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刑事诉讼程序 刑事诉讼法作出十大重要修订增四个"特别程序"

2018年01月25日 来源:刑事诉讼程序 大字体小字体

  同时,规定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的犯罪嫌疑人,监视居住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但是不得在羁押场所和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为防止这一措施在实践中被滥用,规定人民检察院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决定和执行实行监督。(修正案草案第二十四条)

  完善律师会见程序。修正案草案规定,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在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修正案草案第九条)

  进一步明确逮捕条件和审查批准程序。针对司法实践中对逮捕条件理解不一致的问题,为有利于司法机关准确掌握逮捕条件,修正案草案将刑事诉讼法关于逮捕条件中“发生社会危险性,而有逮捕必要”的规定细化为:可能实施新的犯罪;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可能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企图自杀或者逃跑。

  扩大法律援助的适用范围。为进一步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权和其他权利,修正案草案扩大了法律援助在刑事诉讼中的适用范围,将审判阶段提供法律援助修改为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阶段均提供法律援助,并扩大了法律援助的对象范围。(修正案草案第六条、第一百零六条)

  修正案草案重点完善了辩护人在刑事诉讼中法律地位和作用的规定,扩大了法律援助的适用范围。

  保证人民检察院正确行使批准逮捕权,防止错误逮捕,修正案草案增加规定了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时讯问犯罪嫌疑人和听取辩护律师意见的程序,以及在逮捕后对羁押必要性继续进行审查的程序。(修正案草案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

  1950年《苏北区人民法庭条例》规定:“县(市)人民法庭及其分庭之正副审判长、审判员,遇有与其本身利害关系之案件,应自行回避。”同年第一届全国司法会议内部颁发的《人民法院诉讼程序试行通则》和1954年颁布的《人民法院组织法》均明确规定了回避制度。当事人如认为审判人员对案件有利害关系或者其他关系,不能公平审判,有权申请审判长或其他审判人员回避。是否回避,由同级人民法院院长裁定。1956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各级人民法院刑事案件审判程序总结》规定,申请书记员回避的,由法庭裁定。驳回申请回避的裁定不准上诉。其时,全省因当事人请求审判人员回避的情况不多。

  首先,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而言,部分程序是在立案以后启动和适用的,有一些案件很可能是在审查起诉或者审判阶段才适用。众所周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之所以享有比成年人更为优厚的诉讼权利,一个重要的法定因素就是其年龄未满十八周岁。根据我国刑法和《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对未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或者其他从宽处罚。因此,公安司法机关在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过程中,查证行为人的年龄是否已满十八周岁是一项重要的诉讼活动。为此,司法解释对年龄的调查取证进行了明确规定,对原来适用特别程序的刑事案件,人民检察院经过审查,证实行为人年龄未满十八周岁,就必须启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程序。相应地,对之前适用特别程序的案件,查证行为人已满十八周岁的,就应当终止特别程序,将案件程序回转为普通刑事程序。而且,这种程序回转的情况可能发生在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或者审判阶段。

  另外,为从制度上防止刑讯逼供行为的发生,修正案草案增加规定了拘留、逮捕后及时送看守所羁押,在看守所内进行讯问和讯问过程的录音录像制度。(修正案草案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第四十条、第四十三条)

  关于律师阅卷,修正案草案规定,辩护律师在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均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修正案草案第九条)

  “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刑诉法

  证人出庭作证,对于核实证据、查明案情、正确判决具有重要意义。修正案草案规定: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并规定证人没有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其到庭,对于情节严重的,可处以十日以下的拘留;同时,考虑到强制配偶、父母、子女在法庭上对被告人进行指证,不利于家庭关系的维系,规定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子女除外。(修正案草案第七十条)

  还明确规定: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或者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曾经故意犯罪或者身份不明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予以逮捕。(修正案草案第二十七条)

  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一般刑事案件大致要经过3个阶段,即侦查阶段(公安机关)、审查起诉阶段(人民检察院)和审判阶段(人民法院)。

  中国网3月8日讯作为今年全国“两会”一项重要议程,有“小宪法”之称的刑事诉讼法迎来第二次大修。在今天上午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举行的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王兆国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作出说明,共110条。本文仅提取了此次十大重要修订。

  适当定位监视居住措施,明确规定适用条件。修正案草案规定监视居住适用于符合逮捕条件,但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的,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系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的唯一扶养人的,因为案件的特殊情况或者办理案件的需要,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更为适宜的,以及羁押期限届满,案件尚未办结,需要采取监视居住措施的等情形。

  修正案草案重点完善了逮捕、监视居住的条件、程序和采取强制措施后通知家属的规定。

  为进一步加强对证人以及鉴定人、被害人的保护,修正案草案增加规定: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毒品犯罪等案件,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者其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证人、鉴定人、被害人认为因作证面临危险的,可以请求予以保护。(修正案草案第二十条)

  完善非法证据排除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

  修正案草案将刑事诉讼法第二条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任务,是保证准确、及时地查明犯罪事实,正确应用法律,惩罚犯罪分子,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教育公民自觉遵守法律,积极同犯罪行为作斗争,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尊重和保障人权,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保障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修正案草案第一条)

  严格限制采取强制措施后不通知家属的例外情形

  同时,明确规定了非法证据排除的具体标准: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违反法律规定收集物证、书证,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还规定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都有排除非法证据的义务,以及法庭审理过程中对非法证据排除的调查程序。(修正案草案第十五条、第十八条)

  明确证人出庭范围加强对证人的保护

  对立案材料的处理,是指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通过对立案材料审查后,分别针对不同情况作出立案或者不立案的决定。这是立案程序的最后结果。

  严格限制采取强制措施后不通知家属的例外情形。修正案草案删去了逮捕后有碍侦查不通知家属的例外情形,明确规定,采取逮捕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的,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在逮捕或者执行监视居住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家属。同时,将拘留后因有碍侦查不通知家属的情形,仅限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并规定有碍侦查的情形消失以后,应当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修正案草案第二十四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

  修正案草案在刑事诉讼法规定严禁刑讯逼供的基础上,增加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的规定。

  保护辩护权行使扩大法律援助适用范围

  明确犯罪嫌疑人在侦查阶段可以委托辩护人。修正案草案将刑事诉讼法关于犯罪嫌疑人在侦查阶段只能聘请律师提供法律帮助的规定修改为:犯罪嫌疑人在侦查期间可以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修正案草案第五条)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