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中山陵陵寝 南京中山陵营建记:陵墓设计图案首次向世界征集

2018年01月11日 来源:中山陵陵寝 大字体小字体

  孙中山是广东香山县(今中山市)人,病逝在北京。他的一生,在南京待的时间不过短短几个月,但去世后的最终归宿却是南京中山陵。“这其实是孙中山自己选择的长眠地。”中山陵园管理局文物处处长闻慧斌告诉记者,孙中山希望安葬在南京,是因为这里是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的地方,具有里程碑意义。

  如今,斯人已去,墓地选址、陵墓营建的事情就得排上日程了。毕竟,紫金山方圆45000亩,有三座山峰,孙中山生前虽然登过紫金山,但并没有留下标志,他的具体墓址,还需要别人为他选择。

  1924年12月31日上午,寒风呼啸中,数万市民聚集在北京前门火车站,翘首等待着从广州北上的孙中山,盼望一睹这位伟人的风采。然而,等来的孙中山却脸色蜡黄,憔悴不堪,全然没了往日的神采。

  官地的洽谈好不容易尘埃落定,民地又起风波。当地百姓突然传起了谣言,说是上面要来强占民地、强拆民房,甚至要挖坟掘墓,一时之间人心惶惶。事后调查才知,原来是有人为阻碍中山陵修建,故意散布谣言。当时管辖紫金山的江宁县知事不得不发布布告,劝山民勿信谣言。事实上,为了妥善圈购民地,杨杏佛早与当地乡绅一起商定,专门制定了《孙中山先生陵墓圈购民地规则》,其中对熟地、生地、桑树、草屋迁让费、杂树及青苗都规定了详细的收购价格。面对确凿明晰的布告和规则,民间的谣言才慢慢平息。

  4月21日,宋庆龄一行再次登上紫金山。那时的紫金山并不像今天这样满山苍翠,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座童山濯濯、石砾遍布的荒山,大家都有点茫然无措。还好,前几天有一位姓孙的先生来信,自称是紫金山上虎山一地的所有者,他素来仰慕孙中山的为人行事,得知孙中山葬于紫金山的遗愿,便主动提出捐出虎山为墓地。于是,一行人四处打听,最后在一位山民的带路下才找到虎山。原来,这只是一处地势偏低的小山丘,后来向地方官员一了解,虎山的土地归属问题尚存在纠葛,众人只能失望而归。

  “如果所有的机动车都禁行了,老人孩子究竟怎么办呢?”孙女士有些忧虑的说,据她所知以前去中山陵玩,都是开车去的,但是根据现在媒体传出的信息,车辆都要在东沟停车场附近停靠,而这里离免费的中山陵景点至少还有2公里路,这段路如何解决呀,如果解决不好,这里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拥堵点,让她担心。

  北上病逝

  6月20日,游人在中山陵“天下为公”陵门外观光。新华社记者孙参摄

  这一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10月23日,控制北京政府的直系军阀正与奉系在山海关激战,趁着北京防务空虚,本应代表直系迎战奉军的冯玉祥突然发动北京政变,推翻了直系军阀的统治,软禁了时任民国大总统的直系军阀首领曹锟,并迫使其下令停战。随后,他宣布拥护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将所率军队更名为国民军,并电邀孙中山北上共商国是,称“一切建国方略,尚赖指挥”。不久,冯玉祥又联合皖系首领段祺瑞和奉系首领张作霖,再次给孙中山发邀请电报。

  1925年4月上旬,北京的治丧活动结束,孙中山病变的内脏被协和医院取出,遗体则经防腐处理后暂厝于北京香山碧云寺,只等南京的陵墓建好后再迁过去。4月9日,孙夫人宋庆龄、孙中山之子孙科乘车南下,到紫金山初勘墓地。由于时间仓促,这次并没有定下墓址。

  将近一个月后,孙中山终于在12月31日扶病进京。当天,协和医院医生狄博尔、克礼二人与施密特会同诊治,断定为“最烈肝病”。医生提出用外科手术为孙中山探查病状,他却不允许,只约了克礼医生以内科施治。1月23日,克礼医生发现孙中山眼球中出现了星星点点的黄晕,心里顿时一紧,他当即判断,这是肝脏中的脓将侵及身体其他部位的症状,仅用药物已经无法控制病情了,非施以手术不可。三天后,孙中山病情愈发严重,这才决定住进协和医院进行手术割治。可是,当医生打开孙中山的腹壁,眼前的情况却让所有在场的人大吃一惊,只见他的肝部已经坚硬如石,生有恶瘤,腹腔内多处组织甚至已经粘连在了一起……这种情况别说是在当年,就是今天也会让外科医生束手无策。医生们只好将病变化脓的组织进行简单处理,取出小块组织进行病理检验,最后断定,孙中山已是肝癌晚期。

  听到中山陵免费开放的消息,南京市民和外地游客都表示欢迎。南京市中华中学教师陈义勇表示,中山先生陵寝免费开放很有意义,可以让更多的人走近陵寝,拜谒中山先生,有利于进一步发挥陵寝的社会价值。

  从观众反馈来看,仍然是吕彦直的作品好评最多。于是,9月27日,筹备委员会正式决定采用吕彦直的方案,并聘请其担任中山陵工程的监工。

  原本,征求陵墓图案的截止日期是1925年8月31日,后来因为海外应征者赶不及时间,又延迟了半个月。截至9月15日的最后期限,筹备委员会共收到了应征图案40多种。

  很快,经筹备委员会通过的《陵墓悬奖征求图案条例》于5月15日公开登报。《条例》的规定颇为细致,从建筑风格、建筑安全到建筑材料面面俱到。比如,规定陵墓必须采用中国古式或根据中国建筑精神创新,墓室必须有防盗铜门,祭堂四周应有宽阔的平台以防火灾时危及房屋,并且祭堂前必须具备可容纳五万人的空间,建筑材料均用坚固石料与钢筋三合土,不可用砖木之类,等等。

  1925年的紫金山大部分都是荒地和官地,民房、民地只有一小部分,在山上零星分布。这样的情况对圈地本应是有利的。毕竟,孙中山去世后段祺瑞政府曾明令国葬孙中山,4月4日,北京政府秘书厅还曾就孙中山拟葬紫金山一事致电江苏省长官,请其“妥为照料”。没想到,圈地计划的最大阻力竟来自官地。

  次日,他们沿小道到达了紫金山主峰东侧的小茅山,途中遇到两个小坡,周围均有森林,比较安全,这里一度成了墓址的备选项。不过,宋庆龄觉得此处地势稍微低了些,若建在山顶,又不够安全。众人讨论一番,还是没有作决定。第三天,他们选择从后山启程,勘察一天后,才初步确定了大致位置——山南中段平阳处,即中茅山南坡。

  在这份宣言中,孙中山满怀希望:救国之道理很长,方法亦很多,成功亦很容易,今因病不能详细的与诸君说,只好留待病好再说。

  1925年4月30日杨杏佛抵达南京后,首先会见的就是当时占据南京的皖系军阀卢永祥和江苏省省长韩国钧。卢永祥与段祺瑞同属皖系,不便推阻,便答应尽力协助。韩国钧则表示,圈地应将江苏省立第一造林场除外,还要少圈民地。属于官地的江苏省立第一造林场也三番五次向省里呈文,请求“免予圈地”。《中山陵档案》中就有一封第一造林场请求免予圈地致江苏省实业厅的函,函中洋洋洒洒罗列了种种切身利益后,明确要求“所有中山先生墓地圈及职场重要部分,恳请转商,免予圈用”,口气颇为直接。如此,设想紫金山全部圈为墓地的计划无法实现,只得缩小为6500亩。

  为了更广泛地征求民众意见,9月22日至26日,大洲公司三楼陈列室对外公开展览5天,并在上海各报刊登比赛结果。那几天,几乎每天都有上千人前来参观,观众各抒己见,一时蔚为壮观,以至于上海中外各报都发表评论,盛赞这次征集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的建筑设计大比赛。

  遗憾的是,1929年3月18日,中山陵工程尚未完工,年仅36岁的吕彦直就因积劳成疾,患肝肠癌不治逝世,终身未婚。为纪念他为中山陵所做的贡献,中山陵祭堂西南角奠基室内还为他树了一块纪念碑,可惜在抗战期间遗失了。

  不幸的是,他竟然一病不起,再也没有好起来。

  泛爱坊建于1929-1931年,高12米,宽17.3米,四楹三门的冲天式牌坊上“泛爱”二字,系中山先外行迹。“泛爱”出自韩愈《原道》中“泛爱之为仁”一语,能够说是对先生广博襟怀胸怀的高度归结综合和最好写照。

  当天晚上,葬事筹备委员会召开会议,最终确定了中山陵墓址所在地。葬事筹备委员会是国民党专为孙中山葬事成立的葬事筹备委员会下设机构,主要职责便是负责中山陵的营建。这次会议还决定把全部紫金山圈为陵园,并派了筹备委员会主任干事杨杏佛到南京与当局接洽圈地事宜。

  时局骤变的打击,加上连续多天的行程颠簸,使得孙中山12月4日刚到天津,旧病复发,腹部隐隐作痛,高烧到了40度。一心想着召开国民会议的孙中山并没有拿病太当回事儿,当时为他诊治的德国医生施密特也出现了失误,误以为他只是乍到天寒地冻的北方,一时身体不适,患上了感冒,便开了药,嘱咐他服药后多多休息。孙中山却顾不得休息,虽然不得不滞留天津卧病在床,但每天仍坚持接见宾客。

  今年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上个月,5卷本的《中山陵档案》在南京首发,系统、完整地公开了中山陵从设计到建造的全过程。细细翻阅,建陵的坎坷波折令人唏嘘不已。

    景区还特别推荐了几处人少且极具文艺范的景点。如灵谷景区的谭延闿墓、桂林石屋,还有中山陵行健亭对面的永丰诗社等。其中,永丰诗社里宁静的氛围和喧嚣的景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那里悠闲地挑几张明信片、选购几本诗集,品尝一杯现调咖啡,在午后惬意的阳光中感受那份诗意和闲适。

  打开《中山陵档案》,我们可以看到,从1927年7月至10月,葬事筹备委员会仅就圈地一事与江苏省长、江苏实业厅等的官方往来函件就有20多封,可见当时各方协调之不易。为何会如此困难?闻慧斌解释说,当时南京还处在北洋军阀统治下,时局混乱,南京军政当局走马灯似地更换。从1924年底到1926年底,短短两年时间,南京地方军政竟五次易人。

  1925年3月11日,孙中山由夫人宋庆龄扶着手腕,在之前预备的遗嘱上签字,而后连连低呼:“和平……奋斗……救中国……”第二天上午九时三十分,一代伟人的生命时钟,终于走到了终点。

  为了广泛征集,《条例》还开明地规定,不但建筑师可以应征,美术家也可以参与。如美术家应征,可以只交表现其观念的黑白画或彩色画,一旦采用再请建筑师根据图画绘制详图。竞赛奖金也被完全公开,美术家头奖1000元,二奖750元,三奖500元;建筑师应征需交全部建筑详图,头奖2500元,二奖1500元,三奖1000元。

  据了解,中山陵陵寝免费开放后,风景区内的其他景点仍然实行收费管理:灵谷景区票价为35元/人次,音乐台票价为10元/人次,明孝陵景区维持原票价70元/人次。

  南京市政府副市长陈刚介绍,为方便中外游客、海内外人士、国际友人和南京市民拜谒中山陵陵寝,缅怀孙中山先生,促进两岸人民交流,南京市委、市政府决定将中山陵陵寝向公众免费开放。

  中山陵,是孙中山长眠之地。每天,这里都有成千上万的中外人士前来晋谒,这不仅是因其“中国近代建筑史上第一陵”的美誉,更在于其背后沉淀的“半部民国史”。

  11月中旬,几乎就在孙中山偕夫人宋庆龄起程的同时,段祺瑞勾结了张作霖,召开天津会议,排挤冯玉祥。11月24日,孙中山尚未抵京,段祺瑞就组织了临时政府,并就任中华民国临时执政,冯玉祥的国民军名义也被临时政府陆军部撤销。不久,冯玉祥又被调离北京,派到张家口当西北边防督办。

  吕彦直是安徽滁县人,1911年考入清华学堂留美预备部读书,后以公费赴美国康奈尔大学深造。他最擅长的便是融合中西建筑的精华,以中山陵为例,祭堂的歇山式屋顶取自中国传统建筑,墓室内的半球形室顶则借鉴于西方建筑。

  图案的评选也采用了最公开透明的方式。40多份图案从9月16日起全部陈列于上海四川路的大洲公司三楼陈列室,四位评审顾问参观后需写出书面报告交给筹备委员会。5天后,筹备委员会和家属代表参考评审顾问的意见,在陈列室现场评判。

  中山陵的建筑,是中国现代陵园中最有气势的经典之作,也是孙中山先生思想精神的不朽之作。[2]

  “自由钟”

  1925年3月12日,抱病北上的孙中山在北京铁狮子胡同行馆与世长辞。弥留之际,孙中山连连低呼:“和平……奋斗……救中国……”这是他一生追求而未完成的梦想。可惜,直至他去世后二十多年,中国大地仍然没有摆脱战乱和动荡,就连中山陵的修建也由此变得命途多舛……

  中山陵是中国近代伟大的政治家孙中山先生的陵墓,位于南京东郊钟山南麓,西邻明孝陵,东毗灵谷寺,傍山而筑,气势宏伟。孙中山名孙文,字逸仙,因在日本从事革命活动时曾用“中山樵”的化名,所以被尊称为孙中山。1866年11月12日出生于广东香山县(今中山市)一个农民家庭,少有大志,先后求学于檀香山、香港等地,毕业后行医,后弃医从政。

  现如今,每逢五一和十一等节假日,前往中山陵旅游的游客总是人满为患、摩肩接踵。由此,也可见孙中山先生在国人心中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圈地风波

  到了8月,新上任的江苏省长郑谦又嫌圈地面积太大,经过反复交涉,直到10月才把陵园限定在2000亩山地的范围内,其中超过半数的1200亩都是民地,由葬事筹备委员会出价收购。1927年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手握大权的蒋介石与众要员又于1928年初把45000亩紫金山土地全部划入中山陵园,这才确定了陵园保持至今的地界。这是后话。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防止评选徇私舞弊,筹备委员会讨论后特意在《条例》中增加了一条,应征图案一律不得出现真实姓名,只能注明应征者的暗号,另以信封藏应征者的姓名、通讯地址和暗号,开奖时再根据暗号核对真实姓名。

  宋庆龄和国民党人不甘心,他们先后让孙中山尝试了当时最先进的放射性镭锭照射疗法,中医疗法,以及日本新发明的驱癌药液“卡尔门”等。然而,这一切都太晚了,奔波一生的孙中山已然沉疴难起。

  孙中山本就是拖着病体北上的。

  这一年,他被聘请为中山陵监工时,刚过而立之年,在上海开设有彦记建筑事务所。中山陵在南京东郊,为保证工程质量,他常年奔波在沪宁之间。后来为了督促施工,更是带病长期驻扎工地。“说是建筑师和监工,其实他还肩负着验料、验工、领料签字等具体工作。”闻慧斌举了个例子,水泥要用当时国内最好的上等马牌水泥及泰山牌水泥,粉刷工程必须在纸筋灰中拌入麻丝,所有这些材料在使用之前,吕彦直都一丝不苟地亲自查验。

  就在陵墓选址、圈地的同时,中山陵的设计方案工作也紧锣密鼓地筹备了起来。虽然时逢乱世,但为孙中山先生建造陵墓毕竟是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葬事筹备委员会决定举行一次设计竞赛,向全世界悬奖征集陵墓设计图案,这在中国陵墓建造史上算是一个创举了。

  本来,孙中山还打算在火车站发表演讲,但连日来的病痛几乎夺走了他全部的力气,就连走下车厢,都不得不借助夫人宋庆龄的搀扶。后来被人们熟知的200多字“入京宣言”,只好打印成传单散发给民众。

  青年建筑师吕彦直就在这次评选中脱颖而出,他设计的“自由钟”图案被评价为“简朴浑厚,最适合于陵墓之性质及地势之情形,且全部平面作钟形,尤有木铎警世之想”,大家一致推选其为头奖。此外,还分别选出了二奖、三奖各一名,荣誉奖七名。有意思的是,七名荣誉奖中有六名都是国外建筑师,从中不难看出孙中山先生的国际影响力。

  此时,远在广州大本营的孙中山身体并不好。早在1924年5月,他就生过一场大病,当时甚至有媒体讹传“孙中山先生已经病逝”。面对邀请,他深知局势的复杂:表面上看,各方都支持他北上主持大局,实际上刚刚发生政变的北京仍是军阀盘踞,贸然前往确实危险。许多国民党人力劝他不要北上,但年近六十的孙中山还是决定接受邀请,用他的话说,“我决意到北京去,是拿革命主义去宣传”。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