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曼陀罗

佛教曼陀罗图案的意义 漫谈佛教植物

2018年01月04日 来源:佛教曼陀罗图案的意义 大字体小字体

  四、曼陀罗对身心灵工作的意义

  原标题:佛教四大吉花之一---曼陀罗

  在佛教里,曼陀罗是天地万物几何图形的描绘,并被赋予了宗教宇宙观的意义,表示出包含了和“芥子须弥”一致的微小世界和宏大教义的空间概念,既是一种物质现象,又是一种精神原型。它呈现出“一切皆曼”的要义,小到人体细胞都可以看成是一个曼陀罗。

  按照瑜伽行派的观点和业因果的概念,只要无意识被视作具有自己的意图和发展倾向的,本基(Kunzhi)就不符合荣格无意识的概念,事实恰恰相反;“在佛教教义中相当明确的是,在我们的世界中不存在无可避免的操控性进程。轮回是一种有条件的存在,它在结构上是循环往复的……”(雷诺兹,p.95)。而莫阿卡宁希望用另一种方式来阐述:“对佛教徒来说,有一种压力将人们推向佛性,那是人类最核心的本性,而对荣格来说,这是对合一状态的渴望”(p.280)。莫卡阿宁借用了荣格引用的伊文思•温茨的观点,并将本基(Kunzhi)归为神智学。她几乎唯一使用戈文达作为佛教文献的出处,这一点也很有揭示性。无论雷诺兹还是戴维•洛佩兹都对戈文达无好话可说,洛佩兹指出:

            

     人本是凡人,一样有七情六欲,一样的生老病死,但有人看破了红尘,思想一旦成为高峰,站在上面俯视芸芸众生,便有了超脱的意味。站在人类思想高峰的人,普渡众生,便成了佛。一种思想传播得久了,人们便信仰它,这种思想就成了宗教。   花本是普通的花,树本是普通的树,但和佛教诞生发生了联系,仿佛具有了佛性。或者说,佛教的思想要有所依托,寄托在这些植物身上,便有了宗教文化色彩。   本人学疏才浅,不是植物学家,只是个人的兴趣,写出这些文字,一是打发闲暇时光,二是将读过的书、收集的资料整理。文章纯属写着玩的,难免贻笑大方。贴在网上,就不仅仅属于自己,还请方家多多指教。

     3、杨柳青青除苦痛“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菲菲。”自《诗经》始,杨柳成为中国古典文学歌咏的对象。《小雅·采薇》篇里的句子,不仅富有节奏音律之美,而且开了杨柳怀人的先河,在后世的诗词之中,青青杨柳枝成为牵绊游子、离愁别绪的象征性植物。根据统计,出现在中国文学作品中的植物,以“柳”的次数最多。以《唐诗三百首》为例,柳出现的诗篇共有23篇,仅次于松树。杨柳据说是隋炀帝游汴渠两堤时,御笔亲赐堤岸上的垂柳姓杨,之后,杨柳一词便流传下来,并非杨树和柳树的并称。古代诗歌中的杨柳、杨、柳,指的都是垂柳,多生长在河边及园林。垂柳枝条千万条,软柔下垂,随风飞扬,婀娜多姿,为文人墨客喜爱,多见于具有雅趣意境的诗画中。每当古人送别离人时,杨柳便出现在渡口、驿站、城外,杨柳多情,似要挽留行人。每当古人怀人思亲时,杨柳出现在亭台楼榭,杨柳依依,似乎解人意。每年春天,杨柳发新芽,二月春风似剪刀,裁出满院春色。等柳枝长出狭长的叶子,风吹柳花满园香,然后,桃李阴阴柳絮飞,白色的柳絮像雪一样漫天飞舞,落在白蘋漂浮的池塘,落在春水流淌的河流,落在离人的心头,平添离愁。杨柳只具有离愁与怀人的意象吗?翻阅唐诗中发现,杨柳还是诗人兴发的历史哀伤,咏史吊古的诗歌中也经常出现杨柳。唐代著名诗人韦庄曾在金陵的台城凭吊:“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杜甫的《哀江头》:江头宫殿锁千门,细柳新蒲为谁绿?李商隐的《隋宫》: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朝代更跌,物是人非,前朝的宫殿成为一片废墟,而杨柳依旧一岁一枯荣。如出看来,杨柳在诗人眼里,不会减轻他们的苦痛,身世之飘零,对杨柳发之,只是徒增伤悲。然而,在老百姓眼中,杨柳是妙方良药。记得小时候,母亲牙痛不止,将杨树皮捣烂敷于伤痛处,用于袪痛消热。民间有多种药方,将柳树枝芽煮熬,作镇痛剂,后来,看过一篇文章说,杨树皮中含有阿斯匹林的成分,所以能够止痛。事实上,垂柳启发人类开发出了阿司匹林(化学名为乙酰水杨酸,垂杨柳中具有解热镇痛作用的有效成分是柳酸)。杨柳不仅赋予诗人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还解除人间的苦痛,安慰落寞的心灵,从物质到精神,柳树对人益处多多。那么,柳树与佛教有什么干系呢?少时,读《西游记》,脑海里出现观音菩萨的形象,左手托盛着甘露神水的宝瓶儿(净瓶),右手持杨柳枝,蘸着甘露,向人间挥洒,解救人世的疾苦。为何是杨柳枝?我想,这是基于千年来民间流传的杨柳枝芽能止痛的妙方吧。查阅史料得知,观音菩萨原是一位男性形象。唐朝,佛教几度旺盛,这与皇帝兴佛的爱好有关,也就是在唐朝,观音由男性形象转变为女性形象。大概是因为女性宁静,坚韧,忠贞的品质更贴近佛教慈悲的情怀。于是,观音菩萨成为带有母性光辉的女性,慈眉善目,端坐莲花之上,手执杨柳枝消除苦疾,观音菩萨成为女性可能更有亲和力。女观音成了佛教的代言人和形象大使,传播佛教精神。而观音手中的杨柳枝,青葱欲滴,柔顺飘逸,也符合女性特征。民间善男信女进寺庙拜观音娘娘,乞求神赐给凡人漂亮聪明的小宝宝,成为寺庙的重要活动。佛教是一种精神信仰,它对现实人生的关怀,即使在看来也是极富人情味的,成为古代百姓精神支持和心灵安慰,而佛教的香火源远流长,一直至今。2003年10月,我和妻子在大理旅游。那天,载满游客的游船航在苍山洱海之间,中途停靠在一处佛教胜地。下船沿着台阶向上走,忽然仰头发现高大的古樟树环绕的岛上广场中,耸立着一尊高大无比的观音菩萨塑像,导游告诉我这是国内最高的观世音,向它许愿,很灵验。妻子,听后,烧香许愿。今年7月(阴历6月6日)我喜得千金,聪明,健康又漂亮,等孩子顺利生产后,妻子告诉我去年在洱海湖中岛上许的愿实现了。我想,她们母女平安,这功劳里也有观世音的一份,也希望观世音的杨柳枝对我的女儿多一点偏心与垂青,让她在世间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1、菩提本非树菩提到底是怎样一种树?我想,大多数人和我一样,对这种佛教圣树感到神秘。释伽牟尼在菩提树下成佛,使菩提树带有神性的光辉,但菩提声名远播,大概得益于六祖惠能的偈子。当日南宗六祖惠能,初寻师至韶州,闻五祖弘忍在黄梅,他便充役火头僧。五祖欲耱法嗣,令徒弟诸僧各出一偈。上座神秀说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彼时惠能在厨房碓米,听了这偈,说道:“美则美矣,了则未了。”因自念一偈曰:“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五祖便交衣钵传他。后入韶州(今广东韶关市)曹溪山宝林寺任主持,开创禅学南宗,倡顿悟法,弟子日众,形成禅宗的正系,被奉为禅宗六祖。该寺也成为禅宗的著名祖庭。由于慧能曾被比丘尼相救过,所以该寺又是极少见的僧尼共居的宝刹。唐开元元年(713年)慧能以76岁高龄圆寂。这个禅宗故事,我看到过多次,对于一个北方人,始终无法想象,菩提树长的是什么样子。2003年10月,我和妻子去云南蜜月旅行,在昆明世博园,走进大温室,各种各样的珍奇植物令我目不暇接,在热带植物展馆,看到了菩提树,在它的旁边是株娑罗双树,自此,对菩提树才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当时,我把菩提树上挂牌的文字还抄录下来。突然意识到佛主释迦牟尼的一生的几个关键时刻都与植物连在一起;他降生于他的外婆家花园里的一株无忧花(Saracasp.)树下,成佛于一株菩提树(Ficusreligiosa)下和圆寂于两株娑罗双(Shoreasp.)树下。这样,佛教便和植物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经过查阅资料,对菩提树有了感性和理性的认识。遥想古印度的悉达多太子,放弃了荣华富贵出家潜心修行六年,变得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瘦骨嶙峋,但仍未得道。他放弃了苦行,决意用明智的方法寻求真理。于是,他取食了村姑奉献的乳糜,跳进清澈的尼连禅河中沐浴了疲惫的肢体。上岸后,身心清爽。他独自来到一棵荜钵罗树下打坐。暮色降临了,月色溶溶,树荫婆娑,万籁无声,悉达多太子端坐不动,凝神静思。就在这五月的月圆之夜,他在树下豁然开悟而成佛,从此,人们把荜钵罗树称为菩提树,佛教徒以“佛”尊称其教主释迦牟尼,“佛”,就是“觉者”之意,他具有超人的智慧和能力,具有一颗难得的菩提心。菩提,这是梵文的音译,意思是觉悟或大智慧,曰:“豁然觉悟”,“如日开朗的彻悟境界”。菩提树,原产印度,印度人叫荜钵罗树,我国一般叫菩提树或菩提榕,属于桑科常绿乔木,性喜温暖湿润,树木高大雄伟,可达十至二十米高,叶近似卵形,革质,茎干黄白,花隐于花托中,不为人所见,故称无花果。书载:早在南朝梁时,有位名叫智药的僧人,自天竺称植到中国,现多见于广东、海南。菩提被佛徒视为神圣之木,广植于佛教寺院中,可是,菩提树只适于长在热带和亚热带;在我国,主要分布于华南和东南沿海,温带和高寒带地区不易栽活。这怎么办呢?于是佛门弟子只好取其名,选某种能适应当地气候环境的名木代之。我国南方一些寺院,常选用无患子树代菩提榕,其木广东人称木榄子,四川人称油串子,果核黑色且十分坚硬,可作念珠——正是这一点相通处,真正的菩提树树子可作念珠。因此南方一些地方无患子树成了菩提树。又如我国北方一些寺院,僧人多选用我国特有珍稀名贵树种银杏树替代菩提榕,因为银杏树像菩提榕一样高大美观,寿命很长,有“活化石”之美誉。大西北的甘肃、青海和内蒙古等省区,因气候寒冷,即使无患子树和银杏树也不宜栽植,佛徒们就选取当地一种观赏花木来替代,它就是丁香。其实,以丁香为菩提树,并不限于青海的塔尔寺一处,北京法源寺及卧佛寺寺院中,也栽有华北紫丁香、白丁香等,北方很多寺院拥有百年树龄的丁香古木,这其中无疑都含有宗教象征意义。菩提伴随着古刹,千年时光流转,于它仿佛只有一瞬,而我只不过是个过客。丁香、银杏替代了菩提,如果真的有来世,谁将替代你轮回?菩提已经被神话,进入到永恒的典籍之中,为信仰佛教的信徒撑起平安的绿荫,庇护着芸芸众生。菩提是智慧之树,每一片叶子都带着灵性之光,每个凡俗的人、每一颗卑微的灵魂,都有佛性和神性。菩提静穆无言,它挺拔在历史的河流一侧,等着你我悄悄走近它,坐下,觉悟……

  极乐西天何所有?花开佛座曼陀罗。

     2、净土世界一莲花莲花入诗亦入画,具有深厚的人文内涵。周敦颐在《爱莲说》中歌咏莲花的高洁:“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么美丽的花儿,难道只是文人独美吗?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是南宋诗人杨万里的这首咏叹荷花的诗,通俗易懂,可谓经典绝唱。仔细揣摩诗的题目《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才意识到这是送别诗,寺庙与荷花联系起来,有了更深一层的寓意。每个字缝里隐隐看到荷花与佛寺不同寻常的关系。到寺庙参观,会看到一尊尊佛像庄严地端坐在莲花宝座之上。佛教与莲花有着怎样的渊源?今年阴历6月6日,我喜得千金,起名刘润菡,希望父母的爱像流动的源头活水,滋润着这棵6月出生的小荷。为女儿起名时,翻阅了诸多资料,原来莲花和佛教有着如此水乳交融的关系。印度盛产莲花,佛经记载,古时共有七种(2种荷花,5种睡莲),有“七宝莲花”之谓。莲,花叶俱美,在炎热多雨的印度各地生长茂盛,成为古印度人的自然崇拜物。释迦牟尼创立佛教时,依据印度当时的文化习俗,很自然地把莲花放在很高的地位。佛教中的极乐世界,消除了困难,那里自然生长着美丽纯洁的莲花。一朵莲花,已经成为一个庄严世界。在信奉佛教的土地上,莲花图像四处可见,是很自然的了。于是在佛教艺术中,莲花是能够消除人间疾苦的圣洁之花。在寺庙和古塔等佛教建筑中,雕刻着莲花,把佛国称为莲界,把佛寺称为莲宇。一般佛堂里被供奉的持莲观音,双眉下垂凝视手中莲花,内心世界圆觉无碍,持莲是否意味着远离欲望?观音多种化身里,还有卧于莲花丛中的莲卧观音,可以助人脱离世俗苦海。莲花是佛教的重要符号和吉祥物。根据《佛陀本生传》记载,释迦佛生于二千多年前印度北边,出生时向十方各行七步,步步生莲花,并有天女为之散花。大乘佛教天台宗的根本经典名为《妙法莲华经》,莲华,即妙法。花代表接引众生的法门。印度文化中,莲花是生的再生,但信仰上的意义之外,莲花集合了真善美所有的象徵。美学教授蒋勋对佛教源起的印度,有这样的看法:作为一个热带地区国家,其文明正如繁密而多姿的植物,在潮湿而炎热的空气中,展现热带植物特有的慵懒与妩媚。佛教传入中国之前,文物上已出现荷花图案。如出土的周朝莲花造型壶、青铜器上有莲瓣花纹。受佛教影响,魏晋与唐朝器物、雕饰、佛像更几乎都佐以莲花纹饰,因而开出壮丽的莲花纹时代。宋朝之后,民间的生活情趣和生命力更让莲花的宗教意味转向民俗意味。工艺品里肥胖婴儿手持莲叶或莲花手舞足蹈,是在祝福人连生贵子。莲叶下护藏着大鲤鱼,要人连年有余。民间流布的莲花图案,也难以断定与信仰毫无瓜葛,但人间烟火味十足。是否意味着莲花的双重美感,人性与神性,世俗与庄严,烟火红尘与极乐世界。莲花本来生于水土两元世界,出污泥而暗地妖娆。莲花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又关联人们的精神境界,可谓大俗大雅之物。俗可作美食、器具,雅可入艺术境界和宗教文化。

  最近,曼陀罗花纹身深受东方印客上海纹身店、苏州纹身店和杭州纹身店的客人的喜爱与追捧。最为常见的曼陀罗花纹身,是这种带着色彩的图腾样式:纷繁的花瓣层层叠叠,带着不同的细腻的纹理,组合成一个细致美丽的圆形图案。更为极致的曼陀罗花纹身,就如下图,纤细繁杂的割线考验着纹身师的功底和技术,不同形状和样式的花瓣组合甚是美丽!

     4、逢庙必栽银杏树银杏为上古孑遗树,被植物学界称为“活化石”。银杏属则起源于1.9亿年前的侏罗纪早期。现存的银杏其历史可追溯到7000万年以前的古新世(第三纪早期)。第四纪冰川之后,在中欧及北美等地的银杏全部灭绝,现在世界上银杏树科植物仅存一属,一种,生长在中国,是很中国的古老树种。郭沫若赞誉银杏为“东方的圣者”、“中国人文有生命的纪念塔”。越古老的树木越像神,想一想银杏的年龄,令人敬畏,只有它能说见证沧海桑田。如果真的有来生,我愿意做一株银杏树,当然,还有一个条件,请给我一个爱人,一株雌性的银杏,让她结出白果。事实上,银杏雌雄异株,相伴相对而生,方能结果。《本草纲目》有介绍。银杏高大长寿,因生长缓慢,木质则细腻,而且银杏树的汁液具有一定的杀虫作用。佛家用银杏木雕刻佛像,木坚硬细腻,指甲虽薄,亦雕刻如真,不损不破不裂,各地千手佛皆以银杏木雕成,故有佛指甲之称。古代的方士常取其木刻制作法的符印,传说具有召神袪鬼的作用。故而道教、佛教的宫、观、寺、院中多植此树以示吉祥。《京口记》载:“胜国寺禅堂前银杏一株,可泉上人房之侧,本,人五抱。”《泰山记》载:“五庙前银杏大者围三仞。”僧侣们称银杏树为圣树,称其果为“圣果”。因此,“圣果”、“圣果树”是唐及唐之前宗教界对银杏树的尊称。唐代佛教盛举,寺庙建筑叠起。至今保存完好古老银杏大树多半见于寺庙,是僧侣们精心保护的结果。我觉得古代的僧侣就是植物学家、园艺专家,让我们有幸看到一千多年前的古木。我所在的青岛地区流传一首诗“逢庙必栽银杏树,劳(崂)山风气古来殊,至今到处依然在,幸免斧斤得散俱。”青岛市区及崂山,银杏颇多,与这风气有关。仍记得6前的一个秋日,天高云淡,枫红荻白,我和二三朋友去崂山寻胜觅幽。那时我还在一所师范学校任教职,工作没有如今繁忙。躲开崂山的热闹去处,去的是游人罕见的华楼山。入得山中,满身清爽,秋风瑟瑟,草木发出飒飒的声响。峰回路转,在山顶一平整处,看到两棵高大的银杏树,巍峨屹立在静谧的山林中,不知渡过了多少岁月。银杏树附近,有断砖残瓦,看得出是昔日庙宇的痕迹,不知那朝香火旺盛的寺庙,如今变成一片废墟。也不知这高大壮观的银杏见过多少人,如今,等来了我。更不知今后还有谁会来此静观,与银杏树邂逅,默想。仰头张望满树金灿灿的银杏树叶,仿佛有幽暗的香气萦绕,将人的心思过滤了,人心沉静下去,全身的感官异常敏锐。在静默的无言中,我和朋友、和这银杏树,有一种灵魂的默契和沟通,进入佛家的禅意中。银杏树的旁边,有一所茅屋,柴门半闭,门前一地金黄的树叶。小小的木制窗台上,窗子下方的一方光滑的石板上,凉晒着白果……我猜想这茅屋的主人是一位山中隐者,和这银杏树一样有着风雨沧桑。此刻,隐匿在山中某一角落,或在拣拾柴禾,或采摘野果。也可能是一位须发飘逸的僧人,下山化缘,谁知道呢……许多年后。我仍然怀念那银杏的气息和境界。断瓦,银杏,茅屋,山中岁月,浮生的片刻欢娱……我相信银杏蕴涵的佛性,它内化了佛教的精神。银杏本身就是一本“佛经”。银杏也是一本“诗经”。银杏小小的树叶,典雅而美丽,有着长长的叶柄和犹如打开的小折扇似的叶片,如果将叶柄与叶片平面成直角折一下,就好象一只步履蹒跚的鸭脚,因此古人给银杏起了了个形象的名字,“鸭脚树”或“鸭掌树”。银杏叶不易被虫蛀和染病,拾几枚金黄色的银杏叶夹在书本中,就是一枚枚精美的书签。古人以美丽的银杏叶作为传递友情的信物,北宋词人梅尧臣《酬永叔谢予银杏》诗“去年我何有,鸭脚远赠人。人将比鹅毛,贵多不贵珍。虽少未为贵。亦以知我贫。……何用报珠玉,千里来殷勤。”欧阳修收到梅尧臣寄赠的鸭脚(银杏叶),感而赋诗:“鹅毛赠千里,所重以其人,鸭脚虽百个,得这诚可珍。”就是俗语“千里送鹅毛,礼轻情谊重”的来历,我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像僧人参禅的顿悟,原来,这里所讲的鹅毛,就是银杏树叶!君子之交淡若水,指的就是这种境界吧。宋代诗人苏东坡在河南净居寺读书时,十分喜爱唐僧道岸、定易二人合栽的银杏树,在其盛果时赋诗一首,抒发感情:鸭脚生江南,名实本相符。绛囊因入贡,银杏贵中州。陆游有“鸭脚叶黄乌桕丹,草烟小店风雨寒”描写景色的诗句;兆补之有“五百年间城郭改,空留鸭脚伴琼花”之喟叹。苏东坡的诗透出一个重要信息,宋朝时,地方以鸭脚子作为礼品向朝廷进贡。有传说,皇帝问及此果之名,进贡的地方官员知道鸭脚子名称不雅,恐皇帝不悦,急中生智,回答此果为“银杏”,龙颜大喜,连连称赞,并厚赐了送贡品的地方官员。自此以后,“银杏”之名先在朝官中,继而在文士中,最后在百姓中流传。明代《本草》中曾有简述“叶似鸭脚,因认为名,宋补始入贡,改呼银杏,因其形似杏而核色白也,今名白果。”除此之外,银杏又称公孙树。银杏雌株树龄在20年以上才结果实,因此在民间留下了“爷爷栽树子孙吃果”的俗语,民以此联系隔代人之间的感情,故名。银杏树种多有根部分蘖的特性,常在主干基部周围萌生出许多小树条形成子株,象一群子孙围绕老公公一样,故名,此为因形得名。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