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贵州侗族侗戏大全 天柱侗戏传承人:300多年的侗族大戏不能丢(高清组图)

2018年02月01日 来源:贵州侗族侗戏大全 大字体小字体

  1991年,他看着围观电视的人群,拥挤的场景让他觉得就像当年围观他唱戏一般。

  “那天热闹的哟,最少都得有七八千人。”1979年正月,在摆头村口被雪融满水的田坎上围满了看戏的人,杨秀举擦了擦眼睛吓了一跳。“妈呀,下台来才看到,三个小时的戏,他们是踩在水田里看的!”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岩门田间地头的练戏声变得越来越小。

  十几年后,杨秀举怎么也想不到,流传了300年的侗戏怎么就失了宠。

  侗族大戏是杨秀举聊得最多,也是最愿聊起的话题。

  “那时候演旦角我敢讲岩门没得哪个有我形象好,大胆的姑娘直接找人来问亲,亲事不成还送了我两双自己缝的布鞋垫。”他站起来用手指顶过头做了一个手势,“就像现在的李玉刚。”他说。

  2017年8月2日,在贵州省从江县贯洞镇宰专侗寨,侗族小姑娘穿戴一新在等候演出。(吴德军摄)

  当年,堂兄家接媳妇带来了岩门第一台黑白制式的电视。这台电视一打开,岩门寨子口的那个“石门”好像也被撑破,电视里面精彩的世界几乎把寨子里所有的青年都拉了出去。

  从那以后,他成为了各个寨子里争相留宿的“龙客”。“吃的肉是最好的,睡的铺子是最新的。到白市汶溪的那次表演,主人家把洗澡水都打好了。”

  犹记那年:侗戏萦绕在耳当年仿若“李玉刚”

  摆头水田里那次万人空巷的演出持续了两天,第三天在戏班去邦洞镇的路上,他们被县里文化馆派来的车拦住,直接把拉到了县城电影院去演。

  时代变迁:侗戏渐失宠这戏不能断在我手上

  随着侗族社会的发展,侗戏的剧目也日益增多。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侗乡的侗戏剧目达100多种,共分为两大部份。一是根据汉族戏曲传说故事改编的剧目,如《李旦凤姣》、《梅良玉》等,一是描述本民族的传奇故事,如《珠郎娘美》、《甫桃奶桃》、《金汉列美》、《吴勉》等,也有新编的剧目,如《三媳争奶》、《甫吊》、《甫贯》、《抢秀才》、《官女婿》、《岁艾传歌》、《送礼》等剧目,其内容更加丰富多彩。侗戏成了侗族人民生活中的一种文艺娱乐方式,深受侗族人民喜爱。2006年《侗戏》入选国家级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学好后杨秀举便开始了正式的演出,悟性与勤奋让他成为了当地鼎鼎有名的戏师。看侗戏是当年人们最主要的娱乐消遣方式之一,说起当年侗戏的受欢迎程度,情动之时,杨秀举不经意间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度。

  由于吴文彩对侗戏的卓越贡献,他收到了侗戏演员们的格外尊重。戏班在演出一场戏之前,要举行庄严的“立坛请师”仪式,以纪念侗戏的创始人吴文彩,并祈求先祖神灵和侗戏列祖列宗保佑演出成功。“立坛请师”其实不是演戏的部分,但却不能被忽视。坛位大都设在戏台的后面,所以台前的观众并不知晓。坛位铺上一块红布,上置放一小筒米,另放三只酒杯和一瓶酒,半斤煮熟的猪肉,一枚鸡蛋,坛位上另摆好三柱香,封好的红包一个,内装钱币。主祭人一般并不参与演出,他会念祭辞,内容从人类的起源到侗族的迁徙到侗戏的创立,演出剧目由谁传授等,最后几句一般是:阴师傅,阳师傅,吴文彩师傅,不请不到,有请有到,日请日到,夜请夜到,快请快到,马上开台。

  侗戏的表演形式十分朴实,以独具侗族文化特色的对唱、对白的方式向观众演绎一个完整的故事,短的几十分钟,长的要几天几夜才演完。侗戏基本的舞台调度是两人对唱,每唱完一句,两人便在二胡音乐过门中走横“8”字交换位置,然后再接唱下一句,如此反复至一段唱词结束。

  这一次的表现让杨秀举的父亲刮目相看,“是根好苗子”。于是,一口气把“生旦净末丑”各个角色全部给他教了个遍。

  杨秀举是岩门大戏团的四代传人之一,每当谈起这个话题,他便打开了话匣,关于侗戏的记忆仍旧历历在目,侗戏那份悠久的历史感扑面而来。

  天柱县侗族戏剧主要有大戏、阳戏等,其历史悠久,民间广为流传,是贵州省民族文化瑰宝之一。每年正月或民间节庆,都要请戏班子于家祠或坝子出演,以消灾纳吉,自娱自乐,很受群众青睐。

  300多年前,祖辈们将汉戏从湖南黔阳地区带回来。在岩门经过几百年的风霜,留下了岩门侗族寨子田野的味道,演变成了今天现在的“侗戏”。

  人民网贵阳2月18日电(赵静实习生龙章榆)正月里,天柱县岩门侗寨格外热闹,出门打工的年轻人都已回家过年。在村口第一家,今年68岁的侗族大戏非遗传承人杨秀举正在家门口和小年轻们唠嗑。

  侗戏是我国民间戏曲中的戏种之一,是侗族人民在长期的劳动生活中创造并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它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多流行在贵州省的黎平、从江、榕江,湖南省的通道,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三江、龙胜等县的侗族村寨。 

  1949年,杨秀举出生在天柱县渡马乡一个叫岩门的侗族村寨。岩门四周被大山包围,一条路从褶皱处破开出来,像一个石门。“那时候不管是坡上,还是路边都能听见有人在在哼戏,声音从这边坡传到那边坡。”杨秀举从他记事起,只要在“石门”里面,耳边就没断过长辈们唱戏的旋律。

  另外,侗戏的唱词在韵律方面有其独特的要求。每段唱词不仅要求尾韵统一,而且严格规定要压腰韵、连环韵。侗族人平时说话很讲音韵,侗话中的音又比汉话多。音多压韵比较容易,韵多则音乐性强,加上有趣的比喻,剧本显得流畅、生动活泼。这便形成了侗戏唱词音韵结构的特点。

  在这个位60多岁的老戏师眼里,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位歌声优美,形象帅气,台上一呼百应的歌唱明星,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杨秀举的侗戏生涯缘于一场巧合。“读完中学便一直在岩门村小当民办老师,直到28岁,我爹也没讲过要教我唱戏。”那一年,他顶替请假的旦角去正式演了人生的第一场戏。“顶替去的比老班子他们搞得还好。”台下的人群鼓掌起来。

  3月16日,观众们在观看和里庙会上的侗戏。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