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演讲

贫穷的原因 演讲

2018年01月02日 来源:贫穷的原因 大字体小字体

  我相信很多人听到这个解释会目瞪口呆,但是不止撒切尔夫人一人认为穷人本身存在问题。有些人认为穷人应该为他们自己的错误买单,也有人认为我们应该帮助他们做出更好的决定。但是这两种观念有一个共同的前提:穷人们自己有问题。只要我们可以改变他们,教他们如何生活,他们就会听从。我一度也这么认为。但是几年前,我发现之前我对贫穷的所有了解都是错的。

  我听到这个结论的时候很困惑,几十年前我们就应该得出这个结论。这项研究并不需要复杂的脑部扫描,心理学家们仅需要评估那些农民的智商值,早在一百年前,智商测试就已经出现了。我曾经读过关于贫穷的心理分析。乔治·奥威尔是当代最伟大的作家之一,在20世纪20年代,他曾经经历过贫穷。他曾写道:“贫穷的本质是消灭未来。”他惊讶于当人们的收入低到一定程度时,居然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人有权对你说教、为你祈祷。如今,这句话依然可以引起共鸣。

  但这真的是一个过时的左翼思想?我曾经读到一个老旧的计划,这个计划由一些历史上领先的思想家提出。大约500年前,哲学家托马斯·莫尔在他的著作《乌托邦》中就已经提到过这个计划。计划得到左翼和右翼、民权运动家马丁·路德·金以及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的支持。归根结底,这就是一个简单的理论:基本生活保障。即可负担每月基本的生活需求:食物、住宿和教育。完全没有附带条款,不会有人对应该做什么指手画脚。基本收入不是一项施舍,是一项权利。

  我无意中看到了一份几位美国心理学家的报告,恍然大悟。他们穿越8000英里来到印度,为了做一项不可思议的研究。研究对象是一群蔗糖农民。在每年丰收季节之后,他们会一次性获得年收入的60%。这意味着,一年里一部分时间他们较为贫穷,另一部分的时间里相对富有。学者们让他们分别在收获季节前后做了一份智商测试。研究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农民们在收获前的智商低于收获后,降低了14个IQ值。这相当于一晚没有睡觉,或者酒精的影响。

  我想用一个简单的问题打开这个话题:为什么穷人做了许多糟糕的决定?的确,这个问题很尖锐,但是数据表明,相较于其他人,穷人借钱更多,储蓄少,抽烟多,锻炼少,喝酒多而且饮食更不健康。为什么?

  这就引向一个问题:怎么做?现代经济学家尝试过几种解决方案,例如帮助穷人做文书工作,或者发短信提醒他们缴费。现代政治家采用这类解决方案起来乐此不疲,因为这几乎零成本。我认为这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方案。为什么我们不去改变穷人的生活环境呢?回到刚才类比电脑:增加内存就可以轻易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一直修补软件呢?听到这样的反问,沙菲尔教授顿了一下,说:“我明白了,你希望为穷人直接提供更多的资金来消除贫穷。确实,这是一个简单粗暴的方式。但是我认为美国并没有阿姆斯特丹的这种左翼思想。”

      那么对于未来,对于已逐渐被固化的阶层,穷人又该将如何自我突破呢?我想到了互联网,想到了“共享”概念。也许在不久的未来,能够帮助他们打开世界认知的知识将通过互联网平台而进行共享。或许的或许,未来这个社会,在互联网大背景下,托马斯所提到的“乌托邦”世界将会实现,孔子所提的“大道之行”也将逐渐会实现。因为在未来,通过互联网平台,所有人的思想意识开始崛起,对于“金钱”和“权利”开始进行重新定义,然后自然也就无富人和穷人之分了。

  几个月后,这项研究中的一个学者,同时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埃尔德·沙菲尔(EldarShafir)来到我所居住的荷兰。我和他在阿姆斯特丹见面并且探讨了这项关于贫穷的新理论,用两个词总结:稀缺性心态。通常人们遇到稀缺的事物,行为会有所改变。不限定什么事物,可以是时间、金钱或者食物。

  当我了解到贫穷的本质之后,我不禁思考:这不正是我们一直期待的解决方式?真的就是这么简单?在那之后的三年里,我查阅了所有有关基本收入的资料。我调查了全球数十项有关实验,直到我发现了一个永久消除贫穷的小镇。

  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曾经定义贫穷是一项“人格缺陷”,即个性缺失。

  于是我明白了,为什么众多扶贫项目失败了。比如教育投资没有发挥作用。贫穷不是因为知识缺乏。最近一个有关资产管理培训有效性的201项研究结果显示,训练完全没有效果。这并不意味着穷人没有学习,他们可以更聪明。但是这还不够,正如沙菲尔教授形容,“这就像教别人游泳,然后把他们扔进大海。”

  相信大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我们有很多事情积压需要处理,或者推迟午餐时间,血糖急剧下降的时候,我们会将注意力集中在最直接的需求上,例如需要立即吃到三明治、五分钟后需要召开的会议或者明天需要付清的账单。这时,长远眼光已经是一种奢侈。请想象一下一台全新的电脑同时运作十个大型程序。运作速度会越来越慢,出现运转失误,直至死机。不是因为这台电脑性能不足,而是因为它超负荷运转。穷人面临的问题和这台电脑一样,不是因为他们愚蠢所以做了愚蠢的决定,而是他们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身边的人都会做愚蠢的决定。

  历史学家罗格·布雷格曼(RutgerBregman)日前在TED演讲上指出贫穷真正的根源,不是个性缺失,而是缺钱,这里的钱指的是起步的基础资金。为什么各种扶贫措施没有效果?因为长久以来为贫困人群提供的是我们认为他们需要的东西,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罗格·布雷格曼在演讲中指出了证据和解决方法,并用数据说明解决方式的可行性。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