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张艺谋»贾樟柯

贾樟柯被 张艺谋 有点儿被带弯了

2018年01月02日 来源:贾樟柯被 大字体小字体

  这些年,无论为自己的电影选明星主演还是制造话题,贾樟柯所理解的商业元素始终处于错位,毕竟目前中国观众是一个以90后为主的群体,他们崇拜快消费,喜欢轻松愉悦,如《山河故人》这样拥有沉重人文情怀的电影更容易让中年人产生共鸣,难以打动年轻的中国观众的心。或许,这也不是贾樟柯所关心的。

       把偷看的文件复位后,贾樟柯心中一声长叹,泪从心底涌起,不为我自己,而为打小报告者。我想起罗曼·罗兰的话:今天我对他们只有无限的同情和怜悯!

  看完之后大家肯定很气愤对不对,而这位纵容父亲性侵自己学生的老师不是旁人,竟然是著名导演贾樟柯的前妻,信息量太大了!!

  “普通话能让你走得更远,但方言是原点,它能让你记住自己从哪里来、根在哪里。”主持人汪涵这样形容方言。作为足荣村方言电影节的联合发起人,汪涵对于方言文化的保护颇为上心。这位曾在节目中秀过不下20种方言的主持人,曾策划过“方言听写大会”等保护方言的节目。

  既然聊到《山河故人》里未来这段表演,不得不提的就是董子健和张艾嘉跨越年龄的激情戏。贾樟柯自曝依旧停不下来,“当时想得是这个女性要英语好,要优雅,我就想到找张艾嘉。电话打过去也讲不清楚,她一个劲儿问我,这戏拍起来会不会太肉麻。我说一点儿都不会,然后就把剧本发给她了,她看完就答应来了”。

  番外篇:申奥程序还是要更公正,影片只有一个版本

  纪录片也记录了贾樟柯在2013年底与影评人林旭东在中央美院的对谈,贾樟柯曾兴奋地对在场学生说,会让大家尽快看到自己的新片《天注定》。然而在这段影像之后,紧接着出现了一段贾樟柯与自己的摄影师余力为、录音师张阳在咖啡馆聊天的段落。他看起来非常疲惫,坦言已经在考虑是否还要继续拍电影。这正是他在获知《天注定》不能上映时的真实情感流露。

  你有多久没说过老家的方言了?

  创作篇:剧本写到二十多场戏时很沮丧,关注情感因为母亲

  用导演秦晓宇的话来说,方言让我们触摸到家乡的山河故人。在成为足荣村方言电影节的评委后,诗人黄礼孩也吟出了一句关于方言的故乡赞美诗:每个瞄准故乡的镜头里,都有一道方言的彩虹。

  当然,那一年最出风头的方言电影是一部喜剧片——《疯狂的石头》,它让“顶你个肺”成为年度流行语,“道哥”的河北鼻音、“黑皮”的青岛土话成了人们竞相模仿的“心头好”。

  聊起《山河故人》,贾樟柯就像吃了炫迈,根本停不下来。片子的幕后故事也很精彩,连影片的英文片名都是梗。

  对于习惯背井离乡的新一代人来说,对于从一个个故乡出发的新都市人来说,方言被留在了村头的泥巴地里、胡同的墙缝间。

  2006年,方言电影造出了个屏幕盛宴:顾长卫的《孔雀》、李玉的《红颜》、戚健的《天狗》、贾樟柯的《三峡好人》。尤其是贾樟柯,前有《小武》《站台》,后有《天注定》《山河故人》,他甚至被观众称为最懂地方风情的“方言导演”。

  问:平常都有哪些信仰?

  回忆:被人打小报告——贾樟柯迷茫

  足荣村,这个坐落在雷州半岛的村庄,如今已承载起方言文化保护的方言电影梦。这里已经成为刻有“方言保护”字样的新一代文化地标。

  贾樟柯坦言,两部片最大的区别在于,《三峡好人》是将人与人、地标、时代的关系单纯地呈现出来,《山河故人》更多地是挖掘。为何要挖掘呢?

  《每个瞄准故乡的镜头里,都有一道方言的彩虹》

  贾樟柯很清楚,当自己宣布拍摄《24城记》的计划时,会引来怎样的质疑:“但我也很喜欢这种挑战,当你真正去看这个电影时,你就知道楼盘不过是一个结局,是这块土地的命运,回避掉这种商业结局,是一个没有勇气的做法。我不怕别人说这是广告片或者很商业。”电影主演之一赵涛老实地承认《24城记》就是一个广告片,“我们也不回避这就是广告片,比如电影名就很清楚,就是24城,清楚明了。”但贾樟柯却告诉记者,首先是他有了绝好的创意,然后才吸引了华润投资。

  问:为什么影片开场第一段故事是4:3画幅?

  那些曾经熟悉的音和调,因成长环境的迁移与变化,正在不经意地发生细变,以至于面对方言时,你都已经陌生得张不开嘴。

  普通话能让人走得更远,但方言是原点,它能让人记住自己从哪里来、根在哪里。是方言让我们触摸到家乡的山河故人。

  贾樟柯也认同这一点,他解释说,相比这些新闻事件本身,他更关注这些当事人背后的日常是什么。接着他又开始讲段子,“剧本刚写二十多场戏的时候,我很沮丧,我感觉自己在写一个三角恋故事。我怎么能写这么狗血的剧本呢?后来我发现,其实不是,张译这两个女人是代表的两种人群在那个年代的生活,而不是单纯的两个人”。

  点击观看:《山河故人》做客腾讯电影沙龙贾樟柯变段子手(下)

  贾樟柯的老婆赵涛再一次在她男人的电影出演重要角色

  方言电影就像一个执拗的孩子,拼命将电影拉回现实。

  贾樟柯其实是很擅长乡愁叙事的,但是,太大的时空摧毁了他。这部电影第一段结束的时候,片名才出来,这是贾樟柯的一个新亮相,不过,我倒觉得他留在第一段里更宝贵,就像主题曲唱的,“停在途上”,才会“令人又再回望你”。所以,作为一个《小武》的多年粉丝,我也想说,贾樟柯,你走慢点。

  贾樟柯:因为我年轻时用DV拍过很多素材,其中迪厅那段,我就直接用在电影里了,但它放到大银幕上像素太低,就索性把第一段全做成4:3了。其实还原1999年太难了,像染发,那时候有染发吗?副导演就去各个学校的网站上找1999年的各种毕业合影,确定是有的。再比如那时候的山西,天没那么脏,我们就拍好几天室内戏,等到天比较蓝,赶紧出门拍外景戏。

  而那些年隐藏在银幕中的方言就像一面镜子,映照出这个社会的每个截面:沧桑如《秋菊打官司》的陕西话,厚重如《一九四二》的河南腔,热烈如《火锅英雄》的重庆方言,纠结如《万箭穿心》的武汉口音……

  “任何方言都不土,不丢人。所有方言都闪动着智慧和某种幽默感。”

  贾樟柯身上有一种魔力!(火星人激光剑)

  《有话好好说》的一句陕北乡音“安红,额想你”,吹响了方言电影在影视圈的繁荣号角。上世纪末,光是张艺谋一人,就贡献了《一个都不能少》《秋菊打官司》和《有话好好说》这三部用方言串联剧情的电影。

  原标题:张艺谋、贾樟柯、姜文在做的事,竟然被他们都干了……

  聚焦足荣村方言电影节专题

  (记者何娅)“一位茶餐厅服务员说很喜欢我的电影,特别是《一路向西》,他讲得那么兴奋,我只能连连点头。”昨天,导演贾樟柯的这条微博被欢乐地转发了7000多次,“你的《肉蒲团》也深入人心”、“《蜜桃成熟时》真心不错”。贾樟柯还和大家微博互动,“谢谢大家还记得这些作品,我会继续努力的。”不少网友表示,没想到一贯文艺范的贾樟柯居然也这么顽皮。

  聊完创作,接下来的交流时间,关于影片其它外延方面的畅聊,其实才是贾樟柯真正狂扔段子的时段。你能从中看到情怀、情趣和一点点坚持。多说无益,下面就精选一些来犒劳大家好了。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