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当庭翻供 能源局原副局长当庭翻供 薄熙来当庭翻供拒不认罪必须严惩

2018年01月02日 来源:当庭翻供 大字体小字体

  为了准确地对被告人薄熙来定罪量刑,根据我国刑事法律和刑事政策,结合本案事实,公诉人对被告人薄熙来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提出如下意见:

  薄谷开来、德某某等人证言和相关书证一致证明,薄谷开来为购买法国尼斯别墅预先设计了复杂的购房方案,对别墅购买方式和资金使用方法进行了周密规划.一是不以其个人名义而以公司名义购买别墅,以隐瞒其家庭在海外拥有资产的情况;二是以自存自贷的所谓“背靠背贷款”方式制造“贷款买房”的假象,以隐瞒购房资金是徐明提供的情况.薄谷开来企图通过上述手段,达到其既掌控别墅又掩饰犯罪的核心目的。

  (二)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人薄熙来伙同王正刚、薄谷开来侵吞了500万元工程款

  针对“当庭翻供”,公诉机关可以这样吗?新京报萧锐

      被告人翻供,往往对整个证据体系造成冲击,公诉人必须充分做好庭前准备工作,以保障庭审中有效从容应对。 

  本人不是公检法系统的,但对于这种规定非常担忧,如果没有相应的责任追究的话,势必会造成一大批当庭翻供的案件,而翻供的根源则在于“无良律师”的教唆,而教唆的依据则在于本法的这两点,教唆的后果就是增加社会戾气。

  (二)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人薄熙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直接或与家人共同收受了唐肖林、徐明给予的巨额财物

  在案证据充分证明,薄熙来在王正刚向其提议将工程款给其补贴家用时,不但没有拒绝并严厉批评王正刚,没有要求王正刚将工程款立即上交大连市政府处理,反而亲自给薄谷开来打电话并让王正刚去与其妻子商量,三人就此形成了共同贪污500万元公款的犯罪合意.其中王正刚是这一合意的提议者,薄熙来是这一合意的决策者,王正刚和薄谷开来则是这一合意的具体实施者。对上述事实,尽管被告人薄熙来始终辩解其没有贪占故意,但王正刚和薄谷开来证言内容一致,均证明是薄熙来决策;薄熙来亲自给薄谷开来打电话的行为及打电话的内容也证明其具有贪污的故意.因此,薄熙来提出的辩解既与客观事实不符,更没有证据证实.

  第二,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薄谷开来使用上述款项中的231.86万欧元购买并实际占有法国尼斯别墅

  翻供如果说的是真的事实就不会被处罚,如果是因为受了别人的贿赂翻供将会被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处罚。

  《财经》记者从旁听人员处获悉,许永盛被控在2008年至2012年担任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司长期间收受了中国华能集团、中国国电集团、中国神华集团、中国华电集团、中国大唐集团、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三吉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八家电力公司及下属单位相关人员送予的557万元和按摩椅一台,合计561万元,并为上述单位在27个电力项目审批方面谋取利益。

  一、被告人薄熙来受贿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构成受贿罪

  27个项目有不少项目属于“上大压小”。大唐集团旗下的江苏吕四港电厂的电力项目就是其中之一。检方指控称,为了这一项目相关负责人曾向许永盛送钱以及按摩椅,以感谢其在项目审批中给予的帮助。

  同时许永盛提出,发改委大楼内到处装有摄像头,他的办公室正对着一个摄像头,可以调取起诉中行贿发生时间的录像进行比照。但据称相关录像都未能保存下来。

  公诉人当庭出示的薄熙来签批的相关文件、为唐肖林、徐明谋取利益的其他书证,行贿人徐明、唐肖林的证言,具体经办人员的证言,薄谷开来的证言,以及被告人薄熙来的自书材料、亲笔供词等证据证实,薄熙来利用其担任大连市市长、大连市委书记、辽宁省省长、商务部部长等职务上的便利,接受唐肖林、徐明的请托或者接收薄谷开来转达的徐明请托,通过亲自签批文件、亲自出面打招呼、亲自出席会议并讲话等多种方式,在土地开发建设、申请进口汽车配额、收购足球俱乐部、建设定点直升飞球、申报石化项目、获取经营资格等事项上,为唐肖林及其担任.总经理的大连国际发展有限公司、为徐明及其担任董事长的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提供了帮助,使他们获取了巨大利益。

  继刘铁男案后,国家能源局又一名重量级官员受审。

  2007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关停小火电机组若干意见的通知》,开始实施关停小火电机组的“上大压小”项目。即是新建电源项目与关停小火电机组挂钩。在建设大容量、高参数、低消耗、少排放机组的同时,相对应地关停一部分小火电机组。

  2016年2月23日,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许永盛受贿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庭上,与刘铁男出庭时的态度截然不同,许永盛对其涉嫌受贿的指控当庭予以否认,称自己从未收受他人给予的钱款,并表示自己在侦查阶段所做的有罪供述是源于办案人员对他进行了非法取证。

  【庭审现场】

  1、在案证据充分证明被告人薄熙来直接收受了唐肖林给予的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110.9446万元

  该案起诉的受贿金额涉及500余万元现金,检察机关在侦查阶段未能查获。

  在案证据充分证明,上级单位拨付、本应属于大连市政府所有的500万元公款,经过薄熙来、王正刚、薄谷开来三人的商议和操控,最终转由薄熙来家庭截留并非法占有。首先,在上级单位拨付500万元公款后,经王正刚提议留给薄熙来补贴家用,薄熙来当即让王正刚和薄谷开来具体商议,并给薄谷开来打电话说,“上级给500万工程款,想留给你家用,具体你找王正刚。”这些事实还得到王正刚的当庭证言和薄谷开来的亲笔证词相互印证。其次,王正刚和薄谷开来按照薄熙来的安排,商议并具体实施了在多家公司之间转款的行为,最终将500万元公款转入薄谷开来指定的账户予以侵吞、非法占有。这些事实不仅有王正刚、薄谷开来的证言,还有帮助转款的证人严某某、李某某、赃款保管人赵某某等人证言,以及转款的公司账目、银行凭证和为转款签订的虚假的法律顾问协议书等书证相互印证。再次,薄谷开来证言证明,她将已实际控制、占有500万元公款的结果告知了薄熙来.综上,该500万元公款落入薄家私囊的整个过程是清楚、连贯的、完整的,证据是确实充分的.

  刑事诉讼中可能会出现被告人做的供述与之后再法庭上作出的不同,这种情况我们称之为被告人当庭翻供。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该如何来处理案件呢?关于这问题,律师365小编整理了相关资料,马上为您做详细解答。

  但对于这些贿赂行为的指控,许永盛全都予以了否认。他表示或许接待过部分项目的负责人,并收取了项目材料,但绝对没有收受任何钱款。对于不少指控,许永盛否认认识行贿人,他表示他不可能在办公室收受根本不熟悉的人送予的钱款。他称这种受贿方式丝毫不谨慎,违背常识,如果他真的如此贪婪,那么他的受贿金额应该远超500万元。

  电力司的职责是“拟订火电和电网有关发展规划、计划和政策并组织实施,承担电力体制改革有关工作,衔接电力供需平衡”。电力项目能否上马,需要发改委进行审批同意,开展前期工作以及之后的项目核准,许永盛的签字是关键一环。

  对于薄谷开来收受徐明支付薄瓜瓜“衣食住行”等费用的事实,在案证据证明薄熙来不仅知情,而且对权钱交易的本质有明确的认知.他在自书材料中写道:“徐明为我家,为谷开来,尤其为薄瓜瓜在国外留学提供了大量的资助,实质上是一种特殊形式的交易,即我帮他快发展,他则帮我带孩子.”这足见薄熙来对薄谷开来收受徐明财物的行为与薄谷开来具有共同受贿的故意。

  被告人薄熙来虽当庭辩解其对薄谷开来收受徐明购房款购买别墅一事并不知情,但在案证据充分证明了其知情且默许的事实。

  (三)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人薄熙来具有贪污罪的主观故意

  二、被告人薄熙来贪污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构成贪污罪

  2014年5月14日,许永盛被检察机关从其家中带走,随后被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他前后,核电司原司长郝卫平、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原司长王骏、电力司原副司长梁波等国家能源局多名司长、副司长相继被查。除了魏鹏远外,许永盛、郝卫平、梁波、王骏皆先后于电力司任职,主管中国电力工作。

  造成被告人翻供的原因很多,理由也很复杂,公诉人不能一概持否定态度,而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许永盛的辩护人、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平提出500万元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能被轻易花掉或者处理,未能查出许永盛的非法所得正说明受贿行为并不存在。

  许永盛还称,除了有工作来往的政府官员和央企的高管,他不接待普通的项目人员,同时发改委有严格的门禁制度。在一些指控中,他称行贿人的口供对发改委内部环境的描述完全错误。例如在一笔指控中,证人称在发改委大院里的树荫下向许永盛行贿,但许永盛称发改委的大院里根本找不到树荫,由此他质疑对方根本没有到过发改委,做的是虚假证词。

  针对被告人提出的翻供理由,公诉人主要围绕辩护中的矛盾来证明其虚假翻供,这种矛盾可以是逻辑上的错误,也可以是违背基本常识、客观规律和当时的特定环境。这要求公诉人在法庭辩论过程中要善于运用瞬间的洞察力,发现并抓住被告方悖逆案件之某个细节的翻供,如果这个细节违背基本常识与逻辑,然后加以驳辩,则可使辩方立论动摇,甚至全线崩溃。对运用现有的证据及上述方法仍不足以定罪的,或者对被告人申请通知的证人变证有疑问但无法当庭查清的,或者被告人翻供的理由需要查清的,公诉人可以依据刑诉法第一百六十五条第2项的规定,建议延期审理。待休庭补充侦查后,如果被告人翻供无理,应再次提请开庭,被告人在翻供过程中有犯罪行为的,应依法严厉查处。如果被告人翻供理由正当,应当查清事实后,依法妥善处理。

  该案中起诉的共计561万元的受贿金额,除了按摩椅被扣押外,其余皆为现金。而这500余万元现金,检察机关在侦查阶段未能查获。

  被控电力审批中受贿

  检方则表示,未能查获受贿款只是由于许永盛拒不交代钱款去向,并不代表受贿行为不存在,受贿罪的构成也不需要查获赃款。

  公诉人当庭出示的《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关于适当调整地方政法部门领导干部双重管理办法有关问题的通知》等相关规定,充分证明了薄熙来行为的违规违法性.同时,王立军当庭证言和公诉人出示、宣读的郭维国、王智、王鹏飞、谷开来、吴某某、关某某、陈某某等大量证人证言,对薄熙来这一系列滥用职权行为也进行了有力指证,并得到了薄熙来亲自主持的免除王立军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的会议记录、亲自签批的《关于取消王鹏飞渝北区副区长提名人选资格的请示》以及经查证内容确属虚假的医院诊断证明和微博消息等书证的印证。综合上述证据,起诉书指控的薄熙来实施一系列滥用职权行为的事实是清楚的,证据是确实、充分的.

  对于薄谷开来收受徐明法国尼斯别墅购房款一事,薄熙来虽是事后知情,但其在知情后既没有制止,也没有要求退还,而是默认、接受,甚至还与徐明订立攻守同盟,企图掩盖犯罪,足以证明薄熙来与薄谷开来具有共同受贿的故意。

  《财经》记者获悉,该案27笔受贿指控大多为各地方电力项目相关负责人带着现金以汇报项目的名义到发改委许永盛的办公室进行行贿。不少指控中,有多名相关人员一起前去拜访。在这些人的证词中,他们事先准备好现金,一般由其中一人最后完成送钱的工作,每笔金额几万元至几十万元不等,多为二三十万元。检方称这些人的证词交叉印证能够证明罪行存在。

      2、完全否认型。犯罪嫌疑人的供述重新产生新的内容(该内容可能是与原供述内容完全无关的案件事实,也可能是与原供述完全相悖的案件事实),原供述被犯罪嫌疑人在法庭的翻供彻底否定。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