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404房间剧情 404自杀室传言在五年前,有一个女生因为憎恨男友的背叛而

2018年01月03日 来源:404房间剧情 大字体小字体

  学校图书馆的第四借阅室里,已经没有别人了,就剩下了我自己,此时,

  像一堆稻草一样,所以,朋友们都干脆叫我稻草了,来到这里之后,大家还

  是一把木梳。

  门开了,是管理员李老师。

  纸条在,书却没了,真奇怪。

  上到下地摆动着。

  是君。

  这个寝室里只要住了4个人,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可我不信这个邪,不住这

  一本封面上积满灰尘的书,封面已经没有了,我刚才开要看看,从里面掉下

  “学姐,有什么问题吗?”我疑惑不解。“没……没有。”李娜定了定神,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难道你没有听过传言吗?”“什么传言?”“就是关于404的……”突然,一个严厉的声音打断了李娜的话:“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在干什么?”我和李娜吓了一跳,回头,只见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正插腰看着我们。看样子,应该是宿舍管理员了。在我以前读书的那所学校,里面的宿舍阿姨也是这般年纪,这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大概,所有大学里的宿舍阿姨都是这副德性吧。果然,李娜叫了一声“王阿姨好”,然后同情地看了我一眼就走了。王阿姨看了看李娜远去的背影,转向我:“同学,你是新来的吧?到我这里登记领钥匙,别慢吞吞的!”我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对李娜刚才没说完的话很感兴趣,但现在只好跟着这个凶巴巴的阿姨走了。办完了一切手续,这个严肃的大妈冷冰冰地告诫我:“晚上10点钟以前必须回到楼里,我们要锁门的。”我傻傻地点头,初来乍到,什么都要先听着。大概她见我还老实,就转过头干别的事去了。我暗暗松了口气,提起大包小包朝楼道里走去。404室啊……我心里叨念着。我发觉即使是白天这楼里也是十分昏暗,也许是太老旧的缘故,楼梯口的灯都很残破,光线忽明忽暗的,仿佛总有个影子在你头顶上晃动,让人感到不舒服。想到以后三年我就要在这里生活了,心中不免感到几许悲哀。现在唯一指望的就是我的室友可以尽如人意。好不容易爬到顶层,一条狭窄的走廊黑漆漆地铺展在我面前。这个楼层很安静,安静得不像一个寝室楼。我小心翼翼地挨着门牌找去,401、402、403……404室!是这里了!这个房间在走廊的中间,和其他寝室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处。灰色的门虚掩着,我定了定神推开门。房间并不大,四四方方的就像任何大学里的寝室一样。一边是四张连着柜子的桌子,另一边是上下铺的床。不知是因为窗子朝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房间里是光线很差,似乎还有点冷,四月天里我竟然打了一个冷颤!还好,最靠门的那张桌子前坐着一个女生,此时,她已经转过头直愣愣地打量着我。“对不起,我是新来的转校生。我叫安琪拉。”我冲她笑了笑,并被她的漂亮所吸引。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丽了女孩子。不过,这个绝世美女倒没有什么反应,只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桌子,冷冰冰地说:“你的位子在这里。”我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到那桌子前开始整理行李。那冷漠的女生拿出镜子梳起头发来,我从镜子里看到她秀美的脸庞。我读的是影视表演专业,我想,像她这样有资本的女生肯定是班里的佼佼者,前途无量。“阿芳,你在吗?”随着一声叫喊,门外又闯进一个女生来。天啊,我感叹命运的不公,这个女生的相貌简直就是天生的明星,完美得无话可说了。同时和两个美女在一个寝室,我开始有点不自在了。后进来的女生看到我,热情地拉住我的手说:“你就是安琪拉吧?我叫高玟玟,你叫我玟玟就可以了。一直想着你能快点来,寝室里只有三个人闷也闷死了!”然后,玟玟热心地帮我理东西,还告诉我一些学校里要注意的事项,她的开朗活泼使我们很快成为了朋友。可是,先前那个女生始终没有加入我们,也没有说一句话。同是美女,性格却天差地别。我小声问玟玟:“她是叫阿芳吗?”“阿芳?”玟玟咯咯地笑了,“阿芳是我们另外一个室友,她的名字叫苏可沁,自以为是的很!”玟玟说得很大声,我还来不及阻止她,就听见苏可沁接口道:“自以为是总比某些人乱搞关系好。”说完,她就离开了寝室。“你!”玟玟气不过,想追出去,我一把拉住她:“算了。”“她就这个德性!她以为她是谁啊?”我苦笑,这两个女生看来相处得并不好,可见我以后的生活一定不得安宁了。后来,我在食堂才认识阿芳。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不过和美女级的玟玟,苏可沁比起来就很普通了。她不像玟玟那样开朗也不似苏可沁那样冷淡,是一个温温柔柔的女生,有好听的声音。她偷偷告诉我说,玟玟和苏可沁的关系很不好,因为两人都是系里的才女,有一大堆男生追捧着,谁也不让谁。总之,有了我加入的这个404寝室,除了偶尔的吵闹外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平静的日子使我淡忘了那些传言,可是一个月后,我第一次在这个房间里看到了异象!那是一个月色很好的夜晚,玟玟去约会了,我们三人自修完回到寝室,和平常一样梳洗完就上床睡觉了。迷迷糊糊中,我竟然感到一阵发冷!现在是四月天啊,没有开电扇,还盖着被子,怎么会冷呢?而且,我觉得被子里凉飕飕的是一种阴冷。突然,我清醒了不少,拿过身边的手表一看:刚过了午夜。我的床是冲着窗子的,我能很清楚地看到月光透过玻璃洒在窗台上,只一眼,我差点叫出声来,那窗台上分明站着一个人!那是一个女孩子,有着美好的身形,头发长得不可思议,我能看到的就是她的头发。她是谁?我慌乱地看向周围,除了还没有回来的玟玟,苏可沁和阿芳都很安静地熟睡在自己的床上。那么,我眼前的这个女生是谁呢?“嘿嘿……”我听到毛骨悚然的笑声从她那个方向传来。我几乎快停止呼吸了!“嘿嘿…跳…嘿嘿…跳…”她一直在发出那样怪异的声音,周围的空气更阴森更冰冷了!我忽然想起关于404寝室的传言,难道,眼前的女生会是……这时,她突然回头,天啊!她的脸竟然插满了玻璃碎片,在她长发下面是无数的伤痕和正潺潺流出的鲜血!她用插着锋利碎片的眼睛看着我,我能清楚看到她左眼下方一颗黑痣。在我尖叫出声的同时,她从窗户跳了下去!“小安!你干什么呢?”寝室的灯大亮。我感到手臂被人用力拽住,回头一看,是玟玟!“我刚回来就看你这样子,你想死啊?”玟玟气喘着大喊。什么?死?我看脚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竟然站在了窗台上,一只脚正想跨出去!怎么会有这种事?我怎么会想要自杀?玟玟扶着惊魂未定的我从窗台上下来,此时,阿芳和苏可沁已经醒了过来,正疑惑地看着我。“大半夜的,你叫什么?”苏可沁揉着惺忪的眼睛责怪地说。阿芳走过来扶我坐下:“你没事吧?”“我……我看到了……有一个女孩……”我只感到思绪一片混乱,说出的话也开始语无伦次起来,“她……她……窗台上……跳下去了!”“什么女孩?”玟玟探身看了看楼下,“什么也没有啊。我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你一个人站在窗台上。我看你是不是在做梦啊?”是做梦吗?我知道,除了我,没有人看到那个女生,所以也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话。而且,我确实也不能肯定那是不是我的幻觉。后来,她们见我没事了,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很快,我听到了玟玟打呼的声音。可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一直死死盯着那个窗户,生怕又有什么出现在那里。不过,第二天醒来,我才知道,我还是睡着了。我没有再提起昨晚的事,我决定自己去调查。404室,究竟有什么秘密?我想到去找李娜,那天她似乎要说什么,可见她一定知道一些事情。我特地赶到二宿门口等李娜。一个小时左右,我看到她从楼里走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热水瓶。“学姐!”我叫她。她打量了我一会儿:“你是……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小安!”“学姐还记得我,太好了!”我说,“我有一点事想请教你,能不能到后面的树林里去?”李娜考虑了一下,同意了。“什么事那么神秘啊?”树林里一个人也没有,正和我意,李娜已经忍不住问了起来。我犹豫了一会儿,低声说:“是关于我的寝室,404.”果然,李娜又露出了第一次见面时害怕的表情:“那……那里出什么事了吗?”“没有。你别害怕。”我不打算告诉她我看到的,“我只是想知道,404寝室有什么秘密吗?为什么大家一听到404就害怕呢?”李娜开始迟疑不决,在我再三恳求下,她还是说了:“你大概不知道,在你们之前,那个寝室是我们住的。”“原来,你也住过404寝室?”“是的。这是两年前的事了。”李娜就着草地坐了下来,“在我们四个女生住进去之前,我们就已经听说那个寝室是凶宅,好几个女生在那里跳楼自杀。可是,我们都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还开玩笑说如果真的看到鬼就把她推下去让她再死一次。那时,我们四人确实没有任何担心。可是没想到,真的会发生那样的事……”“发生什么事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在我们寝室里,和我关系最好的女生叫裴云霏,她是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子,人缘很好,我实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她自杀……”“她……自杀了?!”李娜直愣愣地看着我,声音开始发颤:“对,裴云霏自杀了,就是从404寝室的窗户跳下去的,楼下正好在清除碎玻璃,她摔在了那堆玻璃上。当我们赶到楼下时,她已经死了,满脸都是玻璃碎片,血肉模糊。我至今还忘不了她那双死都没有闭上的眼睛,直直地瞪着天空……”说到这里,李娜哽咽起来。玻璃?玻璃碎片?昨晚我看到的那个女生的脸也是这样!难道,那真的是裴云霏的鬼魂?想到这里,我急切地喊到:“你的同学,裴云霏她长什么样子?”“她很漂亮,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喜欢穿红色的裙子。对了,她的左眼下有一颗黑痣。”我简直快要昏倒了,确实是她了,因为我很清楚地看到了那颗黑痣!虽然我们站在阳光明媚的草地上,可是,我还是感到寒冷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自从裴云霏自杀以后,就有人在晚上上厕所的时候听见女孩的哭声和玻璃碎掉的声音。所以我们都搬了出来,没有人敢住在那栋楼了。封楼了一年后,才又开始让新生住。”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打发李娜走的,总之,当我头脑清醒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坐在寝室了。404室,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可是告诉玟玟她们,又没有证据,我该怎么办呢?天色渐暗,整个寝室变得诡异起来,乎明乎暗的光线洒在水泥地上,仿佛摇曳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我看。昨晚的景象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之所以会爬到窗台上去,一定是受她的引诱,或者就是被她附身了。如果玟玟没有及时赶回来,那我不就跳下去了吗?我不敢再往下想。“小安!”是阿芳回来了。“啪!”的一声,房间的灯大亮。“你干嘛不开灯啊?”阿芳走到我身边坐下,关切地问,“你的脸色很不好,发生什么事了吗?”“没……没有。”我还没有准备好把今天的事告诉她。“那就好。”阿芳开始削苹果,“你还不知道吧,苏可沁和玟玟吵架了。”“她们两个不是一直都不和吗,有什么奇怪的。”我不解。“这次吵得特别凶,上午你出去了没有看到,两个人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就差没有打起来。”阿芳小声说着,并把削好的苹果给了我。“有那么严重?到底是什么事才吵的?”“是苏可沁,她不是有一条很漂亮的水晶项链吗,是她男朋友送的,她还在我们面前炫耀过好多次呢,玟玟看了可眼红了。今天早上,苏可沁发现那条项链不见了,急得到处找,最后竟然在玟玟的抽屉里找到了!她就一口咬定是玟玟偷的,玟玟死也不承认,所以两人就……”阿芳叹了口气,“玟玟说她要申请换个寝室,唉。”阿芳在寝室里坐了一会儿就去自修教室了。我早早钻进了被窝,犹豫着晚上她们回来要不要告诉她们关于404的秘密。突然,我感到背脊湿漉漉的,伸手一摸:天!竟然是殷红的液体!这是什么?让人看了不舒服的颜色难道是……人的血?!我翻身掀开被子,眼前的情景使我屏息:淡蓝格子的床单上赫然四个血色大字,还我命来!

  “稻草,你昨天半夜是去厕所了吧?”是君的声音。

  404号房间是一款恐怖冒险解谜游戏,在404号房间中玩家需要去废弃的医院寻找自己的妻子,那里充满这恐怖的事件和身影,但是主角必须解开真相在那寻找自己妻子并且安全的逃离那里。

  她的头发,更可怕的是,从她那湿漉漉的头发上,滴下来的不是水,而是血。

  不要照着镜子梳头。否则会把鬼魂招来的……”

  衣,长长的头发,又黑又密,头发间有一些黑色的东西,那是血。她已经死

  “不,不用了……”

  滴滴地从头发上流下来,把后背都弄湿了。大半夜的洗头,也不怕干不了。

  走近人群,大家默默地给我让开一条道,今天大家是怎么了,好像不愿

  一天晚上,已经是凌晨两点了,老邓还没休息,就在露脚的小房间(平时用来接待零时出租客租房退房)的小房间看电视,看着看着眼皮就开始打架了,正当他打盹之际,一声低沉的声音把他叫醒了:“老板,还有房间吗?”老邓揉揉眼睛说到:“还有,你是住多少价格的房间?”说着把房间价格表递了过去,也没看他一眼,连续打了几个哈欠。那人说道:“住404房间,”老邓说:“好,几个人?”那人说到:“两个,”老邓这时抬头一看,是个老头,后面还有个带着有点旧的鸭嘴帽的人,老头看上去脸色苍白,脸颊瘦小,眼珠子都已经陷进去了,显得非常苍老。老邓说:“把你们的身份证拿来先登记一下吧,”老头说:“我们是从乡下来的,进城找我们的儿子,我们没带身份证,但这天气有点冷,你看能不能一个方便,给我们住一晚?”老邓看着他们也可怜,的确这时是秋季马上要立冬了,这时也还下着小雨,如果把他们二老扔在外面睡大街心里还真有些过意不去,想想他们也是来找儿子,自己也有父母,父母对儿女的爱比什么都伟大。老邓对他们说:“好吧,钥匙给你,404在四楼的倒数第二间。”老头接过钥匙出碰到老邓的手,老邓觉得好冰凉,但也不在意,心想也许是在外面受冻手才那么冰凉。钥匙给了他,老头把钱拿到老邓手上,老邓看也不看直接扔到了装钱的抽屉里,继续躺在靠椅凳上打瞌睡了。只不过老邓这个时候忽略了一个细节,刚才外面下着雨,为什么他们进来时和上楼梯时他们的脚印只有前端部分?而后脚根却没有?

  君就这样梳了一个小时吗?

  。她的嘴也没有了血色,和眼睛一样,变成了白色。还有,还有眉毛也……

  天啊,大家怀疑我,我什么也没干啊。

  分明是血呀。那血顺着君的头发一滴滴地流到她的身上,又流到地上。可是

  她的头发把半边脸挡住了,我看不清她是谁,别是同班的同学,见了面

  夜车看书了,君陪着我,她是这里最爱学习的,小晶和阿茸早就睡了。等我

  “半夜时,千万不要照着镜子梳头。否则会把鬼魂招来的……”我想起

  么我才睡了这么一会儿。我翻了个身,头冲外又接着睡。

  我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幻觉,是幻觉!我拼命揉眼睛,当我再次看去,床单上什么也没有了!哪里有什么鲜血?哪里有什么字?还是原来干干净净的床单。我战战兢兢爬回床上,盖好了被子。我自认为不是胆小的女孩,可是经过昨晚和刚才的惊吓,我觉得我快要崩溃了。后来的两天里,平安无事。我考虑再三,还是没有把秘密说出来。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更可怕的事还没有发生!那是第三天的夜晚,我被轻微的晃动所惊醒。是睡在我上铺的玟玟正在下床。我以为她是去厕所,所以并没有在意。可是,玟玟并没有开门,我听到她的脚步声似乎朝着窗户的方向走去。我一下子惊跳起来,翻身下床,只见玟玟已经爬上了窗台,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玟玟!你在干什么?”我大叫起来,她没有任何反应。这时,苏可沁和阿芳被我吵醒,一看到眼前的情景吓得说不出话来。我咬了咬牙,冲过去想把玟玟拉下来,可是,只走了一步,我的脚就像钉住似的动不了了。因为,我看见了,漆黑的窗外晃动着一个人影!不,那是一张女人的脸,诡异地浮在空中,青绿的皮肤上是一道道还淌着鲜血的伤痕,她咧开嘴冲着我笑,我看清了她左眼下方一颗黑色的痣!是她!真的是裴云霏的冤魂!她是要来带走玟玟的!“阿芳!你们看到窗外的人影了吗?她……她是鬼!玟玟被她附身了!”我指着窗户喊。阿芳和苏可沁看向窗外:“小安,你说什么?窗外什么也没有啊?”“小安,你快叫玟玟下来,你们两个深更半夜搞什么鬼?”什么?她们竟然都看不到?可是,她明明就在那里啊!为什么只有我看得到?来不及我多想,本来关着的窗户竟然自己打开了!一阵阴冷的风吹来,玟玟披散的头发和睡衣裙摆在风中乱舞。“玟玟!”我几乎发不出声音了。玟玟慢慢转过头,对着我们一笑。天啊!那黑痣!那不是玟玟的脸,那分明是裴云霏的脸!下一秒,玟玟纵身一跃,竟然从窗口跳下去了!“玟玟!”所有的人都叫了起来。当我们奔到楼下的时候,值班室的灯已经大亮。在404寝室窗户的正下方,已有很多人围着。看到我们来了,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路,我第一个冲进去,紧跟着的是阿芳。在我们眼前,是玟玟瘫软的身子,她死了。可是,最让我感到恐怖的是,玟玟浑身上下竟然插满了玻璃碎片,殷红的鲜血染满了附近的草地,她就像一只鲜红的刺猬,让人触目惊心!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抓着阿芳的手已经被汗水湿透。我也能感觉到阿芳的害怕,她的手抖得比我更厉害。只有苏可沁,她远远地看着,神情冷淡。忽然,我记起了什么,我拉着阿芳飞奔回寝室,扯下玟玟的床单。屋子里一片漆黑,我拿过节能灯一照,顿时,我和阿芳同时跌坐在地上,因为那条床单上清清楚楚写着四个字:还我命来!我再也忍不住,把事情原原本本都说了出来,阿芳已经害怕得不行了:“小安,这……这404室,我们……我们不住了!我害怕呀!”窗户还大开着,风吹得我全身发冷,我和阿芳抱在一起,看着地上血红的床单,不知所措。节能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熄灭了,房间里又恢复了黑暗,窗外的树影映在地板上,仿佛鬼的手在乱舞,在向我们扑过来。忽然,走廊里传来脚步声,“笃,笃,笃……”,由远而近,在我们寝室的门口停住了。我只感到寒气逼人,可是,我的冷汗已经把我背脊的衣服都湿透了!不要过来,千万别过来!裴云霏你阴魂不散,为什么要害我们?你的死不是我们造成的呀!门,还是慢慢地开了。“你们怎么了?”原来是苏可沁!“啪!”,她打开了日光灯,因为出了人命,宿舍楼的电闸恢复了。“苏可沁,我们的寝室真的有鬼!”阿芳冲过去拉住她的手喊,“你看!”苏可沁看了看地上的床单,想了一会儿,说:“这只不过是恶作剧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可是,玟玟她真的死了呀!”“她喜欢跳楼是她的事,我才不相信什么鬼附身呢。”苏可沁轻描淡写地说完,竟然旁若无人的爬到自己的床上睡觉了!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谁这个时候还来图书馆?我不由得哆

  我和阿芳面面相觑。当晚,我们两个睡到了别的同学的寝室。可是,发生这样的事,大家怎么睡得着?“苏可沁一个人睡在404那个闹鬼的房间?”“她胆子可真大呀!”“玟玟死了,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还说不定呢……”大家都在议论着,可是我却十分担心苏可沁,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怎么可能那么冷静?这太奇怪了!难道她也……清晨的时候,我们的楼下便停了好几辆警车,404寝室也被暂时封锁起来了。警方调查了两天,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就以自杀结了案。他们都是无神论者,对于我和阿芳的说法,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还说我们是惊吓过度,产生了幻觉。我们本想给他们看那条染了血的床单,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学校为了不引起更大的骚动,马上息事宁人,让我们回寝室照常生活。可是,我隐隐感到事情还没有结束,裴云霏的冤魂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吗?果然,第二天发生的事证实了我的预感:苏可沁失踪了!她一整天都没有来上课,我和阿芳分头去找她,可是一直到了晚上十点,还是不见她的踪影。“阿芳,我们先回寝室吧。”我看了看天色,“说不定苏可沁已经回去了。”“小安,我怕!”阿芳紧紧抓着我的手,“你说今天晚上那个鬼会不会又来找我们?”“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赌一赌运气。走!”我拉着阿芳朝宿舍走去。今天晚上没有月光,我们走在漆黑的树林里,四周安静得可怕,可是我老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回头,却什么也没有。我想我们是太紧张了,现在有任何动静都可以把我们吓得半死。还好,一路上的诡异气氛虽然把我们弄得心惊胆战,我们毕竟还是平安走到宿舍楼下了。王阿姨怀疑地看了我们一眼,没说什么。掠过王阿姨阴冷的眼神,我们走进了宿舍楼。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仿佛在上刑场。自从玟玟死后,很多住在这栋宿舍楼里的女生都搬回了家,特别是四楼,在404室左右的寝室几乎都搬空了。所以,楼道里更静了,静得连我们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404室的灯黑着,苏可沁并没有回来。现在这个寝室在我看来,就好象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随时都可能把我吸进去。阿芳开了灯,朝窗户看去,突然她的脸变得煞白:“小安!小安!你看窗户!我明明关了,可是它,它现在……”窗户大大地开着,那样肆无忌惮,外面漆黑一片,阴森而又恐怖!谁也不知道窗子是什么时候打开的,可是它现在确实是开着,就在我们的眼前。难道那样的事又要重演了吗?我觉得我很快会再次看到她,裴云霏的冤魂。她在呼唤我,她还要我们的命!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的心情竟然平静下来了,这次,我一定要保护自己还有阿芳!“阿芳,快到我身边来!”我叫道。阿芳毫不犹豫地紧紧抓住我的衣服。我小心地探出身子,伸手去关窗,我甚至做好了被拖出窗口的准备,还好,什么也没发生,这使我又镇定了不少。我和阿芳在窗前坐下,死死盯着窗外。我想起一本书上说过,如果有厉鬼催命,只要一次没有成功,那它就不会找你第二次。换句话说,只要今晚没出事,我们就平安了!我看了看表,快到午夜了!我和阿芳的手死死握在一起,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沉住气,沉住气!“啊!……”一声惨叫把我们吓得魂飞魄散。紧接着,一张惨白的脸从窗口一闪而过!与此同时,是一声沉闷的声响。“那是!……”阿芳愣住了。“是苏可沁!她掉下去了!”我摊坐在地上。我们挣扎着站起来,恐惧使我们只能相互扶持才站得稳。当我们好不容易来到楼下,苏可沁已经死了。她跟玟玟一样,浑身插满了玻璃碎片,鲜血淋漓。唯一不同的是,在她白色的衬衫上四个触目惊心的红字:还我命来!阿芳当场就昏了过去,而我,却感到我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三天的恐怖之夜终于结束了,404寝室真的有鬼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计划完成得非常顺利。第一天晚上的异象我是故意装出来吓她们的,让裴云霏的冤魂似有似无地充斥在404室。可是,她们竟然不相信我的话,倒出乎我的预料。不过没关系,接下来她们谁也逃不掉。我偷了苏可沁最喜欢的项链放进玟玟的抽屉里,成功的使她们的矛盾激化到极点。我故意站在玟玟那一边,并怂恿她装鬼从四楼跳下去,吓一吓苏可沁。当然,我会在下面放好垫子,肯定让她平安无事。为了得到玟玟的信任,我在她面前示范了好几次,玟玟报复心切,同意了。当天晚上,她便开始装神弄鬼,还按照我的指示在床单上留下“还我命来”的字样。不过,谁也不会知道,我原本的计划就是要让她死,我告诉她因为晚上很黑,我会在垫子那里放上反光镜,你只要朝亮光的地方跳就可以了。玟玟真是听话的孩子,她果真朝那里跳下去了。呵呵,在她死的一刹那一定知道我骗了她,因为我根本没有放垫子,我只放了一堆碎玻璃而已。接下来就是苏可沁了。那天她并没有失踪,而是被我下了安眠药在天台上睡着了。那个天台没有人会上去,就算有人上去,我让苏可沁躺在了天台栏杆外侧的水泥地上,没有人会看见。等药效过去,她一翻身就会摔下去。我算好了时间,果然她在我和阿芳的眼前直直掉落下来,摔在了我事先准备好的玻璃上。我之所以没有杀阿芳,是因为我必须为我留一个证人。一个跟我在一起看到过鬼的证人。我为什么要杀害苏可沁和玟玟?其实,我的目标一开始就只有苏可沁一个人,可是如果只杀了她,那警方一定会怀疑和她同个寝室的我,所以,我必须使一个障眼法,让玟玟做了替死鬼。这一切,只为了我的姐姐,裴云霏。姐姐没有向任何人提过我是她的妹妹,所以没有人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姐姐确实在404跳楼自杀了,而她自杀的原因只有我知道:她的男友被另一个女生引诱而背叛了她。那个女生,就是苏可沁。所有的事都在我的计划之中。事发后,四宿女生寝室再次封楼,而警方对于这次事件也不了了之。我和阿芳坚持转校,学校同意了我们的请求。走之前,我回头看了看这栋陈旧苍老的宿舍楼,不觉笑了。我想,即便真的有自杀者的冤魂徘徊在404寝室,那也与我无关。 半夜时,不要对着镜子梳头

  君的脸同样被头发挡住了,我根本看不到。

  君把头发盘了起来,现在,她把头发拆下来,看样子是要睡了。我看到

  了那个纸条。这一夜我都没有睡好,闭上眼睛,眼前都是那个满头是血的女生不停梳

  哎?走廊那边怎么那么多人,不会吧,洗脸也要排队?我端着盆走过去。

  面的镜子,想看看她是谁。

  床,悄悄地走向君。

  在月光下,我看到,君的黑眼球渐渐地变白了,最后一点黑色都没有了

  我不信鬼,也从来不去算命。因为我的头发很长,质量却一点也不好,

  404号房间英文版评分:5.0

  头的景象。直到天快亮了,我才有点睡意。

  走廊里很静,远远的就听见从盥洗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这么晚了,谁

  多的事了。上完晚自习,我回到了寝室,明天要考现代文学作品选,晚上我只好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突然醒了。看看我的夜光表,才12点半。怎

  君是寝室长,同寝的还有小晶和阿茸,她们都是很可爱的女孩子。

  睁开眼睛,寝室里没人,看看表,才6点多一点,怎么了,平时这个时候

  还在那里做什么?经过盥洗室,我特意往里面看了一眼,一个女生,穿着白

  天,我明显感到大家对我的敌意一下子多了不少。我本想重新得到大家的信

  来一个小纸条。我把书放到一边,捡起小纸条,读了起来:“半夜时,千万

  呵呵,我还是很有人缘嘛。

  ,让我住哪里?忘记不了,我刚住进来时,同楼的同学以那样的眼光看着我,

  这时,她随手拿起旁边的者喱水,开始住头上喷。那喷出来的哪里的水,

  突然我发现从梳子上也一滴滴地滴着血。

  不久,我便忘记了这件事。我是新转来的学生,新转的这所学校的住校生,这二年出奇的多,全校

  从我现在的方向是看不到镜子的,自然也看不到君的脸。我轻轻地下了

  莫明奇妙。我把小纸条扔在地上,回过头要拿那本书,那本书不见了。

  君猛一转头,把脸冲着我:“为什么不让我梳头?我要梳头,给我,我

  可是今天,我却看到了这样一件怪事,我不信邪,所以我不放在心上,

  转身我进了隔壁的厕所。

  意碰到我。不过这样反而能让我看到里面的情景。一个女生,穿着白色的睡

  好吧,那我也睡了,轻轻说了声晚安就睡下了。

  边说,边看着我。

  了洗手。她的头发挺长的,真黑,我就是羡慕这样的头发,只可惜自己的头

  发和稻草一样。

  天啊,我低头再一看,身上没有血,只有一些者喱水。

  们一扭脸走开了,怎么像避瘟神一样?不管她们,我一定要去看看。

  真的给这里带来了灾难,当然,这是这一系列的事发生以后,她才告诉我的。

  一只手伸向了我,是那个女生的手,白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的手。里面

  点半才回来。

  我当然不能接她的梳子,可是手却不听话的伸了过去。刚要碰到那梳子,

  嗦了一下。

  刚到寝室门口,便看到那女生端着盆从盥洗室里走出来。

  不行,这次我不能再袖手旁观,我不信真的有鬼。我一把抢过君手里

  天,天啊。就在君转过头时,她的头发飘了起来,我看到她的脸了。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厕所里的水龙头坏了,我只能到盥洗室里洗手了。

  能这样叫我,这或多或少还是有一点心理安慰的。

  我是不是应该把那个纸条的事告诉大家呢?我没把纸条的事告诉君,她们不会相信我的,何况我什么也没做。这几

  她拿起木梳,犹豫了一下,开始梳头。

  好吧,我站起身来,离开了第四借阅室。临走时,我捡起那个小纸条。

         那个学校的女生宿舍之所以会出名,完全是因为其中的一个寝室。传言在五年前,有一个女生因为憎恨男友的背叛而在寝室跳楼自杀。从那个事件以后,五年中听说不断有女生在那个房间跳楼。有人说是巧合,也有人说是那个女生的冤魂在作祟。可是,学校却否定了这一系列事件。但两年前的一个夜晚,确实有一个女生从那个房间的窗户跳了下来,当场摔死在众人面前。死者自杀的原因至今仍未查明。今年春天,我转来了这个学校,住进了这栋神秘的女生宿舍楼,住进了这个房间——404室。我提着行李走在校园里,心中有几许兴奋,因为今天是我第一天报到。这个学校的环境真不错,刚刚翻新的教学楼整齐地矗立在一片浓绿之中,树荫下是干净宽广的大道,大道旁的花坛里整片整片的郁金香竞相绽放着,好不艳丽。也许是刚开学吧,大道上来来往往的学生还真多,不过并不拥挤。我心情很好地边欣赏风景边向前走。这个学校还真大呀,一条路看不到头,满眼是绚丽的花花草草。我停下脚步,怎么还没有看见宿舍楼?该不会是走错了吧?正巧有个女生经过,我忙迎上去:“同学,请问第四宿舍楼怎么走?”“那边。”她满不在乎地抬手指向前面,“看到那个白色的顶了吗?那里就是女生宿舍楼。”我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绿荫中确实有一些白晃晃的房子的影子。“谢谢。”我刚要往前走,却被她喊住:“你等等!”“什么事啊?”我回头。“你刚才说你要去几号宿舍楼?”“四号啊。”听我说出“四号”,她的神情似乎有点紧张:“那,那不能往这条路走,那边只有一到三号宿舍楼,四号楼在另一边。”她用手指着左边的一条小径。“呃?”我被弄糊涂了。她看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叹口气道:“算了,从这里到四宿挺远的,我带你过去吧。”我感激地点点头:“麻烦你了。”这个女生挺好,还帮我提了一袋行李。攀谈中,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李娜,是大四的学生,住在二宿。“我不懂,为什么四宿会建在这里?”一路上东拉西扯的,我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问。李娜怔了怔,回答:“听管宿舍的阿姨说,我们学校原本只有三栋女生宿舍,大概因为我们是理工学校,男生特别多,光男生宿舍就有利的十二栋。后来,不知怎么的考入我们学校的女生猛增,学校不得已只能再造一栋宿舍楼。可是,原来宿舍楼那边没有空地了,所以女生四宿只好造在学校最后面的一小块空地上。”“原来是这样。”李娜带着我七拐八拐的,她说这是到四宿的捷径。一路上都是羊肠小道,小道两旁是参天大树把头顶上方的天空严严实实地遮盖了起来,偶有几缕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我注意到四周没有路灯,我想,到了晚上,这里一定伸手不见五指。穿过一片树林,眼前赫然出现一栋老式的工房,不高,只有四层,是用那十分土气的淡绿色油漆刷的外墙。我们正对大门口,门口挂着牌子:第四宿舍。“就是这里了。”李娜停下脚步。我接过她手中的行李,感激地谢了她。望着那黑洞洞的大门,我的心中隐隐掠过一丝不安。“怎么了?”李娜推了我一把,“干吗发呆啊?”“这房子……”“是很旧的楼了,去年学校翻修宿舍楼,竟然把这里的四宿忘记了!所以那边的三栋和男生宿舍全翻新了,只剩下这栋四宿还是七年前的样子。”也许是我无奈的表情引起了她的同情,她拍了拍我的肩安慰道,“你是刚转来的,只能住在这里,到了大三,就可以搬到那边去了,忍耐一下吧。”“谢谢你,学姐。”“不客气。对了,我还没问你住哪个寝室呢?”我从口袋里掏出分配表看了看:“是……嗯……404室。”我看到李娜的神色明显变了,那分明是害怕,她在害怕!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一听到我说“404室”,她就害怕呢?

  已是晚上5点,正是晚餐的时候,可是我忘记了饥饿,因为我在角落里找到了

  这天,学校的文学社开社庆party.君是文学社的成员,她一直到晚上11

  阿茸已睡下了,小晶去了她表姐家,不知道还回不回来。只有我,还在

  看完,抬手看看表,已是差5分12点了。下了床,我向厕所走去。

  色的睡衣,正在里面洗头,看样子洗得差不多了,正在用木梳梳理呢,水一

  那女生还在,还在梳着她的头发。我走进去,和她隔着一个水龙头,洗

  镜子里,我看不到她的脸,她的脸前面也是头发。她不停地用梳子梳着

  回来……”看来是和那个女生同寝的同学一边哭一边对着旁边的同学说着。

  的自己脸上到处是血,像是刚刚杀过人似的。

  要梳头!”

  刚闭上眼睛,突然觉得不对劲,我又慢慢地睁开。

  还不如不看。

  不打招呼不好,何况我还是新来的。我的把目光由她的头发转向了水龙头上

  现在想起来,我要是真能重视一件事,该多好,也许就不会发生接下来那么

  不会吧,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了,我明明是放在边上了。

  她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你要梳子吗?”

  天啊,我急忙打开寝室的门。君已睡下了。我划好门的插销,来到床边

  的梳子,扔在地上。

  我呆住了。任凭水龙头里的水在手上冲着。

  她直盯盯地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睛眨也不眨一下,手机械地拿着梳子从

  “这位同学,我要锁门了,请你快点离开这里吧,要借书,明天再来。”

  任,可是没想到,不久后又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寝室里没有开灯。借着月光,我看见镜子前面有一个人,正在梳头。

  我扭头又看着现实中的她,头她头发上滴下来的是水,不是血。

  “君?你没事吧?”君的脸被头发挡上了,我还是看不到,无奈,我又

  的寝室都住满了人,只有一个寝室例外,那就是我现在住的213寝室。听说,

  虽然大家嘴上都客客气气的,但是眼中却充满了敌意,好像我本身就是一个

  我猛然惊醒,飞快的跑出盥洗室。

  鬼一样。后来君告诉我,以前也有一个人住进来,叫西美,不过,她来之后

  ,大家还在和睡虫做伴,今天怎么啦?我起身,打算去洗脸。

  了。“她昨天晚上说,头发有点脏,很痒,就想洗洗,谁知道一去就再也没

  。借着月光,我看到,现在是12点过5分。

  由于我离她很近,有一些甚至喷到了我的脸上,身上。我看到,镜子中

  看向镜子。

  有几个同学离开人群,走出来了。我刚要向她们打听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她

  一个月来,一直都没什么事发生,我觉得,大家对我的敌意少了许多。

  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同样的事情又要发生了,不幸的是,二次,都被

  我看见。

  看着一本小说。君那天特别美丽,回到寝室里还不停地照着镜子。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