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 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的军事斗争

2018年02月01日 来源: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 大字体小字体

  4月中旬,红军形式上由6个步兵师、塞凯伊军团和1个海军旅组成。实际上,各师的组建工作都没有完成,除了塞凯伊军团以外几乎不具备有实战能力的部队。

  三、侵略

  1919年3月21日,匈牙利共产党和执政的资产阶级政党社会民主党合并,这次合并意味着从组织上把年轻的共产党取消了,同时也意味着共产党人可以参加政府了。政府定名为革命苏维埃政府,其成员称为人民委员,但其中比较重要的内务人民委员朗德莱尔·耶诺和国防人民委员波加尼·约瑟夫(Pogany·Jozsef,1886—1937)等都是社会民主党人。无产阶级专政在匈牙利的诞生与其说是匈牙利无产阶级本身的力量,不如说主要是社会民主党政府的走投无路之下的权宜之计。首先,俄国红军取得极大成功,正在加里西亚、比萨拉比亚大举进攻,布达佩斯的人们普遍认为红军不久就会抵达匈牙利边境,这使得反革命力量认为,保卫资产阶级政权的可能性更加渺茫了;其次,3月20日上午,协约国驻匈牙利代表维克斯中校把一份照会交给匈牙利政府,要求一战的战败国匈牙利再让出一些领土,而匈牙利此前已经不止一次被强迫从临时分界线上后退了。战胜国决定加强那些从奥匈帝国统治下新独立出来的国家以反对俄国苏维埃势力的西扩,因此一再支持它们急不可待、贪得无厌的领土要求。匈牙利统治阶级必须为几个世纪以来对少数民族的压迫和为输掉的战争付出代价,而社会民主党政府不想付出这种代价,实力强大的军官团更是坚决主张为了国家利益和荣誉,不惜和苏维埃俄国建立“同盟般的合作”。因为迫不得已而结成的同盟是不可靠的,当时,年轻的共产党人还不知道,或者虽然知道,但没有给予足够重视,即一部分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在思想深处是带着反革命企图来参加苏维埃共和国的领导工作的。共产党人不知道,他们的忍让态度将使无产阶级专政付出高昂的代价。

  无论是捷克斯洛伐克,还是罗马尼亚的军政领导,都把自己的侵略行径说成是合法的、正义的行动。尽管巴黎和会当时还没有承认任何边界,科罗法奇在4月7日的命令却是“向捷克斯洛伐克所承认的新的临时边界”挺进。而罗马尼亚军队总参谋长普雷桑将军则把进攻说成是自卫措施,说“匈牙利人对我军不断袭击,破坏了停战协定的条款”。

  匈牙利苏维埃政府十分清楚,迟早不可避免地要与邻近的几个有领土要求的资本主义新兴国家发生武装冲突。建立一支完全可靠的、有战斗力的新军队是关系生死存亡的大问题。而在这方面,国防人民委员波加尼·约瑟夫的思维显然跟不上形势,他仍然主张实行募兵制,结果工人和农民对“充当雇佣军”没有兴趣,而现有部队的士兵们则极力抵制,因为他们认为,募兵制就是想让他们复员。而共产党人想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这样可以在短期内组建一支相应人数的军队。

  4月3日,布达佩斯城防部队发起了倒波加尼的示威游行,于是,革命苏维埃政府决定撤消波加尼和萨姆埃里的职务,组成包括前国防部长、社会民主党人伯姆·维尔莫什、著名的右翼人士豪布里赫·约瑟夫,共产党人库恩·贝拉(Kun·Bela,1886—1939)、菲埃德莱尔·莱热以及桑托的新国防人民委员会。

  在4月2日的政府会议上,波加尼·约瑟夫报告了军队的组建情况。他在报告军队现状时报喜不报忧,甚至声称协约国的军队处于守势。而两位共产党的副国防人民委员则比较实际,桑托·贝拉说前线的士气已经完全涣散,他认为应当向前线增派大量部队,因为敌方也在增兵。萨姆埃里·蒂波尔(Siamuely·Tibor,1890—1919)则认为红军的组建工作已接近于失败,没有任何已经装备起来的部队、没有训练营、没有派出政治委员,军队中充斥着无政府主义。而伯姆等社会民主党右翼领导人则把组建红军方面存在的错误归结为波加尼和萨姆埃里的个人矛盾。

  另一方面,苏维埃政府一再重申:它并不主张领土完整,没有战争意图,愿意在谈判桌上解决一切问题。这一切也使协约国难以公开地进行武装干涉。

  3、“只有保证革命的纪律性,红军才能起到自己的伟大作用。它使红军成为无产阶级革命的武器。”

  “……我想让他们掉转枪口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但是现在已经做不到了,因为罗马尼亚人向我们进攻了。糟蹋塞凯伊和埃尔代伊(支队)的匈牙利人的每一滴血都是可惜的,因此,我感到自己的责任极为重大……我下了命令,要他们避免无谓的流血,不进攻也不反击,在罗马尼亚力量过于强大的地方我们应该让步。”

  1919年7月27日,罗马尼亚军队逼近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当时匈牙利红军由于内部已经没有共产党领导了,大部分溃散,美国总统威尔逊又亲自执笔写了告匈牙利殖民书,宣布只要打倒匈牙利苏维埃政府,美国就会援助任何一个民主党政府,当时一些社会民主党右翼相信这个许诺,于8月1日发动政变,宣布取消苏维埃政府,原来匈牙利共产党的领导人贝拉库恩等人逃亡国外,存在了133天的匈牙利苏维埃政府就此结束。

  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的诞生在政治上和军事上都触动了帝国主义列强。他们原本打算通过那些控制在帝国主义大国手中的东欧资产阶级政权,铸造一条从芬兰到黑海、把红色俄国孤立在欧洲之外的“防疫链条”,而现在这条“防疫线”断了。

  法国从一开始就坚持武装干涉,它在巴尔干驻扎着几十万法国-希腊联合部队——东方远征军;法国驻塞尔维亚、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的军事使团控制着这些国家的军队;利用这些国家的军队进行武装干涉显然会加强法国在东欧的影响,而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政权也乐于这样做,他们认为武装进攻可以最迅速和最有把握地保证满足他们对领土的要求,同时摧毁对他们的社会制度存在的巨大政治威胁。

  朗德莱尔在4月14日,即发动武装干涉的前两天,在革命苏维埃政府会议上过分乐观地说:“协约国在军事上和我们所处的情况一样。”

  20世纪80年代后期,匈牙利全国有近一半人处于最低生活水平线。政治上的不稳定因素随之增加,政治反对派力量不断发展,党的威信下降。此时,匈牙利社会主义工入党总书记卡达尔与总理格罗斯在政治体制改革、国内形势、经济陷入困境的责任以及总书记人选等一系列问题上发生意见分歧。1988年召开的全国党代会上斗争激烈,最终以政治多元化的确立和最高领导层大换班(格罗斯当选总书记、波日高伊、涅尔什进入政治局)而结束。

  4月10日,罗马尼亚宫廷会议决定向匈牙利发起进攻;

  虽然军团的有些部队在早晨进行了顽强的防守,但是上午10时,克拉托奇维尔发布了全军撤退的命令。此后,塞凯伊部队再没有对入侵者进行过认真的抵抗。

  南部,红军总共只有十一个有战斗力的营和四个炮兵连;对着法国和南斯拉夫的三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和一个骑兵旅。

  无疑,在无产阶级专政建立后短短的时间里,即便用最大的精力也不可能在共和国边界建设巩固的防线。但是由于对形势的错误估计、军事侦察工作薄弱以及对协约国的态度抱有幻想,使苏维埃政府在加强边防上所做的工作与实际需要相比,实在是太少了。

  意大利人也非常愿意在东欧事务中插上一只脚,于是提出由他们出兵去占领匈牙利,但是遭到了法国人的竭力阻挠。

  共和国的领导人都很清楚,大多数职业军官过去都是无产阶级的敌人。然而十分明显,如果没有军事专家,组建和指挥军队都是无法解决的。政府只能指望军官们会愿意为反对帝国主义的扩张意图而斗争。当号召职业军官们去红军中服役时,多数人果真没有反对。这首先是处于自己生存的考虑,因为除了打仗以外,他们什么也不会。当然,他们不能指望获得以前那么多的收入。他们中间的许多人钦佩苏维埃政府在办理公务和军务时所表现出来的果敢精神和坚强意志,他们期望在反对外敌入侵时,苏维埃政府会比资产阶级政府取得更大的战果。但是,也有很多人打算,当共和国的意图与他们的民族主义目标一致时,他们愿意为共和国服务,以后他们将利用在军队中担任的职务,推翻无产阶级专政。

  军事人民委员会(即原来的国防人民委员会)半信半疑地派出一个委员会去塞凯伊军团调查,但委员会只满足于用国际红色团的士兵撤换了军团的两个营。东线的红军有这样的隐患,后来的灾难也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4月16日凌晨,罗马尼亚军队向红军的外蒂萨防线突然发动进攻。这使得克拉托奇维尔左右为难,后来他在书中这样写到:

  5、应根据匈牙利社会党的推荐为各营或独立营任命政治代表。

  根据3月26日颁布的法令,建立了红色民警队,以代替过去的旧警察和宪兵。红色民警队的任务,是保卫共和国内部的安全。它的基本成员是由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产生的人民警卫队组成的。红色民警队按陆军编制,分驻在12个地区。

  4月7日,捷克斯洛伐克国防部长科罗法奇下令准备进攻;

  纳吉瓦劳德的工人苏维埃在4月3日就报告说塞凯伊军团有些不正常,士兵们“可能受军官的影响,开始对苏维埃共和国表现出极大的不信任。”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军团司令克拉托奇维尔上校已经派代表到法国将军贡德勒库尔和久洛那里,告诉他们说:“塞凯伊部队不是共产党人,甚至愿意同罗马尼亚军队一起反对布尔什维克。”

  根据史末兹的报告,“四人会议”向匈牙利政府发出参加巴黎和会谈判的邀请信,但是这封信未能到达布达佩斯,因为罗马尼亚军队在4月16日发起的进攻从根本上改变了局势。

  史末兹在匈牙利了解到社会民主党和共产党之间同盟的不得已性,认为可以利用这一点从内部而不是武装干涉来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美国驻布达佩斯的代表布朗也提出了类似的看法。史末兹在4月6日的报告中说:“我认为最聪明的做法是:我们不要因为停战协定的某些非本质的条款而迫使双方交战,而是在听取了匈牙利人的意见之后在巴黎或其他地方最后解决政治边界。”

  1、红军“首先应由从有组织的工人中招募的、现在还在服役的无产士兵组成”。

  匈牙利的工资水平大大低于西欧地区,与中东欧的平均水平相差无几。匈东部地区的劳动力成本比西部低,但劳动者的技术水平与西部不相上下。

  北部,红军有三个师,包括二十八个营和十四个炮兵连;而捷克斯洛伐克军队有四个师、四个旅,包括八十五个营和二十四个炮兵连。

  6、在红军内建立工人后备营,以便在必要时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把它们投入到抵御外来侵略和镇压国内反革命的斗争中去。

  共和国成立几天以后,协约国封锁了匈牙利的边界,对共和国实行制裁。所有的帝国主义列强都认为,匈牙利无产阶级专政不能存在下去,而在方法上,他们的意见有分歧。

  美国人认为应该用“和平方式”——使用外交手腕和利用社会民主党人——消灭匈牙利无产阶级专政。因为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是在和平环境中产生的,她受到匈牙利绝大多数人民的支持。采用武装进攻必然引起世界上广大爱好和平的人民的不满和愤慨,更严重的是将损害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美国作为民主和自由卫士的声誉。

  原则上,英国人也有武装干涉的想法,在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后不久就向罗马尼亚运去了十万套英国士兵的装备。但是,如果军事干涉将导致他们的竞争对手在欧洲权势的巩固,他们自然是反对的。他们自己没有在匈牙利边界驻扎大量的军队,因此他们认为其他强国的行动对他们不利,并竭力把自己的立场美化为关注欧洲的和平和繁荣。

  双方力量对比如下:

  基于上述因素的影响,巴黎和会的核心机构“四人会议”根据英国首相劳埃德·乔治的建议,于3月30日决定派遣以英国将军史末兹为首的代表团去匈牙利深入了解情况,与匈牙利苏维埃政府进行谈判。

  4、“连队指挥员应尽量由有作战经验的无产阶级分子来担任。”

  4月11日,库恩·贝拉在政府会议上,认为“协约国自己做不了任何事,它也不能使在前奥匈帝国版图上新建立的国家来反对我们。”

  东部,红军的两个师和一个独立旅,包括三十四个营和十六个炮兵连;与他们对峙的是罗马尼亚的六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和一个加强支队,包括六十四个步兵营、二十八个骑兵连和四十八个炮兵连。

  2、“反对一切内外敌人、保卫革命无产阶级的利益和为解放世界无产阶级而斗争是每一个战士平等的职责”。

  法国人从来就没有放弃武装干涉的计划。他们不便公开反对巴黎和会的决定,就耍起了两面派的把戏,法希东方远征军司令弗朗歇·德斯佩里于4月8日赶往布加勒斯特,建议罗马尼亚政府“刻不容缓地占领布达佩斯。”法国人以及与他们意见一致的捷克斯洛伐克和罗马尼亚政治家的意图是:迅速进攻匈牙利无产阶级专政,以迫使巴黎和会承认这一既成事实。

  一、红军诞生

  这以后,红军组建的工作速度大大加快了,从2月到4月初,应招募的人员只有两万出头,而从4月3日到16日,已经达到五万三千人。但是,由于存在着安置和装备困难,只能吸收一小部分人员入伍。

  二、战争还是和平?

  3月25日,国防人民委员会发布了关于组建红军的条令,其主要条文如下:

  可实际上,部队的整编工作还没有结束,例如到4月中旬,第6师的人数是7986名,其中有3700人还没有武器。而且军队还不是无产阶级自己的军队,它身上有许多资产阶级的烙印,而战斗力最强的塞凯伊军团又是其中最不可靠的。

  4月12日,伯姆和朗德莱尔又以毫无根据的乐观态度估计了当时的形势,而实际上,这时候罗马尼亚的封建贵族军队已经接近完成战争准备。

  军事人民委员会原计划在后方把来自全国各地的部队编成一支强大的后备军,利用它向罗马尼亚军队进行反击。但是由于克拉托奇维尔的迅速后撤使原来计划集中部队的地区(埃尔米哈伊村和瑙吉卡洛伊附近)在援兵没有到来以前就落入敌手。

  国防人民委员会还采取了建立国际团的措施,前俄国战俘、奥地利志愿者,以及匈牙利内居住的斯洛伐克人、乌克兰人、波兰人、南斯拉夫人、保加利亚人、罗马尼亚人、意大利人和阿尔巴尼亚人中最有觉悟的分子,响应革命政府的号召,大批自愿参加红军。

  自建立无产阶级专政起到军事行动开始,共有三个多星期的时间,在这段宝贵的时间里,由于错误的扩军方式、物质和组织方面的困难以及低估了敌人进攻的危险等原因,国防人民委员会只向军事分界线增派了14个半营、3个炮兵连、1个骑兵连和1个工兵连。

  虽然在国防人民委员会重组后军队的组建工作比较顺利,但是,不足以应付即将到来的战争。这主要是因为苏维埃政府的委员们(其中包括很多共产党人)没有正确评价国际力量对比,低估了敌人的力量和决心。

  工人后备营的组建工作也开始了。4月8日,布达佩斯各大工厂的工人们在热烈的群众大会上决定成立工厂连队。根据会议决议,在各工厂相继成立了连和营,其成员在下班后接受正规的军事训练。

  东线的另外两支部队,第39旅和第六师也遭到了进攻,在优势兵力面前,再加上塞凯伊军团的撤退暴露了侧翼,他们也不得不撤退。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