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外媒评论中国崛起之谜 美国如何应对中国崛起 美霸权遭遇危机不允许中国崛起与俄结盟

2018年01月29日 来源:外媒评论中国崛起之谜 大字体小字体

  日本民众对中国的印象也呈恶化趋势。根据《中国日报社》与日本言论NPO2014年的调查,93%的参与者都对中国抱有负面看法,更有日本民众担心会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史密斯说,对是否要与中国对抗,日本国内并没有形成一致的意见,甚至在尖阁列岛(中国所称的钓鱼岛)问题上也没有一致的意见。

  由于技术差距等因素,中国的军力(就全球势力范围和技术能力而言)在未来几十年内仍将落后于美国。至于这是否会成为中国的一大障碍,有些人可能看法不同,但我的个人观点是:美国当前大量的军事开支不仅仅是浪费资源,也会诱人干蠢事。

  2016年开市的第一周,中国股市连续暴跌。到1月13日10点15分,上证指数跌破3000点,创2015年以后的最低点。人民币继2015年跌幅5%以后,2016年的头10个交易日连续多次大幅度下跌。虽然1月12日突然暴涨1000点,13日企稳在1美元兑6.56人民币的水平,比今年开始的时候跌近2000个基点。

  奥尔布莱进一步解释说:

  “一种看法是强硬派、保守派的,认为我们应当重新考虑美国跟中国接触的政策,重新考虑我们欢迎中国进入国际体系的政策。因为中国不仅仅是搭免费车的问题,而是利用国际体系来获得好处,发展自己,并…采纳这种体系的做法来超越美国。保守派认为应当遏制中国。他们在考虑的问题是,我们是应当帮助中国崛起?还是应当设法拔掉插头,不再向中国转让技术或提供援助?我不知道强硬派是否会提出把中国请出世界贸易组织WTO和其他国际组织的主张。但强硬派的观点是,我们绝对要设法遏制中国。

  美国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世人相信是历史选择了资本主义作为普世的意识形态,同时选择美国作为领导。换言之,真正的霸权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形成了。

  美国的这项宗旨可以用来解释阿富汗和伊拉克发生的一切,以色列为何不为罪行负任何责任,伊朗频频受到威胁,利比亚乱局,叙利亚内战,原教旨主义组织盛行,北非国家陷入混乱,乌克兰发生政变,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和巴西总统罗塞夫遭受攻击,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两国总统身受重压,委内瑞拉混乱,以及欧洲对华盛顿唯命是从等等很多现象。

  黎巴嫩《明星日报》11月27日文章,原题:中国经济崛起可增进全球福祉

  如何应对中国,显然是美国政界、外交界、以及研究政策和外交问题的美国学者穷于应对的一个大问题。

  确实,在当今世界,各方各国利益错综交织,难分难解。就具体就美国而言,伊朗在很多问题上挑战美国的利益,但在应对残暴的伊斯兰国的问题上似乎又跟美国立场相似。俄罗斯在乌克兰挑战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所主导的欧洲和世界秩序,但在应对北极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又跟美国合作。

  上述官员说:“我们谨防一种不断迁就中国的趋势,这不是与一个崛起中大国打交道的最佳方式。”

  2014年2月22日乌克兰爆发的政变,以及欧美国家对俄罗斯采取的制裁都是单极力量传达出的新保守主义信息。

  另一个小细节是:笔者这次住在芽笼区,在附近闲逛时发现有很多中国自由行游客,更看到一家中国商品超级市场,门口写着“中国的精品,来自家乡的味道”的广告字样。

  委内瑞拉为拉美敲响了警钟。记者埃里克·萨默面对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自由贸易协定”战争,以及美国在这场游戏中赋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作用,也发出了警报。

  在讨论美国是否依然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国家的问题时,究竟应该如何看中国?对一位记者提出的这个问题,目前依然在华盛顿的乔治敦大学教授本科和研究生课程的奥尔布赖特给出了一个意味深长、意蕴丰富的教授式回答: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指责新当选全国代表大会(议会)主席的反对党民主行动党总书记亨利·拉莫斯·阿卢普从全国代表大会大厅撤掉了美洲民族英雄玻利瓦尔和前总统查韦斯的画像,并称此举是反对派阴谋的一部分,在境外势力的支持下,反对派妄图在国内创造有利于外国军事干预的环境。

  根据BWCHINESE中文网8月25日报道笔者曾在2010年预测,人民币将迈开国际化的大步子。当时,很多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不具备条件,中国银行业各方面都没准备好。

  长期研究国际秩序问题的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约翰·艾肯贝里对美国眼下正在展开的这种辩论了然于胸,并提出了如下的概括总结:

  今天,该地区地缘战略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目前,这两个曾互为敌人的国家对加强关系应对新安全挑战有浓厚兴趣。最重要的变化无疑是中国的崛起。目前,中国在南中国海强大起来是引发河内担忧的主要根源,同时华盛顿也对北京咄咄逼人地寻求更具主导性、能挑战美国领导地位的全球态势感到不安。

      司机耸耸肩回答说:“我不认识马云,只知道中国有很多有钱人,他们这几年开始影响到新加坡。”

  中国崛起,正在不经意间进行着,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不过,崛起从来不是容易的事。

  同时,我们也应当注意到另外一个更为长期的议题:中国会是下一个日本吗?现在的中国经济和1990年代的日本经济有诸多共同点,但是差别似乎更大一些。其一是规模,尤其是人口规模。中国可以通过促进内需而继续增长,这是当时的日本做不到的。其二是经济发展水平也是很不同的。相对而言,现在的中国只相当于上世纪50年代的日本而非90年代的日本。其三,中国还有巨大的剩余劳动力可以从农村转移到城市。

  美国《纽约时报》12月22日文章,原题:中国崛起,越南也在崛起中国经济崛起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并非中国,而是其历史上的对手、特殊时期的敌人和作为邻国的社会主义兄弟越南。

  报道称,支持该理论的美国记者查尔斯·克劳萨默不久前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称:“我们拥有具有压倒性优势的全球力量。历史赋予我们捍卫国际体制的职责。苏联解体的同时,一种全新的事物诞生了,那就是由一个唯我独尊、天下无敌、全世界都惟其马首是瞻的超级大国统治的单极世界。这是罗马帝国覆灭后,历史的最新飞跃。就连罗马帝国的模式也不适用于今天的美国。”

  与此同时,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随时可能超过美国或已经超过美国。随着经济发展,中国军力发展迅速,中国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对现有的国际秩序以及航行自由的权利构成挑战。因此,来自中国的挑战让许美国人更为在意,更为重视。近一段时间以来,如何应对中国的辩论在美国变得越来越激烈,声音越来越大。

  拉美社1月14日报道称,美国总统奥巴马仍在坚持1992年提出并且多年来一直为布什父子所推崇的沃尔福威茨理论,即通过武力在全世界保持一种美国领导的单极态势,遏制其他强国的崛起。

  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出现,盘活了德国研究机构对中国研究的重视,包括德国全球和区域研究中心、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等,纷纷加大对中国的研究投入。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亚洲问题专家希尔佩特认为,这是一个竞争,可以活跃“中国辩论”。

  中国变成美国的真正对手还需要很长的时间,美国暂时仍在世界上占据统治地位。无论是在军事领域还是在其他许多领域,它都越来越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包括在像互联网、控制论等技术领域以及大众文化等软实力方面。然而美国国内的紧张将引发裂痕,最终削弱美国的实力。

  “美国跟中国的关系是一种复杂的关系。我们有许多共同点,有许多希望合作的事情。但双方也有竞争。现在的实情是,在美国和中国政界都有人谋求军事预算上升,并以此获益。我想,确实是有人感到威胁。…中国确实是在许多方面,通过许多方式咄咄逼人。问题是,美国要如何做出反应?”

  俄新社报道称,中国首次发射了有史以来最大火箭。这一火箭使用了200多项新技术,“占整个火箭比例的92.5%”。长征五号包含了中国最新的航天技术,包括环保的无毒燃料及最新型稳定控制系统。中国航天工业发展迅速,已开始赶超俄美。2020年中国计划实施火星探测项目,长征五号会将探测器送入火星轨道。

  亚太国家对中美竞合基本态度包括,第一、多数亚太国家都希望与中国进行建设性互动,并加强在经贸上的合作,多数亚太国家仍然希望美国能够继续留在亚洲。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昨天,几乎所有关心中国航天事业的人们都知道了“胖五”这个新名字。中国运载能力最强的火箭、推力最大的全新发动机、几乎100%的新技术……香港《南华早报》网站当晚称,长征五号的首飞成功,意味着中国最终研发出与美国现役运载火箭推力相媲美的太空任务载具。

  由于其特殊情况,中国完全可以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该国的巨额外汇储备使其具有高度的政策抉择自由,这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所无法企及的。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能够不需要外部援助地发展自己的国家。

  “我们需要小心而灵巧处理的是弄清在什么问题上我们可以合作,在什么问题上我们要竞争。但我国还是要说,我认为我们需要反省,需要明白我们彼此需要。我还是要说,作为一个不可或缺的国家并不是说要单枪匹马自行其是。当今世界体系非常复杂,大国需要合作。我认为美中两国关系是相互依存的,双方需要一起解决问题,同时要认清彼此的政治问题。”

  美国政界和外交界眼下相当普遍的共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秩序使美国以及全世界其他国家获益甚多;然而,美国如今在维护这一世界秩序方面遭遇诸多的挑战,如来自无视国界的恐怖分子的挑战,来自伊斯兰国的挑战,来自伊朗的挑战,来自俄罗斯的挑战,来自中国的挑战,等等。

  与二战后的美国一样,中国拿出实打实的钱与各国建立牢固的经济和基础设施联系。这将使别国能拉动本国增长,同时巩固中国的全球经济和地缘政治领导地位。

  这种不幸情形与习近平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习近平是强大有力的中国领导人,能让正在快速走向现代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听命于他。他决心根除腐败,强化共产党的地位,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在讨论美国是否依然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国家的问题时,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则更是让许多美国人感到茫然。美中两国经济现在已经紧密相连。但在许多人看来,崛起的中国借助其庞大的经济力量和迅速增长的军事力量,似乎是在从多方面挑战美国在世界秩序中的主导地位,并试图跟美国分庭抗礼,建立另一套世界秩序。

  看起来,媒体没有一个星期不报道中国的崛起。这些报道老是着眼于外界对中国威胁的感受,与此交织的还有对中国国民认同现状的种种成见。比如最近有关南海和中印边界争端的报道。那么这类民族主义问题在何种程度上反映中国的民意?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因为它触及围绕中国崛起性质的辩论的核心。

  报道称,然而,沃尔福威茨理论的根基并不深厚,理论的大厦在俄罗斯出兵叙利亚面前摇摇欲坠。

  依然是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美国,政界和外交界眼下正在为一种不知所措的茫然所困扰。

  如何应对中国的崛起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