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文化景观遗产 世界文化景观遗产捷克的世界文化遗产项目全球最美的20个世界遗产景观(组图)

2018年01月17日 来源:文化景观遗产 大字体小字体

  格雷梅国家公园和卡帕多西亚熔岩奇石(土耳其)卡帕多西亚奇石林是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东南约280千米处的阿瓦诺斯、内夫谢希尔和于尔居普三个城镇之间的一片三角形地带,拥有土耳其的天然景致。格雷梅山谷及周围天然环境中,侵蚀而成的岩石圣殿有着拜占庭艺术的痕迹。公园内保存有数量众多的建于4世纪的山地洞穴和地下建筑遗址。

  又称千佛洞,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地。与山西大同云冈石窟、河南洛阳龙门石窟、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并称为中国四大石窟。主要由九层楼、三层楼、藏经洞、藏经洞陈列馆等组成。

  世界遗产委员会描述:自公元9世纪以来,西湖的湖光山色引得无数文人骚客、艺术大师吟咏兴叹、泼墨挥毫。景区内遍布庙宇、亭台、宝塔、园林,其间点缀着奇花异木、岸堤岛屿,为江南的杭州城增添了无限美景。数百年来,西湖景区对中国其他地区乃至日本和韩国的园林设计都产生了影响,在景观营造的文化传统中,西湖是对天人合一这一理想境界的最佳阐释,是文化景观的一个杰出典范,它极为清晰地展现了中国景观的美学思想,对中国乃至世界的园林设计影响深远。

  11、2001-TugendhatVillainBrno(布尔诺的图根哈特别墅)

  第一,对于物质化文化景观的非物质化发展进行深入的分析,于人类精神、宗教、体验、经历等相关的具有精神内涵的文化景观将是未来世界遗产文化景观的发展的重要方向,

  大堡礁(澳大利亚)大堡礁上3000多个珊瑚礁点缀着600多个岛屿,有世界上最丰富的珊瑚礁生态系统,其规模十分庞大,在太空中都可以看到。虽然自1981年以来该地区就得到保护,但是2012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从1985年开始,脆弱的生态系统已经失去了一半珊瑚,这与多种因素有关,包括由气候变化引起的珊瑚白化问题。

  瓦莱塔(马耳他)瓦莱塔先后由腓尼基人、希腊人、迦太基人、罗马人、拜占庭人、阿拉伯人和秩序骑士圣约翰统治,圣约翰在16世纪时负责建设了城市。瓦莱塔是世界上最罕见的、被完美保存下来的人居城市。

  9、1999–LitomyslCastle(利托米什尔城堡)

  吉萨金字塔(埃及)拥有从吉萨到代赫舒尔的金字塔区和雄伟壮观的狮身人面像,古埃及王国被认为是希腊化时期的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几十个坟墓埋在著名的金字塔下,并奇迹般地保存了下来,为考古学家一窥世界上最引人入胜的文明提供了机会。

  世界遗产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并列入《世界遗产保护名录》的人类罕见的目前无法替代的财富,是全人类公认的具有突出意义和普遍价值的文物古迹及自然景观。世界遗产是全人类的宝贵财富,但随着世界范围工业化进程的加速,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为了保护人类共同的宝贵财富,1972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通过了《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简称《世界遗产公约》),对文化和自然遗产的标准作了明确规定,它是保护世界遗产的根本大法。

  截止到2003年,在捷克不到九万平方公里的国度里,已经有12项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遴选的世界文化遗产目录,它们是:

  在20世纪90年代,拥有世界遗产地区的旅游业发展相当迅速,逐渐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世界遗产地景观也成为展现文化特色的场所,多样性的文化景观开始被更多的认识和保护。特别是关于文化景观的概念和范畴开始引起了国际关注。世界遗产文化景观的核心是:人和自然的共同作品,是架构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的桥梁。

  2、1992-HistoricCentreofCeskyKrumlov(克鲁姆洛夫历史中心)

      (泽列纳-霍拉的内波穆克圣约翰朝圣教堂)

  新华网巴黎6月24日电(记者舒适应强)法国当地时间24日17点55分(北京时间23点55分),中国“杭州西湖文化景观”在法国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5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顺利通过审议,正式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人民日报特别邀请正在此次世界遗产大会上的专家撰写文章,为大家解读鼓浪屿独特的历史文化记忆,解析这座位于厦门岛西南隅的小岛,为什么能够成功入围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从词源学来讲,“景观”(landscape)一词来源于德语,可追溯到公元500年前的日耳曼——盎格鲁语系。它原意是指清理出来的空地,上面有动物、小屋、田地和围栏。实际上是指从森林和荒野中分离出的农业景观或称乡村景观。可见“景观”从一开始就是指被文化过程赋予了价值的人工产品。17世纪在欧洲,景观开始与风景绘画联系在一起,将人物置身于理想的田园风光中,当时人们将风光与景观看成是同一词。当然,在中国传统的国画中,也是十分强调人物和山水田园风光融合在一起的。到了19世纪末,德国学者奥拓.舒特尔曾提出过“文化景观”(Kulturland—schaft)这个概念,将景观的形态看成是文化的产物。但在19世纪,也有人将“景观”揉进了民族主义宗教的色彩。欧洲和北美的研究者将它和人脱离开来,认为景观是自然的,而人类要生存,必定会利用自然甚至破坏自然(景观)。到了20世纪60年代,西方环境哲学兴起,对自然本身的终极价值十分关注,唯恐自然会受到人文的威胁,由此而特别强调自然本身的生物或美学价值,认为自然越少有人文痕迹越好。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保护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就是深受这种观念影响的产物。《公约》将遗产分为自然和文化两大类,界限泾渭分明,形成了鲜明对比。20世纪八、九十年代,特别在欧洲,一些自然遗产研究者根据西方传统将自然和文化看成是完全对立的两种事物,人类甚至不是自然中的一部分。国内的一些研究者们对这种观念也是深信不疑。不过他们恰恰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既:《公约》是一个以西方文化为主导的产物,带有深刻的西方传统文化、哲学思想的烙印,即人与自然的对立。当然,这和当时在自然遗产类别中起重要作用的美国所倡导的荒野地主义和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自然生态导向有着紧密联系。

  10、2000-HolyTrinityColumninOlomouc(三位一体圣柱)

  京杭大运河山东段。流经枣庄、济宁、泰安、聊城、德州五市,包括了8段运河以及15处遗产点,占据了总河段的近三分之一,遗产点超过四分之一。2014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大运河山东段正式成为山东省第四处世界文化遗产。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