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中国远征军反攻缅甸 中国远征缅甸作战立下赫赫战功 中国远征军第一次缅甸战役

2018年01月28日 来源:中国远征军反攻缅甸 大字体小字体

  史迪威和罗卓英发现毛奇丢失,缺还没想到日军是准备长驱直入,从东路切断国军的回国退路和补给线。

  21日开始,日军第5飞行集团以战斗机102架、轰炸机77架连续轮番攻击、轰炸马格威英军空军基地,击毁28架,击伤29架,致使这一地区英军空军基本上丧失了作战能力。英军稍后全部退往印度,放弃了缅甸制空权。整个缅甸仅剩20多架陈纳德飞虎队的飞机,通过空中游击战术骚扰日军。日军基本夺得了缅南地区的制空权后,中英联军几乎在毫无空军支援的条件下作战。

  史迪威的记者作家好友白修德,塔奇曼等人,不是亲共人士,就甚至直接是共产党。他们和史迪威合作,创造了一个伟大英雄史迪威,在腐败无能中国坚持维护美国利益的形象。

  自然,如果史迪威来缅甸,仅仅是作为一个美国的联络员,负责监督美国援助中国物资的使用,他还是完全够格的。

  这样一来,局势又稳定下来。

  西路英军在西路连续惨败。

  缅甸失守给以后作战带来极为消极的影响,使日本可以直接威胁印度,也使中国彻底失去了滇缅公路这唯一的陆上交通线,以后不得不开辟从印度飞越驼峰(在喜马拉雅山)的空中航线。但是,也有重大的战略意义,掩护英军撤退,保存了力量,以保卫印度,并消耗日军部分力量,阻滞了日军进攻中国西南大后方,从而赢得时间,配合国内部队阻敌于云南境内怒江天险,最后形成长期对峙,粉碎了日军从缅北进攻中国西南大后方的企图。这次远征作战,也是中国自甲午战争以来首次出国作战,他们弘扬了中国人民的国际主义和民族牺牲精神,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

  可见,蒋介石已经知道缅北大部守不住,很务实的进行部署了。

  仁安羌一战,表面上非常风光,我们以区区一个团击溃日军一个大队,解救了傲慢的英国人,大大涨了中国人的面子。

  预备第2师(师长)顾葆裕新编第39师(师长)洪行

  到最后,杜聿明忍住怒气说:就算乔克巴当有日军,靠新38师孙立人的部队也就足可以应付。如果我们光顾着英军,不顾国军死活,前拒狼后怕虎,我军肯定会一败涂地。

  28日,新22师向南阳火车站发动猛攻,没想到日军依靠坚固的车站,调动炮兵反击。新22师的火力有限,激战一天,并没有能够占领车站。

  那么,中路国军随时可能被西路的33师团包抄,这导致平满纳战役迅速流产。

     敌人退去不久,又增加装甲车四辆、步兵一部,转向第二八六团第九连攻击。连以轻重机枪,间以钢心弹(钢芯穿甲弹,对日军装甲车有一定效果)还击,另挑选勇敢士兵投掷手榴弹。班长刘月华,携粘性手榴弹数枚,伏于路旁沟坑乱草中,俟敌战车接近身旁,即扔出手榴弹,轰的一声,敌战车立毁。刘看自己身上无血迹,知未受伤,继将所余手榴弹投掷,敌战车、装甲车全毁。毙敌少佐滕信二郎、安田忠雄二员及士兵数十名,生擒一名,虏获三八式步枪37枝,还有无线两用电话机、钢盔等。

     师指挥所原设在二六二公路牌大桥下面,我忽而对蔡略说:“快搬到后面树林边缘去,要立即行动。”刚刚搬开,敌重炮突向此桥射击30多发,桥被炸毁,电话线也被炸断。

  杜聿明对我说:“楚英老弟,就请你陪同李汉萍处长连夜到英军总部走一趟,请他们给长官部和各级部队发一些新版缅甸地形图。”史迪威让我立即去办此事,并给亚历山大写了封信由我带去面呈。我随即带四名宪兵,同李汉萍驱车来到梅苗北郊燕雀湖畔英国缅甸总督府和缅甸英军总司令部的所在地弗拉格斯塔夫大厦,拿了五十万分之—地形图22份,十万分之一地形图44份,五万分之一地形图220份,并连夜返回“红楼”复命。

  此前,由国内于1944年春先后空运至印度接受美式装备和训练的新30师、第14师、第50师先后转运至缅甸密支那,随即对其发动进攻。新38师在孟拱战役结束后,也进军密支那。经过一个多月的激烈战斗,8月初密支那终于被攻克。自从我驻印军先后开出兰姆伽后,连续作战,屡创强敌,战斗力较之以前大为提高,这是日军做梦也想不到的。他们弄不清楚这支两年前曾败在自己手下的中国军队何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便成了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威猛之师。

  56师团以搜索联队配属乘车步兵、机关枪和野炮兵各1个中队及1个工兵小队乘坐45辆汽车为先遣,于28日中午到达同古城外。

  罗卓英见杜聿明讲话越来越不客气,接过电话说:这是命令,你务必执行,史迪威将军是盟军最高指挥官。

  同时,如果国军紧急放弃中路所谓曼德勒会战,全军退守缅北密支那,腊戌,八莫,南坎一线,还是完全可以有效阻挡住日军中路东路突破的部队的。

  由此同古战役结束!

      平满纳以北至梅克提拉间,地形开阔平坦,很少隘路可利用,仅能依托一些村落和树林。但敌机专以这些为轰炸目标,如无相当掩体,会遭到很大伤亡。所以,我们只能利用一些小河的堤坎,构成阻击阵地。    ‘

  但是,中国远征军却仍然作出了让英美盟国盟军钦佩的战绩,并达到了一定的战略目的。从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开始与日军作战,至8月初中英联军撤离缅甸,历时半年,转战1500余公里,浴血奋战,屡挫敌锋,使日军遭到太平洋战争以来少有的沉重打击,多次给英缅军有力的支援,取得了同古保卫战、斯瓦阻击战、仁安羌解围战、东枝收复战等胜利。

  同时,中国鉴于缅甸的重要性,积极酝酿反攻缅甸,在滇西重新组编并整训第2批远征军,于1943年2月设立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部,严阵以待,随时准备与英美军队协同反攻缅甸。

  新编第28师(师长)刘又军第87师(师长)张邵勋

  当时英军已经是:军队在精疲力竭之际,又受到猛烈攻击,死伤又增,尽管军官不断安抚,英缅军已经完全崩溃。

  -------------------在占领缅甸中部的勃固这些地区以后,日本根本没有停止进攻。他们利用英军拆国军台的有利时机,高速突进,从东路迂回包抄国军补给线和撤退路线,试图将国军全部歼灭在缅甸。

  (一)中国远征军第一路指挥系统表(1942年3月至8月)

  所以说,史迪威这个人比起智力,比这个亚历山大就差远了,实则被英国人接连算计。

  后来所有同史迪威接触的人,都对史迪威不满意,包括马歇尔本人。此人非常会讲刻薄话,做事还不留余地,经常让人极为难堪。甚至对他很支持的罗斯福,史迪威也给他起了个橡皮腿的外号(嘲笑罗斯福的残疾),还在很多场合抨击他。

  实际上,史迪威也并不是在保护美国的利益。如果真正为了保护美国利益,他就应该尽量的拖住日军,不让日军分兵进攻美军。拖住日军,只需要像蒋介石和杜聿明说的那样,指挥部队步步后撤,尽量拖住日本即可,根本没必要又是要反攻仰光,又是要全部保住缅北。

  期间廖耀湘目睹过南京大屠杀的惨状,亲眼看到日军在栖霞寺外杀人,对日军恨之入骨,发誓要为同胞报仇,血债血偿。

  果然新38师113团不像英军豆腐军那么没用。

  当时的情况,杜聿明对于平满纳战役,也是非常支持的,史迪威自然非常高兴,大力支持他。

  第2军(军长)王凌云

  西路英军溃败,导致平满纳战役失败。

  同古失守以后,经毛奇、垒固、雷列姆至腊戍的公路处于日军威胁之下,而当时这条公路上连暂55师都没有集结,仅有55师第1团,位于毛奇、垒固地区。

  在仁安羌援英作战中,中国远征军新编第38师师长孙立人凭借一团之力与数倍于己之敌连续英勇作战,以少胜多,解救出被围困数日濒临绝境的英缅军第1师,轰动英伦三岛。其中远征军新38师113团团长刘放吾以一团兵力浴血奋战、立功异域。新编第200师师长戴安澜屡建奇功,掩护了英军的平安撤退,后在翻越野人山对敌作战中不幸受伤殉国。战役结束后,英美政府高度颂扬,授予孙立人将军、戴安澜将军(追赠)功勋章。

  司令长官陈诚卫立煌(1943年冬继任)副司令长官黄琪翔

  中国远征军编制表

  果然,日军56师团以一个师团的兵力,轻松突破东路国军一个团甚至一个营的防线。

  第9师(师长)张金廷新编第33师(师长)杨宝

  远征军参谋王楚英回忆:我们看到撤退中的200师,他们虽然经过同古血战,满身都是灰尘,军服大都破烂不堪,但个个神气十足,满脸欢欣,有说有笑,有的班排行军竟然齐声引吭高歌。

  不过,这时日军早已把英军当做鱼腩部队,毫不留情的疯狂追击,英军靠着新38师殿后才勉强保住英军没有被歼灭。

  十八日夜,笫九十六师乘夜北撇,师主力转进至耶麦升。该师第二八六团撤到平满纳以北十英里(伊洛瓦底江西岸)的吉同岗村,控制着铁路线。第二八八团撤守平满纳以北九英里的也真村(伊洛瓦底江东岸),控制着公路线。自此第九十六师即以逐次抵抗的态势,阻击敌人

  所以,孙立人顶住巨大的压力,在白天仅仅以小股部队发动骚扰作战。第1师师长史考特见国军不出全力,急的抓耳捞腮,甚至已经准备毁掉所有武器和车辆,全军向日军投降。

  第200师(师长)戴安澜新编第22师(师长)廖耀湘新编第96师(师长)余韶

  由于兵力严重不足,暂55师第1团苦苦坚持,在113联队侧翼猛攻下,第1团寡不敌众,只得步步后撤。

  没想到,56师团丝毫不顾暂55师对其侧后的危险,而且分两路立即北上,进攻雷列姆和东枝。

  戴安澜亲自监督工事修筑情况!官兵辛苦工作10天,终于在日寇进攻之前,完成了一整套坚固的土木野战工事。

  国军各部作战勇敢,以战斗力相对最弱的96师为例,他们苦战半个月之久,让日军前进缓慢,也造成日军近3000人伤亡,自己伤亡4000人。

  攻打雷列姆和攻打掸邦首府东枝(也叫做棠吉),则对国军是相当致命的。雷列姆和棠吉都是腊戌的南面重要门户,如果棠吉丢失,腊戌就难保。而腊戌则是缅北交通枢纽小镇南坎的唯一一个外围防御点。如果腊戌丢失,南坎是无法防御的。而南坎一丢,日军往西前进约一百公里就可以占领密支那,孟关,往东前进也是一百多公里,就可以占领畹町,芒市,龙陵,彻底切断国军撤回中国的道路,也完全封锁了中国国内对远征军的补给线。

  杜聿明恼怒的说:我在13日就提出放弃平满纳会战,转为东路的棠吉会战,更不能进行曼德勒会战。英国人坚持曼德勒会战,不过是想让我们出兵掩护他们撤退到曼德勒。等到英军真的到达曼德勒,他们一定会立即放弃战斗,转而逃向印度。就算我们出兵帮助英军,曼德勒会战也不能进行。希望你不要受英国人蛊惑,不要上当。

  本来国军在东路的兵力就非常空虚,实际上仅有第6军2个师和第66军1个师(93师在中缅泰边境不能移动)。现在又少了1个最有战斗力的师,几乎唱起了空城计。

  日军对暂55师的作战,仅仅是暂时将其打退,并没有歼灭该师的主力,正常来说,56师团应该停下来,继续分头追击,务必保证将暂55师主力吃掉才行,这是一个军事作战的常识。

  这边国军尚且不知道英国人的诡计和美国人的愚蠢,继续执行着史迪威的平满纳(彬文那,内比都)计划,首先占领同古。

  工事除了抗炮击和轰炸能力很强以外,还精心设置了各种火力点,交通壕,散兵坑,机枪阵地甚至连炊事班和厕所都修筑完成。

  200师不同于垃圾英军,他们战斗经验极为丰富。骑兵团再吃了几次亏以后,发现日军是在树上用轻机枪射击,立即找到应付办法。

  杜聿明的意图是让55师团尽量往平满纳和新阵地靠近一些,然后调动侧翼的新22师和200师两翼合围,96师在正面顶住,再调动二线待命的新38师来支援,集中4个师约5万兵力,一举将2万人的55师团歼灭或者重创。

  杜聿明在18日认为平满纳会战已经无法进行,那么96师和新22师死守平满纳意义不大,让他们逐次掩护,向北方撤退。

   杜聿明这句话,并没有污蔑史迪威,也是大实话。

  见这种情况,杜聿明严令廖耀湘务必立即进攻,于30日前和200师靠拢。

  日军没有什么进展,焦急之下由一部在缅奸带领下,化妆成缅甸人试图混入城内。结果被警惕的200师官兵发现,就地枪决。

  英国亚历山大将军得到日军新增两个师团,包抄国军后路的情报以后,立即知道缅甸已经不保。而他的5万大军目前还有3万多残部,如果能够退到印度,对英军未来会有极大帮助。

     六四二阵地本甚广阔,兵力单薄,敌攻势凶猛,凌则民令少校团附宋牧仲率兵增援。接战一小时,毙敌20余,敌退去。16时许,敌复以步骑千余,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第二八八团第三连猛攻,该连伤亡甚重,阵地一部被占。凌则民急以机枪迫击炮掩护熊辉卿连进行逆袭,敌又遗尸数十具退去,我阵地完整如初。

  当时机场仅有英军空军人员,第5军非作战部队工兵团和598团步兵一个营。区区一个营,自然是无法和日军一个大队(团)对抗的。激战中,工兵团团长李树正受伤,机场被日军占领!

  第71军(军长)钟彬

  此役历时一年半,歼灭日军4.8万余人,中国驻印军伤亡1.8万余人,中国远征军伤亡4万余人。

  他通过宣传,利用记者和媒体的好朋友,将自己变成一个优秀美国军人的样板形象,对看不惯的中国人则利用媒体大肆侮辱诽谤,给中国抗战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是国军没有部署防御吗?不是这样,他们确实部署了4个师!

  1944年3月,我驻印军新编第22师新编和第38师占领孟关,消灭日本最精锐的第18师团的主力,缴获其军旗、关防、大量文件及各种武器。继而这两个师又乘胜进军,一鼓作气,攻占缅北重镇孟拱,再次告捷。

  而且英军由于傲慢自大,从没研究过日军,根本不知道日军的战术,也不知道怎么应对。

  史迪威此人

  客观来说,由于西路英军溃败,平满纳战役早已不可能执行,反攻仰光更是无稽之谈。

  总体来说,虽然军旅时间不短,一度还担任师长军长这种职务,但都是虚的。这些要么是和平时代的军职,要么是战争年代的闲职。史迪威从没有带兵打过仗,自然更没有指挥大兵团作战的经验。

  整个东南亚的日军共有11个师团,现在有高达4个师团在对付国军,国军受到巨大的压力。

  缅甸作战失利后,中国远征军一部分退入英属印度。在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的指导下,在兰姆伽训练营受训并进行整编,并于1943年8月改编为中国驻印军,利用美援物资配备全副美式装备,战斗力大为提高。

  日军56师团虽然已经有一部通过,但如果200师死守棠吉,突前的日军在没有丝毫补给,又孤军深入的情况下,难以有什么作为,甚至自身都难保。

        仁安羌大捷,是一个闻名世界的战役,是近代史上中国军队第一次和盟军并肩作战所取得的荣誉,是盟军在第一次缅战中惟一的大胜仗,同时更是一个奇迹。因为新38师113团在劣势情况下,竟以不满一千的兵力,击败十倍于我军的敌人,救出十倍于我军的友军,这十足表现出中国军人作战精神的英勇与坚强。这一仗的胜利,全面提高了中国远征军的威信。

  1943年10月,为配合中国战场及太平洋地区的战争形势,中国驻印军制定了一个反攻缅北的作战计划,代号为“安纳吉姆”,以保障开辟中印公路(中国昆明-印度利多)和敷设输油管。计划从印缅边境小镇利多出发,跨过印缅边境,首先占领新平洋等塔奈河以东地区,建立进攻出发阵地和后勤供应基地;而后翻越野人山,以强大的火力和包抄迂回战术,突破胡康河谷和孟拱河谷,夺占缅北要地密支那,最终连通云南境内的滇缅公路。

  而孙立人的第38师因为英军溃逃,不得已被迫承担了西路的防御,根本无法回到东部66军的建制,这导致东路兵力减弱一半。

  杜聿明随后决定放55师团进入预设阵地,准备将其围歼。

  远征军的话题非常庞大,涉及到中,美,英三国各自的利益冲突与算计,史迪威习惯性拉偏架,蒋介石过于喜欢对前线指手画脚等等,这里就不细说了。之后应该会为中国远征军和戴安澜将军专门写一个专题来细说。

  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副总司令黄杰

  新22师参谋朱锡纯回忆他见到英国骑兵时候的样子:这群二十来人的白人骑兵,带着漂亮的军帽,上身都是浅蓝色华蓝绒短袖批领军装,烫的笔直。下身全是浅黄色卡叽短裤,烫的更好,笔直的现出一条直线。脚上闪亮的皮鞋套着齐膝盖长的军袜。他们把马刀,马枪挂在马鞍上,也有把大号左轮手枪系在腰上的。他们正在河边洗漱,抹香水,胸口,手臂,腿上都是长长的汗毛。这些骑兵个子最矮的也有一米七以上。他们战马也非常高大,可以把我们辎重部队的川马整个当做玩具,装进它们的躯壳。这些马如果仰起头来,估计我伸手也够不到。

  而且杜聿明紧急联系在西路仁安羌的新38师师长孙立人,得到乔克巴当根本没有日军的情报。

  ----------------------日军猛增到4个师团10万大军,国军就不是对手了,而且日军武器装备远远优于国军,对于日军的坦克,国军只能制作简易的燃烧瓶来对付。

  早在18日,日军刚刚在东路突进的时候,杜聿明发现情况不好。杜非常焦急,断然立要求放弃所谓的平满纳战役和所谓曼德勒战役,将战役中心从中路放到东路,进行所谓棠吉战役。首先集中主力击破东路孤军深入的33师团,然后逐步后撤,稳守缅北的密支那,腊戌一线。

  第66军(军长)张轸

  该团4月21日已经从密铁拉出发,乘汽车向棠吉前进。先头骑兵团进至棠吉西侧时,棠吉已被日军步兵第113联队的第2大队占领。

  -----------------------上图的廖耀湘是个好军人,但不通世故,所以最后不过是一个第九兵团司令官。廖耀湘连一般的客套都不太懂,每次吃饭他只对全桌敬酒一次,然后就自顾自的吃饭,不理人。

  关键在于,随后发生了一些变化,而杜聿明站在维护中国利益的角度,而英国亚历山大将军站在维护英国利益角度,史迪威则站在维护自己的愿望角度,导致大家出现利益冲突,自然闹翻。

  另司令长官部直辖36师(师长)李志鹏

  1942年到1944年,为保卫中国唯一的对外联系通道——滇缅公路,中国政府先后两次派出近30万部队进入缅甸与日寇作战,在付出了10余万人伤亡的代价后,全歼缅甸日军。此战中,由美国装备、训练的中国远征军大放异彩,日寇望风披靡。

     同时,左翼第六连阵地亦被敌便衣队攻人,我第三营营长卢致恒率营部官兵将敌击退,毙敌百余。我阵亡连长王敬西一名,伤排长张裕应、夏坤、刘尚勇、康烈四名,士兵伤亡50余人。

  那么,现在整个东路仅有第6军2个战斗力不强的师,陈勉吾第55师,彭璧生第49师,负责驻守长达近三百公里战线的防御。这两个师居然距离200多公里,和93师又距离200公里。由于英国人作梗,他们都没有什么运输工具,实则无法互相支援,完全是孤军作战。退一万步说,就算可以互相支援,平均1公里才有几十个人防御,这完全是违背基本军事常识的。

  第一次缅战日军伤亡约4500人,英军伤亡1.3万余人,中国远征军伤亡5万余人(绝大部分在胡康河谷野人山)。

  在史迪威的要求下,蒋介石在原有第5军第6军的基础上,下令在云南大理集结编组的第66军也进入缅甸。这样远征军总兵力,增加到10万人。

  他们自作聪明的认为,日军仅仅是可能从东路夹击平满纳,随即命令暂55师第2团推进到垒固,第3团暂留杂泽、棠吉构筑工事。

  可惜,实际上英军已经准备逃往印度,东路日军又逼近棠吉,东路国军根本没什么兵力,等于曼德勒的东西两路都有威胁,实则曼德勒会战也不可能开始。

  不过,由于西路仁安羌英军的崩溃,国军西侧已经被日军包抄,所谓平满纳会战已经不可能进行。

  汽车兵团洪世寿骑兵团林承熙

  200师先一步回到后方修整,廖耀湘的新22师负责殿后,打得很好。

     向第二八八、二八七两团间渗入之敌纵队约一千五六百人,我军佯作不知,让其深入。但第二八八团正面之敌正源源增加,凌则民率队出击,敌集中步、炮火力向我阻击。连长周嘉正弹伤左肩及腹部,仍负疼与敌肉搏,终以弹贯胸部而亡。连指导员接任指挥,旋即阵亡。团长凌则民率部与敌恶战时,弹中右腿,犹裹伤续战,腰上又中一弹(被潜伏树上的敌人击中),仍挥众前进,继以头部中弹,壮烈牺牲。中校团指导员蒋治策继续率众格斗,左腿又中炮弹。全团官兵为团长的忠义所感动,无不奋勇直前,终将强敌击溃。

  结果杜聿明和史迪威在电话中大吵了一场,最后罗卓英跳出来命令杜聿明必须接受史迪威的命令。

  从中国军队入缅算起,中缅印大战历时3年零3月,中国投入兵力总计40万人,伤亡接近20万人。中国远征军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抗日战争史上极为悲壮的一笔。

  第一路司令长官卫立煌(未到任)罗卓英(继任)

     敌屡攻不逞,竟置大批汽油于吉同岗附近,准备火攻,还以一部包围第二八六团左侧后。我师以第二八六团苦战多日,粮弹将尽,饮水缺乏,乃令其按预备命令撤至大公以北待命。并以工兵营在裱贵掩护,全团遂乘夜突破敌人重重封锁,于次日下午到达大公以北地区。

  在新38师第113团击退日军第214联队及第213联队一部以后,被围困的英军如落网之鱼一样,瞬间撤退完毕。新38师救出了英缅军第1师7000余人和美国教士、新闻记者以及被日军俘虏的英军等500余人,从日军手中夺回的100多辆汽车和1000余头马匹等也交还英军。

  国军4月20日忍痛放弃平满纳,主动向后撤退,并且层层抵抗。

  当时官兵还说:55师团是我们手下败将,56师团也没什么了不起,无非再做一次手下败将。

  第5军(军长)杜聿明

  16时30分,毫无办法的英缅军第1师师长史考特致电军团长史林求援:更多日军由东边的伊洛瓦底江上增援,我军情势更劣。

  无论作为政治家还是军人,在任何时候要抛弃私人感情,以军事政治为重。但史迪威不是这样,他冲动暴躁,感情用事,动辄因为私怨私欲不顾大局,胡乱做事。

  杜聿明这个人的最大缺点,就是在很多时候,明知道上级命令是错的,不敢于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辽沈战役,杜聿明明明知道必须果断放弃长春,以沈阳国军主力,接应锦州部队向营口突围,保住东北国军40多万精锐部队。但因为蒋介石反对,他一直没有执行。最终,这60万国军全部在东北被林彪吃掉。

  第49师(师长)彭壁生第93师(师长)吕国铨暂编第55师(师长)陈勉吾

  1942年7月15日,新38师由英帕尔开往蓝姆伽,8月初,从缅北野人山脱险入印的的第5军新22师和军直属部队也来到了蓝姆伽。根据中美协议,远征军第一路司令长官部撤销,改称为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史迪威为总指挥,罗卓英为副总指挥。同时,国民政府利用驼峰空运飞机回航的机会,每天空运几百名士兵到印度,以补充兵源。1942年底,由于史迪威与罗卓英矛盾不可调和,蒋中正被迫将罗卓英调回国内,经过反复考虑,决定派第8军军长郑洞国中将接替罗卓英的职务。同时决定在驻印军指挥部下设新编第一军建制,下辖新38师、新22师。郑洞国任军长,孙立人为副军长兼新38师师长,廖耀湘为新22师师长。3月中旬,郑洞国率军部人员来到蓝姆伽,正式成立新一军。

  3.第113团于明5时30分即向油田区之敌攻击,重点指向敌之左翼。

  但是,由于英军轻视中国军队的力量,过于高估自己,又不愿外国军队深入自己的殖民地,一再拖延阻挠中国远征军入缅,预定入缅的中国远征军只好停留在中缅边境。然而,1942年1月初日本展开进攻后,英缅军一路溃败,这才急忙请中国军队入缅参战。中国成立远征军第1路司令长官部(原定第2路在越南方面,后因情况变化取消),开赴缅甸战场。但是,由于已经失去作战先机,造成缅甸保卫战的失利。这主要由于英国极端坚持先欧后亚的既定战略,战局一旦不利,便对保卫缅甸完全失去兴趣,而是一再撤退,使中国远征军保卫缅甸的作战变成了掩护英军撤退的作战。

  其实自从仰光失陷以后,英军基本没有停下来打仗,基本都是溃逃。由于英军机械化程度高,逃得还真快。

  第一天,中国军队的迫击炮几乎主宰了战场形势。日军进攻屡屡受挫,连指挥部也挨了两发炮弹,正在指挥作战的第55联队副队长平田一郎大佐被当场炸死。日本人强攻不成,遂改变战术,以1个大队迂回到112团阵地后方,断其归路,再以不断佯攻小股袭扰,以吸引中国军打枪打炮消耗弹药。果然,一连数日后,中国方面还击渐趋稀疏,炮兵射击亦变得十分零落。

  辎重团段寿清

  缅甸是东南亚半岛上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国家。西屏英属印度,北部和东北部与中国西藏和云南接壤。滇缅公路是中国重要的国际交通线,日军据此还可以威胁中国西南大后方。缅甸对于盟国中的中英双方来说都有重要战略意义。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在短时间内席卷东南亚,随即矛头直指缅甸。

  主要是因为史迪威根本没带兵打过仗,不知道怎么指挥部队,才认为不应该放弃同古。

  不过,如果让国军出动主力为英军殿后,显然国军也不可能同意。因为他们自己比英军还危险,搞不好10万大军也要尽数死在缅甸。这种紧要关头,谁还管谁!

  然而,由于中英两国战略的分歧,特别是英国的阻挠,中国军队迟迟不能入缅及早布防,致使中国军队错过了防御部署的有利时机,自始至终处于被动的状态。但是中国军队作战英勇,屡挫敌锋,给日军以重创,连不可一视的日军也惊呼:“南进以来,从未遇若是之劲敌,劲敌为谁?即支那军队。”[4]在缅甸战场上,中国军队多次给英军以支援,特别值得一树的是仁安羌大捷。1942年4月,远征军新三十八师113团在仁安羌油田解救了7000名英军、500名美国传教士、记者和被俘的英军,并伤敌500余人,中国军队只损失100余人,这一战绩轰动了盟国。为此,新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113团团长孙继光都受到了英国政府颁发的奖章。

  难道是他故意为难中国人?不是的。

  1926年至1929年期间,史迪威任驻天津美军第15步兵团营长及参谋(当时团长为马歇尔)。

  远征军之所以在缅甸惨败,恰恰是因为蒋介石过于信任史迪威,给与他过大的权利。

  杜聿明走后,史迪威对我们说:“杜聿明不错呀!他很有头脑,很有见地,战术很灵活,企图很积极,有进攻精神。我们的目标完全一致。他是我值得信赖的伙伴,对打赢缅甸这一仗,他不但信心百倍,而且很有办法。看得出来,以杜聿明为代表的中国军人的战斗意志很坚强,进攻精神也很旺盛,他们是铁了心要在缅甸打败日本鬼子的,而且战术很巧妙,指挥也很适当。现在就看英国佬的实际行动了。”

  晚上,日军33师团发现仁安羌油田燃起大火,知道英军已经撤退,立即调动214联队配属一个山炮大队,追击到仁安羌东北部。该联队先锋一个大队占领宾河渡口,切断了英军北逃的退路。

  日军于20日攻占垒固,并击退了急行军赶来增援的坑皮克的第49师第146团。

  3月21日,雄心万丈的史迪威做出部署,命令英军固守西路的卑谬,由于东路日军泰军还在景栋同93师缠斗,没有什么进展,暂时不需要考虑。

  这两件事情都不大,但却为刚刚上任的马歇尔解了围,让马对史迪威有着很好的印象。而且史迪威一家和马歇尔一家,还建立很好的私人关系,情同家人。史迪威传中甚至写道:马歇尔夫妇没有孩子,他渐渐喜欢上了史迪威的孩子,而且对他们非常友好,孩子们也喜欢和他一起玩耍。

  而名义上史迪威是缅甸最高指挥官,而蒋介石虽然要杜聿明坚守东路,电报却留了个尾巴,说万一腊戌守不住,还是要退守中路,准备返回国内。

  廖耀湘本人是湖南人,性格刚烈,他的新22师大部分是湖南籍士兵,还有一部分江西籍士兵,都是悍勇好斗的士兵。

  中国军队在密支那休整约两个月后,向日寇发动了最后的攻击,用缴获的日军文件上的一句话来说:“支那军归国心切,锐不可当”。密支那休整后,新1军、新6军分左右两路向八莫发动进攻。一路上过关斩将,所向披靡。随后,新1军先后攻克八莫、南坎,并在畹町附近的芒友与云南西进的远征军会师,中印公路完全打通。中国驻印军旋即南下,于1945年3月8日攻克腊戌,30日与英军会师于乔梅,缅北反攻作战结束。此时日军因在菲律宾失败,收缩战线,全部撤出缅甸。至此,缅甸战事全部结束。

  亚历山大极为惊恐,命令已经逃到乔巴当的英缅第1军团和英印17师立即回头救援仁安羌。没想到,经过几小时激战,这两个本来士气为0的部队全线溃散,差点自己都被歼灭。

  乔克巴当新38师汇报:没有发现日军,只有大批英军残部狼狈不堪的全线撤退。

     其时,向我左侧迂回的敌军,已渗入我第二八八团后方,但对我第二八七团之鳞形配备似未发觉,正陷入我夹击圈内。我以尽歼敌人目的,令凌、刘两团,俟敌深入至我预定地点时,即夹击歼灭之。

  第6军(军长)黄杰(史宏烈继任)

  但史迪威丝毫不理,强令杜聿明必须服从,罗卓英也出来帮腔。

  如果坚持打曼德勒会战,就等于是将重兵集结在曼德拉一线,然后东西两路都被日军包抄,然后被日军切断补给线和退路,全部歼灭在曼德勒。

  4月5日,蒋介石在眉谬召集第5、第6军高级将领开会,决定集中力量在平满纳附近与日军决战;并让史迪威转告亚历山大,请英军务必坚守阿兰谬,以协助远征军在平满纳歼灭日军。接着又任命罗卓英为远征军司令长官,在史迪威之下统一指挥远征军,但平满纳会战仍由杜聿明负责指挥。为此,杜拟制了《平满纳会战之计划草案》。其方针是:“军以决战之目的,即以阻击兵团逐次阻击消耗进犯之敌后,次以固守兵团吸引其于平满纳附近地区,待其胶着时,再以机动兵团转取攻势,将敌夹击包围于平满纳附近地区而歼灭之。”令新22师为阻击兵团,扼守斯瓦河北岸,构筑纵深据点工事,拒止敌人,掩护主力集结、部署、转移攻势。

  自然,日本人也不是孬种,他们很快稳住阵脚。

  之前一切都好,200师和新22师虽然都有一定,也大大拖住了日寇,让大部队完成了平满纳战役的部署,还给55师团造成一定伤亡。

  第6军(军长)甘丽初

  中国远征军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为支援英军在缅甸(时为英属地)抗击日本法西斯、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而派遣的出国作战部队。是中国与盟国直接进行军事合作的典范,也是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军队首次出国作战,立下了赫赫战功。

  日军第55师团第143联队的先头侦查部队,很快追击到大桥以南,却遭到国军骑兵团的伏击,被迫后撤。装甲骑兵团团长林承熙从击毙日军军官的尸体上,得到了详细的情报,知道当面之敌是55师团。

  至于平满纳,也是比较适合打歼灭战的地方。

  杜聿明和史迪威赶来检查以后,都非常满意。

  29日,廖耀湘的新22师在国军轻型坦克部队配合下,一举占领南阳车站,杀出一条血路。但即使这样,新22师距离同古还有一段距离,而且就算该师赶到,区区两个师也很难正面对抗日军2个师团。

  与此同时,56师团侧翼包抄部队,又和赶来增援的暂55师第2团第3团在野外遭遇,发生激战。

     黄昏时,敌步兵约一大队又向吉同岗右翼攻击,战斗剧烈。团长刘有道右手炸伤,第一连伤亡甚多,阵地沦陷。第一营营长陈如岗率众迎战,反复肉搏,终将阵地收复,唯陈因伤重身亡。

  1940年春,日本对滇越铁路狂轰烂炸;6月迫使法国接受停止中越运货的要求。尽管如此如此,日寇并不罢休,9月,日本侵入越南,并与泰国订友好条约,滇越线全面中断。滇缅公路成了唯一的一条援华通道。

  没想到,在这个紧要关头,史迪威又在惹事。他始终不甘心放弃缅甸大部分领土,还是试图保住缅北,坚持进行曼德勒计划。

  那么,现有的国军显然是难以对付10万日军的,更难以让区区一个200师在同古阻挡住日军这么多师团的推进。稍有不慎,200师自己就会被吃掉。

  新38师的前身是税警总团,这是中国最有战斗力的部队,他们参加过淞沪血战,徐州会战在内一系列大战,有着赫赫战功。

  不过杜聿明还是留了一手,除了让200师599团和600团用卡车向乔克巴当急进以外,其他部队都缓慢步行行军。

  游击支队黄翔工兵团李树正装甲兵团胡献群炮兵团朱茂臻

  南方军从第3飞行集团中抽调第7飞行团、第12飞行团、第15独立飞行队、第27飞行队,编入第5飞行集团,配合第15军在缅甸作战。

  抗战开始后,日本图谋以武力强迫中断“第三国”的援华活动。1939年冬,日占我南宁,断我通越南海防的国际交通线。

  1939年,军委会考核西南各军,第5军总分第一,而新22师居全军之首。

  情况虽然危急,如果史迪威和罗卓英果断放弃曼德勒会战,紧急将部队向杜聿明说的那样向北收缩,同时集中重兵于东路,进行棠吉战役,阻挡日军继续推进,还是完全可以稳住局势的。最低程度,可以保住腊戌,八莫,南坎,密支那一线,一来可以保证国军随时撤退到中国,在云南的几个军的国军可以及时增援到缅北,也可以保证建立一条从密支那到印度的公路,保证援华物资的输入,在公路修筑好之前,还可以保证昆明-密支那-印度空中走廊的畅通,保证大量物资通过空运进入国内。

  马歇尔担任团长期间,正好遇到第二次直奉战争,15团800美军遭遇了10万溃败到天津的直系败军。这种危机下,史迪威作为马歇尔的副手解决了这次冲突,让逃到租界的败兵自行缴械以换取食物。随后,奉军试图控制天津,史迪威因为精通汉语,又代表马歇尔去交涉,让奉军不敢进入租界。

  抗战爆发后,由于中国的工业基础薄弱,急需大量物资和外援,遂于1938年初修筑滇缅公路。来自滇西28个县的20万民众在抗日救国信念鼓舞下,自带口粮和工具,风餐露宿,劈石凿岩,历时10个月,在高山峡谷激流险滩上,沿滇西,缅北990公里的山野,用双手和血汗修筑了滇缅公路。其间因爆破,坠岩,坠江,土石重压,恶性痢疾而死去的民众不计其数。1938年底通车,从此,滇缅公路成为中国抗战的输血管。

  显然,蒋介石头脑还比较冷静,他认为平满纳战役现在看来希望不大,估计要失败。还是先打一打,如果不利的话,立即主动撤退到曼德勒,放弃缅中决战,固守缅北为好。

  英军的武器也不错,清一色英式装备,步枪,机枪,迫击炮,榴弹炮都非常精良,补给也很充足,到处都是军用仓库,有大量食品和弹药。

  此时战斗激烈多了,因为不但55师团,连精锐的18师团也赶来了,日军兵力增加到近4万人,而国军这两个师也只有2万人,防御作战变得困难,伤亡也大了。

  4月6日开始,55师团在重炮联队协同下对新22师发动猛攻。廖耀湘巧妙的指挥部队节节抵抗,步步后撤。

  为了保卫缅甸,中英早在1941年初就酝酿成立军事同盟。中国积极准备并提出中国军队及早进入缅甸布防。太平洋战争爆发后,1941年12月23日,中英双方在重庆签署了《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英军事同盟形成。

  好在总有人还保持清醒头脑,参谋团林蔚认为史迪威在乱指挥,指示:督率所部于攻克棠吉后,继向雷列姆北进之敌尾击,断敌退路,以解腊戍之围。

  由于日军轻机枪的位置很高,一来射程远的多,超过英军轻机枪射程,二来英军很难发现子弹是从树上射来的,无法招架。

  杜聿明接到史迪威部署以后惊呆了,他说:这样国军不能进攻夜不能防守,等于坐视自己被日军歼灭。

  他的个人英雄主义,从史迪威特别会利用媒体,就可以很好的看出来。

  此次这10万日军,配备的炮兵就有高达6个联队(旅)之多,配属飞机150架,还有2个坦克联队之众。

  遗憾的是,马歇尔给他的任务是:美军驻华、印、缅军指挥官、对华租借物资管理统制人、代表美政府出席重庆军事会议、中国战区与南太平洋战区间的联络员、滇缅公路监督人以及在印缅美国航空部队指挥官。

  200师伤亡不轻,但部队士气还很旺盛,因为日军伤亡更大。

  罗卓英终于知道上了当,仓皇在当晚12点找到杜聿明商量,说:乔克巴当没有敌人,但东路情况恶化,防御棠吉外围的暂55师已经被日军打散,暂时失去和军部的联络,棠吉情况危急。

  如果因为这件事,你愿意去了解中国远征军,愿意去了解戴安澜,齐学启,吴一彬,林泽明这些将军是如何殉国的,愿意去了解杜聿明,孙立人,廖耀湘,郑洞国这些将军们是如何忍辱负重建功沙场的,愿意去了解那些不曾留下姓名的普通士兵们,是如何抱着必死之心远赴异域保家卫国的,愿意去了解滇缅百姓为了这场战役是如何付出与牺牲的,我觉得,这是好事,大大的好事。

  当时的国军骑兵回忆:英国人慌慌张张的撤退,整车整车的部队冲过大桥,甚至来不及跟我们打一声招呼。其实他们的兵力比我们雄厚的多,我们只有一个团。

  而新22师虽然没有机械化师200师名气那么大,也是1938年成立的第5军精锐师,受过严格训练,武器装备也算不错。

  史迪威之所以被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派到中国,第一在于史迪威在中国呆过很多年,又会一口纯正的北京腔中文,对中国多少有些了解,这是其他高级军官不具备的。第二史迪威是马歇尔的亲信和私人好友,马对他比较信任。

  最终连林蔚的参谋团也软了下来,电示:应遵远征军司令长官部之命令行动。

  此次日军故技重施,也这样对付200师。

  (二)中国远征军指挥系统表(1943年至1945年3月)

  辎重团郑殿起通讯营冯行之战车防御营梁中介

  随后,国军进入缅甸第一场战役同古保卫战,就要打响了。

  同时蒋介石提出,务必保证印度-密支那-昆明的空军走廊和陆地交通线。

  200师599团排长黄志超回忆:我军士气旺盛,一连串攻占了好几个山头,但伤亡较重。很快我团占领棠吉北面高地,居高临下,对城内日军一目了然。

  所以他在中年就得到一个酸性子乔的外号,意思是这个人性格刻薄。

  15日,英军破坏了仁安羌油田以后,立即撤退,但撤到16日晚上,只有英缅军第1军团及英印军第17师等部队逃到了乔克巴当,英缅军第1师及装甲第7旅的一部刚刚放弃该城,准备撤退。

  不过不可否认史迪威的宣传非常成功,大部分美国人对相信他的观点。甚至包括他的继任者魏德迈!魏德迈到了中国,亲眼目睹国民政府抗战情况以后,才惊讶的说:我看到的,是史迪威以及他的记者朋友所说的,完全不同。国民政府的坚忍也毅力,是我没有见过的。法国人打了六个星期即告屈膝。可是坚韧的中国人民已经苦撑了七年。可是,我们美国人对中国在1941年之前为遏制日本而作的自我牺牲,大部分时间皆表现漠不关心。

  日军西路的33师团3月25日从礼勃坦、兴实达一线出发,轻松击败英军的防守部队,于4月1日占领了卑谬后,随后势如破竹,连续占领阿兰谬、新榜卫,东敦枝,敏贡,一路追赶英军。

  此时200师接到命令,务必死守同古,为会战争取时间。久经战争的200师立即做防御部署,利用10天时间,于3月15日完成了工事的修筑。

  搞笑的是,200师刚刚赶到同古,英军缅甸第1师驻守此处的一部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丢弃笨重辎重瞬间跑了。200师官兵刚刚看到大鼻子的白人军官和矮小黑皮的缅甸士兵还在阵地上,一转眼就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史迪威命令国军迅速集结,下达了具体作战命令:

  56师团见国军数量不少,立即增加148联队,以三个联队过万人重兵猛击暂55师。暂55师三个团不过5000人左右,而且除了第1团以外,另外两个团仓促赶来,都是立足未稳,在敌人一倍兵力猛攻下,很快就被击败。

  外表如此威武,实际英军却没什么战斗力,主要是因为士兵都是印度人和缅甸人,只有少数这些骑兵装甲兵是白人。殖民地士兵从内心就不愿意为英国白人卖命,军官和士兵貌合神离,还怎么打仗?

  新编38师(师长)孙立人新编第28师(师长)刘伯龙新编第29师(师长)马维骥

   日军不同于欧洲军队的战术打法,让英军非常头疼。英军约翰.兰德尔少尉回忆说,日军在不进行炮火支援的情况下,就从丛林里冲出来发动夜袭。他所在的营在日军的第一次夜袭中就有289人阵亡,229人成为俘虏。最后这位连长说,从前我们非常傲慢,将日本军队看成是苦力和三等民族,但是现在我们不得不转变观念,因为他们太可怕了。

  中国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的反攻胜利,重新打通了国际交通线,使得国际援华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入中国;把日军赶出了中国西南大门,揭开了正面战场对日反攻的序幕;钳制和重创了缅北、滇西日军,为盟军收复全缅甸创造了有利条件。

  中国远征军,悲壮而伟大的名字,中华儿女用热血染红的光荣称谓。

  但是,中国远征军却仍然作出了让英美盟国盟军钦佩的战绩,并达到了一定的战略目的。从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开始与日军作战,至8月初中英联军撤离缅甸,历时半年,转战1500余公里,浴血奋战,屡锉敌锋,使日军遭到太平洋战争以来少有的沉重打击,多次给英缅军有力的支援,取得了同古保卫战、斯瓦阻击战、仁安羌解围战、东枝(棠吉)收复战等胜利。

  此次同古作战,200师被日军一个师团猛攻下,史迪威还不知死活的让200师自己死守。200师仅有近万人,55师团则有2万多。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