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什么是冷战时期 冷战时期的中国是什么立场冷战对世界格局的影响 苏冷战时的历史背景是什么

2018年01月20日 来源:什么是冷战时期 大字体小字体

  冷战主要表现为以美国苏联为首的两大军事集团之间的对峙。美国苏联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争夺,是世界长期不得安宁的主要根源。两大军事集团实力相当,谁都不敢轻易动武。美国苏联两国都储存了大量核弹头,彼此相互保证毁灭。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磨难,世界各国人民都渴望和平、反对战争。

  此时,乌布利希不但推出了重新规划的新西方政策,从而再次与把联邦德国谈判置于两德谈判之前的苏共产生矛盾。另外,尽管1970年初苏方曾提醒其现在被中国视作头号敌人,因此民主德国只能考虑缓慢地,一步一步地同中国的关系正常化。但3月10日,民主德国外交部远东司司长施奈德温德在同中国驻民主德国大使馆临时负责人谈话时,还是表示了争取全方位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的态度。

  1970年3月19日,民主德国和联邦德国在埃尔福特举行了会谈。中方在支持民主德国的基础上,告诫其对联邦德国保持警惕:西德的东方政策并未改变,只是进行了策略上的调整。为了凸显支持民主德国的态度,中方甚至表示不会再发展同西德的经贸往来。据统计,联邦德国对中国的出口在1971年上半年下滑了27.8%。

  美国和苏联同为世界上的超级大国,为了争夺世界霸权,两国及其盟国展开了数十年的斗争。在这段时期,虽然分歧和冲突严重,但双方都尽力避免世界范围的大规模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其对抗通常通过局部代理战争、科技和军备竞赛、太空竞争、外交竞争等冷方式进行,即相互遏制,却又不诉诸武力,因此称之为冷战。

  1969年10月28日,勃兰特在就任联邦德国总理后的第一份政府声明中就指出不会考虑在国际法上承认民主德国,它们的相互关系只能是一种特殊关系,并在这个基础上开启与苏联的谈判。与此同时,联邦德国政府内部也在酝酿对华政策的转变。10月1日,联邦德国外交部政策参谋部部长巴尔在一份文件中指出,在美国国务卿罗杰斯发表了讲话,表达了同北京对话的诚意,并表明华盛顿在中苏冲突中的中立立场之后(罗杰斯的讲话分别是指1969年8月3日在台北以及8月8日在堪培拉的讲话。),继续保持对中国的消极态度对国家利益不利,会被中国视作是对其的歧视,还会危害联邦德国同中国发展良好的外贸关系,一些亚洲国家也会在中国的压力下断绝和联邦德国的关系。而且,继续保持消极态度还使联邦德国不能利用中国削弱民主德国。因此,联邦德国需要立刻为在中国建立大使馆而努力,同中国接近与联邦德国的新东方政策不仅不相违背,还能增加苏联同联邦德国打交道的兴趣。

  实际上,正如民主德国估计的那样,此时联邦德国和中国的关系并未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1968年12月2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罗贵波同联邦德国德通社记者巴格曼进行了谈话。联邦德国外交部虽要求巴格曼试探中国对联邦德国的政策是否或正在发生变化,但对双方关系进一步发展却不抱太大希望。在与苏联发展关系之前,联邦德国并不希望和中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这就有利于民主德国同中国关系的重启。

  事实上,统社党在发展对华关系上仍然存在很大矛盾:一方面,它力求发展与中国的关系,以获得具体利益,并希望在德国问题上获得中国的支持;另一方面,在意识形态领域却继续站在苏联一方,不想由于发展对华关系而激怒苏联。中共的区别对待政策是为了破坏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并使东德反对苏联。因此,在和中国、苏联官员打交道时,应该毫不迟疑地显示自己的政策。

  1969年年底以后,随着民主德国调整对华政策,民主德国与苏联关系矛盾重重,中国重新启动对民主德国的区别对待政策。1970年3月10日,在与施奈德温德的谈话中,中方表示,双方应该争取全方位实现关系正常化,要以实际行动做出表率。而对于双边关系中存在矛盾的地方,中方会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进行处理。

  确实女性说“虽然是我做的”“都这个时候”这种话,不都是把自己的意见强加于人吗。

  此时,中国对同联邦德国发展关系持消极态度,猛烈批判联邦德国及其同苏联的关系,认为其是军国主义和复仇主义的国家,加入北约后更是成为欧洲战争策源地。1970年6月13日,联邦德国外交部官员鲁伊特同新华社驻波恩记者站记者进行了谈话,认为中方对联邦德国的政策有误解,目前西德准备实现同中国经贸关系的'官方化'。不过,新华社记者却并未对鲁伊特的讲话做任何回复。联邦德国认为,尽管中国现在和东德的关系非常差,但是中国人还是害怕受到苏联的指责,说他们为了发展同联邦德国的关系而牺牲东德。

  首先我们站在男人的角度分析,当我们和自己的女友冷战时,相信大家都有这个感觉,那就是男人是比较好面子的,很多时候男人是不想自己先低头的,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我们又应该在关键的时刻站出来,作为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低头又算什么呢,于是这个时候大部分的男人还是妥协了。

  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初,这一阶段的特点是苏联强势扩张,美国则处于战略守势。这一时期,苏联缩小了与美国的实力差距,特别是在军事实力上一举超过美国。而美国由于长期陷于越战,加上1973年的石油危机以及资本主义阵营内部的分化,霸主地位被严重动摇,不得不采取相对保守的战略,响应苏联提出的缓和政策,试图通过外交手段遏止苏联扩张和维护自身地位。

  1946年3月,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美国富尔顿发表铁幕演说,正式拉开了冷战序幕。1947年美国杜鲁门主义出台,标志着冷战开始。1955年华约成立标志着两极格局的形成。1991年苏联解体,说明了苏联模式下的社会主义失败,标志着冷战结束,同时也标志两极格局结束,前后共44年。美国成为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世界格局变为世界多极化进程中的一超多强)。

  1969年伊始,苏联隐瞒民主德国统社党和政府,由安德罗波夫挂帅同社会民主党(以下简称社民党)首脑勃兰特及其心腹巴尔进行了一系列事关东西方缓和前程的秘密渠道会谈。3月17日,在布达佩斯召开的华约国家政治协商委员会会议(华约国家政治协商委员会会议,1956~1990年间断续召开了23次,参加者是华约各国党和政府的最高首脑。)发表了布达佩斯宣言,要求承认民主德国现有边境和民主德国的存在。西柏林不属于联邦德国,但处于一种特殊状态。

  1.冷战是一种比武器战争还要可怕的战役:

  阻止联邦德国同中国的接近,是民主德国为了追求在冷战对抗中获得优势地位的重要手段,也是同联邦德国竞争的需要。民主德国驻华大使比尔巴赫在1968年3月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和中国的经贸往来给民主德国带来了很多好处,符合国家利益,尤其是在西德同中国经贸关系迅速发展的情况下。1968年秋季广交会上,联邦德国代表团的人数位列第二位。西德商人对广交会上的成就非常满意,他们签署了大量的光学器材订单,但让民主德国观察人员眼红的是,广交会的产品目录只提供给资本主义国家的厂商,个别特殊商品只在会议室展出,而东德人士却不被允许进入。民主德国认为,除了经济上的考虑,中国发展同联邦德国的关系主要是为了利用联邦德国反苏的态度,分化联邦德国和美国的关系并以此向民主德国和苏联施压。双方此时正式建交的时机还不成熟,现在东德需要竭尽全力去制止西德同中国任何可能的和解。

  冷战时期的中国是什么立场?

  为了团结苏联,民主德国开展了对中国和联邦德国的批判。1969年3月中下旬,《新德意志报》连续发表文章,将联邦德国同中国在中苏边境上的行动联系起来,认为社民党同北京保持着秘密关系。此举既是为了提醒苏联不要发展同联邦德国和社民党的关系,也是出于反对联邦德国和中国接近的需要。民主德国外交部副部长费舍尔在5月给驻华大使馆的一份指示中指出,今后在跟中方谈话时,应该询问有关'波恩-北京轴心'的问题,并要求其公开反对西德的野心。

  中苏武装冲突爆发后,3月8日,民主德国新任驻华大使赫茨菲尔德抵达北京,结束了1968年10月以来民主德国驻华大使空缺的局面。据统社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阿克森回忆,总书记乌布利希1969年曾指出,要么同中共一起为世界和平及社会主义奋斗,这是最好的方式。要么就努力使双方的政策不相违背,重点在于找到共同点。当时,这一讲话只在统社党内部进行了传达。3月20日,赫茨菲尔德在递交国书与董必武谈话时,也强调双方应该共同努力发展关系,还询问中国驻民主德国大使何时有望重返柏林,但董必武并未做出回复。

  1966年,美国开始构思自已的“高速铁路”计划,在火车上装两个喷射引擎!这台昵称为“黑甲虫”的M-497上装有两颗GEJ-47-19喷射引擎,并在美国印地安纳州和俄亥俄州间的笔直铁轨上试跑,最高曾到过每小时296km,

  20世纪60年代中期中苏同盟从破裂走向公开对抗,由于民主德国在冷战中地位的特殊性,尤其是民主德国和苏联的复杂矛盾,中国对民主德国采取了区别对待政策。对民主德国而言,中国这一根据苏东阵营各国和苏联关系的紧密度,对其采取区别对待的政策,是为了加深民主德国与苏联的矛盾,最终达到削弱苏联势力的作用。而为了获取现实外交和经贸利益,民主德国在保持同中国合作关系的同时又在意识形态领域继续对抗。①由于对联邦德国实行在国际上围困民主德国的政策非常不利,区别对待政策事实上与60年代中期毛泽东提出的两个中间地带理论产生了矛盾,恶化了中国同联邦德国的关系。〖JP2〗联邦德国外交部部长格哈德-施罗德曾公开指责中国的德国政策,认为(中国)利用西德重新统一政策的困难,来煽动一些有着传统友谊的国家反对西德,在考虑两国关系正常化之前,必须回复到现实主义。这种特殊关系一直持续到文化大革命(以下简称文革)初期,文革的爆发使中国外交政策逐渐模糊了曾多次强调的党际关系和国家关系的区别,原先对东欧和苏联的区别对待政策也受到重创。两国在一系列问题上产生了激烈矛盾。

  民主德国意识到了中国的积极态度:除了国家关系有所发展之外,在党际关系上,中国尽管有如以往一样拒绝我们发出的会议邀请,但至少他们现在回复了我们,并强调不出席这些会议同发展两国关系无关。而且,尽管联邦德国曾表达出与中国建交的兴趣,但是中国至今尚未积极回复,从而使联邦德国的意图受到了抑制。1970年5月8日,在庆祝民主德国解放25周年的酒会上,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与赫茨菲尔德面谈,后者惊讶地发现自己第一次被称呼为大使同志。乔冠华还表示,中国坚定反对西德帝国主义,毫不动摇。因此,民主德国分析认为,中国的区别对待政策可以为我们所利用,来反对西德,同时决定加强对中国外交政策的考察。此外,中方还做出了重新向民主德国派驻大使的决定,新任大使宋之光在同民主德国国务秘书弗洛林对话时指出,他出任大使的任务就是进一步发展两国的关系。弗洛林也表示,民主德国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一直希望同中国发展关系。

  冷战的时候,大多只需要你个抱抱就能解决

  冷战(英语:ColdWar,俄语:ХолоднаяВойна)是指1947年至1991年之间,美国、北约为主的资本主义阵营,与苏联、华约为主的社会主义阵营之间的政治、经济、军事斗争。

  美国威尔逊中心高级研究员舍费尔曾对这一时期中国与两个德国的关系有过论述,但对民主德国对华政策的发展、演变、渠道及其对中国与联邦德国关系的影响缺乏探讨。因此也难以解释为何中国对两德的态度会在1972年初发生巨大转变等重要问题。本文在利用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以下简称统社党)、外交部及国安部门档案的基础上,结合联邦德国、苏联、中国、华约已解密的档案文献,以及相关当事人的回忆录,对上述问题进行考察。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