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第三次杀人

第三次的杀人 影评-第三次杀人

2018年01月18日 来源:第三次的杀人 大字体小字体

  电影的标题叫《第三次杀人》。

  或许可以把《第三次杀人》理解为是枝裕和的一场内心戏,他以细腻之心捕捉到了人们对待真相的态度,一面求知若渴,一面又敬而远之。就像福山雅治为役所广司不断掏出的新供词焦虑不堪一样,人们害怕听到“其实”、“说实话”、“我当时”……真相从来都不是恒定的,它随着人的需要说出口,又随着人的需要收回,它可以象毛毛虫一样瞬间蜕变成蝴蝶,给你巨大惊喜,也可以像股票突然下跌,让你心灰意冷。人的大脑并非一成不变,哪里有什么真正的真相?任何真相只是真相的一部分

  同样令我失望的是作为辩方律师的男主角(以下带有我个人主观情感)。男主角的人设是“关注的是如何有效地帮助委托人减刑或脱罪,坚信’法律策略就是真理‘”。他初一出场,就给人以一种冷静客观的印象。然而人设这种东西说崩就崩。当他对这个案件的了解越来越深入,他的情感逐渐被嫌疑犯带着走。在嫌疑犯面前他变得紧张,在法官和同僚面前他忘记庭前承诺。不得不承认,这起案件,让这个“冷酷”的只为委托人考虑的律师变得有人性了,变得会去追究事情原本的真相了。但是我在这里提问,这个界限在哪里呢?就像我们面对社会热点时,我们拒绝媒体深挖犯罪者的背景或动机以方便让其减免罪责,但是我们又愿意宽容八十岁老母杀害瘫痪儿子以避免老母死后无人赡养,这个界限在哪里呢?影片中有一句话很好地概括,“究竟是谁来决定谁应该被审判呢?”

  然而这部影片告诉我们,就算这起杀人案件是这名嫌疑犯作的案,那他也就是杀了两次人。显而易见,第三位受害者,就是这名最终被判了死刑的嫌疑犯了。

  这部影片讲述一个杀人嫌疑犯,在证据基本齐全但无目击证人的情况下,多次推翻自己的证词,让辩方律师被耍的团团转最终陷入一个自我怀疑的境地,故事以辩方律师败诉告终。

  随着故事的进展我们知道了这起案件的更多内幕。剧情在这里不展开,说说控方律师和法官的表现。引用其他评论的一句话,“对日本司法体系的讽刺批判”。法官的形象十分令人作呕,为了快速结案,直接暗示双方律师不愿为嫌疑犯的新证词重申,我不愿多提他。相比《一级恐惧》中的控方律师,同样作为女性,我对这部影片的控方律师也十分不满。在控方需要让受害者女儿出庭作证的前提下,控方没有对她进行调查,只是随便提问了几个非常有引导性的问题试图让女儿在庭上表达出对嫌疑犯的怨恨以触动陪审团,而且很明显片中一些很容易获得的证词,证物,控方都甚至没有试图去寻找,令人失望。

  嫌疑犯在三十年前曾经做下一宗杀人案,从时任法官的男主角父亲口中我们得知,当时的法律经济“更愿意把犯罪归咎于社会”,嫌疑犯被免除了死刑。三十年后到了电影的时间线,嫌疑犯又一次因为杀人案件被捕,社会又变了。影片借律所女助手的口提问道:“为什么说他是因为怨恨而杀人,会比说他是因为图财而杀人,而判得更轻呢?”回答:“如果因为图财而杀人,会显得他自私。”此间逻辑令人发笑。

  第三次的杀人即将上映,新云小编将在第一时间上传更新,敬请关注!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