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大冰评价 如何评价大冰的书籍<乖 倔脾气终归输给了这个浮躁的时代

2018年01月29日 来源:大冰评价 大字体小字体

  妮可让我遇见了曾经的自己,心思单纯,愿意相信,懂得心疼。总是固执的认为,这些年,自己的心性并无多大改变,也许只是因为早已不会再去回想当年的心性而已。读着这些故事,却仿佛走回了很久之前,走进了内心深处,那里,住着怎样的一个人呢。

  曾经一个暑假在饭店里做了一个月的短期工,遇到几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虽然也就比自己小三四岁,却打心眼里把她们当弟弟妹妹一样对待。看他们小小年纪却干着这么累的工作,每天端着又大又重的托盘上上下下,是真的很心疼,想着自己要是有出息一定罩着他们;听他们叫着姐,温暖的很,在心里对自己说要对他们很好很好;离开前一个小男孩被烫伤了,一直久久挂怀,放心不下。我们本是不同世界的人,偶然相遇,走过便无痕,不知为何却生出了这么多的怜惜。

  而阿明呢,让我想到了《平凡的世界》里面的少平,平凡而不平庸的少年。很久之前,一个朋友说过:假如有一天不济要这样活,我也会守住梦想坚持下去。但于阿明而言,说梦想,倒显得矫情了。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朋友的空间动态,写到《乖,摸摸头》里面的一句话:哪怕我们自己甘心安居金丝笼中,但是当我们看到那些自由的鸟儿在阳光下尽情起舞冲向蓝天时,也要为它们羽翼的光辉而欢呼。一时之间倒被勾起了一丝兴趣。

  “雷子歌中那个姐姐应该对他很好吧。

  穷困窘迫,颠沛流离,挣扎于生存线的边缘,谈什么梦想与远方;我为的,只是我心中那一份抑制不住的冲动;我做,只是因为我想,太想了,彻骨的想。也许,很多成功抑或是传奇,都只是这样简单而已,只为我的心,再无其他。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入不敷出的小酒吧也终于迎来了关门的一天。吃罢散伙饭,大冰和赵雷也正式分道扬镳。大冰在一本叫《他们最幸福》的书里写:

  大冰说: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传奇,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人们将心意化作了行动而已。就像椰子姑娘,千千万万职场女强人中的一枚,她只是如同大多数人一样,一天一天的过日子罢了,谁知就把十三年的光阴过成了别人眼中的传奇。十三年,白驹过隙、弹指一瞬,其实真得不长,长大之后,谁还会嫌时光过得慢呢?但听在我等耳里,她的故事走了十三年,就好像半辈子,毕竟,人生能有几个十三年。

  第一次见到这句话,便深深感动。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让我体味到到志摩那份纯粹到极致的感情。

  无独有偶,第二天又在另一个好友的朋友圈看到了这本书的推荐,心想这个书也许还行咯,有时间倒也可以找来看看,却还是没有非看不可的冲动。

  心理学上有一种说法叫做孕妇效应,讲的是一切皆投射,即偶然因素随着自己的关注而让你觉得是个普遍现象。

  赵雷曾说过,在大冰的书里,有很多东西是“捏造的”,比如妮可看到自己的衣服破了,怎么可能一下哭出来;还有自己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说出“杀死你”这样的话出来。

  大冰亦是如此。每一段故事,都让我读到一种深入骨髓的爱与自由。

  “浮游吧倒闭以后,赵雷一路流浪去了丽江,他下定决心排除万难,要在丽江重新支起“浮游吧”这块招牌…后来,他所有的钱被人骗走了,一路流浪回到了北京。再后来,他迫于生计“堕落”了,他去参加了快乐男生的选拔,进了总决赛二十强。

  就像他说的,赵雷到了丽江,开了一间酒吧,每天继续和朋友们唱歌喝酒。但是赵雷却并没有“堕落”,他曾无数次坦荡回应别人对他参加《快乐男声》的质疑,回答很简单:“当时我在长沙开专场,知道有这个比赛,就想去玩儿一下,就去了。”

  “我自江湖来,但书江湖事”,读着大冰的文字,直感觉心中的感情汹涌而来,喷薄欲出。字里行间那种纯粹的爱,不羁的自由,浓烈的情怀,简单的处世,拳拳的赤子之心,似乎不是在这个世界上,因为太纯粹、太简单又太浓烈。然而,你知道的,所有一切,都真真实实发生在某个角落,却是你触而不能及的。

  只是关于那段成名前的日子,网上的记录甚少,他们的生活也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后来我从大冰的书里找到了关于赵雷的只言片语,在这里和大家分享,聊以慰藉。

   不过,最近几年,没有再从电视上看见过他主持节目,也是因为现在的综艺节目太多了,根本不知道看哪个,工作也比较忙,没时间看了,在一次的偶然的机会看中央9套记录频道,看到了一个梳着鞭子的大冰,这才知道,大冰进藏了,而且只拿一个手鼓,背一个包,以一个流浪歌手的姿态出现在天地辽阔的西藏大地上,我这也才知道,他还是一个歌手,不仅会主持。

  会心疼人的姑娘都是好姑娘。”

  大冰称和赵雷在一起的日子是公社式的生活,他们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朋友叫妮可,是个广东姑娘。妮可对这群穷小子很仗义,在生活上很照顾他们,很多歌迷一度怀疑“妮可”就是歌里唱得“南方姑娘”。

  觉得无论如何该动笔写点什么了……终究是少年心性,对大冰这种文字完全没有抵抗力,爱的彻底。

  徐志摩在《西湖记》中说:我不爱什么九曲,也不爱什么三潭,我爱在月光下看雷锋静极了的影子——我见了那个,便不要性命。

  这让我对发生在曾经发生在这两个人身上的故事产生了好奇,此前我只知道两个人在拉萨待过,物质条件不是特别好,还一起光着屁股晒太阳。

  如今,他们早已成了生命中的过客,安放在记忆的角落,很少再去回忆,甚至都忘了自己曾经是有那样一份赤子之心的。事过多年,却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过那样纯粹、真挚的感情了。也许,是身边再没出现过那样的人和事;但我想,最重要的还是,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心性已变了。

  《乖,摸摸头》|我的爱与自由

  说了这么多废话,终于开始进入正题了。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其实走入别人的故事可是比海还深,直叫你深陷其中,无法自拨。

  有的时候,和一大帮朋友一起来,坐在这里听听歌,聊聊天,感情还是充满情怀的那种,挺有格调的,去惯了那种嘈杂吵闹的酒吧、舞厅之类的地方,偶尔来一下这种比较安静的地方还是挺好的。也建议大家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来大冰的小屋看一看,绝对有不一样的感受!

  我还记得赵雷在那次选秀上,曾经一脸自信地说:“我要掀起民谣的新浪潮。”现在想想当初那个少年竟真的做到了。

  就像这本书于我。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并没有关注,但是却发现总是能看到它。早上坐地铁发现有人在看,周末逛公园发现有人在看,就连走在路上都发现有人拿着这本书。看来,我一直觉得只有那些富贵闲人才会去研究的心理学还真不是盖的。

  举个例子,当你怀孕了就发现怎么到处都是孕妇,街上、超市、商场,哪里都有;当你开了奔驰就更容易看到奔驰,当你开始炒股票就发现上班的路上原来有这么多家证券公司。很明显,这不是因为孕妇、奔驰、证券公司变多了,而是因为你潜意识里关注这些事情而已。

  只是那个舞台确实与他格格不入,在比赛现场评委陈建宁公开质疑赵雷的歌词:“你讲得还算很清楚,可我还是听的很模糊。”当然同样的歌词到了《好歌曲》刘欢老师那里,却得到了极高的评价。

  雷子另外有一个姐姐嫁到了国外,那个姐姐对他很好,她给姐姐写过一首歌。”

  既然大家都在看,我也只有勉为其难看一看了!先瞅了一眼的kindle上的推荐:这些故事与风花雪月无关,与鸡汤小清新无关,只是把多年积淀的故事娓娓道来。心里暗自庆幸:还好还好!(不知何时起,已经对矫情的、鸡汤小清新的文字自带免疫了。)

  是他那段青葱岁月里留在好友大冰心中的样子,不是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