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文学是不是艺术 于凡高而言 艺术和文学都是现实 以前的艺术家都是文学青年

2018年01月17日 来源:文学是不是艺术 大字体小字体

  我们在评卷时注意到两个方面,如果画的是考场环境的话,就要求学生的造型能力更强,组织关系更好,人物刻划要更加生动。如果是其他的想象环境创作,就会更加注重考生的构思。

  *内容转载自中央美术学院官方微信订阅号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其四,从文学本身来说,文学最初和文化是可以互用的。文学广义来说也是一种艺术。

  您认为《凡·高书信全集》具备哪些特点?

  扬森:是的,这取决于是他人生中的哪一阶段。粗略地来说,直到他成为一名艺术家,凡·高一直都很喜欢阅读浪漫主义的文学作品。在成为艺术家之后,凡·高接触到了法国文学家左拉的作品,左拉于是就成为了凡·高心目中的英雄和偶像。左拉是自然主义小说家,自然主义所崇尚的去真实描绘现实,而不是像浪漫主义那样具备想象色彩的理念也与凡·高的艺术理念相契合。凡·高希望像自然主义所提倡的那样,去关注生活中的人事物,去描绘那些矿工、在田间劳动的穷苦人民的真实生活。

  扬森:是。而且不是出于刻意的意图和目的,而是出于一种天赋,是完全自然流露出来的。

  我们是按照以下三个原则设计了考题:对基本绘画能力进行考核,考题所涉及几何体为基础绘画所练习内容,对其能否进行充分表达是考核的第一个重点;对综合判断能力进行考核,考题内容由多层次限定所构成,能否分层次地读懂题目并进行综合表达是考核的第二个重点;对设计能力进行考核,考题具有建筑设计特色,能否将简单的几何形体按照题目要求并基于几何体的特点进行平衡建构是考核的第三个重点。

  最后,凡·高终于成为一名艺术家了,在这之后他经历了很多思想上的斗争和挣扎,在精神上也经历过忧郁,对自己也产生过质疑。在生活上,他觉得自己无法融入这个世界,也无法和周围的人产生共鸣。所有的这些都在书信中通过感人的笔触流露了出来。书信这一形式使得凡·高的经历具有戏剧性,使得生活中的真实故事具备了文学色彩,变成了小说式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认为凡·高的书信是一部文学作品,而不是单纯的家书,这不仅是因为它是被写下来的这一基本文学属性,还因为它真实丰满地传达出对生活的思考和感悟。真实地表现生活,这也是凡·高心目中伟大的艺术作品所必备的属性。无论经历了多少苦难,凡·高终于成为了著名的艺术家。因此,他的书信集也是我们了解这位艺术家真实经历的重要资源,它的重要性包括三个方面:第一,帮助我们了解凡·高的创作才能;第二,凡·高真实的生活经历;第三,凡·高对艺术史尤其是现代艺术产生重大影响的关于艺术如何被表现、被思考、被解释等方面的见解。所以回到您之前提到的问题,这三点构成了这部《凡·高书信全集》主要特点。

  在凡·高的书信中,他也写过自己面临的这一问题,为什么自己就不能顺从雇主、为什么会对艺术产生如此强烈的兴趣?在他那些极具文采的书信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凡·高迫切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这样真诚又强烈的愿望赋予书信中的语句动人心魄的力量。

  所以我们或许也可以说凡·高是一个文学家。

  姜岑

  原标题:央美老师:以前的艺术家都是文学青年,而现在很多画画的孩子都不读书了......

  中国画学院院长陈平

  造型专业“素描”的考试时间由以前3小时延长至6小时,这在全国美术高考真是难度最大的,考察更多的是学生的造型能力。考题的变化还包括全身像,去年我们考的也是全身像,但去年是3个小时,对于表现人物全身复杂的结构确实有些匆忙。今年把全身像时间延长,画纸的开数不变,考题相对简单了,给学生处理造型关系、细节的时间多了。人物造型历来是造型学院最传统、最在意的东西,这种长时间的素描能够让学生拥有梳理全身造型的过程,因为如果考生能够通过6个小时把全身除了细节外,将整体的把握能力、空间关系等处理好,这就具备了真正的造型基础能力。换言之,如果在考试前的训练过程中,学生没有那么长时间投入的经验,或者是入学之前准备不充分,那么这些问题在长时间的、复杂的解决造型过程中便会暴露出来。从选择人才的角度来说是一目了然的,好的非常突出,坏的也会更加的不好。

  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苏新平

  凡·高对自己有很高的认知和追求,他是个有思想的人,他希望通过努力来发展自己的兴趣,并发现自己的才华。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凡·高在最后成为艺术家之前曾尝试过多种不同的职业,通过这些职业来不断探寻自己生命的目标和归属。凡·高还是个热爱学习的人,他阅读了大量的书籍,看了非常多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从中来寻找生命与艺术的启示。对凡·高而言,艺术、文学、生活,这三者其实是一回事。换句话说,文学是现实,我从书中读到的东西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得以实现;我从现实生活中得到的感悟,又可以通过艺术的形式得以表现。艺术借助于图像的形式,而文学则借助于文字的形式,两者都能表现现实。凡·高就把自己定位在这样一种思维方式中,他把生活中的弟弟比作神话中的英雄,在他看来,一部小说并不是虚构的,它就是真实存在的现实,艺术所试图表现的都不是想象中虚构的事物,而是现实。对凡·高而言,每件事物都是真实的。

  《凡·高书信全集》主编莱奥·扬森(LeoJanson)在接受《艺术评论》专访时谈到《凡·高书信全集》的特点,他认为:“在他那些极具文采的书信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凡·高迫切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这样真诚又强烈的愿望赋予书信中的语句动人心魄的力量。”

  而造型艺术专业试题改革与设计学科有所不同,造型因其深厚的传统,无论是招生还是本科教学改革都是在谨慎地逐年摸索。2015年色彩科目改画男青年;2016年的试题又改为画女青年全身像,从而改变了以往只画到手的模式;2017年依旧是全身像,变化的是考试时间由3小时延长至6小时,重点检验考生对形体和结构深入表达的能力。造型学科三年的试题变化和难度的增加,无疑对那些为了应试而进行背题、猜题的短时间训练的考生和考前培训机构造成了巨大冲击,促使他们不得不进行改变。除此之外其他院系的试题也都有着不同程度和不同方式的改变。

  中央美术学院招生试题改革的初衷就是要通过考试把优秀的人才招进来,那么优秀的标准是什么呢?不仅仅是知识具备多少、技术层面画的好,而是具有一定的思辨能力、独立思考能力和责任意识。知识和技术是可以通过日后学习和训练得到提高的,但好奇心如何、是否带有问题意识、有无思辨能力和责任心是考生基本素质的体现。中央美术学院要实现真正的择优录取,就是要努力把真正具有潜质的优秀学生通过公平、公正的方式选拔上来。

  为了发展自己多方面的兴趣,凡·高从事过画廊职员的工作,但最后失败了,因为他不能够顺从雇主的那些想法,他的那些强烈个性使他无法去适应与他完全不同的观念和行为,他想要为人们提供服务和帮助,也想要成为一名好的雇员,但是要按照他自己的方式来进行。

  艺术评论:有研究表明凡·高非常热爱阅读,并且通晓多种语言。他所阅读的书籍不单单只是关于绘画和艺术理论,还包括大量的文学名著。有没有他特别敬佩的文学家呢?

  三十多年过去,我已接近期颐之年,枢元从一个青衿学子也已年近古稀,我们关于文学的见解仍旧一如既往:文学是人学、是人的生命之学、人的情感学、人的心灵学、人的精神现象学;文学的核心是具有活生生的生命的个体人的整体性的心灵活动。真正的文学艺术创造活动务必是建立在“尊重人的自然天性”、“珍惜人间一切真情”的基础之上的。

  中央美术学院开展的招生改革实际上是针对问题提出和开展的,可以说是一项长期工作。近几年所展开的应对“应试模式”问题的改革应该被看成是应急措施。过去我们为了应对扩大招生所采取的招生方式方法,在一个时期里确实体现了公平性和合理性,但这套招生办法沿用了十多年,基本上没有改变过,时间久了形成模式,这就为社会上的考前培训机构提供了针对性训练的可能性。于是“模仿”、“背题”、“猜题”式的考前培训越来越严重,不仅把考生带入一个歧途,还让考生普遍产生了急功近利的心态。因此招生改革的首要任务就是破解应试培训问题,回归按艺术规律训练考生的正道上来。中央美术学院不反对考前教育培训,但一定是反对背离艺术教育规律的速成式应试培训。

  简而言之,我们希望通过一步步改革,让真正热爱艺术,遵循艺术规律训练的考生脱颖而出,并且在公平、公正的原则基础上,录取到符合中央美术学院标准的考生。当然,就招生改革规划而言,今天的改革仅仅是迈出了一小步,长远来看,中央美术学院的招生改革将会不断深入,其中必然会涉及到考试程序的安全和成本问题,比如将来也许会采取函报初选,复试集中到美院来考试的方式,当然这需要进一步讨论论证。总之,我们希望通过逐年的改革、摸索,逐渐寻找到适合选拔优秀艺术人才的新模式,逐步探索出一条真正符合中央美术学院人才选拔的招生之路。

  C.艺术创作只凭主观虚构

  《凡·高书信全集》主编莱奥·扬森(LeoJanson,下简称“扬森”):这部书信全集具备多方面的特点使得它变得非常具有可读性和参考价值。凡·高不仅具备绘画才能,同时他也具备优秀的文学素养,有很多自己的独特见解。他的文笔非常好,是一名具有天赋的写作者。在凡·高那个时代,家庭成员之间通过书信往来交流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但凡·高的书信中所体现出的优美文采一部分源自于他的写作天赋,还有一部分得益于他的家庭文化背景。正如我们所知道的,凡·高的父亲是一名牧师,所以凡·高的成长离不开对《圣经》的耳濡目染,而《圣经》的语言特色又对荷兰语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所以,与其说凡·高的文学天赋是与生俱来的,我认为更多的是由于他在成长过程中一直都沉浸在一种具有特色的语言环境中,深刻掌握了自己母语的精髓。此外,凡·高本人虽然具备天赋,但同时他也是一个不断思索和进取的人。在凡·高看来,上帝赋予人活着的生命,人也需要通过自身的努力来实现生命的价值,以此来达到对上帝的回报。信奉新教的凡·高希望能够帮助到周围的人,对他们产生影响,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为其他人做出贡献。

  宣传部徐新立/图

  美国电影理论家V.索布恰克认为:“和舞台剧本的文本不一样,观者是可以把一出戏的演出和阅读那个剧本分离开来的……而且他一生可以看到一个剧本的许多不同演出,而一部影片的写下来的创意却不是那么容易和影片本身分开的。舞台剧本在它搬上舞台以前就有一个文本,一个事先写下来的“先文本”(pre-text),可以读的先文本,那怕这个剧本从未演出过。舞台剧的演出是“读”那个事先存在的文本,而一部影片本身就是一个文本。在影片制作以前存在于纸上的东西只是某些暗示,只是未来可能成形的影片的骨架。……在影片存在以前只有一个写下来的创意,是建筑影片的脚手架,当结构可能独立起来的时候,脚手架就可以拆掉了。

  1981年3月14日,茅盾自知病将不起,将稿费25万元人民币捐出并设立茅盾文学奖,以鼓励当代优秀长篇小说的创作。“茅盾文学奖”是中国第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文学奖,是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自2011年起,由于李嘉诚先生的赞助,茅盾文学奖的奖金从5万提升到了50万,成为中国奖金最高的文学奖项。

  对许渊冲的“创作型翻译”理论看法,王峰博士认为,一个翻译家的理论和实践是统一的,在评价他的理论主张的同时,不能离开他的实践成果,“许先生的文学翻译实践工作,已经进行了几十年。虽然对他的翻译理论,不乏争议之声,但是对他的翻译成果,争议并不明显,而是公认其水平非常高。业内同行和读者对他的译作很喜欢。这次他得了国际文学翻译的最高奖,又算是对他几十年翻译理论和实践的一次积极肯定。”93岁高龄坚持翻译工作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