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网

乍得湖 一个中国女孩眼中的乍得湖

2018年01月02日 来源:乍得湖 大字体小字体

  乍得湖边坐落着一个不大的村庄,村民们应该都是以打渔为生,因为即使在下雨,也能看见几个居民在湖边的船上忙活着:有的搬动发动机,有的在用瓦盆舀出船中的水……几个小孩子们不管大人的辛劳,自顾在一旁欢呼雀跃,游戏打闹,全然不把那点雨放在眼里。看见陌生的我们前来,便簇拥着跟在身后,唧唧喳喳地向我们挥手,脸上绽放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一点也不羞怯,非常活泼可爱。

  询问当地人才得知,这里算是一个新的临时驻地,他们原先的村落在很远的地方,湖水缩退,以渔业为生的他们也不得不紧跟其后,将村庄搬到湖畔。我这才知道先前看见的荒草地竟然都是曾经的湖区!现在湖水退去,空留下河床,很快便长满了青草,成为了荒原。想来,昔日的乍得湖应该也是烟波浩渺,气吞云汉的吧?如今这番遮遮掩掩,小家碧玉的模样,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原定前往乍得湖的计划也不得不延后了。我无奈地坐在窗边,看着天空发呆。雷雨肆虐了个把钟头,总算是倦了,渐渐地偃旗息鼓了。出发吧,前往乍得湖,前往那“一片汪洋”。

  一路颠簸,我们终于到了湖区。这里并没有成型的马路,车子就在泥泞的土地上小心翼翼地绕开一个个水坑,艰难地行走着。车子从一片荒野驶过,放眼望去,全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野草地,郁郁青青,间或还有着几棵树。时常有大群的鸟在草丛间优雅踱步或低低盘旋,好不自在;还有几只顽猴在树林密集的地方穿梭自如,稍不留意也被我们窥见了踪影。

  乍得在当地语言中意译为水,用作湖泊的名称,有“一片汪洋”的意思。乍得共和国的国名就是以这个湖名命名的。

  (2001年的乍得湖卫星图,乍得湖只在沙里河入湖口附近还留存一小片水域,2015年谷歌卫星图片和此图没有太大的变化)

      据喀麦隆在该委员会的协调员奥马鲁·迪拜介绍,1963年,乍得湖的面积还有2.5万平方公里,到了2007年,即便是在雨季涨水期,浅平宽广的乍得湖也没有如期伸展,面积始终不到2000平方公里。湖区生态环境严重失调,干旱程度愈演愈烈,农业收成和渔业产出持续减少,湖区2000万人面临饥荒威胁。

  雨依旧淅淅沥沥。及至湖边,我才发现了乍得湖的倩影,湖水深藏在草丛中,宛如羞怯的姑娘掩面而坐,总让人觉得看不清楚她真正的面目,羞羞答答,却别有一番朦胧的气质。眼前的这湾碧水是中非的一颗明珠,她孕育了中非乍得、喀麦隆、尼日尔和尼日利亚四国,滋养了这一片水土。丰富的水产品,沿岸的芦苇,肥沃的土壤,都是她赐予当地的无价之宝。甚至连乍得的国名,也是缘于她的名字,其重要性可想而知了。

  (原标题:四国呼吁救乍得湖)

  非政府组织乐施会8月发布《乍得湖,被遗忘的危机之处》报告,指出在乍得湖地区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人道主义危机。在这个地区,每天有数以万计的人们身陷苦难之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卫生条件非常严峻,食品安全达到警报级别。报告称,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一现实“没有让国际社会有丝毫触动”。

  雨季的非洲天空,就像婴孩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白日当头;转瞬间就出人意料地晕染上了无数的乌云,宛如大好的靓蓝布上被小孩子恶作剧地泼上了一团团浓墨。雨,瓢泼的大雨,很快便跟着从天上肆意而落,无所顾忌地侵占了我们脚下的土地,兼有雷电助兴,天地间更是热闹非凡了。电闪雷鸣,风雨磅礴,我从没想到过非洲也会有这样的暴雨,果然,只有真正的走进非洲,才能感受到它的神奇啊。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茉莉网 http://www.szmlwh.cn. All rights reserved.