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厦门爱情故事2007文章 阿弥陀佛么么哒厦门爱情故事2007-大冰

2018年01月03日 来源:厦门爱情故事2007文章 大字体小字体

  留你妹啊留!我端起罐子跑,院子小,几步就跑到了门口。

  第三天还是辆车,胡萝卜车轮,车身还是条秋刀鱼。

  木头低着头,不用猜也知道,又是眼泪汪汪。

  毛毛给看毛了。

  毛毛嚼着最后一块趣多多,说:是啊……

  这……这……这次能大一点儿了……

  黄澄澄香喷喷的乌鸡汤,那么大一罐子,你一个人根本喝不了,干吗不让我喝!

  木头立刻眼泪汪汪了,问:你生气了?

  (六)

  关于毛毛和木头2007年的故事,我想我可以给我的读者们一个交代了。

  真想掐死那个开车的美女啊,他心说,歌里唱得真没错,美丽的笨女人……大凡美女都笨,是不是外貌和智商成反比。

  她低声问:我很惹人烦吗?

  夜场彩蝶飞,欢场粉蝶多。厦门虽然是全中国最盛产文艺女青年的城市,但夜场里习惯了美瞳和假睫毛的女孩子和女文青们不同,她们就好毛毛这口。

  毛毛不让我喝乌鸡汤。

  毛毛用筷子指着盐烤秋刀鱼,问:是不是菜点贵了?

  毛毛说:这样吧,你去想个主意,不论什么主意,只要能让你一次性还完人情就行。

  他的形象极为类似孙红雷饰演的黑道反派。

  人家瞅瞅他脖子上的金链子,瞪他一眼:万一你跑了呢?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你还是老实坐着吧。

  起初,大美女有些不好意思,晃着晃着,她就迷迷瞪瞪地什么都不记得了。

  洗手间里的其他人怕怕地望着这个金链汉子,不敢过来洗手,谁过来他瞪谁。

  美女呆头呆脑地琢磨了一会儿,龇着牙对毛毛乐,她说:我觉得我很多方面都很像木头耶……

  毛毛跑去问警察,我先去吃碗阳春面,回来再做笔录行不行?

  烧焦过多少女孩的翅膀,毛毛记不得了,只知道隔三差五就有女孩子跑来抹脖子上吊,要求分手或复合。

  毛毛怕折寿,跳到一旁躲开大礼,怎么搞的?他心想,这孩子的礼数和日本人似的。

  第二天是车,虾片拼成车窗,牛丸车轮,车身是条秋刀鱼。

  且慢,车里怎么是两个陌生人?

  这次来的是谁呢?他一边往接待室走,一边哼歌:从Mary到Sunny和Ivory,就是不知她的名字……

  被捆绑时,她稍微清醒了一点儿,挣扎了一番,点心盒子拨到了地上。

  他狞笑着说:你给我端回来放好,我保证不打你。

  好嘛,不送便当改送衣服了。

  木头果真又眼泪汪汪了,但她抱着衣服不肯走,眼睛不停地上上下下打量,还绕到背后去弯腰看毛毛的屁股。

  门卫说,毛哥,那美女搁下便当就跑,说不敢亲手送给你,不然你会生气。

  那对夫妻很受感动,说厦门真是个文明城市,厦门人就是热情,他们伸过手来致谢,握住大美女的手使劲摇晃。

  大美女闭着眼睛,没反应。

  毛毛阴沉着脸运气,夹着腿……还有一小片水渍没来得及风干,他运用大多数人在幼儿园时期就掌握的一项生存技能来应对。

  这类人和毛毛不是一个世界,他皱眉看着她,心下先存了三分看不起。

  而我呀

  但是万幸,毛毛圆寸、宽肩,是个货真价实的金链汉子……

  提到这个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毛毛,我难得来你家蹭顿饭,我守着满桌子的菜咽口水,干坐了半天你都不喊开饭,还用筷子敲我的手!

  接着拍接着拍接着……

  他毕竟是个充满智慧的金链汉子。

  她们觉得毛毛够野,有安全感,故而,时不常一脑袋撞上来飞蛾扑火,扑扇着翅膀。

  然后,他伸手把自己的茶杯移开了一点点。

  他说:姑娘,你某些方面也许聪明得像猴,但开车方面你一定笨得像块木头,你见过有木头桩子开车的吗?

  我写完《乖,摸摸头》那本书以后,无数人跑来问我,2007年的厦门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要你如实告诉我,我保证完璧归赵。

  毛毛丢掉扫帚,说:此话当真?!

  (二)

  向鱼问水,向马问路

  如果没踩到那盒小点心,或许他就不会起疑心;如果他没起疑心,就不会走到宝马车后排车窗跟前往里望。

  依稀记得三个人一起重新回到ATM机前,还依稀记得一起回了停车场,他们说什么她就照着做什么,傀儡木偶一样……

  如果没发现这只“粽子”,也就不可能发生接下来的这场搏斗。

  晚宴迟到了,主人罚完毛毛的酒后,大口地呼吸,咦,毛毛,你今天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运动香型的吧?

  (五)

  一尊佛祖,两世糊涂

  他说:厦门旁边不就是日月谷温泉吗,泡个澡还要去趟日本?我才懒得去呢。木头你的主意太不靠谱,还是按我的主意来吧……你陪我来过完这个“六一”,就算是还完人情了,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门一推开,毛毛乐了。

  终于不是秋刀鱼了。

  权力被公民制约,这不是权力的耻辱,恰恰是权力的光荣。

  毛毛也万万没想到,木头的报恩故事,才刚刚发芽。

  毛毛说偏不让你喝,留着留着……

  还没等毛毛开口询问她为什么研究自己的屁股,她抱着衣服噔噔噔地跑了。也好,总算能清静了。

  她说好好好,我走我走我这就走,你别生气。

  请给个解释,为什么要留,留给谁?

  她没出现,但毛毛接到了一个同样让血压噌噌升高的电话。

  不是游行,只是集体散步,没有过激行为,只是一场光荣的环保抗争。

  焐了整整两个小时,裤子终于干了,晚宴也结束了。毛毛焐得太专心,连面前的海参盅都没吃完。

  毛毛说:去什么日本!还要泡七天?是泡澡还是炖老鸭汤?!

  我在门口水沟旁冲他喊:你知道我的脾气,我可什么都干得出来,分分钟给你倒掉信不信!

  他挠着方向盘,心说,这百分百是个女司机!

  掉了两颗扣子而已,至于买件这么贵的衣服还人情吗?

  2007年6月1日的厦门街头,成千上万的人,成千上万的黄丝带。

  不是他一个在喊,成千上万的人都在喊。

  大美女紧闭着双眼,被捆成了个“粽子”。

  焐干。

  他肩膀上扛着个大“粽子”,还是个罕见的美女“粽子”,大“粽子”打着呼噜睡得正香,脸上黏糊糊湿漉漉的……

  没有水,没找到。

  毛毛没想到,她后来真的改名叫了木头。

  毛毛不耐烦地问她:你到底几个意思?

  他喊:反对PX(二甲苯),保卫厦门!

  我是疼在谁心头的一抔尘土

  厦门莲花路口停车场,晚9点。

  毛毛那时并不知道,大美女刚从日本回国,岛国交通依船行旧俗,她习惯了开右舵车。

  干手器的感应不太灵敏,风量也太小,毛毛气急败坏地捧着裤子,等着风干。

  他拍大美女的脸:喂,你给我醒醒!

  只清静了四天。

  大美女刚接受完毛毛的憋尿相助,正沉浸在“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的情怀中,故而很细心地指了路。

  菜叶车窗,香肠车轮……毛毛把车身夹起来,尝一尝,蟹肉?

  啪,又是一个深鞠躬。

  好像有个奇怪的规律,每隔四天她都会执着地出现一次,让毛毛的血压升高一次。

  转天还是有便当送来。

  虽然乍一看不像个好人……仔细一看还不如乍一看。

  接下来四天,木头没再来送便当。

  大美女可怜巴巴的模样让他越想越生气。

  毛毛倒吸一口冷气,哎哟,还是个大美女。

  大美女在日本料理店请毛毛吃饭,手藏在桌子底下。她眼泪汪汪地看着毛毛,好像看着一条英年早逝的小生命。

  我说:啊呸!别以为我看不见,你另外那只手在背后藏着什么?是大汤勺是吧!

  她端着一小盒点心,客气地递到毛毛鼻子跟前,紧接着她吓了一跳。

  他说:你跟紧点儿,小心一会儿走散。

  (三)

  毛毛怒了!

  大美女不知被下了什么药,睡得死去活来,居然还轻轻打着呼噜……毛毛想学电视剧里的桥段,找冷水喷醒她。

  我的天,那个陌生女人的战斗力惊人,十指尖尖鹰爪铁布衫,招招抠眼。那个男人的战斗力也惊人,上来就揪头发勒脖子,近身肉搏反关节。

  连吃了四天蟹肉便当后,毛毛躲在门口逮住了来送饭的木头。

  也不知那对夫妻使了什么方法,她再度迷糊,并沉沉睡着……

  大美女慌忙摆手:不是不是,我只是感激你感激得不知如何是好,不知该如何报答你……

  毛毛心说我去,这孩子长得这么好看,怎么说起话来呆头呆脑的?

  我眼前一亮,我抱紧罐子对毛毛说:

  那个美丽的笨女人呢?

  毛毛接着拍……

  但在一众小模特儿小演员眼中,是十足的爷们儿范儿。

  他失落地去停车场提车,一抬眼就看到那辆宝马X5,再次气不打一处来。

  三分钟了,那辆宝马X5堵着车道,怎么也倒不进车位里去,宝马车正好别着后面的小飞度,小飞度里坐着毛毛。

  给毛毛送过饭的女生不少,他倒是没太放在心上,况且救命之恩换几顿饭又能怎么着?

  毛毛说:木头,咱们做个了断吧,我目前最大的人生愿望就是你能早点儿还完人情,从此别在我面前出现。

  秋刀鱼快凉了,毛毛吃饭时从来懒得多说话,他说:OK,OK,那你以后就改名叫木头得了,你快别说话了让我吃口东西吧谢谢哈……

  针脚缜密,是双行的,款式也蛮新颖,唐装的底子时装的样子,一看就是大品牌的设计,一看就长得很贵的模样。

  向神佛打听我一生的出处

  停车场的那晚,大美女锁好车,溜达去ATM机上取现金,取完钱后没走出两步,被一对夫妻喊停。

  毛毛苦笑,他抱拳说:女侠,你能不能别来找我了?你饶了我行吗?

  毛毛不由自主地走上前两步。

  小警察幽怨地看着他嚼曲奇饼干,幽怨地说:这是我女朋友给我买的……

  毕业一周年了,两人也在厦门有了稳定的工作,翻看了一下日历,就定在8月6日领证啦。

  不会开车就别开啊!

  毛毛探头看她,哎哟,好厉害,她在调节自己的表情。

  这不是“粽子”吗!

  毛毛是个铁血真汉子,流血流汗都不惧,但在美女面前湿裤子是万万不行的。

  也不知她是从哪家日料店订做的便当,粉红的饭盒,菜精巧地拼成图案,铺在米饭上。

  简洁合体的连衣裙,修长的腿和手臂,桃子一样毛茸茸的脸蛋,粉红的嘴唇……虽然素面朝天,但扔在哪个人堆里都是货真价实的美女,怎么可能惹人烦?

  四天后,木头站在门口,怀里还是抱着那款衣服。

  她走出去不到十米,泪汪汪地转回头来:衣服是不是又不合身?是不是太肥了?

  如果毛毛没往后排车窗里望,或许他就不会发现横躺着的大美女。

  他是单身汉,不擅长开伙做饭,吃送的饭和吃工作餐本没什么区别。

  毛毛在派出所里闪亮登场时,吓了所有人一跳。

  毛毛掀开便当盖子,眼前一黑,又是车!

  毛毛是开着自己的小飞度来报案的,宝马车他也没能发动起来。

  再说,我毛毛喜欢的是短裙美瞳假睫毛火辣美女,红唇大胸的那种最好,你漂亮归漂亮,漂亮的太水果蔬菜了,而且人又笨,木头一样……

  脚下咔嚓一声轻响,低头一看,是两个小时前他没接过来的那盒小点心。

  毛毛提心吊胆地又等了四天。

  他把衣服脱下来塞回去,把她撵走了。

  毛毛确实是报案人,在他打跑了那对陌生的男女之后。

  双人双飞温泉七天度假旅行手续。

  后来在笔录时他感慨:多亏了宝马变态的操作系统,否则那对男女早就带着车和“粽子”一起窜了。

  这次木头终于没出现。

  木头尴尬地站在门口,马上又要眼泪汪汪的表情。

  毛毛当时在夜场上班,不是保安,他那时在某演艺集团任职,也是某演艺酒吧的舞台总监。

  毛毛呵气给她闻:你闻闻你闻闻,我现在喘气都是秋刀鱼味儿,天天秋刀鱼天天秋刀鱼,你还真是块木头,怎么就光记得我爱吃秋刀鱼了呢,早知道那天就点帝王蟹了!

  毛毛问:你嘟囔什么?

  木头紧张地问:啊,不好吃吗?

  他低头一看,抬头瞪了木头一眼,甩开她的手,掉头回去帮她找鞋。

  她被下药了,卡里的钱全被取光,车也被瞄上,最后,人也被觊觎。

  来世的你呀,如何把今生的我一眼认出

  她泪汪汪地站了一会儿,没说什么,也就走了。

  但毛毛说:嗯!烦!

  你开宝马我开飞度,大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是富家千金,我是靠自己的打拼好不容易在厦门端上饭碗的金链汉子打工仔,才懒得和你交朋友呢。

  他们从外地来旅游,半夜迷路找不到酒店,问路的。

  不跑不行,有些滚烫的东西已经自己滋出一点儿来了……

  一周后,毛毛对木头说求求你别送饭了,我受不起你的秋刀鱼。

  款项已预付,目的地日本箱根温泉。

  毛毛心说,不嗯不行啊,不然你永远纠缠不清。

  她已连送了十几天便当,打破了之前所有女生的送饭纪录,大家又不是在谈恋爱,这又是何必?

  (一)

  他把筷子插进秋刀鱼里,低头看一眼裤子,怒气冲冲地抬头:只要你从此别开车,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了。

  满腔尿意憋不住,一江春水欲东流。

  毛毛不理睬她,闷头吃饭,吃药一样。

  他的面相太狰狞了,咬牙切齿目露凶光,腿上黑毛森森,根根竖起。

  开门开门,我来倒车!

  这话毛毛不敢说,怕她从此以后天天来送扣子。

  毛毛也没想到,美女木头从此真的再没开过车。

  他犹豫了一会儿,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一味地说:留着留着……

  毛毛最见不得她这招,转身要走,她拽住毛毛,猛吸一口气,自己反而别过身去。

  (八)

  (七)

  毛毛叹口气,铁青着脸下筷子,吃药一般。一旁的木头松了口气,乐呵呵地看着他吃,看得饶有兴趣。

  一男一女,男的埋头打火,女的一脸慌张地盯着毛毛。

  她头垂得更低了,半天才嘟囔一句:真的烦吗?才不信呢……

  暖烘烘的氨水味四溢,毛毛穿着三角红内裤,光着大腿。

  毛毛一着急就爱挠头皮,唰唰唰,头皮屑在狭小的车厢里飞扬。

  给他做笔录的正是那个损失了一包趣多多的小警察,他感慨道:是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那女的躺在医院里到现在还没醒……

  木头一脸期待地说:毛毛,送你件新衣服,你试试看……

  透明茶水杯里,点心渣子在漂,半天没沉底。

  这个一脸凶相的金链汉子怎么兔子一样跑了?

  她怯怯地掀开饭盒:那今天的便当你还吃吗……

  那对陌生的男女惨败,头破血流地跑了,毛毛笨手笨脚地给大美女解绳子。解啊解啊解啊解……满头大汗了也没解开。

  此时,他脸上多了两道抓痕,T恤上少了两颗扣子,右手指骨关节处破了一点儿皮。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冲到洗手间时,裤子终究还是湿了一小片……

  毛毛训她:你看你看,旁人都是T恤衫运动鞋,就你一个穿高跟鞋的,还戴了珍珠项链,还穿了小礼服……你是来相亲的吗?

  不仅没接点心,还扭头夺命狂奔。

  人太多,挤掉了木头的高跟鞋,她怕被毛毛骂,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走。毛毛走得太快,她开始单腿跳。

  毛毛举起一只胳膊,振臂高呼:保卫白鹭!……保卫中华白海豚!

  他拍着车窗,怒气冲冲地叫:开门开门,我来倒车,不用谢我,我不是好人。车门怯怯地开了,女司机唰地鞠了一躬,怯怯地开口: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挡住你……

  宝马车正在打火启动,启动了两三次也没启动起来。

  木头委屈,不是你让跟紧点儿的吗?

  停车场事件后的第二天,他正组织演员排练,老板抱着膀子走过来,没好气地说:毛毛,又有女人来找你了。你烦不烦啊,一天到晚招惹女孩。

  真神奇,她像漫画里的机器人一样,一点一点地调节面部表情,像上发条一样,终于重新拧紧了一脸的笑意。

  第一天是车,豆腐干雕成车窗,鸡蛋车轮,车身是条秋刀鱼。

  小警察愈发幽怨,他看看毛毛,再看看杯子,仿佛也被噎着了,半天没喘上气来。

  他快哭了,他说:大冰……有什么条件你随便提,只要你把乌鸡汤还给我。

  他不接话茬儿,指着桌子说:松茸给你吃好不好?烧驴肉给你吃好不好?全给你吃……只要你把乌鸡汤给我端回来。

  电话是旅行社打来的,通知毛毛提供户口本、护照、财产证明、个人资料,以方便办理旅行手续。

  什么正确的?怎么莫名其妙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我也是一条小生命好不好?!我万一饿死在你们派出所怎么办?!我打的电话我报的案,凭什么把我当坏蛋?!管你事情搞不搞得清!我要吃饭!给我饭吃!……

  他问:你本事挺大哦,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不能再拍了,再拍脸就要肿成猪头了。

  他猜她是个养尊处优惯了的富家女,开好车吃好饭,但接触社会少,应该也没什么正经工作,故而说话孩子气。

  他说:你已经送了一个星期的便当了,心意已经表达得差不多了,行了行了,该干吗干吗去吧。

  木头不说话,噘着嘴站在原地抠手指。

  权力制约的本质不是权力制约权力,而是公民制约权力。

  这罐乌鸡汤当真就这么重要?

  给他趣多多的,是那个让他老实坐着的小警察。

  毛毛说:你是在学袋鼠吗?

  毛毛不是婆婆妈妈的人,他当机立断套上那件新衣,之后果断脱下来递回去,口中只有一个解释:小了,不合身,送别人吧。

  毛毛说:求求你别再送饭了好吗?

  木头美女用力点头:对对对,我是块木头,我听你的话,以后我都不开车了。她举起三根手指对着灯发誓:我听话……我保证!

  ……

  毛毛跳下车,大步走过去啪啪拍车窗。

  毛毛懒得沟通,于是点点头,想了想,又重重地点了点头。

  所以,片刻的犹豫后,他毅然地,开始酝酿口水……

  ——张子选《藏地诗篇》

  我说:今天这乌鸡汤我打死也不还给你,我端回小屋喝去,你敢追,我就敢当街倒掉。

  毛毛说:木头,你怎么这么紧张?抓得松一点儿好不好?胳膊都快让你拽下来了。

  幸亏毛毛出现,不然不知她是会被杀被剐,还是被强奸被囚禁被绑架勒索或者被卖器官……

  满腹肠鸣藏不住,一腔酸水向东流。

  写完《乖,摸摸头》那本书以后,无数人跑来问我,2007年的厦门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天保佑,两辆车终于都倒进了车位。

  木头说,停车场那晚毛毛被扯坏了T恤,她有义务送件新的还给他。

  秋刀鱼被细心地剔去了皮,柠檬汁提前浸在肉里,滋味着实不错,但连着吃了一个星期后,毛毛觉得自己也都快变身秋刀鱼了,打嗝都是深海的气息。

  她应该没经历过这种阵仗,脸都是白的,两只手拽着毛毛的胳膊,踉踉跄跄,小女生一样。

  毛毛实在忍不住了,他横到车前拤起了腰,打算好好说说这个美丽的笨女人。

  肉脯车窗,扇贝车轮,秋刀鱼车身。

  饼干太干,毛毛噎着了,一边拍胸口,一边随手端过小警察面前的茶水咕嘟了一口。

  绳子是死结,一环扣一环,一看就是女人捆的,恨死人了,捆人就捆人,打什么中国结!

  先是送饭。

  第五天,她又杀回来了。

  毛毛终于平静了下来,不平静不行,他饿得没力气了。

  她缩起肩膀,倒退了两步,又停止倒退,举起手中的衣服,结结巴巴地冲毛毛喊:

  木头抱着饭盒冲他笑,说不要客气,一点儿心意而已,请一定笑纳。

  她转过身来冲毛毛笑,掏包,抖开一件衣服。

  他坐在派出所的长椅上,饿得前胸贴后背,不停咽口水。

  大美女说:麻烦你了,点心请你吃……

  大美女职业套装,愈发漂亮,她腰弯成90度,深鞠躬,鞠完一个又一个。她眼泪汪汪地说: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我给您添麻烦了。

  她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好像随时要逃跑。

  毛毛说:打住!

  她美滋滋地说:看来做的是正确的……

  衣服好合身,面料也真舒服,但毛毛心说,这次不论你怎么眼泪汪汪,我也不再心软了。

  二十几岁的大姑娘了还抠手指?毛毛看得直打哆嗦。

  毛毛要疯了。

  她好像很委屈,又开始眼泪汪汪……这姑娘真奇怪,很容易眼泪汪汪,却从没见泪往下淌。

  不过,美女木头不知是哪根神经搭错了,送毛毛的永远是日式便当。

  小警察赞许地看看毛毛,又看看自己的茶杯。

  一天一个便当或许能忍受,但如若一天一件衣服叫怎么回事?

  毛毛大步流星地走过去。

  毛毛那时颇有女人缘。

  (四)

  大金链子闪闪亮,几个警察摁住了他这条小生命,但没上铐子,反而给了他一包趣多多。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