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杂草敏 如何评价大冰的书籍<乖 只是再也回不去

2018年01月10日 来源:杂草敏 大字体小字体

  如今,他们早已成了生命中的过客,安放在记忆的角落,很少再去回忆,甚至都忘了自己曾经是有那样一份赤子之心的。事过多年,却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过那样纯粹、真挚的感情了。也许,是身边再没出现过那样的人和事;但我想,最重要的还是,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心性已变了。

  大冰亦是如此。每一段故事,都让我读到一种深入骨髓的爱与自由。

  “我自江湖来,但书江湖事”,读着大冰的文字,直感觉心中的感情汹涌而来,喷薄欲出。字里行间那种纯粹的爱,不羁的自由,浓烈的情怀,简单的处世,拳拳的赤子之心,似乎不是在这个世界上,因为太纯粹、太简单又太浓烈。然而,你知道的,所有一切,都真真实实发生在某个角落,却是你触而不能及的。

  布达拉宫的旁边有人跟他一起卖唱,其中有个人叫赵雷,就是唱《南方姑娘》的那个雷子,旁边会有个姑娘,叫妮可,日语专业的酒吧会计的客栈老板娘。

  它是刺青,疼痛你已经想不起来,但是那段旧时光,烙满了青春的印记。所以就剩下了每年的简短,却异于他人的祝福:

  乖,摸摸头

  圣托里尼岛,是女孩的哥哥曾经许愿要带女孩去的地方,那时候,他们的父亲还在,那时去哪里其实都没有关系。

  大冰每年都要去拉萨,家里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杂草敏打理。送别时,杂草敏总是嘱咐大冰要活着,要好好的。

  杂草敏

  大冰每年都会去一次拉萨,单程机票。

  老兵一般不跟别人说自己的故事,能让他酩酊大醉,愿意吐露过去的,大冰是为数不多的一个人。

  无独有偶,第二天又在另一个好友的朋友圈看到了这本书的推荐,心想这个书也许还行咯,有时间倒也可以找来看看,却还是没有非看不可的冲动。

  后来,杂草敏上进了不少,经常拿着新录的节目带子跑来让我指点,还事事儿地捧着个小本子做记录。我那时候实在是太年轻,好为人师,很享受有人来虚心求教的感觉,难免挥斥方遒唾沫星子乱飞,有时候聊得刹不住车,生活、感情、理想各个层面都长篇大论,着实过了一把人生导师的瘾。

  既然大家都在看,我也只有勉为其难看一看了!先瞅了一眼的kindle上的推荐:这些故事与风花雪月无关,与鸡汤小清新无关,只是把多年积淀的故事娓娓道来。心里暗自庆幸:还好还好!(不知何时起,已经对矫情的、鸡汤小清新的文字自带免疫了。)

  穷困窘迫,颠沛流离,挣扎于生存线的边缘,谈什么梦想与远方;我为的,只是我心中那一份抑制不住的冲动;我做,只是因为我想,太想了,彻骨的想。也许,很多成功抑或是传奇,都只是这样简单而已,只为我的心,再无其他。

  年少时,我们无察觉,错过了很多美好,或者说我们享受着那份美好,没有想过将他彻底霸占,总是傻乎乎的过着日子。

  而阿明呢,让我想到了《平凡的世界》里面的少平,平凡而不平庸的少年。很久之前,一个朋友说过:假如有一天不济要这样活,我也会守住梦想坚持下去。但于阿明而言,说梦想,倒显得矫情了。

  造化弄人,分开成了所有人的痛,辗转过其他地方,都始终回不到过去。

  今天盛满,端给你喝

  松狮也没有再去翻找垃圾桶,但也一直没有向任何人祈求过,摇过尾巴,甚至是跟服装店的女孩。

  说了这么多废话,终于开始进入正题了。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其实走入别人的故事可是比海还深,直叫你深陷其中,无法自拨。

  大冰说: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传奇,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人们将心意化作了行动而已。就像椰子姑娘,千千万万职场女强人中的一枚,她只是如同大多数人一样,一天一天的过日子罢了,谁知就把十三年的光阴过成了别人眼中的传奇。十三年,白驹过隙、弹指一瞬,其实真得不长,长大之后,谁还会嫌时光过得慢呢?但听在我等耳里,她的故事走了十三年,就好像半辈子,毕竟,人生能有几个十三年。

  曾经一个暑假在饭店里做了一个月的短期工,遇到几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虽然也就比自己小三四岁,却打心眼里把她们当弟弟妹妹一样对待。看他们小小年纪却干着这么累的工作,每天端着又大又重的托盘上上下下,是真的很心疼,想着自己要是有出息一定罩着他们;听他们叫着姐,温暖的很,在心里对自己说要对他们很好很好;离开前一个小男孩被烫伤了,一直久久挂怀,放心不下。我们本是不同世界的人,偶然相遇,走过便无痕,不知为何却生出了这么多的怜惜。

  徐志摩在《西湖记》中说:我不爱什么九曲,也不爱什么三潭,我爱在月光下看雷锋静极了的影子——我见了那个,便不要性命。

  我在这里看得到,快意恩仇,情同手足,似乎就像回到了那个江湖,有人带着刀,有人戴着斗笠和面具,有人手中握着剑,有人说故事,大冰是那个故事的转述者,很多时候又是故事的亲历者。

  那条狗曾经可爱,曾经漂亮,曾经那样招人喜欢,然而世人还是作弄了它。

  《乖,摸摸头》|我的爱与自由

  觉得无论如何该动笔写点什么了……终究是少年心性,对大冰这种文字完全没有抵抗力,爱的彻底。

  老兵,在丽江开了个“老兵烧烤”,生意很好,大冰跟他属于忘年交,俩人都是喜欢大碗喝酒之人。

  丽江,离我住的城市很远,远到我以为那只是传说中的地方。一直也没有去过,大冰像个说书人,带回来的都是沉甸甸的故事,有些故事讲起来带着哽咽,带着沉重,无法言传的血肉深情。

  相伴就已满足,因为没有太多的牵绊,顾忌,所以普通朋友陪伴才是难得,才最珍贵。

  举个例子,当你怀孕了就发现怎么到处都是孕妇,街上、超市、商场,哪里都有;当你开了奔驰就更容易看到奔驰,当你开始炒股票就发现上班的路上原来有这么多家证券公司。很明显,这不是因为孕妇、奔驰、证券公司变多了,而是因为你潜意识里关注这些事情而已。

  后来,女孩终究带着哥哥,带着父亲的遗像在圣托里尼,在蓝色的天,蓝色的海,白色的房子边,完成了一桩夙愿。

  妮可让我遇见了曾经的自己,心思单纯,愿意相信,懂得心疼。总是固执的认为,这些年,自己的心性并无多大改变,也许只是因为早已不会再去回想当年的心性而已。读着这些故事,却仿佛走回了很久之前,走进了内心深处,那里,住着怎样的一个人呢。

  第一次见到这句话,便深深感动。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让我体味到到志摩那份纯粹到极致的感情。

  心理学上有一种说法叫做孕妇效应,讲的是一切皆投射,即偶然因素随着自己的关注而让你觉得是个普遍现象。

  就像这本书于我。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并没有关注,但是却发现总是能看到它。早上坐地铁发现有人在看,周末逛公园发现有人在看,就连走在路上都发现有人拿着这本书。看来,我一直觉得只有那些富贵闲人才会去研究的心理学还真不是盖的。

  还有个开旅馆的安子,大冰说他的宾馆里住的人都太仙,我说住的人都是天涯人。安子也是个文艺青年。

  他们只是因为工作关系认识,有一句没一句聊聊,但时间长了,各自的秉性,路子,都熟悉了,了解了,也就成了普通朋友。

  时间会把你欠下的对不起,变成还不起

  我爱里边的所有人物,我们可以抽烟,喝酒,说脏话,讲荤段子,但每个人都是那样可爱,可爱到你潸然泪下。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朋友的空间动态,写到《乖,摸摸头》里面的一句话:哪怕我们自己甘心安居金丝笼中,但是当我们看到那些自由的鸟儿在阳光下尽情起舞冲向蓝天时,也要为它们羽翼的光辉而欢呼。一时之间倒被勾起了一丝兴趣。

  那字里行间的故事,像他们在丽江的烟火江湖,像他们在拉萨的卖场日子,血肉丰满。

      第一次和杂草敏做交接的时候,惹出了好大的麻烦,那是我第一次把她惹哭。

  妮可会操持家务,会做菜,会日语,会会计,是大冰酒吧里的招财猫。她喜欢跟安子聊聊天,说说话。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