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槛菊愁烟兰泣露 夏日读诗|晏殊《鹊踏枝·槛菊愁烟兰泣露》

2018年01月03日 来源:槛菊愁烟兰泣露 大字体小字体

  这也是一首抒写相思之情的小词,是为晏殊的名篇之一。然而,通篇不提“相思”二字,写得清丽婉妙、不落俗套,似于“相思”之外,更能动人人生之慨,故被王国维誉为“颇得风人之致”。

  明月不谙离恨苦,

  词是以一个朦胧的蒙太奇镜头开始的。秋日清晨寂寞的庭院空无一人。菊在淡淡的烟霭缭绕中,若隐若现间,如半遮玉颜的闺中女子,独坐含愁。而幽兰修长的碧叶上,依旧沾着昨夜留下的那一点晶莹的泪珠,迷蒙的晨曦中,如明珠、如清泪。然后,镜头慢慢向上摇起,绮罗帷幕在晨风中孤寂地摇曳,可以想见,凉风穿过罗幕,吹进那寂静的小楼。我们无从窥探,楼内的情景。此时,双双燕子飞过。以动写静,是诗词创作的常用手法,如:“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如“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而此刻,燕儿轻轻凌空飞起,更显得周围一片宁静。一个“双”字在此处显得格外刺眼,双双对对、自由飞翔的精灵,更凸显了周遭环境的孤零与凄楚。目送着燕子的远去,我们也把目光转向了天空。此时东方已泛曙光,一轮残月的影子若有若无地挂在空中,也如同于园中的花草一样,是朦胧的。那明月真的不解人间离愁别绪吗?那为什么月光穿过窗棂,洒在床前的清辉也是如此清冷呢?一句“斜光到晓穿朱户”,透露了秘密,原来,词中的主人公竟是一夜未眠。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在浓墨重彩的铺叙下,我们的主人公终于登场了。然而,依旧只是一个淡淡的背影。“昨夜西风凋碧树”。一个“碧”字与“上文“朱户”的“朱”字相映衬,煞是好看。可见词中的主人公出生富贵,有着相当优裕的物质生活条件。

  况周颐《蕙风词话》中也说:“盖写景与言情,非二事也。”

  原标题:夏日读诗|晏殊《鹊踏枝·槛菊愁烟兰泣露》

  ——晏殊《鹊踏枝》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别离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晏殊一生著述颇丰,有《珠玉词》行世,其词集的命名取自珠圆玉润之意。珍珠、美玉虽没有黄金、钻石那么璀璨夺目,但它们有其内在的美——美在自然、温润。由词人颇具匠心的命名方式,我们对晏殊词的风格就可略见一斑。接下来笔者结合晏殊的该首《蝶恋花》来分析一下其词内在的魅力。一、意象纷呈含蓄蕴藉这首词在题材上属于传统的相思别离之作,但晏殊在创作手法上却另辟蹊径,给读者留下了很多想象的空间。词的开头,便推出了一个颇有意味的意象:“槛菊愁烟兰泣露”。菊与兰皆为秋季开花的植物,故此意象首先表明时节为秋季,为抒发其相思别离之情营造一种凄凉的氛围。此外,菊与兰皆以其耐寒清丽的气质而获“花中君子”之美称,常被人们用来喻示人物品性的高洁。例如“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屈原《离骚》... (本文共2页)阅读全文>>

  槛菊愁烟兰泣露。

  欲寄彩笺无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而王国维更是在《人间词话》中将这些观点精炼概括为:“盖一切景语皆情语也。”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这一首《鹊踏枝》上半阙纯是写景,词中的主人公迟迟未曾现身,然而,她那郁结于心,难以排遣的相思与寂寞已经如此强烈地打动了我们。我们甚至知道她的相思,是怎样一种相思。就好像这迷离而凄清的秋天造成一样,是一种缭绕于心,说不清道不明的惘然与迷茫。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中国古代关于情、景之间关系的论述不少:

  王夫之在论述情景关系时说:“情景虽有在心在物之分,而景生情,情生景,哀乐之触,荣悴之迎,互藏其宅。”(《姜斋诗话》)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