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海鑫李兆霞照片 海鑫钢铁集团失败的接班 李兆会“败家”真相

2018年01月04日 来源:海鑫李兆霞照片 大字体小字体

  根据山西证券的上市招股书,2007年9月,山西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召开股东会,同意山西省电力公司与海鑫实业签署的《产权交易协议》,山西省电力公司将其持有的山西证券有限责任公司5000万元的股权以总价21500万元转让给海鑫实业,占股3.84%,每股成本为4.3元。

  海鑫实业获得股权转让的时点,也引人遐思。2007年中,山西证券启动IPO进程之时,股市正处于高点,一旦IPO,首发原股东无疑将获得巨大回报,这一关键节点,山西省电力公司竟然愿意将唾手可得的利益拱手让出。

  海鑫钢铁2007年以1.03亿元入股兴业证券,最后总套现约为9.682亿元,净收益约8.652亿元,同样不低。

  中化国际(600500)2007年中报显示,海鑫实业持有其589.1万股,为其第五大流通股东,随后其从当年年报中消失不见(第10名流通股东持股为400万股,因此海鑫实业肯定进行了减持)。以中化国际二季度均价16.91元/股为成本价,三季度均价20.21元/股为卖出价,海鑫实业若全部抛出,则大致获利1944万元(=589.1×3.3)。

  值得注意的是,原本由海鑫实业控股的海博鑫惠,如今已转移至李兆会之妹李兆霞名下,且资产上升至近百亿元。无论这一变动背后是否隐藏着李兆会保全家族财富的苦心,在海鑫钢铁风雨飘摇之时,这一安排看来都难起作用。2014年3月,海博鑫惠已同海鑫实业一起被债权人告上法庭,并申请财产保全。

  3、益民集团,亏损约496万元

  海鑫钢铁目前仍持有民生人寿7.8882亿股,该股权公允价值为13.41亿元,其所获股份价格在2008-2009年间按1.1元/股计算,2011、2012年分别按1.2元/股、1.7元/股计算。

  其他二级市场交易

  1、新能泰山,盈利约900万元

  李兆会在资本市场声名鹊起,自民生银行一役始。其入股成本仅为6.1亿元,套现金额约为32.13亿元,整笔交易浮盈26亿元。

  兴业证券2011年年报显示,海鑫钢铁减持其2201万股。而比对同时期的大宗交易记录,可以发现,山西证券(当时海鑫实业为山西证券第三大股东,李兆会任其董事)位于吕梁市离石区的滨河北西路营业部于2011年11月14、15日分四次共计卖出了2200万股兴业证券。这与海鑫钢铁减持的股份数量高度重合。假如这些交易由李兆会进行,那么,以这四次的成交价格可以推算,此次李兆会共套现2.586亿元,已是最初入股兴业证券成本的2倍有余。

  那么,李兆会是一个投资高手吗?他从资本市场获得的收益,何以未能解救海鑫钢铁实业之急?李兆会家族和海鑫钢铁,究竟走错了哪一步?中国民企家族可以从他的故事中获得什么启示?

  据说,运城市市长曾问海鑫集团何时复产,李兆会给出的时间是6月10日。

  尽管李兆会对金融企业股权投资情有独钟,但几乎每次都是纯粹的财务投资者,唯独在山西证券,他担任了长达6年的董事(2008年2月至2014年1月),并出任战略委员会委员,显示非同一般的关注。不过,当他完全出清山西证券的股权之后,就不再亲自现身董事会会议了。公告显示,2012年山西证券的12次董事会会议中,李兆会9次以通讯方式参加,3次委托他人表决,而2013年的10次董事会也都是委托他人表决。

  民生人寿股东之一中色股份(曾将所持民生银行股份全部转让给海鑫实业)在2014年6月发布了《关于转让民生保险部分股权的补充公告》,里面对民生人寿的股份价值做出了最新评估:“本次民生保险股权以公开挂牌方式转让,挂牌价格以评估值为定价依据,不低于1.7元/股????以现金方式支付。”

  4、中国铝业,当时出清则盈利3916万元;若持有至今,将亏损约1.84亿元

  李兆会“败家”真相

  李兆会

  民生银行

  5、中化国际,获利约1944万元

  因为海鑫实业与东北证券持有的股份相同,二者分红也应一样,查阅后者相关年度报告可知,其在2009-2011年间获得的银华基金分红分别为3636万元、4462万元、4932万元,则可以得出海鑫实业从银华基金处总计分红1.303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李兆会旗下的惠宇投资在2014年3月20日进行了投资人变更,投资人变为和嘉投资,李兆会也退出了管理岗。此前,和嘉投资也进行相关变更,李兆会退出了持股,其妹李兆霞对和嘉投资持股比例升至99%、江晖持股1%。

  新财富研究员花费月余时间,从公开信息中查阅了李兆会自2005年以来进行的所有资本投资及套现行为,并对其进行了系统梳理。我们依据相关上市公司的年报、招股书、股权分置限售股份解禁股东名单、各时期前十大股东、重要股东买卖记录以及深沪交易所的大宗交易记录等数据,比对所得,以尽可能追踪其每笔交易的成交时间段,确定合理的买入成本及售出价格。

  银华基金

  如果李兆会在2012年7月将剩余股份在二级市场公开减持,那么按7月份的均价10.18元/股来计算,他可再得1.021亿元。如果李兆会持股至今,按兴业证券2014年7月30日收盘价10.49元/股来计算,这部分股权价值1.094亿元。如果取这两者的平均值1.056亿元,为剩余1003.3万股股权的价值,那么,在入股兴业证券一役中,李兆会的成本为1.03亿元,而套现金额约为9.682(=2.586+6.04+1.056)亿元,收益约为8.652亿元。

  根据民生银行股东持股变动数据,也能推算出2007年第一、第二季度海鑫实业减持的股份数目,按减持时段的股价均价,海鑫实业此两季分别套现约3.575亿和10.046亿元。

  李兆会的主要财富,为李氏家族控股99.3%的海鑫钢铁(图1)。他的投资大戏,也以海鑫钢铁及海鑫钢铁控股90.93%的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鑫实业”)为主体展开。而正是实业平台与投资平台重合的这一安排,为李兆会日后的“败家”名声埋下了伏笔。

  海鑫实业2007年一季度买入万向德农(600371)110万股,二季度售出。这两个季度该股的均价分别为每股13.32元、14.53元,李兆会盈利约132万元。

  有当地海鑫集团的工人表示,李兆会成为董事长后,鲜见他到工厂巡视,倒是李海仓的五弟李天虎显示出企业管理的才干。在叔侄俩发生矛盾之后,李天虎被赶走,海鑫的局面更加每况愈下。

  李兆会究竟因何“败家”?许多媒体的说法是“炒股”,“从实业大量抽血玩股票”,“海鑫钢铁被他当成了提款机”。

  而仓促接班的李兆会多年来醉心投资,不喜实业,却没有果断将投资收益与实业运营分离开来。新财富复盘其在公开市场的操作发现,他通过民生银行、兴业证券、山西证券等金股劲赚40亿元,媒体上关于其“炒股败家”的逻辑并不成立,但其在实业运作上,确也有解释不清的疑点和玄机。

  如果以1.7元/股的价格来衡量的话,海鑫钢铁所持民生人寿股权的市场价值为13.41亿元。因为民生人寿尚未上市,许多相关细节缺漏,所以无法准确核实海鑫钢铁的入股成本。不过从中色股份的报告可以看到,“公司持有民生保险股份共计3.702亿股,为两次分批获得。第一批1.1亿股股权于2002年5月以1元/股的价格获得,加上发行筹备金,成本共计111,000,000元;第二批2.602亿股于2007年4月通过民生保险增资扩股以1.05/股的价格获得,加上筹备金,成本共计273,310,000元”。由此看,海鑫钢铁的入股成本也应在1.05元/股左右。

  这样算下来,李兆会在民生银行一只股票上,成本仅为6.1亿元,套现金额约为32.13(=6.839+3.575+10.046+11.673)亿元,浮盈在26亿元。

  不过李兆会并未停步。兴业证券2012年一季度报中,海鑫钢铁还以持有6731.3万股位列第四大流通股东,2012年二季度报中已不见其身影。与此同时,在2012年5月30日至2012年7月3日期间,山西证券运城河东街营业部再次密集卖出兴业证券股份,共计成交5729万股,套现金额合计6.04亿元。

  最终,我们发现,尽管李兆会无心实业有目共睹,在资本市场进进出出也都是事实,但是在资料所能复盘的公开资本市场上,他却是个大赢家!过去近十年间,李兆会不仅大举杀入民生银行(600016)、兴业证券(601377)、光大银行(601818)、山西证券(002500)等股票,入股民生人寿、银华基金等金融机构,还在二级市场小试牛刀,涉足新能泰山(000720)、万向德农(600371)、益民集团(600824)等股票的买卖。而仅民生银行(600016)、兴业证券(601377)两项股权投资,其获利就在30亿元以上。加总来看,其股权投资至今仍有超过40亿元浮盈。显然,这与舆论中“炒股败家”的李兆会大相径庭。

  据了解,李兆会在资本市场的运作主要以山西海鑫实业为平台。李兆会持有闻喜惠天实业有限公司90%的股权,闻喜惠天实业持有海鑫钢铁集团89.3%的股权,海鑫钢铁集团持有山西海鑫实业90.93%的股权。通过这个链条,李将家族资产掌握在手中。

  2007年9月,兴业证券进行增资扩股,23名股东参与认购,其中,海鑫钢铁成为本次增资过程中新增的5名股东之一,以1.5元/股、总计1.03亿元认购兴业证券6871万股,占股4.61%。2009年2月,兴业证券将未分配利润4.47亿元转增股本,海鑫钢铁所持的公司股份变更为8932.3万股,持股比例仍为4.61%。

  光大银行

  美锦能源(000723,股吧)集团有限公司因与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李兆会发生追偿权纠纷向上海一中院提起诉讼,称其作为某一银行授信协议四名连带保证责任人之一已代海博鑫惠公司向光大银行(601818,股吧)外高桥(600648,股吧)支行支付本息共计2.16亿余元,因借款人海博鑫惠公司未向美锦公司偿还上述代偿款,遂涉诉。

  从股价走势看,中国铝业在2007年四季度达到最高点,如海鑫在该季度(均价为44.25元/股)出清,将产生盈利约3916万元。自此之后,中国铝业股价一路下跌,目前约为3元/股,如果李兆会一直持有至今,最极端的账面亏损约为1.84亿元。

  李兆会进入山西证券,是在后者启动IPO时突击入股,且相比同时期另一桩股权转让成本低50%。其初始成本为2.15亿元,最终全部减持,套现约5.94亿元,浮盈3.79亿元。

  海鑫钢铁与民生担保、上海华晨、通联资本等机构之间关于民生人寿股权交易的价格是多少,并没有公开信息披露,但根据中色股份及新希望等股东对民生人寿经营状况的披露,民生人寿2010年才首度实现盈利,且多年来增资扩股成本也在1.05-1.11元/股左右,我们假定2008和2009年这两次交易价格及此前增资入股成本为1.1元/股、2011年增资时价格为1.2元/股,2012年增资时《中国保险报》一新闻披露定增价格为1.7元/股。其持有的民生人寿7.8882亿股公允价值为13.41亿元。

  这当真是事实吗?如果属实,那么,李兆会究竟在资本市场进行了哪些投资,其损益到底如何?他的炒股如何拖垮了海鑫钢铁?

  这一价格是否划算?山西证券招股书同时显示,同在2007年9月,国信集团与中信国安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国信集团以29700万元向中信国安转让其持有的山西证券有限责任公司4600万元股权,占当时山西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股权比例3.53%,中信国安的入股成本在6.46元/股,较海鑫实业的入股价高出了50%。显然,海鑫实业捡了便宜。

  因为并没有吻合的大宗交易记录,我们只能对海鑫实业此次投资的成本及收益作一个大概估测。2007年一季度,新能泰山均价为4.42元/股,二季度均价为7.96元/股,以这两者分别来代表两次建仓的入股成本,而三季度均价为7.71元/股,以此估算为卖出价,那么,其总收益约为900万元[=1045×7.71-4.42×328.5-7.96×716.5]。

  然而,回顾海鑫钢铁这十几年来的发展轨迹,作为掌舵者的李兆会,决非媒体简单的一句“败家子”所能道尽。

  2.15亿元的初始成本最终换来5.94亿元的总收益,李兆会在山西证券身上同样收获颇丰。

  2010年8月18日光大银行IPO,上市前海鑫钢铁共持有其1.6507亿股。2011年6月15日,光大银行派息0.0851元/股,海鑫钢铁收到税后分红1404万元。

  2007年一季报显示,海鑫实业为新能泰山(000720)新进的第一大流通股东,持有328.4562万股;2007中报为持有1045万股,但由于山东鲁能物资集团和鲁能泰山电缆电器的进入,海鑫实业退居第三大流通股股东。随即其又从2007年三季报名单上消失,而彼时的第十名流通股东持股为105万股,可以认为海鑫实业已将这1045万股清空。

  海鑫钢铁的破产,使李兆会落下一个玩资本败家的名声。但新财富复盘他在公开市场的操作发现,其过去十年间的股权投资竟有超过40亿元浮盈,仅民生银行、兴业证券两项股权投资,获利就在30亿元以上。这与舆论中“炒股败家”的李兆会大相径庭。

  民生人寿是保监会直管的7家全国性保险公司之一,2002年由全国工商联牵头组建成立。当年4月18日的民生人寿创立大会上,李兆会之父李海仓和卢志强、刘永行、鲁伟鼎等人被选作第一届董事会成员。

  2010年9月27日,兴业证券上市,每股发行价10元,海鑫钢铁以8932.3万股为其第四大股东,2011年10月13日,其所持兴业证券股份解禁。此后,李兆会开始了快速抛售。

  2000年9月,光大银行进行增资扩股,共募集新股315790万股,募集资金总额61.58亿元,其中,海鑫钢铁以1.463亿元成本认购了7500万股,每股成本1.95元(此时海鑫钢铁由李兆会之父李海仓执掌)。

      李兆会此次被上海法院限制出境,主要涉及与美锦能源集团追偿权纠纷一案,涉案金额总计2.16亿元,该案源于海鑫钢铁破产前的债务担保。

  4、远离主业,在这钢铁行业由“香饽饽”走向“白菜”的十年里,李兆会远离钢铁主业,频频活跃于资本市场。“抛弃钢铁玩投资”让他饱受争议;

  “不说资本投资的巨额资金,就连结婚的时候都大肆铺张,举办极为奢华的婚礼。而对自己的老本行却很难看到大手笔的投资。”在海鑫钢铁员工看来,这位把90%精力都投在外面的董事长,这些年并不把钢铁当做主业。

  海鑫实业仅仅在益民集团(600824)2007年三季度报中出现过,在其2007年年报的十大流通股东中已无身影,而当时其第十名流通股东手上的股份仅为11.9万股,可以认为,海鑫实业已将2007年三季度报时持有的297万股出清。以2007年三季度均价(11.88元/股)为其成本价,四季度均价10.21元/股为其出售价,其在该股上的亏损约为495.99万元。由于益民集团当时走势不好,这种快进快出可以理解为及时止损。

  本刊曾在十年前做过报道《海鑫卅日:一个企业的继承》,真实而完整地展现了李兆会在李海仓遇害后的故事。如今,我们重新追问海鑫,试图还原十年间一个企业继承人的成长史。从22岁仓促,到站稳脚跟、重掌大权,入股民生银行进军资本市场,海鑫钢铁和其“富二代”掌门人李兆会的故事跌宕起伏。

  李兆会的另一失误在于,一直动用海鑫实业、海鑫钢铁两大主体在资本市场进进出出,而未能够成立一家专门的投资公司,将实业经营和资本运作平台区分开来,将家族企业的经营与家族财富的管理区分开来,终致是非难辨。

  2004年,海鑫实业豪掷6亿元,受让当时的民生银行第十大股东—中色股份手中持有的全部民生银行股权。这些股权于2004年12月15日、2005年9月17日、2006年12月29日分三批进行交割(表1)。

  2007年5月,海鑫钢铁又从山西柳林兴无煤矿有限公司手中以2.353亿元收购光大银行8257.4万股股份。

  李兆会的溃败,当败在无心实业。作为仓促接班的富二代,李兆会不喜实业,但在继承的责任下,不得不将实业挑在肩上,却又疏于打理,任由其无序发展,最终走向破产。对于家族事业,到底是这样的坚守,还是及时的退出,才算最优选择?

  李兆会股权投资成绩单

  凭借这番亮丽的业绩,李兆会让公司内外的质疑者哑口无言,甚至把自己和家人吓了一大跳。上任仅一年的他就稳住了局面,赢得各方夸赞,而之后他便开始模仿一个"少主"的样子打造自己的王朝了。

  不管愿不愿意,李兆会的名声是坏了。伴随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海鑫钢铁”)2014年3月全面停产,6月向地方政府递交破产重整预案,“败家子”的标签已经牢牢贴在他的身上。

  根据公开资料,海鑫钢铁位于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成立于1987年,是一家以钢铁为主业,集资源、金融、地产、儿童教育等行(产)业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具备560万吨铁、600万吨钢、260万吨建材、260万吨板坯、220万吨热轧板卷的产能,为山西省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

  2、万向德农,盈利约132万元

  不过,李兆会并非投资高手,其最赚钱的投资是民生银行、兴业证券、山西证券3只金股,收益则来自一二级市场套利。相比之下,他在二级市场的其他投资收获相对平淡。

  山西证券

  就在海鑫实业获得山西证券股权后两个月,2007年11月,山西省财政厅批复同意山西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整体变更设立为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制改造后,海鑫实业持有山西证券7669.888万股,持股比例仍为3.84%。这样,在山西证券着手上市进程的股份制改造前夕,海鑫实业以相对低价获得其股权,并成为12家股东中唯一的民营资本。

  这一切发生在2004年底至2007年底的3年间,此时,年轻的李兆会春风得意。

  至于海鑫钢铁剩余的8307万股光大银行股权(可以理解为李海仓时期购入的股份)已无法合理推测其处置方式,未知是否通过其他券商的营业部卖出,或者是二级市场减持,或是至今持有。2011年11月至今,光大银行股价处于2.33-3.51元/股之间,因此,尽管这部分股权的收益率难以判定,但无论是套现,还是持有的账面公允价值,可以断定始终是略高于初始的入股成本(1.95元/股)。

  兴业证券

  此笔股权交易基本保本。2009年1月,海鑫实业以12.01亿元成本获得银华基金21%股权;后3年获得分红1.303亿元,2012年3月以11.8亿元出让银华基金20%股权,留下了1%股权。

  2012年4月20日,李兆会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出售500.88万股,套现4052万元。2012年10月30日至2012年11月2日这4个交易日中,李兆会将手头山西证券的股票全部清空,此部分股权套现约3.381亿元(表3)。

  海鑫实业同样出现在中国铝业(601600)2007年三季报中,按进场时点看,其应该是站在价格高岗上了。中国铝业2007年三季度均价为37.01元/股,李兆会购入了541万股。2007年报中海鑫实业已消失,但因第十名流通股东所持的股份高于海鑫持股,所以无法清晰判断其对此部分股权的处置。

          但正如婚姻破裂后赔偿3亿元的苦果一样,这位曾经的首富现在却面临逾期贷款的难题,甚至遭遇银行上门讨债。而业内外普遍认为,长期的家族内地以及李兆会的“离位”,正是造成现在海鑫集团困境的原因。

  A股市场已有40余位富二代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他们还在逐步获得控制权。而新财富研究发现,其接班进程越深入,家族企业的超额收益越低。与此同时,脱离既定传承轨道的案例并不在少数,在传统企业转型升级的背景下,富二代接班进一步放大了企业经营上的风险。

  然而,伴随李兆会一同长大的海鑫集团却并未变得根基牢固,在多重因素的作用下,连同“海鑫系”的其他企业一同走向了破产。

  民生人寿

  自此,海鑫钢铁从兴业证券的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而兴业证券大宗交易记录中的卖方席位中也再无山西证券相关营业部的身影。

  当传承如陷阱,剖析失败的案例堪称最好的警示。

  2010年11月山西证券成功上市,一年后,海鑫实业所持山西证券股份解禁。因为李兆会身为山西证券董事,其对于山西证券的股权交易出现在深交所的重要股东买卖记录中(表3)。记录显示,2011年11月15日,李兆会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2500万股,成交均价为8.62元/股,套现的2.155亿元恰恰等于李兆会2007年入股山西证券时所花费的2.15亿元初始成本(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11月14、15日,李兆会还通过山西证券营业部卖出了2200万股兴业证券)。

  自此,海鑫实业从民生银行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留给投资者的最后背影是民生银行2007年中报里,其持有8330万股股权。由于此后民生十大股东的持股数一直高于此数,所以我们无法断定,海鑫实业是进行了减持,还是一直持有。如果其2007年当年完全减持,那么海鑫实业可一次性获得12.26亿元;若持有至今,经过历年配送等,海鑫实业当持有民生银行15593.76(=8330×1.3×1.2.×1.2)万股,历年分红税后约为8413.3万元(表2),以6.57元/股的现价(2014年8月1日收盘价)计算,这部分剩余股权的价值约为10.245亿元,股权现值及历年分红相加为11.086亿元。我们不妨取12.26亿元与11.086亿元二者的均值11.673亿元,将其理解为剩余8330万股的价值。

  此前,受行业产能过剩、市场不景气、金融部门抽贷以及内部管理等因素影响,海鑫钢铁自2013年底开始资金吃紧,并于今年3月18日全面停产。今年下半年,海鑫钢铁的4家债权人分别向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对海鑫钢铁等5家公司的重整申请。

  上述大手笔投资之外,李兆会在二级市场上也进行过小散类型的投资,不过由于其多在2007-2008年间的高点入市,收益情况不是很乐观。在Wind中利用条件选股,以“海鑫”为关键词按季度筛查十大流通股东名单,除上述重大股权投资外,其还出现在以下投资中。

  2006年10月26日,海鑫实业持有的20160万股民生银行解禁。当年12月29日,中色股份又将第三批6809.922万股民生银行股份过户给海鑫实业。而民生银行2006年报则显示,截至当年底,海鑫实业仅持有其1.8亿股,这说明2006年10月26日至年末的两个月间,李兆会已大举减持了8969.7万股民生银行股份,按月末收盘价均价7.625元/股来算,这一期间其入账6.839亿元。

  2011年8月18日,光大银行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解禁,10月20、21日两天,山西证券离石滨河北西路营业部卖出8200万股光大银行,套现2.265亿元。如果视此为李兆会套现之举,则加上早前的分红,其收益为2.4亿元,约等于海鑫钢铁2007年5月购入的股份成本。而卖出的8200万股也和李兆会时期购入的股权数目大致相当,可以理解为李兆会对自己的投资部分进行了回收。这次只是保本而已。

  2012年3月,银华基金公告,西南证券以11.8亿元受让海鑫实业所持该公司20%的股权,以49%的股权坐上第一大股东之位。海鑫实业仅仅留下银华基金1%的股权。

  海鑫钢铁的破产重整,海翔药业的易主,已成为其中的典型。遵循标准接班步骤培养的海翔药业少东家罗煜,在行业平稳发展时尚能Hold住,一遇风浪就加速撤离,且不论其是否涉赌,财富观与经营能力或是这个结局的决定性因素。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