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开膛手杰克和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VS开膛手杰克》剧情图文攻略

2018年02月02日 来源:开膛手杰克和福尔摩斯 大字体小字体

  打开后,里面放着的瓶子里面都是些人体的器官和组织!华生推断都是女性器官,而且是制作很久的,至少有3个多月甚至更久。当他们离开做下楼后,finley告诉了他们另一个不幸的消息:附近又有两起谋杀案发生了!

  离开警局,发现天色已晚,这时候福尔摩斯与华生决定去犯罪现场调查,按照地图,来到pollynichol被害现场后,开始进行调查,先调查周围的环境然后走近调查尸体,利用放大镜观察,不要漏过任何信息,包括地面,墙壁等。每调查到信息后福尔摩斯就会叙述并记录,当收集所有信息后,福尔摩斯会进行犯罪现场重建,由华生来扮演死者,福尔摩斯扮演凶手,以不同的位置和方式来模拟凶杀的过程。按照游戏的提示,可以在下面选择不同的手法,位置,方式来播放现场模拟,每一次福尔摩斯都会进行评论,直到得到满意的答案为止:既凶手与死者是站立着,然后用手堵住死者的嘴,并卡住她的脖子致死,然后将其放倒后并用左手持刀实行切割。

  华生来到伦敦医院,在这里见到了以前的同学,华生向他询问了有关目前伦敦人体器官交易的事情。他告诉华生,目前在伦敦,这种交易都是黑市里暗自进行,是非法的,而且交易的多为整个尸体,而不是器官。目前这所医院里也出现了尸体被盗的情况。同学同意帮他查证一下。这时候华生有时间在这里进行一下搜索。

  华生来到蜂巢酒馆,看到sickert坐在一边正玩乐,华生告诉他了这个消息,sickert说作为回报告诉华生,那个叫tumblety的家伙来过这里,并且进到里面的那个小门和另一个人接头,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华生正准备进入那个门里,被酒吧招待拦住,提示那里是私人场所,闲人免进,华生只好转身走开,看到旁边一个喝的醉醺醺的人,这个人自称他是个记者,然后稀里糊涂的要什么红墨水,华生在酒吧柜台边上找到了一瓶并将其给了这个人,这个人就醉醺醺的离开了。支开这人后,华生再次询问酒吧招待,招待表示感激,告诉他门后面住的是“无情bluto“那个无赖,如果华生想进去,只要说自己是squibby的人就可以了,但是后果自负。华生敲开这扇门,一个面相凶狠的矮胖子打开门,他说因住的地方因为漏气而搬到这里,而且认识tumblety医生。不过,这家伙并不买华生的帐,并威胁华生最好别泄漏出去。华生只好离开了这里,

  然后,福尔摩斯来到了警察局,结果遇到了点麻烦,以前那位来找过福尔摩斯的那个警探对福尔摩斯的插手和擅自做主很不满,并且要求解释桌子上的珠宝的来历。福尔摩斯会回答了他的问题,这个警探趾高气扬的说他们从中央新闻局那里得到了一份出自凶手笔下的信件,凶手自称“开膛手杰克”(jacktheripper),他们自己在一两天就可以抓到这个连环杀手,并且警告福尔摩斯不许再插手这个案子。福尔摩斯说他会考虑这个建议,但不是把它当作命令,并且希望可以看看这份所谓的凶手留下的信件。凶手在信中说,自己乐于杀人,并且夸耀了自己的杀人技术,而且还会继续干下去。签名是:“开膛手杰克”。

  完成了一系列的分析后,华生不禁感到脊背发凉,如何才能尽快找出这样一个凶残的罪犯呢?福尔摩斯推断,这个家伙是很有理智,有计划的实施犯罪,而且还会继续下去。因此要尽快追查。于是福尔摩斯决定,华生分头行动,华生去伦敦医院追查有关人体器官交易的情况;而福尔摩斯将独自进行一次“化装追击”。

  "一个人要是想超过自然,他就会堕落到自然以下。最高等的人,一旦脱离了人类命运的康庄大道,就会变成动物。"

  与此同时,在贝克街的福尔摩斯准备按华生调查的结果,继续追查,不过要先化装一下。福尔摩斯来到里屋,找到了一身衣服穿上,立即变成了一个专业的技术工人模样。来到whitechapel的蜂巢酒馆。福尔摩斯进入后看见地板上掉落一个盒子,便用柜台上的一把镊子打开来看,里面是一个带有珠宝的拼图(这里利用镊子把珠宝从右边挪出来就可以了)。

  来到诊所,华生拿出药丸来询问医生,他告诉华生,这种药是用来缓解某些慢性疾病的,比如肺结核。原来annie已经来过这里向他取这种药,医生给了她一点而且没有收钱,但是第二天她又来了说那些药掉了而且被踩过了,希望能再免费给他一些,然而医生拒绝了,后来知道她在撒谎,一个病人说看到她把掉落的药丸用信纸包了藏了起来。

  但是在中没有出现此人物,其故事人物均为同时代,19世纪末,没有什么所谓的时空穿越

  按照供词完成了时间表后,证明谋杀并没有发生在4:30以前,因为,尸体被放了血,而且加上天气寒冷,使得华生判断的死亡时间早了将近一到半个小时。

             

  然后来到蜂巢酒馆,把沉重的箱子给了bluto。bluto告诉福尔摩斯,squibby已经被警察当作最近谋杀案的嫌疑犯抓起来了。然后要走了箱子。

  焊接好后,把压力表放到左边的出口,调节开关,压力到100时出口就可以正常喷火。修理好后,可以拿到藏在管道后面的皮箱。

            

  这封信用红墨水写的,十分潦草,还有修改过的痕迹。而且墨水的颜色深浅也不一致。就像是写了一半没水了一样,然后过了一段时间才继续写完。底下还有一段横写着的挑衅的话,说警方最好在他能找到的红墨水用完之前抓到他。旁边还有一个红色的指印。

  约一周后,当福尔摩斯与华生继续讨论案情的时候,一位客人前来拜访,也是一位探员。他希望已经插手这件案子的福尔摩斯能够给他一些建议和指导,并提到了一个他们怀疑的对象,外号叫“皮围裙(leatherapron)“的家伙。遗憾的是目前福尔摩斯无法给出什么结论。客人离开后,福尔摩斯提出,他和警察局里的关系微妙,不便继续出面调查,因此,我们的华生接受了寻访调查的重任。

  福尔摩斯来到finley的旅馆,看到对面的公寓漏气很严重。finley告诉他,如果想要修理,楼梯下面有很多零碎的工具可以利用。看到这里满地非常杂乱的道具,福尔摩斯仔细的搜索了楼梯下面和房东身边的两个木桶,其中一个有水,得到了很多工具,福尔摩斯必须自己将这些工具组合起来(打开物品栏,将能合并的物品都很合并起来,最后得到的榔头、木条和钉子再合并。得到完好的梯子),然后将梯子搭在对面2楼下,然后将道具里的抹布在桶里蘸上水后作为一个保护的面具,福尔摩斯做好准备,便爬了上去。

  "华生,你大概早就发现相反的两个极端互相吸引的现象了吧,比如精神对肉体的吸引,野蛮人对天使的吸引。但你绝不会看到比目前这件事的情况更糟的了。"

  福尔摩斯和华生回到了家中,华生拿起从finley旅馆捡回来的破瓶子,进行了检查。里面是福尔马林.此时,福尔摩斯从里屋走出来告诉华生,要他去whitechapel的警察局继续调查,并弄清楚药丸的成分和用途,并且建议带上枪,小心谨慎。然后就把自己锁在里屋不出来。

  接下来,根据另外一位巡警的发现,福尔摩斯和华生来到了Goulston大街,这里大多是犹太人聚积地。在街道边房子的一个门柱边,发现用粉笔写的文字:犹太人不将是无可指责的人。同时巡警在这里发现了死者的围裙上的一块布。那位巡警说在2:20的时候下着雨,没有发现异常,然后到2:55才发现上面的字。

  出了诊所向左没走多远,便看到一家皮匠店铺,进入后发现无人,华生正准备拿起桌子上的马具,结果发出的声音惊动了这里主人,一位年长的老者,名叫isaacsolomovitch,是这里的修补匠。华生自我介绍后,说明来意,皮匠告诉他这里是多居住的犹太人,并不喜欢外人,什么也不知道。不过华生询问了关于“皮围裙“的情况后,并告诫他,他相信这个家伙是清白的,但是如果他不出来澄清他自己,而总是躲起来,不仅对他自己和保护他的社团没有好处,而且也会使警方调查走错方向。isaac相信了华生并同意去说服这个家伙,而且答应华生为他改造桌子上的马具。于是华生又来到警察局说明情况。在这里恰好遇到了福尔摩斯,而此时一名警察走了进来,表情无奈的告诉他们,另一起谋杀又发生了!

  由于每个人的主观经验影响,时间可能会有误差,这需要按照福尔摩斯指示的重新进行校正(如果你一点英文不懂这里是很难办的)。

  华生继续向前走来到lucy的住所,和他交谈后得知“皮围裙“这个危险人物行凶时总是穿着皮革得围裙,手持利刃,面相丑陋,因此而得名。大家都怀疑他是杀害pollynichol的凶手.lucy感谢华生对他们的帮助,并告诉华生,她们的bella夫人知道一些情况,并同意带他去见她。来到妓院(brothel)见到bella夫人,她向华生讲述了“皮围裙“是如何袭击并威胁了她手下的一个名叫margie的姑娘的经历,这位叫magie的女人已经去了诊所。并且也知道一些关于tumblety医生的情况,但是不会白白的告诉华生,需要他帮一个小忙:旁边和姑娘亲热的那位客人名字叫sickert,是个浪荡公子,他以前来的时候曾经在这里丢失了一把手杖,据说是非常珍贵,他以此作为要挟赖在这里不走,并还要免费的和这里的女人玩乐。因此bella希望华生能帮助找到这把手杖,赶走这个讨厌的无赖。华生同意帮忙,便转身向那位客人走去,询问到了那把手杖的特征,说帮他找回来,但是看起来这个人并不想要回手杖而失去现在的快乐。华生准备离开,见到旁边的一位女佣正在打扫地板,地板上有一双很大的黑脚印(调查),据女佣说这是送煤工人留下的(对话)。

  "从怪诞到可怕只有一步之差,我这样说是有根据的。"

  来到centralnewagency,遇到一个记者,和他对话,得知那个喜欢胡吹乱写的那个名字叫tombulling的人不在。福尔摩斯称自己有重要的头条消息来报告:有人偷运尸体来进行一些不可告人的奇怪的仪式。这个记者听说后大喜,立即要求福尔摩斯告诉他抵制的详细情况,并且告诉福尔摩斯bulling的办公桌那里又他的留下的一些消息。这个人离开后,福尔摩斯在周围的桌子和地上找到了许多文件和一块抹布。然后又在bulling的桌子上找到了一些硬币。然后发现旁边的火炉还很热,于是用抹布垫手打开炉子,发现里面有一张未烧完的吸墨纸,上面隐约有些文字,不过是反的,于是拿到镜子面前观看,发现一个报信的人的联络方式。

  福尔摩斯对pollynichol谋杀案的推断

  ————福尔摩斯,《硬纸盒子》

  在旁边的桌子上有个盒子,打开里面有些外科工具,华生拿起一把,看到前面的一个小推车的一个腿有些异样,用外科工具将其打开,里面竟然是空的,藏着一张纸条,上面画着红色和蓝色的两个箭头,和四个心脏解剖学的部位。继续调查,对面的柜子上面又可以得到一张心脏解剖图片。然后华生走到物品架旁,看到上面放着一个瓶子,里面有个心脏的标本。旁边有个装置。可以将找到的解剖图片和纸片帖在旁边作为参考(方法与使用供词一样)。这个迷题很简单,纸上两个箭头代表两个指针,指向的文字代表一个心脏部位,然后对应板上的图的相应数字,然后把指针调到对应的数字就可以了(其实多转几次也就可试出来)

  回到贝克街,华生向福尔摩斯详细的汇报了他的调查,得到了福尔摩斯的认同,不过对于死亡时间的估计尚余证词有出入。于是他们决定进行重新确定案发时间。福尔摩斯走到粘贴板旁边开始工作。

  搜索到所以信息后,福尔摩斯拿起电话,然后按照硬币上的数字,观察右边纸上的图像与其中一个硬币的图案非常相似,这个硬币上的数字就是号码,拨1875,对方接起电话,这时候福尔摩斯假装自己是bulling的帮手,要求和对方商谈生意,于是对方开始说密语:(这里需要自己组合三段话来回答,如果不懂英文就麻烦了),回答的密语有三句:1,scotlandyardissearchingforrabbitthatcough.2,voteforme,iwillbeyourbestrepenstitive.3.whenhecomeshomefromwork,heisnevertiredandhasalreadyreadthenewspaper。

  "这一连串的痛苦、暴力、恐惧,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一定是有某种目的的,否则,我们这个宇宙就是受偶然所支配的了,这是不可想象的。那么,是什么目的呢?是有这样一个人的理智远远无法解答的永远存在的大问题。"

  调查结束后,福尔摩斯回到贝克街的家里,与华生进行讨论,由于线索少的可怜,使得侦破非常困难。福尔摩斯决定对凶手犯罪动机进行排查,因此在粘贴板上列出了一些杀人动机,包括复仇、失恋、抢劫、疯狂和黑魔法,你要做的是把下面的解释动机字条对到相应的动机里,如果做对了福尔摩斯与华生会进行论述(只要多试几次就可以了),然后福尔摩斯最后排除了失恋、抢劫和疯狂的因素(no),留下了复仇、疯狂和黑魔法几种可能性(yes)。到此,侦破暂时告一段落。

  福尔摩斯知道皮箱里一定藏着盗窃来的赃物,不能把这个东西还给bluto,于是把箱子的赃物都拿出来,换成捡到的废铜烂铁放到里面(物品合并),离开这里时,发现窗台上有只可怜的小猫,也一起救了下来。

  华生激动地说,他们才离开那里不久就出事了,这个凶手当时几乎和他们近在咫尺。我们应该立刻去现场追寻。但是冷静的福尔摩斯却不这样想,现去去现场只能乱上加乱,而且无济于事。而且还需要华生帮他找些东西来验证的他的假设——几只猪头。华生感到好奇,为什么需要那样的东西。不过福尔摩斯坚持,他还要需要进一步的思考,于是华生要独自去whitechapel寻找。

  然后福尔摩斯回到废弃公寓那里,爬上2楼,对房子里面的管道进行修理。(这里建议先存档,因为有时会有bug导致不能退出。)

  回答完毕后,对方告诉他,旁边的文件架上的蓝色的信封里有重要的文件。

  《福尔摩斯的遗嘱》中文版                              查看详情

  游戏概况:单线剧情,没有分支,地图传送位置,找道具一个套一个(--b),典型的rpg游戏,英文水平重要。

  离开警察局,福尔摩斯陷入了思考:这封信根本不是出自凶手之手,看起来该去找记者tombulling谈谈了。于是,来到了蜂巢酒馆,在门口见到了华生。福尔摩斯要华生在门口把风,然后就进入了酒馆,果然,那个嗜酒如命的记者tombulling就坐在中间。他并不认识福尔摩斯,不过福尔摩斯告诉他,自己应经找到了这个所谓的“开膛手杰克”的家伙的身份:这个家伙听说了最近的谋杀案后,从一份海报中得到启发,于是杜撰了一个“开膛手杰克”的凶手的并报道出来,以此引起了其他报纸媒体兴趣,来提升他自己报社的知名度和利益,然后又以其他人名义写报道来反驳自己,自编自导炒作自己。同时出于报复,这个所谓的杰克不断的捏造证据将罪名引到squibby的头上。还以凶手的名义送了一封信给警察,而这封信上留下的红墨水的指印,正和这位tombulling记者先生的完全相符。tom听到这些还想狡辩抵赖,福尔摩斯严厉的告诉他:它必须停止这种不正当的行为,同时不再造遥陷害squibby。在严密的推理和铁证的事实面前,心虚的tom不得不答应了福尔摩斯的要求。

  回到贝克街,福尔摩斯来到工作桌旁,放下拿来了香水瓶子,开始进行分析和鉴定,

           

  这次可能是福尔摩斯最恐怖的一次冒险经历,因为他将要面对的是令人恐惧的开膛手杰克。本作中玩家将扮演福尔摩斯进入充满恐惧气氛的伦敦街头,寻找开膛手杰克的踪迹,玩家将试着解开谜团,找出恶名昭彰的凶手身分。

  选择供词右下面的”usethisdocumentasproof”,将此文件作为证据。如果选对了供词,那么左上边的框就会显示出来,而且不能再跟改;选错了上面会出来个叉,单击叉可以取消该供词,直到都选对。一共需要3个证据(两份文件document和一份口供dialogue):包括

  无奈,福尔摩斯只好再次来到了警察局,但是由于有值班的警卫,无法进入监狱里面。必须想办法引开警卫。在离开警察局的路口,有个非常的胖的女人,她也要点好处才会告诉福尔摩斯一些关于squibby的信息,但是她不要钱,而是要一些对女人特别的东西。福尔摩斯想,这些事情去找华生提到的bella夫人是再合适不过了,于是来到了妓院。bella夫人很感激华生的帮助,但是现在她很忙,只说那个肥胖的女人名字叫danny,非常讨厌猫而且脾气暴躁。福尔摩斯看到柜台上边放了一些瓶子,bella夫人说这些事新进的香水,但是不知道好坏,希望福尔摩斯能帮她鉴定一下,因此,福尔摩斯拿到瓶子后,便动身去了离贝克街不远的一家书店(barners’bookstore)。希望找到一些关于香水的书。而这里的店员把书库的标签弄掉了,福尔摩斯必须将其重新复原。拿起桌子上的四个标签,走到书架边贴上(规律是标签上的年份的末位数字与原来的其他标签不相同)。完成之后,就可以找到有关香水的书,是1882年,找到这本书之后就可以回家了。

  然后,华生走到旁别的课桌边,找到6号课桌,然后使用磁铁,进入另一个迷题,这里只要把磁铁挪到另一头对角,不要碰到障碍就行了。然后会得到铁钩,然后再用铁钩打开课桌上暗槽,得到了一封密码信。这时候,华生的同学回来了,告诉华生。有3具尸体被盗,一个中年妇女,一个老头和一个年轻女子。得到这些消息后,华生在这里的调查该告一段落。

  上来进到屋子里后,发现这里到处弥漫有毒气体,福尔摩斯检查了屋子,捡到一个焊接器和一把铁棍,用铁棍撬开对面有护栏的窗口,里面是漏气的管道。但是出于安全考虑,福尔摩斯必须寻找更好的防毒面具作为保护。因此不得不先离开这里,来到了皮匠的店铺。这位皮匠的生意日渐萧条,已经感到非常气馁,福尔摩斯必须想办法激励他,于是拿出了那件珠宝,给了这位皮匠。皮匠看到了非常高兴,这是他一个邻居的儿子丢的东西,答应还给他,同时介绍福尔摩斯到自己的兄弟那里去,他的兄弟是开宠物店的,就离他的店不远。福尔摩斯又来到宠物店,见到了皮匠的兄弟abraham,说明自己需要一个特殊的面具,而abraham告诉他面具备他的宠物蛇给叼到笼子里了,而工具抓蛇工具又坏了,因此需要人帮他把那条眼镜蛇从笼子里转移出来。福尔摩斯在边上找了些工具,但是还不够。回到皮匠那里又找到了一些工具,组合改造后修好了这个抓蛇钩子。然后,福尔摩斯先要选一个合适的笼子,然后放在蛇的旁边,然后使用钩子将蛇转移走,得到了防毒面具。

  来到whitechapel,迷茫的华生想到了露西,也许她能帮点忙,于是来到了妓院找她。而她看起来很伤心,她的叔叔前不久最终离开了人世。华生向她执以真诚的问候。并询问她最近发生的事情,还有哪里能够找到屠宰场。露西在地图上指给了他,然后华生去了那里,但是发现屠夫因病而关门停业了。自然应当去诊所调查,那里的医生告诉他这个屠夫也是个浪荡之人,染上了梅毒,经常来这里看病。他有个朋友叫handiman,就是那个卖猫食的老人。华生出了诊所没多远,又见到了那个胖女人danny。得知handiman目前正在hanbury街叫卖。这个可怜的人前不久失去了她的妻子,随后他的女儿也因病和饥饿死去,现在一人孤苦伶仃。

  testimonyofa.cadosch和testimonyofe.long(被撕掉的拼图供词),还有证人richardson的口供。都选好了,会出现以下标记。分别按照证词里的时间将其标记放到对应的时间线上。

  华生已经在家里等福尔摩斯很久了,他详细汇报了他的发现,同时还把得到的密码信给了福尔摩斯,剩下要做的,就是要破译这个密码了,多亏华生的提醒,这封密码信似乎与动植物百科大全书有关,福尔摩斯坐在工作桌前,仔细观察这个密码信,和自己搜集到的两本关于猫和香料植物的书,显然,这两本书的就是破译的关键(选中两个含有encyclopaedia字样的文件作为证据),这样下面的英文字母与罗马数字就对应起来了,不过密码文中显示的罗马数字只有一半,所以分清楚x和v,将字母拖入相应的框,

  ————福尔摩斯,《显贵的主顾》

  先用试纸点带有问号的瓶子上,然后会出现这个香水成分结构图,要做的是在左边和下面的组分中选择并重新拼成同样的图形结构(观察颜色和外形,很容易就搞定)。

  然后得到全部信息后,最有趣也是最难的部分来了,福尔摩斯进入推理的沉思,游戏的推理板左边是收集到的信息,将其拖入中间框里,然后会出现推理分析的节点图,随后输出到右边得到最后结论,得出的结论如果是绿色代表正确,红色代表错误,是中间某个环节出现错误,,如果有的信息没有接连上说明还有信息没有收集完。纠正直到所有信息都被利用并推导出了正确结论:凶手身体强壮,与死者不认识,早有预谋,在正在交易时施暴。死者喉咙被割开,腹部被剖开,部分内脏被取走,没有性交痕迹。

  福尔摩斯站在华生的对面不停的抽烟,抱怨着近来日子的平淡,只要没有案件的他一直都会这样。但是不久后,一系列考验他的智慧和经验的事件将接踵而至。

  ————福尔摩斯,《爬行人》

  ————福尔摩斯,《圣佩德罗之虎》

  华生心想,这样这个信封与凶手没有关系了。不论如何,我一定先要得到那个手杖再说。

  完毕后再见到bella夫人,然后告诉她,这些香水质量并不高级,而且其中有一瓶的成分是一种药物,其气味可以激怒猫的行为。于是福尔摩斯心里有了主意,拿了这瓶香水,给上面装上了前面捡到的喷嘴和喷柄,然后把她送给了那个胖女人danny,她似乎很感兴趣还向身上喷了一些。这下福尔摩斯就差找到猫了,很多的猫。于是来到了宠物店,门口见到了维金斯和一群孩子在一起,其中一个说他丢了一只猫,正好是福尔摩斯在废弃公寓里救的那只。于是这个孩子和福尔摩斯一起走进了宠物店。见到了abraham,福尔摩斯告诉了她相关情况,abraham同意给猫治疗病帮忙,不过需要福尔摩斯巴旁边的架子上一本有关猫的书拿来,然后经过检查后说还需要福尔摩斯去买一些猫食,就在门口附近有一个老头经常卖动物食品,总是喊着“beep,beep!”,出来没走多久就看见他在对面。买完猫食,这样行动就开始了。来到警察局门口,孩子们把猫儿们一放下,这些猫就疯狂的向那个胖女人身上爬去。女人吓得大喊大叫,惊动了警察局里的警察跑了出来。乘这个机会,福尔摩斯悄悄的潜入了警察局里。

  华生来到了警察局,发现此时正好有位证人坐在旁边,值班的警卫告诉华生,这位证人叫richardson,曾经到案发现场去过,直到一些线索,但是纪录口供的警官认为这个证词没有多大意义,便把它撕掉了。华生又问旁边的证人,据他所说,他大约4:45去hanbury街那里看他母亲,然后待了5分钟就离开了,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就像没有发生过谋杀似的。华生发现在警察局里面点的地方的地面上散落着很多纸屑,于是过去捡起察看,原来是被撕掉的供词,华生必须将其复原(拼图游戏,比较简单的)。

  先根据华生医生的估计把代表死亡时间的听诊器放到4:30的位置,把代表福尔摩斯和华生抵达现场的事件放到6::20的位置。然后点下面的证据,选择相应的有关案发时间的供词。

  近来后,福尔摩斯便把从bluto的箱子那里拿到赃物珠宝袋子放在了桌子上,警察应该知道如何处理它,然后就走到了里屋的门边,撬了几次钥匙孔,门开了,见到了squibby。squibby起初以为是对方是来杀他的,不过很快福尔摩斯消除了他的疑虑,只是来询问tumblety医生的情况,squibby说他只是听命于bluto,而现在整个城里都传谣他是最近谋杀案的凶手。在这监狱里也不安全,因为外面有个记者不停的报道甚至造谣有关他的事情。所以不能出去,而那个记者名字叫tom。福尔摩斯突然想到,他不就是华生提到的那个在蜂巢酒馆里喝醉的那个人么。于是福尔摩斯向squibby保证不会再让记者继续烦他并且帮助他离开伦敦。

  来到这里,不仅让福尔摩斯和华生吃了一惊,中间的桌子上躺着一个女人,已经死去多时了。看样子化了妆,穿上了晚礼服,和旁边一个相片里的女子造型颇为相似。发现尸体脚上还挂着牌子,华生一看,惊讶得叫到,原来这就是伦敦医院丢失的女尸。福尔摩斯搜索四周,找到了一件奇怪的首饰和一条丝带,一张照片和一张海报。然后仔细的调查了女尸,尸体被注射了氯化锌化合物防腐,并且被精心打扮成过去某个人的模样,看来是为了某些特殊的回忆。福尔摩斯发现旁边柜子上有个迷题箱。(这个迷题箱设计比较难而且不太合理,即方框选中的数字为中间显示的数字之和,但是不是绝对的算法,因此只能多尝试几次,直到把所有的出现数字牌都拿掉后就可以打开),打开后得到了另一件首饰,和一份文件,将两件首饰和丝带合并成一个大的首饰。此时正当他们准备离开这里时,听见楼下传来了脚步声,福尔摩斯说,看起来我们要尝试成功地说服他们并全身而退了。走到外面,看见有个男人走了近来,看到福尔摩斯和华生的打扮,误以为他们是来交易的,便于他们谈了起来。福尔摩斯趁机打听了一些消息。原来,这个尸体并不是用来做器官交易的,只是用来进行某些仪式,用完后就会被销毁或者切开保存。福尔摩斯建议华生通知伦敦医院目前的情况,避免更多的这种不正当的活动的发生。

  福尔摩斯对anniechapman谋杀案的推断

  完成一排后,会出来一个纸片,上面写着“6”,再完成第二排,又会打开,得到一块磁铁。

  这次福尔摩斯没有迟疑,立即对华生说,这次我们要立即赶往hanbury大街,取得第一手材料(拿出地图,选择绿点)。到达现场,守卫告诉福尔摩斯还没有碰过现场的任何东西。这下福尔摩斯又要大展身手了。同样的,进入后发现尸体在一边,有很多线索再上面,先调查周围环境然后调查死者。不要遗失细节。

  (就在他们离开不久,这条阴暗死寂巷子里,突然一帧尖叫打破了僵硬的夜晚,然后就是一阵紧张的脚步声和追逐,然后一扇门被紧紧地关住了,另一个危险时刻即将带来!)

  供词一共有两份,然而提示的信息却是:在5点15以前谋杀似乎并没有发生。这是怎么回事呢?华生心中暗自不解。再次询问警官有关tumblety医生的信息,而他们表示不知道此人,但是愿意提供帮助。于是华生来到finley旅馆,但突然闻到了一股难闻的气味,finley告诉他,原来是对面一个废弃的公寓里面2楼的一个房间里的管道漏气了。finley听说了发生在hanbury街的谋杀后表示,tumblety医生很可疑,他晚上总是出去很久才回来,而且有时身上的衣服还沾有血迹!并且finley告诉了这个奇怪的房客的特征:约5英尺高,55岁左右。华生再次回到警察局,将这些情况告诉了警官,警官说他们已经注意到了,那个废弃的公寓,一个绰号叫无情bluto的无赖和他的一个同伙squibby曾在那里活动,但是现在应该不在了。由于漏出的气体是相当危险的,因此警方也没人赶去那里进行修检。

  离开贝克街华生来到警察局,询问关于“皮围裙“的消息,这个家伙经常出没于平民窟之中,威胁并勒索妓女甚至抢劫、袭击她们,。然而目前警方并没有抓到这个狡猾的家伙;然后华生又来到旅馆,这里的房东finley先生告诉他,感谢他和福尔摩斯的帮忙,他又恢复了生意,但是最近来了一个奇怪的客人,名字叫tumblety,昼伏夜出,行踪诡秘,晚上回来时落下了一些瓶罐在楼梯上。华生上到楼梯上捡起破碎的罐子,里面有股奇怪的气味,finley说,这个客人据说也是个医生,从加拿大来的,不知道在做什么生意。华生对这个人产生了怀疑。

  旁边的一个大保险箱引起了福尔摩斯的注意,上面有些奇怪的数字,原来是个密码箱,下面的某些日期是美国内战中各个战役结束的日期,但是缺了一个。一一对应输入,将后面的旗子与服装对对应后,就可以打开。

  首先说明,福尔摩斯与开膛手杰克都是虚构的,但是这个案件确实真实发生的,至尽真相没被公布.作者柯南道尔对该案件曾经表现出了很多关注,

  先将找到的管道放到上面去,然后移动压力表到下方,将3个开关(鼠标左右键)调到气压为100的时候,就可以使用焊接器将管道焊接起来。

  二、hanbury谋杀案

  华生再次来到妓院里寻找线索,据bella夫人透漏,她曾经见过anniechapman一二次,像anniechapman,pollynichol这样的女人没有姣好的容貌而且都有疾病,所以能钓到客人就很不容易了,报酬几乎非常微薄,有时只要是一顿有荤的饭、一杯酒,或者一个在床上几小时的觉就都肯干,这就是在伦敦生存下去的代价。因此,更容易被袭击。尽管如此处于虚荣annie手上还是带了3个戒指,但都是一般的便宜货,不值钱的。华生听到这些不禁暗自有些同情和怜悯。

  为了使其接近原著,采用小说与功略融合的写法,兰色突出显示的是重要的线索和剧情,便于直接观看

  破译最后得到了一段话newcommandsubjectwomandelivery.wharfdale17(新的目标:女性,已送到,wharfdale17号)。难道伦敦真的有尸体和器官的交易黑市?福尔摩斯这样思考着。看来福尔摩斯和华生又要出去继续调查了。

  出来后,福尔摩斯和华生见到了被放出来的squibby。他说到要去见bluto,不过想先找福尔摩斯看看消息,福尔摩斯说他的问题已经解决,于是squibby向福尔摩斯透漏了一些关于tumblety医生的秘密,他曾经和bluto到tumblety那里去谈生意,结果喝醉了酒,tumblety这家伙得意地炫耀了他的收藏品,打开一个保险箱,而里面都是女人的器官和内脏之类的东西!这让squibby很不舒服。福尔摩斯履行了他的诺言,给了squibby一些钱,让他离开了伦敦。然后他们就赶往tumblety居住的旅馆。

  镜头转向一个阴暗,肮脏的小巷,这里到处是醉汉、平民和四处招揽客人的妓女,一派19世纪破落平民窟的景象。谋杀就发生在这里,一个妓女正准备和他的客人进行交易的时候,想不到对方突然出手,勒住女人的脖子并将其扼死,然后残忍的将其碎尸并逃走。(此时玩家应当注意观察该凶手的作案方式和作案工具,对以后的侦破可以提前有所意识)

  勘查后,找到一个金属棍;发现地面有些异常,挪开椅子,掀开地毯,找到了一个地下室的升降梯;2楼的门窗都被封死了进不去。福尔摩斯用绳子绑在楼梯的一段,然后下到了地下室,华生留在上面望风。先把边上的两个架子放到升降台上;在火炉旁别又找到了拨火棍,还有桌子上的一些工具。利用拨火棍把升降台控制器撬开,露出了电路板:只要把露出的电路都用线连接起来就可以了。

  "华生,你大概早就发现相反的两个极端互相吸引的现象了吧,比如精神对肉体的吸引,野蛮人对天使的吸引。但你绝不会看到比目前这件事的情况更糟的了。"                                                              ————福尔摩斯,《显贵的主顾》

  来到警察局,询问一位值勤的警官,但是这位警官看起来并不想透漏职责外的消息,不过在听说福尔摩斯的大名后同意给他看关于buck’srow谋杀案的调查资料,不过要求福尔摩斯帮个忙,他的皮包在一家旅馆(low-classboardinghouse)附近丢失了,希望帮他找回,于是离开警察局,向左拐到商业大街(commercialstreet)上(地图并不大,而且一些地方提示并不能去,减少了搜索难度,可以通过按空格键观察信息)。向前直走没多远左边有个小巷有鸽子飞出来,提示进入,见到一个在楼梯打扫卫生的人,与他对话得知他是这个旅馆的房东,同意帮他们寻找警察丢失的东西,但是有个要求,他抱怨旅馆门口经常有个流浪的醉汉来妨碍他的生意,因此希望警察能够出面解决此事。再回到警察局对话,结果这位警官借口推辞,并告诉了这个流浪汉的姓名和住处,要福尔摩斯自己解决。福尔摩斯再经过旅馆来到前面不远的路上,见到2楼上有一个女子,与她对话,得知这里正是那位流浪汉的家(lucy’slodgings),这位女子名叫露西(lucy),是流浪汉的侄女,相依为命,露西的叔叔身体不好,又在外酗酒,生活窘迫。福尔摩斯同意寻找它的叔叔,这时候福尔摩斯想起了需要自己的侦探小队的帮助---对面不远站着的小男孩正是维金斯,是福尔摩斯重要的小情报人员。与他对话知道老流浪汉就在巷子里面不远,向前走一段就会听到他那带有疾病的咳嗽和喘息,在胡同的角落里(deadend)发现了他,但是他昏迷不醒,华生提出需要药物治疗。因此打开地图察看,福尔摩斯需要到诊所(clinic)里去取药。见到吉宾医生后,知道这种药很昂贵,而且还需要官方签字,不过为了救人,福尔摩斯说服了医生买到了药,回到华生身边,将药交给他(使用物品需要在菜单里面的items里单击选中该物品,屏幕右上角显示携带该物品,然后点击目标方可使用)。然后来到旅馆,告诉房东事情已经解决。房东也找到了皮箱。带着皮箱来到警局,交给他皮箱,然后再帮他打开箱子,这里的要求是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将数字1,2,3,4,5,6依次转好,打开箱子后,警官便把验尸报告交给了福尔摩斯。

  由于罪犯手法与上个案件十分相似,福尔摩斯搜集了所有的线索后,加上华生的检验,做出了以下推论:死者名字叫anniechapman,被凶手突然卡住脖子,然后倒在地上,但还没有死,凶手用右手持刀割破死者的喉咙,并试图割下其头部,同时剖开其腹部,切掉了大部分器官,但是只有子宫不见了。死亡时间大约在早上4:30前,凶手手段残忍,手法熟练,精通解剖,早有预谋,凶手搜过其身,还拿走了死者的手上的戒指,死者身边掉落了一个信封,里面有3颗药丸。福尔摩斯拿了一颗,其余留给了警察。

  来到wharfdale17号,天气已经变得阴云密布,不时还有隆隆的雷声,仿佛福尔摩斯和华生的心情一样,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再等待着他们。他们先检查了屋子外面,有一个坏车子,但是轮子取不下来;有一段晾衣绳,福尔摩斯用刀把它割了下来。在里面发现了一辆手推车,但是缺少一个轮子,对面的2楼的窗户似乎隐约有灯光照出来。在旁边的杂物堆里,福尔摩斯发现了一块防水油布,也把它割下一块来。然后他们来到屋子的门前,发现这里很久没人来了,房门打不开,福尔摩斯拿出防水油布裹住门把手用力一拧,门开了。经过仔细

  然后在对面另外一块粘贴板上,福尔摩斯与华生将再次进行杀人动机的排查。包括科学研究、黑魔法、嗜食同类、猎物癖和图财害命,同样进行对应,最后留下了嗜食同类和图财害命(yes)

  拼凑好后到医生那里,但是医生打算将其交给警察作为证物,而华生也需要这根手杖涌来换取重要信息,因此,作为交换,医生需要一个用马具来代替木假腿,于是华生又需要离开去寻找一位皮匠。此时华生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从目前证词和信息来看,“皮围裙“并不是buck’srow谋杀案的凶手。

  最后校正后的结果,将匕首插在了5:30上,这才是真正发生凶杀的时间!

  拿到珠宝后,福尔摩斯敲开了旁边的门,bluto打开了门,福尔摩斯自称自己是一位医生(华生)请来的修理工人,为了帮助医生得到一些关于tumblety医生的消息。bluto相信了福尔摩斯的话,不过要求先要修理好废弃公寓里的管道,然后拿回他的行李,但是不许打开。而且说squibby知道的信息更多。

  来到皮匠的修补店,这时皮匠已经修好了马具,并交给了华生,而且高兴的告诉华生,“皮围裙“已经被澄清了罪名。华生拿到马具到医生那里换回手杖,然后交给妓院的bella夫人,她很高兴,告诉华生答这个惊喜转达给那个sickert先生,可以在蜂巢酒馆(wasp’snestpub)里找到他。并告诉了一些关于tumblety医生的消息:这家伙很憎恨女人,还向吐口水,侮辱她们,一个地道的恶棍。

  当他们来到旅馆,finley告诉他们,昨天有警察来过这里,晚上那个医生不知道有什么事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了。福尔摩斯立即上楼,发现地上有一个黑色脚印,调查显示:男人的右脚脚印,皮尺测量是13码的鞋。旁边有液体痕迹,福尔摩斯判断那时福尔马林。之后,进入房间内,勘察发现tumblety是个乡村医生,曾参加过美国内战。

  来到蜂巢酒馆,福尔摩斯向这身装扮不能让bluto发现,于是换了服装又来到这里。结果那个记者不在这里,不过留下了一些东西,询问招待后得知,那家伙还会来的。于是福尔摩斯决定先回贝克街,看看华生有什么新的发现。

  一,buck’srow谋杀案

  当福尔摩斯和华生知道这个谋杀案的消息后,并没有立即启程到犯罪现场侦查,因为那里现在一定到处都是警察探员和围观的人,并不适合调查。因此决定先到附近警察局先了解一些大致情况。游戏开始控制华生,按下空格键调查附近的信息,拿到边上的伦敦地图。然后出发去警察局(policestation)。可以直接在地图上点图标到达。

  3个星期过去了,没有任何进展。调查陷入了僵局。谋杀案的阴影在人们的心中却丝毫没有减少。正在此时,小侦探维金斯进来了,告诉福尔摩斯他们找到了那个在报纸上乱造谣的那个人的工作地址在中央新闻局(centralnewagency),但是没有发现tumblety医生的踪迹。福尔摩斯奖励了这个孩子,然后告诉华生,他们不能再被动的等待下一个受害者,单一的追查tumblety医生已经使调查走向了死胡同,这次福尔摩斯要独自调查一下这个造谣的人。而华生继续留在家里等消息。

  三、dutfield庭院谋杀案和mitre广场谋杀案

  完毕后,升降台把两个架子升到了上面,但是不巧,控制台突然爆炸了,升降台堵住了出口,福尔摩斯只好寻找其他出路,在原来的升降台下面得到了一把钥匙,但是是弯的。道旁别的工具台上,将右边的两个木板夹紧,然后把钥匙放在中间,然后用钳子弄直。打开旁边锁着的门,来到了外面。进屋拿起两个架子,到外面的破车那里,用金属棍取下轮子,然后安装到手推车上面,然后拿走地上阻挡的石头,将手推车推倒墙边,然后把榔头,拨火棍和两个架子组装成一个梯子放在手推车上面,然后爬到了2楼,用钳子取下木条,从窗户钻了进去。

  华生离开了这里,然后按照bella夫人说的,到诊所去找那位被袭击的姑娘,询问医生后得知原来magie为了避开“皮围裙“的骚扰已经离开伦敦了,而且医生还告诉华生,那位姑娘患上了梅毒,这可怕的性传染病已经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永久的痕迹。华生突然在诊所里的地面上发现了一双黑色脚印,和在妓院里的那一对一样,又问医生。原来这是前几天来这里的一个买药的人留下的,这种药很贵,因此那个人用了一把珍贵的手杖作为交换。华生认为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那个偷走sicker手杖的人,于是要求医生给他手杖,但这个手杖不是完整的,医生叫华生自己去拼凑,走到诊所里面的壁橱边打开柜,(这时候要求你按照手杖的特征重新拼凑,打开菜单中的对话,察看sicker的描述,35英寸,约88厘米,银色末端和圆形柄,中间有同样工艺的圆环)

  游戏操作:可见游戏里的选项,鼠标中键可以切换视角,第一视角用wsad进行控制方向,鼠标左键调查;第三人称视角利用鼠标左键点击目的地,双击鼠标可以跑。建议两种视角互相配合使用,避免遗漏重要信息。鼠标右键打开菜单和地图。其中有物品、对话和文件选项,这些选项对于侦查有很重要的作用。空格键十分重要,可以显示场景里克调查的信息,调查过的信息会变为绿色,有手图标的地方可以进行操作。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