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很全的les gl 小说 只因我是女生TTL

2018年01月04日 来源:很全的les gl 小说 大字体小字体

  朋友是缘分。

  不禁想到自己的夫,那个已出国留学一年多的陈规,此时在做什么呢?将自己长期置于寂寞的境地,他在异国他乡,会不会也寂寞?在寂寞中他会做什么?突然恨他,当初为什么要出国啊?追逐那么多的名利做什么呢?有什么比两个相爱的人相依相守更重要?当他在追波逐利的浪涛中沉浮时,自己也陷入这种莫名的情感中……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今后又向何处发展?

  叶枫惊呼:“你怎么能看到我心里去?怎么知道我心里的东西?”身边那么多人,没人理解她内心的苦涩。可这个交往不到一个月的女人,远在万里之外,竟然也一眼看透了她!她忍不住吐诉心曲:“真的,我心里很苦,可生活中发生的那些事,无法对身边的人讲出来,我怕别人笑话,怕别人不理解。只有什么都不说,我总是装得很快乐,玩起来很疯的样子,没一个人知道我心里的事。”

  宝贝,昨晚你的声音很温柔和暧昧,我真的很喜欢和快乐,你呢?

  从今天起,如果不上网我会天天打电话给你。我会遵守诺言。想你,是我最快乐的事。

  “我吃了,你快吃啊。”晨露马上催促:“你的胃本来不好,还不按时吃饭,你这样子要挨打哟。”

  真正说来,叶枫需要的只是一份感情,一份真爱,希望身边有一个真正爱自己的人。如果有一个爱人,她能把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与之分享,那么她便能吃得下饭,睡得着觉,心也就充实安定了。可是,那个她曾倾注全部感情,与之生活近十年的男人在两年前背叛了她!从此,她渴望爱情,但再也不敢相信爱情。一颗心总是在孤寂中游走,在暗夜中孤零零地哀叹:真爱——那个忧伤时可以依靠,快乐时可以分享的爱人在哪儿呢?穷一点苦一点,她都不怕,只要那个人能真心相守,就够了啊。她的愿望也不多,只是这么一点愿望啊。是所有女人最简单的一个愿望,为什么她就无法拥有呢?

  你好吗?累不累?昨晚让你那么晚休息,担心你的身体不舒服,因为你很少那么晚睡觉。

  今天不要写文字好吗,多休息,看看书和想我,babe.

  晨露感觉心里一疼,“你没有朋友吗?”

  然而,与此同时,身心的渴望和真实的虚空让晨露感觉到一种莫大的悲哀。

  睡不着觉的日子,她只能在网上消磨时间,这里逛逛,那里看看。有一天闯进了晨露的博客——简单是福。

  她差点郁闷死了!

  这让叶枫的感情,不断发生微妙的变化。做姐妹一个多月,叶枫不愿意了。她在给晨露的信中,省去了开头那个“姐”,觉得这个“姐”字很扎眼,怎么看都不舒服。又不好意思直呼其名,干脆什么都不称呼,只是直接写信。见面也不再喊“姐”,只说“哈啰”,或者只是笑一笑,心里却在喊:“宝贝”。她最想叫她“宝贝”!天知道,这感情是怎么变化的?她明明知道她是有爱人的,而且还是爱着男人的,可心中的感情怎么也控制不住,只希望她是她的爱,是她的宝贝!

  这都是网络惹的祸。晨露与叶枫相识于网络,八个月前。

  叶枫娇呼:“好,我吃,妈——妈!”因为平时只有妈妈常常提醒她按时吃饭、休息。

  “可以啊,我有朋友跟我讲过,她们做过。”叶枫深情地要求:“此时,我很想……宝贝,给我好吗?”

  叶枫本来长得娇小,样子年轻,性格又活泼,初次见面的人根本猜不出她的年龄,都以为她是未婚的。于是不断有人追求她。但她全不当真,即不付出,也不接受。心都死了,哪还会相信爱?在她眼里,不管是东方男人还是西方男人,都一样“色”,“情”她是再也不敢奢望了。本以为,她可以一直那样自由的过下去,再过一段日子,她与开德分居的时间也达到了法定离婚的时间,她便完全可以恢复自由身,过自己的日子了。

  可现实中真切地发生了!

  宝贝!我现在想你,要你了……

  也许是那个如大花园一般的岛国,空气洁净,给予叶枫特别的滋养,她不但聪颖美丽,精力充沛,还有着热情的心灵,浪漫的情怀,既善良多情,又疑虑重重,优柔寡断。一天睡眠三、四个小时便能不停地工作或是玩乐。闲暇时间一多,寂寞无奈的情绪便常常来纠缠她,为赶走这可怕的情绪,她只能不停地呼朋唤友,聚会聊天喝酒,再不就在网上聊天……尽管如此,心灵仍像个巨大的黑洞,暗得自己都害怕。

  “叮铃铃——”正当晨露胡思乱想时,电话急促地响起来。是叶枫的,叶枫的电话!啊,是接?还是不接?

  晨露点头:“我理解,有些苦衷,只能放在心里,不愿对身边任何人讲。”因为怕受伤害,不敢相信别人,天大的委屈也埋藏在心里。自己也是这样,有时遇到什么事,跟朋友和家人都不愿意说,只能自己默默地消化。这可能是现代人的通病吧。

  “你只是用笑声来掩饰心中的泪水……”女人的敏感加上天生的细腻,晨露看得很清楚。

  Goodmorning,我的babe

  也恨死自己了!怎么那么感情用事,那么不了解法律,那么的愚蠢!真的是笨到家了啊……从此她得了失眠症,吃不下,睡不稳,体重从60公斤一下降到45公斤。整个人像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园,凄凉空虚得无以复加。她请假出国旅行,从美国到香港,到中国……但夏威夷的海水洗不去心头的忧伤,香港的繁华掩不住她的苦恼,中国的长城也挡不住她的空虚。在外行走一个多月,发现到处是逃离的人,但哪里都没有美丽的归宿。回家还是感觉苦苦的闷闷的!

  “谈不上特别了解,只是去繁化简而已。”晨露笑,有股淡定的从容。

  晨露实话实说:“没什么事做,就弄博客玩玩。”

  “你相信这世上有真情吗?”看着晨露宁静的样子,叶枫问:“你的博客里有不少真情,那是真的吗?”

  但她不想上法庭。

  “什么是简单,何处有幸福?”她给她留言。

  “我……”晨露不知该说什么,奇怪的是,身体竟然莫名其妙地越发热起来。似有一股电流,穿过千山万水,把二人串连起来,激起冲天热浪!

  “啊!……”晨露的心一颤,感觉心跳到了嗓子眼,身子也猛一下跟着热了!“这怎么可以?”她屏住呼吸问。

  两人只以为架的是一座友谊的桥梁,却不知埋藏的是一根导火线!

  “昨天是姐姐,今天又升级为妈妈了!”晨露大笑。叶枫也笑,跑去端来面条,却又不好意思当晨露的面吃,总觉得有些不雅观。晨露又哄劝:“吃吧,快吃,乖哦,不要不好意思……”逗得叶枫格格笑,躲藏到晨露看不到的角度吃了一口,赶紧用纸巾抹嘴。

  “朋友与爱情不同,我说的是爱情。”叶枫说:“我不相信有真情,也不会再追求和等待。”

  你呢,你觉得怎么样?

  哪知突然传出惊人消息:开德破产!千百万资产突然间飞灰烟灭,公司、工厂、房屋……所有一切都没有了!这本不关叶枫的事,但让她万万想不到的是,当年他们用血汗挣出来的江山,不但被开德毁于一旦,她还得去跟他一起偿还债务!她的存款、高级汽车等等全部被政府查封、没收!

  最让叶枫苦恼的是睡不着。晚上不管多么疲惫,睡下去,总是睡那么一会,突然惊醒,便再也睡不着。慢慢地竟然成为习惯,原先八小时的睡眠生生变成二三个小时,往往还被乱梦纠缠。

  因为他们没有正式办理离婚手续。即使分居也无正式文件或是二人写下的书面条约,分居等于无效分居!叶枫当时离开时,只一心想要清静,再也不见那个男人,可是他们的公司是共同创办的,法人代表是他们两人,她走时没有找律师办理撒销自己法人的名字,那公司等于依然是他们共同的公司,破产了,她当然得负起偿还一半债务的义务。这是法律,由不得她。

  “你说你有爱人,可我与你交往这么久,为什么一直没有看到过他?”叶枫不甘心。

  一篇现代重生耽美文,主受,攻比受大几岁,受是先认识的攻的爷爷奶奶,攻宠受,攻强大……竹马成双,攻叫王旭,两人从小就认识求一本现代重生BL文!攻出轨,受抓奸被误伤而死,重生后受先出轨了,后来发现攻其实是有苦衷的!……我可以介绍给你相似类型的小说

  “呵呵,一花一世界,草木皆有情,只要我们用纯粹的心去体会生活,去繁化简,便是福了。”晨露的回答像她博客里的文字,真诚自然而开朗,还有那么股意味深长的味道。

  “是的,这世上有许多真情。”晨露微笑,她说:“我和你,我们就是真诚的朋友啊。”

  “没有啊,真的没有。”叶枫越发大声地笑起来,

  然而,开德只是照单全收了公司财产,却不愿与叶枫正式办理离婚手续。万念俱灰的她也顾不上想什么,只以为即使开德不离,他们分居时间到后,法律会为他们自动解除婚姻。她只是搬出他们共同的家,自己住到了另一幢房子里,同时也离开两人共创的公司,到另一家公司去工作,自以为与那个男人断绝了一切关系。那时他们生意兴隆,除了公司,还有多处房产,除了在新西兰有多处,在美国、法国、中国等都有房产。金钱的膨胀,也膨胀了男人的欲望,妻子的离开,让开德觉得正好少了碍手碍眼的人,他再也用不着小心从事,偷偷摸摸,只管大张旗鼓地想找什么女人就找什么女人,那日子比皇帝还自由快活!

  “要,很想……”晨露不知怎么吐出了这样的话,声音和身体都颤抖了。

  “有,有很多朋友,男女朋友都有。”叶枫叹息道:“可是,那些事,我不想对他们说……”有些事,说出来,恐怕只会让自己更受伤。

  也许,她天生就是喜欢女人的吧!不然,跟开德多年的夫妻生活中,她梦中常常出现女人,总在梦中如醉如痴地跟某个女人做爱。当发现开德的背叛后,她毅然决然地离开他,从此心中只渴望一份温柔的爱。在视频中第一次见到晨露的那一刻,她就有拥她在怀的冲动。不久,她在梦中拥有了晨露,那么温柔热烈地相爱……终于清楚地知道,她爱的是女人,是这个叫晨露的女人!

  “他……在外地工作。”晨露本想说出老公就在她的国家新西兰,甚至希望她帮她关照一下。转念又想,把一个美女推荐给老公,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笑笑,只说老公想要在三年后接自己过去团圆,别的再没多言。

  哪知,当她与他共同打拼出一片天下,两人拥有一家价值千万美元的公司和一双儿女时,她突然发现,这个她认为安全可靠的夫婿却像自己当年的父亲一样,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母亲当年选择了隐忍分居,为一双儿女有父亲,母亲选择了名存实亡的分居婚姻,经济生活完全独立,只是表面上还有一纸婚书。叶枫不想像母亲那样委屈自己,当她得知开德有外遇时,她干脆地离开了他,把公司所有财产留给他,只为换来自己的自由。

  “我……正是不想伤你,才明确地告诉你,我爱他并承诺一直爱他,除非有一天他不再爱我……”晨露不想让叶枫陷进对自己的幻想之中,因此越发干脆地回答:“所以请你不要冲动,还是另觅情缘吧!”

  真爱?这生活中还会有真的爱情吗?十年的夫妻情分都顶不得一夜情!而周围的人,哪天不在演出相识与别离的悲喜剧?叶枫笑,可心底的悲凉还是挡不住从眼睛里飘洒了出来。晨露看到了,忍不住说:“你笑得很忧伤。你总是这样忧伤吗?”

  叶枫柔情似水地回应:“好啊,来啊……吻我……”

  而离婚也变得不可能,除非她愿意上法庭,在法庭上解除他们的婚姻。

  “你的文字很好,我喜欢。”叶枫通过电子邮件与晨露交换了QQ,她们很快进入QQ聊天。“你一直喜欢写作吗?”

  晨露打开信箱看到叶枫这样的信,脸都羞红了。昨天她们在电话里聊天两个多小时,一直聊到凌晨四点多,电话都热得要爆了!而一早,九点多,信又来了!身和心也像昨晚一样热热的,心里涌动着一股无法言说的激动。晨露只要一想到那种暧昧的情感,心就跟着咚咚地跳起来,紧跟着禁不住要深深地吸一口气……

  因为叶枫远在大洋彼岸的岛国——新西兰。而晨露则在中国的春城昆明市。

  “我很想每天晚上在电话、网上跟你做爱”——这多么荒唐!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晨露觉得不可思议。

  很奇怪,两人生长国度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看问题的观点不同,对事物的理解也有许多不同,可两人竟然常常心有灵犀,总能知道对方话中之话,了解话里的含意。有时,叶枫知道英文的表达方式,却一时找不到中文怎么表达,只能急得用手势比划,同时说着英语或是法语,并夹杂中文:“这个,这个,怎么说的啊?”晨露总是准确无误地说出中文,兴奋得叶枫眉开眼笑,直问:“你怎么每次都知道?我都没说出来,你怎么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你太聪明了!”

  叶枫不去管他,对开德的所有事都不管不问,当自己生活中从来没有这个人一般。她要过自己的生活。虽然她已32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依然青春美丽。不仅如此,她还有专业知识,有超人的管理与理财能力。新公司对她很重视,聘请她为副总经理,因为是替别人打工,工作不是太累,不像在自己公司那么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没日没夜拼命创造的财富却是让男人去花天酒地,与别的女人鬼混。她不要想这些!想那些事只是让她心里像刀割一样痛!她不再拼命,只是上班,拿钱,休闲,交朋友。两个孩子由母亲帮忙照看下来,她自己倒又像恢复到未婚前的自由状态。

  “你怎么知道?没人看得出来啊。我们这边的人都说我活得潇洒。”

  她像生活在暗夜的人,看不到希望,也找不到方向,身心都处在极度疲惫和无奈之中。常常,她只能借酒浇愁,周末与朋友们在酒巴总是逗留到最后,喝得烂醉。酒喝得太多,胃都受不了,有一次竟然喝得胃出血,不得不住院治疗。医生警告她不要再喝酒,疼痛得死去活来时她也希望自己能禁酒,可是当孤寂又来纠缠时,她还是只能选择酒来麻醉自己……她也出去游玩,游泳、登山或是打保龄球,尽量让日子充实一些,可无论做什么,心里都是空的。

  “你怎么啦宝贝?”叶枫关切地问。

  她自己都感觉自己要霉烂了。

  “好啊,我做你姐姐。”晨露大叶枫六岁,自己在家中是老三,上有两个哥哥,没有姐妹,在网上认一个妹妹,真是捡到的福气呢。

  “你好……残忍!”叶枫沉默好一会,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自己年轻能干,长得也端正(她一直只觉得自己端正,不觉得自己漂亮,虽然她很漂亮),身边朋友一大堆,男人女人都喜欢,追求的人都排着队,随手便可抓一把。然而,却没一人能走进心里去,无论跟谁相处,不管别人如何献殷勤,那心里都是空虚的。只有遇到晨露,虽然远隔千山万水,只能通过网络和电话交流,却是什么话都可以说,什么心事都能吐露,说出什么来对方都能理解。甚至晨露从她的笑容里都能感知她的无奈,能从她一个小小的皱眉中知道她哪里不舒服……她的心慢慢的不由自主地被填满了。生生地不由自主地被晨露占住了心!

  “枫……晚安……”静静地等待一会,好象真的看着对方关灯,上床,盖上被子……晨露深深地吸一口气,把那口深长的呼吸再慢慢地慢慢地吐出来,尽量不让对方感到自己的激动和依依不舍,然后轻轻关上电话。

  “我的心在两年前就死了。不会再让自己陷入什么感情。”叶枫摇头。

  “我希望我们不仅仅是朋友,”叶枫对晨露说:“我想跟你做姐妹,可以吗?”

  如果不是网络,她们老死也不会有什么往来。

  如果……能真实地面对叶枫,能够真实地拥抱她触摸她,让她感受她真实的存在,能够触摸亲吻彼此的身体,哪怕只是一个温柔的拥抱,只要是一个真实的人在身边就好啊!可她现在只能触摸空气,拥抱的也只是空气!

  叶枫被她的从容吸引,很想把自己心中的紧张苦闷,那股无处渲泄的烦燥向她倾诉,“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吗?”想不到晨露毫无顾忌,当时把电话写在了Q上,那份坦荡让她对她的好感更增加了一层。

  “我还没有吃晚饭。你吃了吗?”那天晚上,在视频里相见,叶枫像中国人见面一样打招呼:“有吃吗?”

  “你爱他吗?他也爱你吗?”叶枫不相信。有爱人的人,怎么会常常孤独地泡在网上?

  晨露与叶枫只一交往便感觉十分投缘,她们交往半个多月,便开始视频聊天。

  平躺在床上,瞪着暗黑的夜,突然感觉自己像一片荒原,寂寞而凄凉。

  叶枫情深款款:“我会弥补你的,有一天我一定加倍的弥补你……现在,你闭上眼睛,想象我在你身边……”

  “呵呵,你很会玩啊,居然玩出那么美丽的文字。”叶枫由衷佩服,她说:“你好像特别了解女人,也了解男人。你有一颗敏捷的心……”虽然会讲中文,但平时毕竟说的是英语,聊起来总觉得辞不达意,后悔小时候没跟妈妈多学点中文。

  晨露叹息一声,“我……累了,休息吧!”她有些不敢面对,也羞于面对,体内的那股激情已在瞬间平息下去。她鼓起勇气,说:“真的累了,休息好吗?”其实是心累,是为自己刚才的激情和渴望感觉羞耻。

  晨露毫不含糊地回答:“是的,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彼此深情相爱!”陈规读的是商学院博士,因此找到一份高薪的兼职工作,每月按时寄来足够母子生活的费用。总在信中嘱咐她要照顾好自己,他正在为他们将来的幸福生活努力打拼。她宁愿少花钱,也不愿他太辛苦打工,一再叮嘱他多保重自己……这其中何只是一个“爱”字了得!

  叶枫沉默不语,晨露也不再做声。好一会,叶枫幽幽的声音才再次传来:“真的好想你宝贝……不想说晚安,可又舍不得你累……”

  “不是我聪明,是我本身就是你肚子里的孙悟空!哈哈……”晨露笑,叶枫跟着笑,又追着问:“孙悟空是什么?什么意思?”这一来,晨露要跟她讲半天故事,有时讲半天她也不明白,晨露就耐心地再详细地讲解一遍,直到对方真正明白为止。叶枫禁不住感动她的耐心,她的细心,还有那份体贴入微的温柔。“宝贝,只有我妈妈才会这样耐心地跟我讲解中文。”她感叹。

  晨露微笑,叫她专心吃饭,不要急。一边在网上跟别的朋友聊天,看一些文字,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叶枫聊上几句。叶枫看晨露不专心跟自己说话,只要听到键盘声音就感觉她的感情在走私,那心里就不舒服起来。吃好饭,她忍不住责备:“你不跟别人聊天不行吗?亏我一天都在想你,下班顾不上吃饭就开视频来见你,你倒好,只顾着跟别人聊天!早知你这样,我该答应朋友要求,跟他们去玩……”

  叶枫大笑,完全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为自己无端吃醋感觉好笑。晨露也笑,为两人心灵的快速感应而快乐。

  “可是,枫,我触摸不到你呀!”晨露禁不住痛苦得叫起来。

  但天性中的善良和自爱,让她一直处在堕落的边缘而无法堕落。说来,这跟母亲的教育有很大关系。母亲是中国广州人,父亲是法国人,当年他们在法国一见钟情,很快有了她这个爱情的结晶。可父亲的父母不同意这门亲事,父亲干脆带着她们移民到了新西兰的奥克兰。这让叶枫从小通晓三国语言,汉语、法语和英语能同时从她嘴里流利地讲出来。不仅如此,像许多混血儿一样,叶枫还有着奇特的美丽;身材和皮肤像母亲娇柔美丽,眼眉像父亲,那眼睫毛长长的,在大眼睛周围忽闪忽闪,让人一不小心就掉进那目光中出不来,像掉进深海里。从小姑娘开始,追求的人便不断。母亲对她严爱有加,常常对她讲述中国的传统美德,女孩子要洁身自爱,这让她最终选择了一位华侨同学开德做老公。她们觉得华人男子比西方男人坚贞可靠,性生活俭点,家庭观念强,责任感强。尽管结婚时她对开德并无特别热烈的情感,只是觉得相互了解,家世背景较为相同,对方温和实在,她便同他走进了围城。

  “你只是脸上在笑,心底却特别苦涩。”

  也许是隔着网络,两人虽能视频相见,但实际隔着遥远的距离,这让叶枫觉得安全。也许觉得晨露特别了解自己,因为遥远的山和水,她在一种安全的感觉中,把自己从不对别人吐露的苦衷都慢慢向晨露吐露了出来。无论她说什么,晨露都耐心地听,并像个心理医生一般给予理解与安慰;或者更确切地说,叶枫觉得她更像一个姐妹和朋友,让她在倾诉中感觉安全和安慰,这让叶枫慢慢地由依赖而产生依恋。

  “但你心里却在渴望。”晨露一针见血,“不然你也不会问我这样的问题。所以你要相信,只有相信这世上有真爱,你自己才会真诚对待,你便能收获真情。”

  让晨露想不到的是,叶枫当晚便打来了越洋电话,一打便是一个多小时!这让从没煲过电话粥的晨露都感觉奇怪:哪来那么多话,哪来那么多的心领神会?初次电话,两人就像老朋友一般,特别谈得来。

  晨露的舌尖都澎湃起来,又跟着一麻,整个身体像是倒在波涛中。而眼前闪现的,是叶枫那鸿蒙初辟时的眼神与嘴唇,那么的柔嫩与恍惚。仿佛自己的嘴唇触着她的唇,一股无法遏制的激情像狂潮般在体内奔腾呼啸,感觉自己要疯狂了,“天啊,我的上帝!”晨露喊叫一声,猛地关了电话。可还没顾上深深地呼出几口气,那电话又急急地响了起来。她一手捂住心口,一手捂住耳朵,但捂不住电话固执的声音。她不得不再次拿起电话。

  晨露鼓励,“这只是暂时的,当真爱来临时,你到时恐怕想避也躲避不了。”

  “不如我吻你!我想吻你……”晨露颤抖的声音让自己都感觉吃惊。因为太激动了,以至呼吸都感觉困难!这又加深了心底的渴望,仿佛有电流在体内击打一般,一阵阵酥麻在细胞中窜动,她不得不握紧电话,像是握紧一个人的手。

  Iloveyou

  “我想吻你,吻你的唇,你的耳朵,我的舌头想要探索你神秘的身体……宝贝,好吗?啊……要吗……要吗?”叶枫的声音性感得像要揉进身体里去。

  做了姐妹的她们聊得越发多起来,话题也越来越广泛,这让叶枫的中文表达能力也快速进步。由开始的结结巴巴、词不达意,变得越来越顺畅、准确。

  “我很欣赏你,喜欢你,晨露,我希望你做我的宝贝……”有一天,叶枫终于憋不住,在视频中看着晨露,看着她温婉宁静的样子,大胆而热烈地表达出自己的情感。

  晨露觉得没什么,应该的。两人生长环境不同,所了解的历史和文化不同,自然有许多不知道的地方。就像孙悟空,在中国可说妇孺皆知,但对叶枫,一无所知。说他是神话故事里的人物,会72变,叶枫会问:“为什么会变?”即使变,怎么会变到一个人的肚子里去?即使到了肚子里,又怎么可以不死,还能知道对方的心思?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最后两人将神话的探讨变成对现代科学的讨论,话题由浅及深,由此及彼,往往半天时间过去,两人还兴趣盎然,一点不觉得累。

  “宝贝,想象我爱着你,我是真实的一个人,此刻正吻着你……我一只手紧紧拥抱着你,另一只手从你的头发、脸和脖子一路轻轻地轻轻地抚摸下去……”叶枫的声音还在继续,那声音即使只是通过电波传来,仍透露着无限风情;那热热的气息似在耳边,撩得晨露越发的情不自禁。

  毕竟,开德是自己两个孩子的亲身父亲。女人的善良。

  “唉……”晨露深深地叹息,可这叹息并不能止住那股燃烧的欲望。怎么是这样呢,怎么回事?太难过了!不要这样啊,真的不要!理智和欲望不断冲撞,整个人好像都架在火炭上烧。

  在网上游逛几年,晨露早已熟悉同性恋是怎么回事,觉得这是一个特殊但也是可以理解的群体。有时想象两个女人相爱,还会对那种温柔无端地一动。但她早就心有所属,为人妇为人母,因此直言谢绝:“呵呵,不行啊,我有爱人!”爱人陈规一年前到新西兰留学与工作,怕她一人带五岁的儿子太累,让她辞职留守在家,专门抚育幼儿,等待他衣锦归来。

  “可是我也爱你呀,你不能说话委婉一点,别这样伤我,好不好?”叶枫声音哀婉,目光楚楚可怜。

  晨露看着她,轻轻问:“怎么,吃饱了啊?”意思是问“吃饱了就撑得慌啊?”

  我很想每天晚上在电话上、网上跟你做爱,觉得兴奋和舒服,更希望有一天能真实地拥你在怀,亲吻你……

  两个人在电话里聊着,不知聊了多久,叶枫忽然动情,她说“宝贝,我想要你,想跟你做爱……”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