飞刀出去,却不偏不倚的又插在星的另一边肩膀】

  【苦力强虽然武功高强,但被几十人围住,也施展不出,唯有拉了一个斧头帮帮众跟其他人推推攘攘】

  琛哥:去吧。

  星:好了……,你有种啊你,我叫人……

  星:分头走

  【骨重新把刀身插进星的手臂,这次星是痛得受不了了】

  【这时所有房客都帮三大高手出面,包租婆说不过大家】

  包租婆:“汤药费啊哪”

  星:表情那么凶干什么?以为打得赢我啊你,我让你一拳都可以,打我啊!

  Hi,大家好,欢迎来到祥悦看电影,我是你们的好基友阿祥,前段时间看到了一个新闻,说是《功夫2》已经在2017年夏天开拍。“星爷”周星驰最有名的电影之一《功夫》,在2004年播出后便在亚洲地区造成广大的热潮。由周星驰自导自演,《功夫》感人又独特的笑点一直深受观众们的喜爱,虽然这13年来不断传出续集开拍的消息,但却都被周星驰否决,但是现在终于有准确的消息传出已经在开拍了。激动的我下班抽了个空,又把《功夫》回顾了一遍。这部电影前前后后看了有十多遍,但是每次看都有发现不同的新观点,新视角。今天我们就来跟大家聊聊,从一个新的电影拍摄角度来剖析这部电影——伏笔。

  【琛哥招了一下手叫师爷过来】

  【包租婆啪又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

  【被踢进裁缝那个斧头帮的小弟站起来从镜子里发现裁缝所在角落掩着脸,抬手要给他一斧头,画面转向裁缝店子外面,这个斧头帮众横着飞了出来,重重摔在地上】

  斧头帮师爷:琛哥,这些货行不行?

  龅牙珍:不用怕,我帮他们给。

  琛哥:从来只有我们斧头帮欺负人,没人敢欺负我们,今天我们伤了二十几个弟兄,就是因为这两个家伙冒充我们斧头帮。

  【这时玻璃杯都杯震裂开了,所有人都掩着耳朵】

  【见酱爆说话,斧头帮二当家一斧头就要劈过去】

  星:两杯,我要奶油的。

  【一个斧头帮的小弟被踢进裁缝的店子里】

  【包租婆扔掉一直叼着的香烟,叉着腰大声喊】

  星:哼,难道我学过如来神掌也要说给你听嘛?

  【说着扭头看了看骨】

  斧头帮二当家:琛哥!

  星:哎,行了行了,够大了够大了,喂,没有一个像人的,是你们自己不争气啊,今天的决斗取消了。

  【看到一个乞丐在地上捡起一根烟头放在嘴里,星说道,突然发现自己脚边也有一根烟头,随手拿起来也吸了一口】

  【这边两个斧头帮帮众从一辆汽车尾箱的一个木箱中掏出几把机关枪,画面转向油炸鬼,他坚毅的看了看自己店子里的几根捍面的棍子】

  【所有住户都往前走了一步】

  【星刚刚把头扭过来,发现几秒中内,骨本来乱七八糟的头发已经被酱爆处理得非常漂亮】

  【镜头转向倒在地上鼻青脸肿的警察A,冯小刚悠闲的在走着。】

  【琛哥见没人承认,毫不犹豫的向两人甩出了打火机】

  星:看什么啊,四眼仔,再看打爆你眼镜。

  包租婆:造反啦?

  包租婆:八婆

  星:是,本来打算用这笔钱去读书,将来可以做个医生或者律师,但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唉……

  你们局长都得给我们鳄鱼帮面子,要不然他就当不了这个局长!你他妈的不认识我?

  骨:你真要去杀人?

  斧头帮二当家:肥婆。

  骨:冰淇淋啊

  【卖冰淇淋的女孩递过冰淇淋给星的时候一愣,呆呆的注视着他】

  斧头帮师爷:那,我只数三声啊,快点。

  【斧头帮大哥扭头看了看呆站在一旁的鳄鱼帮帮主夫人,斧头帮帮主夫人流着眼泪】

  斧头帮二当家:警察,出来洗地啦!

  【画面转到繁华的上海大街,星跟骨坐在交通灯亭子的上边】

  【星跟酱爆扭头看了看骨,他已经在理发椅上睡着了】

  【镜头转向裁缝店子里竹竿上挂着的铁环,一条布尺盘上竹竿,只见裁缝猛的一拉布尺,竹竿应声而断,铁环滑落下来,套在裁缝的手上。】

  【星伸手进去裤带,掏着东西】

  星:我不会再信你了。

  【鳄鱼帮帮主夫人转身正要离开,斧头帮大哥伸手招了招,手下递来一把霰弹枪,斧头帮大哥背后一枪杀死了鳄鱼帮帮主夫人,之后大摇大摆的离开警察局门口】

  【琛哥在他们转身的时候,朝旁边手下招了招手。这次竟然不是霰弹枪而是一包香烟,他抽了一根,点了起来】

  小时候的星:放开那个女孩!

  星:自己人啊。

  【刀柄啪的准确的敲在包租婆的头上,包租婆从脸上拿下刀柄】

  【包租婆不屑的看了看星,脱下拖鞋】

  【说完脚下像车轮一样飞速运动,在星的背后飞奔过来】

  【画面一黑,字幕打出“这是一个社会动荡,黑帮横行的年代,其中又以“斧头帮”最令人闻风丧胆,唯独一些连黑帮也没兴趣的贫困社区,却可享有暂时的安宁。”】

  【镜头一拉,竟然是苦力强,他熄灭了火机】

  【说完甩开本子,和所有小流氓围着小时候的星,用尿淋他】

  【镜头一转,一个老式的留声机正在播放老上海的歌曲,画面外传来一声闷响,留声机震动了一下】

  包租公:神经病,无凭无据的?

  【镜头转向斧头帮内部,琛哥正在吸食鸦片】

  【星发觉不对,立刻扭头不敢直视他】

  【星抢过师爷手上的钢丝,冲上平台,师爷冷笑着,这次后边两个斧头帮掏出了斧头】

  星:这次我帮你出头,你亲眼看见了,我没骗你呀。你方不方便,多少拿点出来,摆个十桌八桌,不然半桌也行~

  【这时画面转到龅牙珍穿着旗袍走到镜子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抛了个媚眼,随后拿出一支口红,轻轻的涂起来,涂到一半的时候,画面外又传来一声闷响,整个房子震动起来,龅牙珍手一滑,口红在脸颊上长长的拉了一条痕迹,她生气的拿起毛巾擦了擦,冲出门外,突然一脸愕然的站住了】【画面一转,上百个斧头帮的成员整齐的一步一步走进“猪笼城寨”,啊珍被人用手捉住,拉到广场,摔在地上】

  【这边那两个斧头帮众正准备开枪,突然画面外飞来一根棍子,将他们手上的机关枪打飞,撞在墙上碎了】

  星:喂,斧头帮啊~

  【四眼仔跑上电车,不屑边说边做鬼脸嘲笑星】

  【琛哥站起来,拿着烟枪,看着那个斧头帮手下A】

  包租婆:你们三个家伙这么能打,外面有的是活干,去卖武啊笨蛋,还装孙子窝在这里干什么啊?

  【两人超车般超过一辆货车,突然迎面又来一辆,星一下子钻到车底,包租婆跳到空中,优雅的转着圈子,突然飞出了画面,传来碰的一声闷响】【星从车底钻出来,发现包租婆贴在一个广告牌上,慢慢滑落。星匆匆离去】

  某人:哇,不得了啊不得了,你有道灵光从天灵盖喷出来,你知道嘛,年纪轻轻的就有一身横练的筋骨,简直百年一见的练武奇才啊,如果有一天让你打通任督二脉,你还不飞龙上天,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星:杀人这种事,我整天都有这种想法。

  【老伯推开他前面的人,露出上身一身健美般的肌肉】

  骨:哦,不好意思~

  【包租婆一愣,一瞬间跑回二楼房间,盖起被子】

  骨:难道是同一把?没理由啊?【骨从星手臂上把刀身抽了出来,星非常痛苦】

  琛哥:二

  星:耕田就好好耕田吧你,滚回田里去吧。

  琛哥:一

  【突然他发现一个西装笔挺的四眼仔正在疑惑的看着他,他瞪大眼睛】

  骨:又多了一把?刀柄呢?

  【包租婆又点了一根香烟叼着,继续一个人一个人的骂】

  骨:你把全部家当都给他了?

  裁缝:你怎么这么铁石心肠啊?

  星:自己人啊,大哥。

  酱爆:我……

  【一斧头帮的人拉响一枚烟花,烟花冲上半空,爆开后天边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斧头。】

  【星发觉不多,脚下也快速运动】

  酱爆:不知道~

  星:哎~我不是说你,老伯,我是叫那个……那个

  【星指了指包租婆,不知道说了什么,斧头帮二当家就向包租婆坐过来,包租婆本来一副不屑的样子,突然发现二当家胸口两把斧头,虽然在

  星:在这干什么啊你?

  星:我觉得你可以往前一点,再瞄准一点,好不好?

  【骨发现包租婆注意到这边】

  斧头帮师爷:哟呼,神偷啊,会开锁啊。

  包租婆:你知道就好了,得罪了斧头帮,我们还有好日子过吗?还不快点给我滚!

  星:哪里?

  【围观的房客陆续走开,继续他们的工作。酱爆的裤子还是没有拉上去,继续露出半边屁股】

  【星蹲在路边,扭头看了看背后跟他一样蹲着的一群乞丐】

  琛哥:真有两下子!

  包租婆:“大哥啊哪?”

  油炸鬼:大哥,你别生气,你吃了东西没有,我这里有……

  【星强调了一下不能犯规,看了看人群,用手一指】

  骨:嗯

  四眼仔:去死吧,臭要饭的。

  星:干嘛剪这么漂亮?谁叫你剪这么漂亮?找茬啊?

  【冯小刚扭头一看,大街上不知何时布满了一群黑衣黑裤黑帽子的人,为首的一个穿着与众不同的红白衣服,带领一干人把冯小刚团团围住?】

  星:这个世界,满街都是钱,遍地都是女人,谁能够下决心,就可以争得赢,谁能够把握机会,就能出人头地,现在机会来了,狠下心去杀个人,正式加入斧头帮,那么钱和女人就全都有了。

  星:做错事还顶嘴,不是看你“有毛病”我早K你了。

  骨:在找你咯?你不是受伤了吗?

  酱爆:包租婆有点过分了!

  【大婶表情很慈祥的走了出来】

  星:要演就演全套啊你!不要每次都睡着。

  【星掏出一枚炮仗,在一个火炉里点燃】

  【骨一拍大腿,胸口两把斧头随着赘肉不断晃动】星:大哥,不要拿斧头啊你,收起来先!我再跟他说。

  星: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6冯小刚电影大多是什么题材的?

  星:大哥,你别生气,他是我朋友,让我来跟他说。

  琛哥:嗯~

  【画面出现天上突然聚集了乌云,随着斧头帮二当家向“猪笼城寨”走进来,乌云的阴影盖住了城寨广场的所有住户,包租婆慢慢扭过头,恢复了以往不屑的表情,对站在广场的住户说】

  星:出头鸟啊?斧头帮大哥在里面睡午觉,那个不怕死的向前一步啊!

  星:混口饭吃,给个机会吧。

  包租婆:喂,怎么买粥买了那么久?

  包租公:别闹了~

  中年妇女:三位师傅

  【镜头转向油炸鬼,几个踩着油炸鬼脸的斧头帮众看见形势不对,放开踩在他脸上的脚,赶去支援】

  【骨一抖身上的外套,露出胸口两把画上去的斧头,他的一身赘肉不断晃动。】

  【星一愣】

  星:那还用说,我先杀光四眼仔,再杀城寨里那个肥婆跟那群王八蛋街坊。

  【大婶一拳打在星的小腹,星吐出了一口血】星:大婶你是干什么的你?

  【斧头帮众人一阵茫然的看着包租婆冲上二楼】

  星:我怎么知道你扔到哪里去了?

  星:有种下车啊你。

  【镜头一转,画面在斧头帮大哥带着小弟拿着斧头在跳舞、一些被斧头帮砍死的人的黑白的照片、还有斧头帮经营的赌场间转换。】

  骨:哼哼……

  冯小刚:叫人!

  【裁缝十分娘娘腔的跑开,抱着楼梯口的石柱在哭】

  星:琛哥,其实我们是很想加入斧头帮,所以才冒充的,给个机会吧你?好不好?

  【画面转回猪笼城寨】

  冯小刚:回去!

  琛哥:这种他妈的货色,总有一天用得上。

  【斧头帮几十人团团围住苦力强,苦力强原来身负绝技,抬腿就踢翻了几个大汉,随后一阵混战】

  鳄鱼帮帮主夫人:大哥,你放过我吧。

  【星不知所措】

  【镜头一转,酱爆蹲在地上用阴沟的水洗着他洗了一半的头,突然包租公推开二楼的窗户,鼻青脸肿的被包租婆一阵暴打,还被从二楼脸朝地的扔到广场上,人们刚刚要走过去,楼上扔下来一盆漂亮的花,不偏不倚的砸在包租公的头上,蹲在旁边的酱爆拿起一根竹子,轻轻捅了包租公两下】

  【空旷的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一阵寂静,冯小刚直觉告诉自己,有问题】

  星:看什么,没看过吃东西不给钱啊?

  包租婆:哟呼,还敢顶嘴,你以为会点三脚猫功夫就不是兔子啊?

  【包租婆看见星,生气的说】

  骨:刀柄?

  【包租婆啪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骨继续在理发店睡得半死】

  众小孩:叔叔,可不可以教我们踢球啊?

  小孩点头说:唔!

  【画面转到一个正在伺候琛哥的斧头帮手下A,不小心碰倒了个杯子】

  【说完骨往前一点,挥手要飞出刀子的时候,还是插在身后星的手臂上,接着一挥,把刀柄扔了出去,刀身还留在星的手上】

  骨:那群王八蛋街坊武功很高的。

  【画面转到包租公鼻青脸肿的躺在椅子上,酱爆在他旁边】

  星:快点!

  星:追哦?

  鳄鱼帮帮主夫人:谢谢大哥。

  斧头帮手下A:对不起,琛哥。

  【星跑开了,包租婆追上去,狠狠又抽了他的头几下】

  【星躲在交通灯的亭子里边,嘴唇因为被蛇咬,已经肿得不成样子,他不断敲击着交通灯的亭子,手上青筋浮现,他用力的时候把身上的三把刀子都激了出去,其中一把刺到一辆行驶的汽车前轮,车子马上失去控制。最后星不断用手掌击打交通灯亭子的内壁,在上边留下一个又一个掌印。最后整个亭子的顶压了下来……】

  【画面切换到某人的正面,竟然是一个衣裳褴褛的乞丐】

  酱爆:哦,原来你勒索我。

  【斧头帮大哥二话不说,一阵乱砍,鳄鱼帮大哥惨死街头】

  星:大哥!!大哥??

  星:学着点。

  【星跟骨紧张的跑出来】

  包租婆“斧头帮啊哪?”

  【眼看蛇就要咬下去了】

  包租婆:“自己人啊”

  斧头帮二当家:怎么会这样,有没有人看见?

  挣扎】

  琛哥:小孩子别看,转过去。

  星:那个矮子,五尺差半寸那个,就是你,矮要承认,挨打站稳,出来啊!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